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毗连心位的防御模式
作者: mints 编译 / 215次阅读 时间: 2022年5月05日
标签: OGDEN Ogden 自闭毗连 自闭毗连心位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自闭-毗连心位的防御模式
Thomas H. Ogden (1989)
Mints 译

在自闭-毗连模式中产生的防御是为了重新建立早期的自我残余完整性所依赖的感官表面的连续性和有序节律。在分析时间内,跨越着整个心理成熟度的患者通常会尝试通过旋转头发、拍打脚(即使躺在沙发上)、抚摸嘴唇、脸颊或耳垂、哼唱、吟诵、描绘或重复一系列数字,关注天花板或墙壁上的对称几何形状,或用手指追踪沙发旁边墙上的形状等方法来重建感官体验的“地板(floor)”(Grotstein, 1987)。可以认为这样的活动是运用各种自闭形态进行自我安慰。

在两次分析的间隔期,患者通常试图通过有节奏的肌肉活动(包括长时间骑自行车、慢跑、圈泳等);饮食和净化仪式;摇摆(有时在摇椅上);头部撞击(通常撞击枕头);乘坐公共汽车、地铁或开车数小时;在一个人的头脑中或者在一个不断运行(即“完美”)的计算机程序中维持一个数字或几何形状的系统等等,来维持或重建身体凝聚的衰退感。这些活动的绝对韵律对于缓解焦虑的过程至关重要,以至于个人不能/不愿允许任何的其他活动优先于它们。

Bick(1968, 1986)用“次级皮肤结构”这个短语来描述个体如何试图创造一种替代方式,以取代皮肤表面内聚感的日益恶化。通常,个体试图利用附着在物体表面的感官体验来恢复自身表面的完整性。例如,一个人可能会试图通过执着的眼神接触或持续的喋喋不休的方式粘附着一个客体,这种方式是“体验……将[感官主导的]人格的各个部分抱持在一起” (Bick, 1968, p. 49).。

Meltzer(Meltzer et al.,1975)引入了“粘附性认同(adhesive identification)”一词指的是为了减轻失整合焦虑而对客体进行粘附的防御。例如,效仿和模仿是为了努力利用客体的表面,就好像它是自己的一样。粘附性认同是一种比内摄性认同或投射性认同更原始的认同形式,因为后两种认同形式涉及一种内在空间感,人们可以在这个空间中将自己的一个方面投射到其中,也可以将客体的一个方面纳入其中。在自闭-毗连模式中,人们试图通过将客体表面的碎片粘在自己的破损表面上来抵御失整合焦虑。

Tustin(1986)实事求是地指出,在“粘附性认同”中使用的客体并不是作为一个分离的物体来体验的,因此术语“粘附性等式”(adhesive equation)更好地描述了个体等同于(成为)在这种防御形式中使用的物体的表面(之品质)的方式。

R夫人在分析中的一个退行阶段,会一次花几个小时在脸上挑刺。她的严重的失眠症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害怕那些她无法回忆的噩梦。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脸上长满了她挑出来的血痂。由于这种“挑刺/剔除”发生在分析时间,患者显然处于痛苦的焦虑状态,尽管她说自己“完全没有想法”。

R夫人从沙发旁边的纸巾盒中取出一些纸巾(tissue, 译注:双关语,tissue也有细胞组织的意思)贴在她在脸上弄出的损伤地方,(她也会在一节咨询结束时带上额外的纸巾回家。)在我看来,自我毁灭的愿望,或者对我的敌意的置换似乎都不是这项活动在分析中的这种时刻的核心。我告诉她,我想她一定觉得自己仿佛没有皮肤;她不睡觉是因为她一定会觉得自己在睡着的时候对这些噩梦的危险毫无心理防御。我告诉她,我可以理解她试图用我的皮肤(组织/纸巾)覆盖自己,因为这似乎让她感觉少了一点擦伤。

R夫人在干预之后睡着了,几乎整个疗程都在睡觉,直到我叫醒她,告诉她我们的时间到了。在下一次会谈中,患者说,尽管她在我的办公室睡觉的时候没有毯子,但当她回忆起那节咨询时,她有一种明显的感觉,那就是她一直盖着柔然的东西一直睡着。R夫人在她的咨询中睡着的能力代表着她能够在更大的范围和更完整的把我作为次级皮肤的象征性符号使用。她把我和分析性设置作为一种象征性的、又能明显感受到的,把她自己包裹在里面的媒介。她觉得自己被完全遮盖住了,并且紧紧地抱在一起,可以安全地入睡。

在结束本节之前,我想简单地提到症状学(symptomatology)的两种形式,其中自闭-毗连防御模式的概念必须补充理解阐释在面对因性的冲突和攻击性愿望而导致的焦虑之时竖立起来的防御机制。首先,强迫性自慰的目的通常是为了创造一种高涨的感官表面体验,以避免抵挡( ward off)失去感官凝聚的情绪感受。女性患者每天手淫数小时而没有性幻觉意识。高潮不是目的。当性高潮确实发生时,它被体验为一种不受欢迎的“反高潮(anticlimax)”,这种反高潮结束了患者一天中唯一感到“活着而且完整”的部分。

其次,痛苦的、焦虑不已的拖延症通常也有助于制造可触及到的感官边界,患者试图依靠这些描述出自己的轮廓。“最后期限”在患者的情绪生活中被抬高到持续感到压力的位置,他可以在每时每刻感受到这种情绪的在场,而无论患者是否有意识地专注于这些时刻。这类患者将邻近最后期限的焦虑描述为一种他们即讨厌、同时似乎又在不断为自己制造的压力:“最后期限就像我面前的一堵需要推倒墙一样。”

最终遇到的最后期限通常只会产生短暂的解脱感,而且经常会让患者进入惊恐状态之中。在完成任务之后(通常是在截止日期前的最后一个可能时刻),这些患者经常会出现身体疾病,体验到像偏头痛、皮炎或躯体错觉等症状。此类症状可以理解为,在缺乏涵容最后期限压力的情况下维持感官表面的替代性努力。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OGDEN Ogden 自闭毗连 自闭毗连心位
«《遐想与诠释》第一章《精神分析的艺术》 精神分析翻译
《精神分析翻译》
没有了»

 陈明

清华大学经济学专业,创立心理学空间网。

二级心理咨询师,以精神动力学、图式治疗和慈悲聚焦疗法为来访者提供心理支持、成长和人格内省的体验。
咨询预约加工作微信:mints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