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珊娜·施魏策尔访谈:培养情绪调节能力
作者: mints 编译 / 1114次阅读 时间: 2021年6月10日
标签: 情绪 认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本文为斯科特·巴里·考夫曼(Scott Barry Kaufman)对苏珊娜·施魏策尔(Susanne Schweizer)进行的访谈。


是什么激发了您对情绪调节的兴趣?

我对情绪产生兴趣是十年前。我在耶鲁大学心理学系和已故的诺伦·霍克塞马(Nolen-Hoeksema)【1】共事了一个夏天。我的一部分工作是阅读情绪调节的文章。

当我知道各种心理问题都会出现情绪调节困难的状况时,感到十分震惊。这种普遍几乎遍布了所有精神疾患,从抑郁到进食障碍。

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第二年,我在一个封闭式精神病病房完成了临床实习。我发现,病人得了什么样的疾病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们有着怎样的情绪,以及如何调节自己的情绪,毕竟每一种精神病理学似乎都伴随着情绪调节能力的崩溃。

我对此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想要知道到底是什么导致了这些情绪调节问题。所以我去了剑桥大学MRC认知与脑科学部跟随Tim Dalgleish博士学习,他是世界上最杰出的情绪健康专家之一。

【1】苏珊·诺伦-霍克西玛(1959—2013)生前先后任教于斯坦福大学、密歇根大学和耶鲁大学,曾担任耶鲁大学心理学系主任,是国际知名的学者、教师、导师和学界领袖。2013年不幸因病去世。她的研究极大地影响了专业领域对于妇女和女孩抑郁的看法,她提出了关于思维反刍和抑郁的开创性理论,影响了其后不计其数的实证研究和理论贡献。

 

大脑在情绪调节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

我开始攻读博士学位的前几年,斯坦福大学的詹姆斯·格罗斯(James Gross)和纽约大学的凯文·奥克斯纳(Kevin Ochsner )开展了一些对情绪调节颇有影响力的神经科学研究。

他们的模型认为,成功的情绪调节有赖于认知控制。认知控制是指我们在忽略哪些能够分散注意力的信息的时候,同时能够注意与目标相关信息的能力。他们根据脑成像研究中积累的证据提出这一观点。

这些研究表明,认知控制过程中调用的大脑区域与参与情绪调节的大脑区域重叠。我觉得这特别有趣,因为我们知道,心理疾病患者的这些认知控制能力变弱了。


认知控制能力如何和情感体验进行互动?

Dalgleish和我的研究表明,通过基本的计算机任务训练能够提高人们在情绪环境中进行认知控制的能力,调节情绪的能力也得到了提高。

经过训练的参与者不仅报告说他们更有能力降低对恶心电影片段的厌恶情绪,而且他们的大脑也发生了变化。尤其重要的是,训练导致的情绪调节能力提高与前额叶腹外侧皮质的激活变化有关。

先前的研究表明,该区域对于认知在情绪环境中实行控制而言,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一开始的工作对象是健康人群,但从那时起,我们开始培训对包括创伤后应激障碍患者在内的临床人群,而且,研究发现,这些训练能够提高他们的情绪调节能力。

在这项工作的基础上,我开始着手研究,我们是否能够从一开始就能够预防情绪调节困难的发生,但要做到这一点,我需要了解情绪调节是如何发展的。


情绪调节在整个生命周期中是如何发展的?

强大的证据表明,幼儿时期的情绪调节能力会迅速提升。然而人们对它在青春期及以后的发展知之甚少。

为了探索这一点,我加入了世界著名的发展认知神经科学家莎拉·詹·布莱克莫尔(Sarah Jayne Blakemore)的研究小组,他们在伦敦大学学院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所研究青少年发展。

我们一起研究了与年龄相关的认知差异,这些差异是成功情绪调节的基础。也就是说,我们研究青少年和成年人在情绪和中性环境下的认知控制能力的差异。

为了研究这个问题,我们要求个体做一些认知上要求很高的任务,比如记住在工作记忆中记住接连不断出现的数字。

为了操纵情绪背景,我们将这些数字呈现在中性情绪背景图像上。我们发现,情绪信息不仅会对青少年的表现造成影响,而且和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有关,特别是在青少年早期(11-14岁)。

这意味着相对于中性情境而言,青少年在情绪环境下执行工作记忆任务的难度越大,他们在早期经历的心理健康困难就越多。

然而,这些横断面研究并没有告诉我们任何和情绪调节能力随时间发展的相关信息——例如,我们不知道这些潜在的能力是在个人内部保持稳定,还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提高。或者它们是每天都在波动,甚至是每时每刻都在波动。为了研究这个问题,我们开发了《情绪大脑研究》的应用程序。


你如何使用“公民科学”应用程序来研究情绪调节,什么是“公民科学”?

公民科学背后的理念是科学和科学政策向公众开放和开放。公民科学确保科学对社会的关切和需要作出反应,并承认社会上的任何人都能够产生自己的可靠科学知识。

以我们的应用程序为例,我们要求公众帮助我们研究情绪调节发展以及这些发展和整个生命周期情绪发展的关联性。通过应用程序上的游戏,被试可以向我们提供他们自己的基本信息。

在应用程序中,他们首先记录下自己当前的情绪以及当时正在做的事情,然后玩五款游戏中的任何一款。这些游戏能够挖掘有效情绪调节的认知功能。具体来说,被试在情绪信息、以及中性信息的背景下测试记忆、注意力和其他复杂的认知功能。

这项公民科学项目所创造的科学数据能够让我们开始模拟情绪的认知控制在整个生命周期中的发展情况,以及情绪在个体内部会有哪些波动。这是非常宝贵的信息,将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成功情绪调节的基本认知功能,进而提高我们的心理健康。


实验室的研究能告诉我们什么?

实验室的研究发现,那些患有心理障碍的人,或有心理健康问题风险的人,在情绪背景中玩游戏时会更加困难,他们在中性环境玩游戏会相对容易一些。然而,我们不了解这些功能与日常情绪,以及每时每刻情绪波动之间的关系。

应用程序收集到的数据,有助于我们探索这其中的关系,并发现潜在的干预途径。

这意味着,我们将能够优化我们的训练方案,希望在人们的情绪调节能力在开始出现(与情绪调节不良相关的)心理健康问题之前就已经获得了改善。

这项研究将如何帮助那些有情绪调节障碍、甚至心理健康问题的人?

想象一下这样一个场景:定期的数字心理健康和认知检查成为了常态。

症状可以记录在应用程序上,我们的应用程序中的游戏可以测量认知功能的变化。以了解认知能力的提高或下降。

当情绪的维度加入到了游戏之中后,我们就会发现它们也可以帮助我们发现和了解调节情绪能力最佳和最差的时候,而且还能够帮助我们了解自己的情绪在什么时候开始受损。进而可以追踪、改善或降低情绪调节能力的因素。

为了让这些游戏具备预测潜力,我们需要确保能够有效标记玩家的情绪调节状况,这可以通过情绪大脑研究应用程序的数据做到。

当我们探索整个生命周期中认知、情绪调节和情绪之间的关联时,人们使用我们的应用程序的次数越多,我们拥有的数据就越多,我们能够进行的数据建模和验证就越精细。

对于那些从发展认知神经科学角度研究心理健康的心理健康研究者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前沿领域。这些研究成果能够帮助我们不断的改进现有的心理健康预防和治疗措施。图片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情绪 认知
«没有了 苏珊娜·施魏策尔 Susanne Schweizer
《苏珊娜·施魏策尔 Susanne Schweizer》
没有了»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