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力与健康
作者: mints 编译 / 990次阅读 时间: 2021年7月16日
标签: HPA轴 压力 应激 内稳态 心理生物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1936年5月18日,加拿大心理学家Hans Seyle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一封595字的文章,题为《由多种伤害性因素引起的综合征》(Selye 1936)。这个里程碑式的文件描述的内容,就是后来被称之为一般适应综合征( general adaptation syndrome GAS)的情况。

Selye H. 1936. A syndrome produced by diverse nocuous agents. Nature 138(3479):32

Selye他认为“任何导致压力的东西都会危及生命,除非有足够的适应性反应;相反,任何危及生命的东西都会引起压力和适应性反应。适应性和对压力的抵抗力是生命的基本先决条件,每个重要的器官和功能都参与其中。”

Selye的早期工作在随后的70年里激发了一场巨大的科学努力,科学家们旨在了解适应性、抵抗力,以及压力如何对健康、疾病和寿命产生了影响。


1、了解压力有何意义?

现在,压力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用语之中,这也意味着压力是人类生活的核心状态。

科学界对压力的兴趣至少可以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当时士兵出现了震弹综合征,这是对战争创伤的极端反应,我们现在知道,这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的一种表现(Lazarus 1999)。几十年来,随着媒体报道的增加,压力及其影响的研究和公众意识呈指数级增长。

现在,人们普遍认为压力是导致长期疾病的主要原因,造成了成千上万的经济损失(e.g., Am. Psychol. Assoc. 2019,UK Health Saf. Executive 2019)。

压力也是畅销书、时代杂志封面以及小说、戏剧和电影讲述的主题。我们之所以对压力感到好奇,是因为它无处不在,它影响着每一个人,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此外,现已证实,压力可以通过自主神经系统和神经内分泌系统的反应直接影响健康,但也可以通过健康行为的改变间接影响健康(e.g., Hill et al. 2018, O’Connor et al. 2008, Tomiyama 2019)。

当健康行为发生改变后,压力可能会间接导致肥胖、心血管疾病和癌症风险,从而导致饮食方式变得有害和,或助长不健康的饮食行为,如脂肪摄入变多、或纤维/水果/蔬菜摄入变少。


2、多大的压力才会有害?

然而,最近的一些研究开始质疑压力概念的有用性。Kagan(2016)认为,仅仅因为压力会导致生理或行为发生变化,而过于随意地将任何事件归类为压力源,那么就会限制压力的效用。相反,他认为压力的概念应该只适用于那些最终对生物体的健康构成严重威胁的事件。

理论家和压力研究者对这一观点提出了挑战。

一部分人认为,只要将压力的概念放在更广泛的生物框架内进行理解,那么,这个概念是有用的,可以帮助人们理解积极和消极生活经历的适应性,以及由此产生的健康行为(McEwen & McEwen 2016)。

另一组研究者认为压力的效用是一种有价值的启发——能够让研究人员将压力流行病学、心理学和生物学研究中的不同传统整合到压力和疾病的阶段模型中(Cohen et al.2016)。

Segerstrom & O'Connor(2012)认为,压力的概念有着悠久而富有成效的历史,但是,批评者指出,人们在使用压力这个词的时候并不精确且过于简单。

例如,压力可以位于环境中(例如,环境中的有害刺激)、评估中(例如,将威胁性的遭遇评估为压力的程度)或反应中(例如,对压力源的情绪或生理反应);因此,需要通过仔细的概念化和评估来区分这些不同的情景,并揭示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

事实上,Slavich(2019)对这些问题做出了回应,他引入了压力学的概念,他描述了暴露生活在压力中,对人类健康产生的影响,并呼吁更好地测量方法和使用最先进的仪器。尽管压力研究和使用存在这些问题,但是我们认为,将压力与负面健康结果联系起来的科学积累是可靠的。

事实上,压力和健康之间的关系是显而易见的,即使存在压力概念化和测量不精确的担忧,这些也证明了压力对健康的重要性。


3、压力与健康

为了生存,人体需要不断适应不断变化的内外部环境。人体这种在最基本层面上严格调节其内部生理状态(如体温、氧气供应等)以维持我们的生命的状态称之为内稳态(homeostasis)。

为了保持体内平衡,我们的身体会释放激素(如皮质醇、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并启动自主神经系统(autonomic nervous system,ANS)和中枢神经系统(central nervous system, CNS),这些系统能够让我们适应和应对日常活动(其中一些活动可能会有压力)。

这些所谓的生理介质(皮质醇、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的释放以及免疫和代谢参数的变化称为应变稳态(Allostasis)(Sterling & Eyer 1988)。

只要它们在环境挑战或压力不再存在时能够以平衡的方式打开和关闭,它们就具有保护性和适应性。

然而,如果这种情况没有发生,并且生理反应持续时间过长,就会对我们的健康和幸福造成损害。


Bruce S. McEwen (1938-2020)

McEwen(1998)提出了应变稳态负荷(allostatic load)的概念,它是指机体由于反复和长期暴露在压力下而经历的损耗。此外,他认为,应变稳态负荷的特点就是他所说的应激介质开关效率低下,在某些情况下,这些介质在需要时未能作出充分的反应(例如,当面对剧烈的压力时,如果身体释放的皮质醇太少或太多,就会失效)。

McEwen(1998)认为更广义的应变稳态负荷,指的是长期暴露于压力影响之中,这会在心血管、代谢、神经、行为和细胞水平上对身体造成影响,而且,由于身体系统有效的工作因为停止运行而增加罹患疾病的风险(McEwen & Seeman 1999)。

McEwen(2018)讨论了应变稳态过载(allostatic overload)的概念,即,当大量应激介质被释放以帮助我们适应应激压力的时候,压力应激对我们的生物系统产生的有害影响,以及生物系统超负荷、长期和反复地过度使用与失调,最终会导致其损害。

这其中的核心是,应变稳态过载强化了以下的观念,即,压力影响多个生物系统,而且,这些系统相互作用,以适应和应对不断变化的感知所处的压力环境需求。


4、应激反应

广义地说,当我们体验到应激反应时,人体会激活两个系统。首先,也是最容易激活的是交感-肾上腺-髓质系统(sympathetic–adrenal–medullary,SAM)。第二个是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 hypothalamic– pituitary–adrenal,HPA)。

当一个人突然受到威胁或惊吓时,大脑(杏仁核,然后是下丘脑)立即激活自主神经系统(ANS),向肾上腺发送信息,触发去甲肾上腺素的释放,进而激活内脏器官。这是对威胁的基本反应。

然而,与此同时,肾上腺髓质会释放肾上腺素,肾上腺素会迅速通过血液输送,为身体做出反应做进一步准备。这一系统被称为SAM系统反应。几秒钟内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使整个身体处于戒备状态,即所谓的战斗或逃跑反应。

其结果就是,呼吸加快,心跳加快有力,瞳孔扩张,让更多的光线进入,消化系统的活动减少,让更多的血液流向肌肉。这种影响既迅速又强烈。

除了SAM反应外,当一个人在他们的环境中经历了一个他们认为有压力的事件时,下丘脑会释放一种叫做促肾上腺皮质激素(corticotrophin releasing factor, CRF)的肽类激素。CRF一旦释放,就会通过血液运输到垂体,在那里它刺激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drenocorticotrophic hormone,ACTH)的释放。随后,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通过循环系统进入肾上腺皮质,在那里,它会刺激糖皮质激素皮质醇的产生,即所谓的应激激素。皮质醇的一个核心功能就是增加能量储存,增加蛋白质和脂肪的动员,减少炎症。

因此,当一个人体验到压力时,皮质醇的激增会触发储存在肌肉和肝脏中的多余能量的释放,充当为糖原,然后分解成葡萄糖,供肌肉和大脑使用。然而,重要的是要记住,皮质醇是一种复杂的激素,除了应激反应外,还有多种作用(McEwen 2019)。皮质醇通过影响基因组和非基因组的细胞和分子机制在调节昼夜节律中起着关键作用。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HPA轴 压力 应激 内稳态 心理生物学
«生活意义的6个要素 科普
《科普》
什么是文化,它的动力是什么?»

 陈明

清华大学经济学专业,创立心理学空间网。

二级心理咨询师,以精神动力学、图式治疗和慈悲聚焦疗法为来访者提供心理支持、成长和人格内省的体验。
咨询预约加工作微信:mintsc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