沙利文的主要学术生平
作者: 方红 郭本禹 / 1873次阅读 时间: 2022年5月28日
来源: 《精神病学的人际关系》 标签: 沙利文
沙利文的主要学术生平 作 者:沙利文
出 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5
书 号:9787300185392
原 价:¥45.00元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哈里·斯塔克·沙利文(Harry Stack Sullivan,1892—1949)是美国著名的精神病学家和精神分析社会文化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他于1892年2月21日出生在纽约市几百公里之外的诺威奇(Norwich),其父母祖籍均为爱尔兰。父亲蒂莫西·沙利文(Timonthy Sullivan)家境贫穷,曾做过农场的工人。母亲埃拉·斯塔克·沙利文(Ella Stack Sullivan)家庭相对富裕。埃拉在33岁时嫁给28岁的蒂莫西,婚后生育的两个儿子,均不到1岁便夭折了。埃拉39岁时又生了沙利文,她非常娇惯和溺爱这个唯一幸存的儿子。在沙利文两岁半时,其外祖母提议,全家迁居到母亲家位于纽约州斯米尔纳(Smyrna)的农场。约在此时,沙利文的母亲神秘地离开了家一年,极有可能是在精神病医院住院。他便先后由外祖母、姨妈分别照顾成长。

幼年的沙利文生活在闭塞的农场里,周围是空旷的田野和牲畜,十分孤独,没有同龄玩伴,也没与父母建立亲密的关系。他的父亲是一个害羞、内向、沉默寡言的人,在沙利文的母亲去世和他成为一名著名的医生以后才与父亲建立起令人满意的交流。他的母亲只向他倾诉无助的愤怒、其家庭以前优越性的传说和对未来不切实际的美好梦想。最能吸引小沙利文的一个家族传说是,母亲的祖先有一匹叫西风的马,跑向太阳升起的地方以迎接未来。当沙利文8岁半的时候,他与相邻农场的一个13岁男孩建立了亲密的友谊。尽管这两个男孩不是同龄伙伴,但他们在社交和智力方面有很多共同之处,两人在社会交往方面均是滞后的,但在智力方面却又是超前的,两人后来均成为精神病学家并终身未婚。他们两人的关系对沙利文的学术思想产生了重要影响。在其成熟理论中,他特别看重青春期以前的亲密关系心理治疗中的作用,认为它是一种不可思议的力量。他的许多其他假设也一样似乎都是从他个人的童年经历中得来的。

大约在1897年或1898年,沙利文进入斯米尔纳联合中学(Smyrna Union School)学习。因从小养成的孤僻性格,他上学后不知道如何成为集体的一员,仍然没有朋友,整日以书本为伴,学习成绩优异,1908年毕业时作为优秀学生在毕业典礼上发言。同年,他带着做一名物理学家的梦想,进入康奈尔大学艺术与科学学院学习,但一年后便退学了。据说,他在康奈尔大学被扯进了法律纠纷,或许是涉嫌邮件欺诈。一些年龄较大更成熟的学生利用他去领取邮寄过来的非法订购的化学药品。在随后的两年里,他从人们的视线中神秘地消失了。1911年,沙利文又进入芝加哥大学内外科学院学习,1915年完成全部课程,两年后获得医学博士学位。1916—1917年,他接受了75个小时的精神分析职业培训。1918—1920年间,沙利文曾在陆军的预备医疗队(Medical Reserve Corps)担任负责人,还在残疾军人康复部门(The Division of Rehabilitation Disabled Soldiers)、联邦职业教育委员会(Federal Board of Vocational Education)等机构工作。

从30岁起,沙利文开始了其持续终生的精神病学家的工作。1921—1922年,他进入华盛顿的圣伊丽莎白医院(St. Elizabeth's Hospital),担任该院退伍军人办事处(The Veterans Bureau)的联络官。圣伊丽莎白医院在当时美国著名的精神病学家和神经病学家威廉·阿兰森·怀特(William Alanson White)领导下,倡导用动力性精神病学取向治疗精神病患者。沙利文将怀特视为其专业上和思想上的父亲。

从1922年到20世纪30年代初,沙利文转入马里兰州的夏普德·普拉特医院(Sheppard Pratt Hospital),并担任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副教授,开始了其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8年临床工作。在院长罗斯·查普曼(Ross Chapman)的支持下,沙利文开设了精神分裂症实验性治疗病房,病房不使用镇静剂,只要求非专业的、极具同情心的护理人员像对待正常人一样对待精神分裂症病人,给予他们尊重和关爱。这个实验达到大约86%的治愈率。这个具有创新性的实验使沙利文成为出色的临床医生,使他声名鹊起。在这一时期,沙利文于1923年结识了他最亲密的朋友和同事克莱拉·汤普逊(Clara Thompson),她也是对其思想最有影响的人之一。后来,沙利文接受了汤普逊300多小时精神分析的培训分析,这是他加入美国精神分析学会的重要前提。1926年,沙利文又结识了芝加哥大学的文化人类学教授爱德华·萨丕尔(Edward Sapir),开始了他与芝加哥社会学派的乔治·米德(George Mead)、约翰·杜威(John Dewey)、露丝·本尼迪克特(Ruth Benedict)、伦纳德·考特里尔(Leonard Cottrell)等人的广泛合作,即精神病学与社会科学的多学科合作。这使得他的人际相互作用以及环境与社会文化具有重要意义这一信念获得有力支持。1928年和1929年,他非常成功地组织了以怀特为主席的美国精神病学会与社会科学关系委员会所举行的人格研究第一届和第二届年会。

1930年,沙利文离开夏普德·普拉特医院,到纽约开设了一家私人诊所,期望通过研究轻于精神分裂症的前驱状态(prodromal state)尤其是强迫症患者来扩充他对人际关系的理解。然而这一时期非常艰难,不像他所期望的那样,没有多少有钱的顾客光临他的诊所,以至难以维持必要的开销。这一时期,他还参加了已赴耶鲁大学任教的萨丕尔开办的文化与人格讲习班,并与汤普逊、卡伦·霍妮(Karen Horney)、埃里希·弗洛姆(Erich Fromm)等人创建著名的圆桌团体(Zodiac Group)。1933年,沙利文与萨丕尔等人成立威廉·阿兰森·怀特基金会(William Alanson White Foundation),并担任主席。这个基金会主要支持他与萨丕尔等人从事精神病学与社会科学的多学科研究。

1936年,沙利文前往华盛顿,担任华盛顿精神病院(The Washington School of Psychiatry)院长。他逐渐放弃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集中精力进行创新性工作。1938年,他创办了《精神医学》杂志,以推广他的人际关系理论。1939年,沙利文接受德克斯特·布拉德(Dexter Bullard)的邀请,加盟华盛顿附近的切斯纳特·洛奇医院(Chestnut Lodge Hospital),他在此度过了最具创造性和最有成就的10年职业生涯。借助切斯纳特·洛奇医院,在沙利文周围汇聚了一大批著名的精神分析学家,如弗里达·弗洛姆-赖希曼(Frieda Fromm-Reichmann)、玛格丽特·里奥奇(Margaret Rioch)、玛贝尔·布莱克·科恩(Mabel Blake Cohen)等人,他们都是华盛顿精神病院的核心成员。在沙利文领导下,华盛顿精神病院逐渐形成以人际精神病学为主要特色的精神分析培训课程。1940年,他与同事温弗雷德·奥弗霍尔泽(Winfred Overholser)为美国精神病学会的征兵委员会(The American Psychiatric Society's Committee on Military Mobilization)工作,合作制订了美国军队应征入伍者的心理学筛查指南。同年12月,还担任义务兵役(Selective Service)主管克拉伦斯·A·戴克斯特拉(Clarence A. Dykstra)的精神病学顾问。次年11月,对精神病学持批评态度的刘易斯·B·赫西(Lewis B.Hersey)成为主管后,他辞去这一职务。1943年,沙利文与汤普逊、弗洛姆、弗里达·弗洛姆-赖希曼等人建立著名的威廉·阿兰森·怀特研究所(The William Alanson White Institute),这是一个主要采用人际精神分析取向的教学和研究机构。沙利文还运用其理论解决诸如种族歧视、战争等社会问题。1945年,他应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主席布罗克·奇泽姆(Brock Chisholm)的邀请,担任战后国际精神卫生大会的顾问。从1948年起,他参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紧张计划(the UNESCO Tension Project)。1949年1月14日,沙利文前往阿姆斯特丹出席世界精神卫生联合会(World Federation for Mental Health)的执行委员会会议,返程经过巴黎时,突然死于脑出血,年仅57岁。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沙利文
«沙利文人际精神分析理论的新解读 沙利文 | Sullivan
《沙利文 | Sullivan》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