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克曼:成为一个“容器”或提供一个“涵容性环境”是远远不够的!
作者: mints 编译 / 667次阅读 时间: 2021年10月01日
标签: 防御机制 容器 抱持环境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成为一个“容器”或提供一个“涵容性环境”就足够了吗?


术语解释

比昂于1963年总结了他提出的治疗师就像一个容器(container)的观点,在他看来,作为容器的治疗师可以涵容(contain)人们的情绪

温尼科特也讨论了一些孩子在混乱家庭中的成长方式——这些孩子对自己缺乏信心,并期望坏事发生。他们成为了典型的悲观主义者。

Winnicott抱持环境(holding environment)描述为一所房子(当然,通常是房子里的人)。温尼科特借此宣布,抱持环境(也被成为“安全背景”或“幸福感”)促进了儿童思维结构的发展,减少了孩子的焦虑

相对而言,Bion的方法是为那些“更不安”的人设计的,当代客体关系理论认为这些理论比较宽泛。

布莱克曼认为,比昂提供的是支持性的理论,即,一个人倾听另一个人的感受,并以某种方式“吸收”这些感受。

这一概念在约翰·格雷的畅销书《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中得到了推广,这本书中的一个广为流传的观点是:女人希望自己的需求(needs)得到理解,而男人则希望自己的成就(accomplishments)得到赞赏。

涵容和抱持的概念,在任何支持性治疗中都是标准的配置——为你的来访者“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


简短回答

无论治疗师面对的情况是怎样的,倾听都是一种有用的方法,但是,倾听往往是不够的。对于一些患有精神病或接近精神病的人来说,治疗师秉持理解、吸收的态度是有用的,但是,对于治疗师而言,他们可能必须采取行动,以保护患有这些疾病的来访。

分析性倾听(analytic listening)从涵容开始,同时又需要治疗师在干预前(运用防御和发展阶段理论)对来访做出回应。

治疗中的仔细倾听对每位来访都很有用,但在治疗精神病和边缘人格时却成为一个关键因素。不仅如此,现实检验中的中断与整合的纠正、对非理性想法的质疑,对失调看法的面质也可以发挥关键作用。

详细解释

虽然倾听通常是一种合理的方法,但是,如果来访者欺负治疗师,或者有超我缺陷(内疚、羞耻、正直或道德方面的出现了障碍),那么简单的“理解”可能会给治疗带来问题。因此,治疗师在面对超我缺陷的来访时,就有必要进行面质、纠正来访,并且尝试着找出这种伤害和干扰的背后的原因。

如果来访能够观察自己,并有能力组织自己的思想,那么,治疗师首先要仔细的倾听,然后指出心理状态中的不正常的因素——这些因素就包括了病理性防御(例如投射和否认)。

治疗过程中的“共情”往往会让治疗师陷入被动的境地,破坏治疗的能动性。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治疗师会认为他们的干预是有害的和“非共情的”——并且导致治疗师在进行任何干预时,都会有负罪感。

如果治疗师感到共情=被动、不灵敏=能动,治疗师就会觉得压抑、无法进行必要的干预。这种情况在治疗师管理阻抗时尤为重要,因为管理阻抗需要治疗师的活力。

治疗师需要对来访的无意识叛逆敌意进行讨论,这种敌意来自父母,导致他们迟到、缺席治疗,并下意识地挑起治疗师的批评(青春期的重复模式)。

在这些情况下,被动的“涵容”不太可能帮助有此类问题的人。另一方面,如果来访正在哭泣,最好不要打断他们。

哭泣的人最终会停止哭泣;当来访被情感吞没时,最好不要试图向他们解释事情。此时,让来访持续的呈现自己的梦境而不打断来访的情绪,往往是最好的方法。

治疗师可能会让来访重复报告自己的梦境,同时留意第二次中的不同,保持警惕、成为“一个容器”并且深思熟虑是好的。当人们退行时,通常意味着治疗师“涵容”了一段时间。随后,治疗师可以尝试着“趁热打铁”。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防御机制 容器 抱持环境
«标准版《弗洛伊德全集》精要 精神分析翻译
《精神分析翻译》
依恋»
延伸阅读· · · · · ·

 陈明

清华大学经济学专业,创立心理学空间网。

二级心理咨询师,以精神动力学、图式治疗和慈悲聚焦疗法为来访者提供心理支持、成长和人格内省的体验。
咨询预约加工作微信:mints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