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新冠肺炎研究的发展
作者: mints 编译 / 246次阅读 时间: 2021年11月22日
标签: covid19 COVID19 PGD 脑雾 延长哀伤障碍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理学新冠肺炎研究的发展
Emma L. Barratt 文 |《心理学家》
mints编译 | 心理学空间



在疫情早期时期,和新冠病毒有关的心理学研究快速发布。随着疫情的迅速演变、隔离政策的实施、以及随之而来的全球大量感染者的死亡,心理学学界的研究人员开始争分夺秒地撰写论文,以应对不断变化的形势。

这种忙碌对于更习惯于详细评审、进一步调查合作的大多数心理学家来说,都是不寻常的经历。于是,一些人开始担心论文的严谨性。

早些时候,心理学家 Vaughan Bell在推特上谈及新冠病毒研究时说:“如果情况紧急,当务之急是把它做好”。现如今,在疫情爆发了将近两年之后,我们可以开始评估心理学家做出的努力,看看事态发展正在引领我们走向何处?

一个不完美的世界

疫情期间不可避免的事实就是——人们普遍担忧新冠病毒心理学研究的质量。尤其是看到与新冠病毒相关的论文像洪流一样不断涌现的时候——人们估计,2020年有超过20W篇相关论文。

早在2020年8月,Inés Nieto及其同事就强调了系统性审查机制的问题,虽然大多数与新冠病毒有关的心理健康研究确实报告了预期统计方法信息,但是,需要质疑的是,这些研究是否依赖于便利性的样本、是否缺乏权重分析,以及是否缺乏预先注册,并因此影响了研究的普遍性和有效性?

这绝不是心理学独有的问题。2021年2月发表在《自然通讯》的系统审查报告,审查了2020年发表的新冠病毒研究与疫情爆发前的论文相比的质量。该报告发现。与同一期刊疫情前发表的非新冠病毒文章相比,新冠病毒论文的质量得分通常较低。而且新冠病毒论文的过审时间更短;平均而言,新冠肺炎论文从提交到接受只有13天,而疫情前论文通常为110天。在系统评估中包含的686篇与新冠病毒有关的文章中,新冠病毒研究方法的质量分数都很平常。在许多情况下,期刊的影响评分低、快速过审往往和方法质量极低有关。

纯粹追求研究发表的速度确实导致可一些可疑的论文逃过了同行评审的过滤网。正如Michael Scheeringa在《今日心理学》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所指出的,一些心理学学科以外的研究人员也尝试了心理学研究,并且取得了不同的成功。来自心理学学科内部的其他人迅速将他们的工作与新冠病毒联系起来,以乘风破浪潮的趋势迅速出版并产生影响。撤稿观察网站(Retraction Watch)目前列出了160多篇从期刊中撤稿或退稿的新冠病毒论文,其中许多属于认知科学的范畴。此外,尽管这些文件被撤回,但是,这其中存在的许多可疑发现带来的潜在损害仍仍然在继续产生影响——这是因为很多研究人员力图尽快扩展新冠病毒的研究,因此引用了许多在撤回之前发表的文章,导致了不准确率的扩散。

这个特殊的问题不仅仅关乎同行评审工作。而且,为了克服同行评审造成的延迟,大量预印本被上传到了数据库。虽然这些现象加快了最新发现的速度和获取途径,但也导致未经检查的研究被带入到研究序列中,科学家和媒体都引用了这些存在风险的文章。通常情况下,审查期间会对文章进行一些调整,删改的内容也会消失,但是,现在的这种情况可能在未来几个月难以纠正。

然而,尽管出现一些典型的研究和出版框架弯曲和断裂的情况,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放弃了追求——相反,我们需要向前推进的紧迫性取代了让一定比例的不完善的论文看到曙光的风险。在一个理想的世界里,每篇与新冠病毒相关的论文都会完美无瑕。但研究人员是人类,从最真实的意义上说,目前的形势前所未有。当我们将注意力转向我们如何将研究流程快速重组为符合当前要求的系统时,这一点很重要。


有组织的努力

当保持社交距离限制了面对面的交流后,给编辑的信,以及社交媒体异军突起,填补了紧急研究和有组织努力的需求。

例如,心理科学加速器(一个分布式实验室网络,促进研究合作,以提高所选研究项目的调查结果的普遍性)迅速创建了Covid-19快速反应项目,并且通过社交媒体发出合作的呼吁。选择的三个项目侧重于损失收益、认知再评估和自我确定。截至撰写时,所有内容均已提交同行评审,关于认知再评估的研究已发表在《自然·人类行为》上。

包括Elsevier在内的几家大型期刊也将其所有与新冠病毒相关的出版物开放存取,这是一个值得称赞的举措。有效地消除了那些寻求为新冠病毒努力做出贡献的人和机构的准入障碍,并减少了在家工作造成的获取资源的问题。为了应对预印本的浪潮,许多存储库对它们允许提交的类型变得更加挑剔,以确保能够接受到绝对需要同行评审的项目(例如对潜在治疗方法的预测)。

继2020年初一系列专注于新冠病毒传播的论文发表后,关于疫情对心理健康影响的研究最近占据了核心位置。根据《自然》杂志的分析,从2020年11月起,和新冠病毒有关的心理健康论文在PubMed上的出版率超过了公共卫生、诊断甚至超过了流行病学等其他学科的出版率。

有价值的心理洞察力、新问题和新方法已开始从混乱中出现。对于临床医生和学者来说,在未来几年中,其中的几个话题可能意义重大。现在一些尘埃正在落定,我们开始更深入地讨论其中一些研究主题。


脑雾现象

在新冠病毒康复后,许多人报告了各种各样的长期症状,这些症状统称为新冠病毒长期症状(Long Covid)。这些症状中有许与神经心理学有关,虽然存在和这些症状的原因有关的理论,但尚未就单一机制达成一致。

新冠病毒长期症状中的一个更广泛且未得到充分支持的认知后果是脑雾现象(Brain Fog)。虽然其本身不是一种诊断,但是这种疾病被医学专业人士广泛认可,脑雾会对正在接受化疗的患者构成严重障碍,并且在艾滋病毒感染者和其他疾病患者中普遍存在。尽管如此,在普通人群中,脑雾和装病之间的误报联系依然存在,给治疗造成了广泛的障碍。

为了说明新冠疫情后脑雾患者面临的困难,牛津大学的研究人员最近发表了一项定性研究,详细研究了脑雾患者的生活经历。通过在线支持小组招聘,参与者在小型重点小组中进行了讨论,详细介绍了认知障碍改变对生活造成的影响,以至于这些患者难以每周去商店购物,和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发生冲突。一些人在开展工作时也遇到了问题,虽然有些人在研究过程中康复了,但许多人的症状依旧存在,未来可能会变成一项给患者和医疗保健专业人员带来困扰的长期问题。

研究表明,大约81%的新冠病毒长期症患者可能会有脑雾症状,而专业的健康支持服务很容易忽视这些症状,例如没有精力、困惑和记忆力差等。


ICU后的漫长康复之路

在整个疫情期间,英国有数千个重症监护病房(ICU)入院。正如可以预期的那样,这其中许多是老年人,但也有相当多的人是年轻的、总体健康的人。对于所有患者来说,被ICU收治后的惊吓,以及他们在接受治疗时的经历都是极端的情况,对许多人来说,重新调整日常生活可能会成为一场斗争。一些研究人员想知道重症监护后综合征是否可能构成“危机后的危机”。在重症监护病房幸存下来的人之中,认知缺陷和情绪障碍很常见,47%的人即使在ICU发生两年后也患有抑郁症或焦虑症。在新冠疫情期间,身体伤害导致的社会因素,如财务不稳定或身份变化,可能会进一步加剧这种情况。

尽管该领域关于新冠病毒的研究仍然有些不成熟,但亚当·加克等心理学家及其同事从大量现有文献中汲取了关于重症监护病房患有不同疾病的心理后果,以创建一个新冠病毒患者在ICU后可能面临的心理问题的清单。

该小组利用新冠病毒、SARS、MERS、需要通风的条件和其他大量医疗干预的现有出版物,确定了ICU后患者常见的五大问题领域:医疗创伤和创伤后压力;认知缺陷;疲劳和抑郁;社会压力与调整以及疾病焦虑。然后,将这一点与他们自己的观察相结合,最后为每个领域提供治疗建议,重点是那些可以作为门诊或远程医疗干预提供的建议。

这类建议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开始,一些学者强调,未来需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以验证认知行为疗法和横膈呼吸等建议方法在新冠病毒人群中的有效性。这可能是因为新冠病毒康复特有的认知困难而减轻认知行为疗法的效果,或者典型的呼吸练习可能会引起人们对负面情绪或对呼吸系统持久身体影响的注意。同样,需要确保治疗在不同文化和社会经济背景下有效,这对于世界从新冠病毒中复苏至关重要。


延长哀伤障碍

新冠病毒带来的死亡病例冲击了全世界数百万家庭。突如其来的死亡悲剧,带来的丧失冲击,加上典型的死亡和哀悼仪式的中断,似乎导致了延长哀伤障碍(prolonged grief disorder,PGD)。

PGD是最近添加到DSM和ICD中的一种状况,以应对新冠病毒以及其他自然灾害和战争造成的持续大规模死亡。那些有这种情况的人会经历丧亲困难,这些困难持续存在或不断增长,而不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并且可以无限期地得不到治疗。

在新冠疫情爆发前,有亲人去世的PGD流行率大约为10~20%。然而,对中国人口中PGD大流行流行率的一些初步估计使这一数字要高得多。研究人员唐苏勤和向振东使用在线版本的国际长期悲伤症量表和创伤性悲伤清单自呈报告,评估了最近因新冠病毒失去亲人的422名中国参与者的悲伤。他们估计29的参与者有延长哀伤障碍症状,38%的参与者有复杂型哀伤障碍(Persistent Complex Bereavement Disorder,PCBD)。

[1] Tang, S. , & Xiang, Z. . (2020). Who suffered most after deaths due to COVID-19? Prevalence and correlates of prolonged grief disorder in COVID-19 related bereaved adults. DOI:10.21203/rs.3.rs-118229/v2对这种情况的研究仍处于起步阶段,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以确定其流行率、可能使其更流行的、与新冠病毒相关的因素——如恐惧或中断的哀悼做法——以及它在不同文化之间可能有何不同。但是,鉴于该流行病可能导致PGD的高流行率,加上需要丧亲服务支持的人数众多,应该继续关注这一课题。


走向未来

尽管现在评估最近几个月的整体研究的质量还为时过早,但是,就像上述主题一样,仍然需要对一些正在出现的心理课题进行紧急探寻。关于新冠病毒对身心健康的长期影响仍然存在许多问题,未来几年也可能会出现新的问题。

大流行改变了我们的合作方式,并彻底测试了守卫出版大门的流程。但是在疫情出现的这两年里,研究界的努力令人叫好,并帮助我们站稳脚跟。基于目前的状况,目前还不清楚我们需要采取多快的行动才能跟上新冠病毒的发展。然而,在如何有效组织和尽快进行研究方面学到的教训,可能会帮助我们在不久的将来在新冠病毒的相关研究中恢复某种正常状态。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covid19 COVID19 PGD 脑雾 延长哀伤障碍
«生活的意义来自哪里? 科普
《科普》
心理治疗师在治疗中的作用»

 陈明

清华大学经济学专业,创立心理学空间网。

二级心理咨询师,以精神动力学、图式治疗和慈悲聚焦疗法为来访者提供心理支持、成长和人格内省的体验。
咨询预约加工作微信:mints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