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确实是免费的
作者: mints 编译 / 340次阅读 时间: 2021年2月15日
标签: 幸福 幸福心理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人们可以在金钱起着作用很小的社会中拥有很高的幸福感。

通常被认为经济增长是提高低收入国家人民福祉的可靠途径,但麦吉尔和巴塞罗那大学环境科学与技术研究所(ICTA-UAB)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可能有充分的理由质疑这一假设。

研究人员试图在金钱起着最小作用的社会中找出人们如何评价他们的主观幸福感,大多数的全球幸福研究没有包括这些金钱作用不大社区的数据。

研究人员发现:大多数人的幸福感都非常高。在货币化程度最低的社区尤其如此,那里的公民报告的幸福程度与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相当,而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是世界上幸福率最高的国家。

研究结果表明,高主观幸福感可以通过最低限度的货币化来实现,这一发现挑战了经济增长将自动提高低收入人群生活满意度的看法。

2018年全国人均GDP与生活满意度之间的关系。左侧4个浅蓝色是我们研究地点的平均生活满意度反应,代表当地平均收入±标准差。蓝点表示国家对全民的平均快乐分数与国家GDP的对比。橙色线采用线性回归模型和人均GDP的对数拟合平均生活满意度。
Miarro, S. , Victoria Reyes-García, Aswani, S. , Selim, S. , Barrington-Leigh, C. P. , & Galbraith, E. D. . (2021). Happy without money: minimally monetized societies can exhibit high subjective well-being. PLOS ONE, 16. DOI:10.1371/journal.pone.0244569

 

衡量幸福感

为了探索货币化(monetization)如何影响人们的幸福感,研究人员在所罗门群岛和孟加拉国这两个收入非常低国家的几个小型渔业社区进行了研究,这些社区的货币化程度各不相同。

在当地翻译的帮助下,他们多次采访了城乡居民。这些访谈既有面对面访谈,也有在意料之外的电话飞行访谈,目的是为了获取调查对象幸福感的来源,研究人员同时了解他们过去的情绪、生活方式、捕鱼活动、家庭收入和当地市场的整合程度。

研究人员共采访了678人,他们的年龄在20多岁到50出头之间,平均年龄在37岁左右。几乎85%的研究参与者是男性。研究中男性人数过多是因为孟加拉国的文化规范很难采访到女性。在所罗门群岛,男性和女性对研究问题的回答没有显著差异。

然而,这并不一定适用于孟加拉国的情况,因为孟加拉男女的社会现实和生活方式差别很大。进一步的研究将需要解决性别相关的社会规范是否会影响这项研究中发现的相关性。

货币化的早期阶段可能对幸福不利

研究人员发现,在金钱使用率较高的社区,如孟加拉国的城市,居民的幸福感较低。

麦吉尔地球与行星科学系教授、该研究的资深作者埃里克·加尔布雷思(Eric Galbraith)说:“我们的研究暗示了一种获得幸福感的可能途径,这种途径与高收入和物质财富无关。”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如果我们将这些结果复制到其他地方,并能够准确找到有助于主观幸福的因素,它可能有助于我们规避与在最不发达国家实现社会幸福有关的一些环境代价。”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ICTA-UAB的博士后研究员萨拉·米纳罗(Sara Miñarro)解释说:“我们发现在那些赚钱不太多的人们说,他们更多的将时间用在和家庭人员相处、回归大自然上,这些是他们快乐的原因。”但随着货币化程度的提高,我们发现工业化国家普遍认可的社会经济因素发挥了更大的作用。总的来说,我们的研究结果表明,货币化,特别是在其早期阶段,实际上可能有害于幸福。”

有趣的是,虽然其他研究发现,由于技术和掌握(来自不同生活方式的)遥远文化的信息可能提供了另外一种生活的标准,人们用这种标准和自己的生活方式进行时,就会影响对自己主观幸福感,但是,在这些社区的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这项工作使人们越来越认识到,经济产出与支持幸福的重要原则无关。” 麦吉尔大学比勒环境学院的教授克里斯·巴灵顿-利(Chris Barrington-Leigh)补充说,“当人们在一个强大的社区里舒适、安全、自由地享受生活时,他们就会感到幸福,无论他们是否赚钱,他们都会感到快乐。”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幸福 幸福心理学
«乐观是延长老年人寿命的重要社会心理资源 积极心理学
《积极心理学》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