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ure封面论文 “少就是多”
作者: mints 编译 / 487次阅读 时间: 2021年9月09日
标签: 减法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4月8号,一篇心理学的论文登上了《自然》杂志的封面,弗吉尼亚大学教授莱迪·克洛茨(Leidy Klotz)通过心理学实验证明了“少就是多”。

当这篇文章登上了《自然》杂志封面后,克洛茨教授名声大噪,而且“少就是多”的观点也广为流传,流传最广的就是实验1中的乐高游戏。如下图所示:

为了保证小人的安全,需要让建筑顶部平台更牢固,那么如何解决呢?

很多人都会增加支撑,其实,减去中间的支撑,让顶部直接放在中央方柱上是更简单的方法。

 

类似的情况有很多,例如,

  • 人类无止境的开发地球的资源,无论是石油、矿石、森林,还是今后的海洋。
  • 拼了命发展的汽车工业、城市化,最后让通勤时间越来越长,甚至要减少首都的功能。
  • 恒大集团听信经济学家的预言,疯狂扩张导致资金链断裂,不得不抛售可套现的资产。
  • 教育改革,让父母疯狂鸡娃,让大学生为了绩点想尽各种方法,让教师年年担心续聘问题。

事实证明,无视减法思维,不仅会让我们失去安全的生存环境,导致企业走向破产边缘,而且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焦虑


加法思维和减法思维

”少就是多(LESS IS MORE)“的观点揭示了这样一种现象,即,人们在解决问题时,总是想到增加一些元素,而不会想到删除一些东西,也很少意识到删除一些东西也是一种解决办法。

论文作者,工程系统与环境系副教授Leidy Klotz说:“工程设计中经常会出现这种情况,我的研究兴趣在于如何通过更少的设计实现更多的功能。”

Klotz说,像写作、烹饪这些日常生活中,也会有这种事倍功半的情况——只要你认真思考,你就会发现生活中的简单之美。他补充道:

”我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添加——可以添加什么使事情变得更好。

我们的论文表明,加法思维往往不会带来很多的好处,哪怕减法思维是唯一解,哪怕给予经济上的奖励,我们仍然不愿意拿掉一些东西。


减法为何这么难?

那么,为什么人们习惯于加法思维,而非减法思维呢?

研究小组认为,人们很少运用减法思维的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在应付繁重的日程安排时,人们往往会陷入繁文缛节的泥沼。

因此,父母看见大家都在补课,就自动化的跟着潮流走了。还有,年初深圳集资炒房,抱团哄抬房价,政策出台一篇唏嘘声。

类似的加法的想法会自动化的浮现在脑海中,而减法的想法则需要更多的认知努力。

显然,加法思维是一种熟悉的习惯模式,不需要太多的思考,或者只需要一些简单的认知加工:粮食越多就越不可能挨饿、房子越多越好、孩子的技能越多越好。

而减法思维需要消耗更多的脑力,即,需要更多的认知加工过程。

而且,人们在做出行动时,往往会根据自己的第一个想法行事。当我们越是习惯于这种加法的快思维,慢思维的减法路径可能就离我们越远。

研究团队说,

人们在系统的考虑这两种思维方式的时候,会默认加法思维的原因在于他们,要么在抉择的时候,不成比例地抛弃了减法解,要么他们完全忽略了减法解——而后者,正是研究人员关注的重点。

加法是一种自我强化

研究人员认为,这可能是一种自我强化效应。

人们越是依赖加法策略,他们遇到的认知障碍就更少。久而久之,寻找加法思想的习惯可能会变得越来越强、越来越难以改变。长此以往,我们最终会错过许多减法思维带来的更大机会。

其实,在论文发表之前,克洛茨就在他的书《减法:应对无序与纷杂的思维法则》中从更广泛的角度讨论了减法思维的这个话题。

论文发表一周后,书籍也出版发行了(中文版也出版了)。他说,尽管时间是巧合,但这篇论文和这本书都是跨学科合作研究环境的产物。

克洛茨说:“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有趣发现,我认为我们的研究在各个方面都有巨大的意义,尤其是如何改善我们的技术工程设计,更多的造福人类。”

显然,少就是多的不仅仅体现在工业设计中,也体现在政策制定、人文思维模式中。正如作者在中文序中所言:

“书中第七章阐明了需要靠减法来打破过度消费这一循环。在中国,‘内卷’是一个热门话题。在这个过度竞争的时代,减法的思维能成为破解之道吗?”

在我看来,中国的内卷与美国竞争惨烈的精英制度有诸多相似之处。在这两种情况下,良性竞争都偏离了正轨,变成了为竞争而竞争……无论是何种文化或者采用何种说法,其结果都是一样的。

正如人类学家项飙所说,这成为一个“自我鞭挞的无休止的循环”。其实,只要我们知道还有其他的选择,就可以缓解内卷带给我们的无助感。

在阅读本书的过程中,我真诚地希望读者们能够针对“为什么”和“如何做”的问题找到清晰的答案,因为要阻止内卷和其他无休止的循环,尤其是自我鞭挞,减法无疑是一个绝佳的选择。

Journal Reference:

Gabrielle S. Adams, Benjamin A. Converse, Andrew H. Hales, Leidy E. Klotz. People systematically overlook subtractive changes. Nature, 2021; 592 (7853): 258 DOI: 10.1038/s41586-021-033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减法
«《女孩你已足够好》推荐序 科普
《科普》
没有了»

 陈明

清华大学经济学专业,创立心理学空间网。

二级心理咨询师,以精神动力学、图式治疗和慈悲聚焦疗法为来访者提供心理支持、成长和人格内省的体验。
咨询预约加工作微信:mints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