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焦虑障碍和童年情绪虐待/忽视有关
作者: mints 编译 / 1051次阅读 时间: 2022年3月12日
标签: 回避型人格障碍 社交焦虑障碍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社交焦虑障碍(social anxiety disorder,SAD)患者往往对自己的认识和能力持有负面看法。这些信念会导致他们强烈恐惧自己被朋友、家人和熟人评价和拒绝,有些人受其影响的程度会比其他人更严重。

研究表明,童年时期有过情绪虐待和忽视(emotional abuse and neglect)经历,其社交焦虑障碍的表现可能有所不同,这可能会影响他们自我信念的处理方式。

儿童期的情绪创伤(emotional trauma)可能会对个体的自我概念产生重大影响,并可能导致学习偏见,从而让他们有更多的负反馈而不是正反馈,这也是社交焦虑障碍的一种行为模式,”

斯坦福大学的Anat Talmon及其同事写道,“这可能会产生永久性的影响,导致先占的消极的自我概念。”

Talmon和同事们着手调查早期生活经历和自我信念之间的关系,他们对95名患有SAD的患者和43名没有这种情况的对照组进行了初步研究。参与者完成了幸福感的测量,并报告了他们小时候经历的不同类型虐待/忽视的频率。

研究人员向参与者提供了一份自我参照编码,实验组可以根据这份编码对自己的积极和消极的社会特征进行分类。对照组的参与者只需判断这些特征是用大写字母还是小写字母书写的。

最后,研究人员使用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获得了每个参与者大脑的默认模式网络(Defaulty mode network,DMN)活动。之前的研究发现,DMN活动与自我参照加工模式有关。

与积极自我组的参与者相比,消极自我组的参与者报告了更严重的社交焦虑症状编码任务中有更多的消极自我信念、更低的生活满意度和更高的压力。这些参与者还报告说,与其他群体的参与者相比,他们在童年时期更频繁地遭受情感虐待和忽视,但没有更多的身体虐待或性虐待。

A)与第二组相比,第一组患者不太可能认同积极的特质,更可能认同消极的特质;B)两组在情感虐待和忽视方面也存在差异,但在身体虐待和忽视或性虐待方面没有差异。

在编码任务中,消极自我组中的参与者在消极特质和自我信念判断中的DMN激活率高于积极自我组中的参与者。
  Talmon, A., Dixon, M. L., Goldin, P. R., Heimberg, R. G., & Gross, J. J. (2021). Neurocognitive heterogeneity in social anxiety disorder: The role of self-referential processing and childhood maltreatment. Clinical Psychological Science, 9(6), 1045–1058. https://doi.org/10.1177/21677026211004452

Talmon及其同事在第二个样本中成功地复制了其中的大部分结果,该样本包括97名SAD参与者和34名对照参与者。然而,只是没有在消极自我组的参与者中发现更严重的SAD症状。

总的来说,研究结果表明在范围更大的SAD诊断中可能有两个不同的患者群。Talmonhe和同事写道:“早年逆境与晚年悲伤的具体表现有关。”。

这些发现可能有助于为SAD的治疗选择提供信息。研究人员指出,据估计,社交焦虑障碍(SAD)会影响12%的人一生,是最常见的焦虑症。这项研究可以为不同的社交焦虑亚群提供更精确的治疗方法。

Talmon和其同事写道:“考虑到童年经历和自我参照之间的加工模式,或许会为治疗类型模式带来一些信息,这些不同的治疗治疗会让不同的人群获益。”

例如,研究人员建议,具有更积极自我信念的患者可以通过认知行为疗法(CBT)对他们的消极自我信念进行挑战。而对于那些有更多消极自我信念和童年虐待经历的患者,可以整合CBT、正念疗法、接受与承诺疗法,以帮助患者学会管理创伤可能导致的情绪反应,从而使他们受益。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回避型人格障碍 社交焦虑障碍
«DSM5 社交焦虑障碍(社交恐惧症) 社交焦虑障碍 social anxiety disorder
《社交焦虑障碍 social anxiety disorder》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