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诺德·拉扎勒斯:折中的咨询和治疗
作者: 转载 / 1242次阅读 时间: 2021年2月10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阿诺德·拉扎勒斯其人

阿诺德·拉扎勒斯 [Arnold Allan Lazarus 1932],南非心理学家,临床行为治疗法的先驱,他出生于南非约翰内斯堡。

他是家中最小的孩子,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他在当地接受教育。由于邻近的小孩子很少,使他常感孤单、恐惧

他小时候就学会弹钢琴,星期六早晨在一家电影院担任中场休息的演奏,酬劳约是 1 美金.

但是到了 14 岁时他认为自己在钢琴演奏上并无天赋,因而兴趣转向健身、举重、拳击及摔跤。“从前我是个瘦弱的小孩,常常被欺负,所以我开始积极地锻炼身体”,这个决心使他赢得了拳击举重比赛,并计划经营一家健身中心。

拉扎勒斯在南非长大,在当地接受教育,却强烈认同美国,“我喜欢看超人和蝙蝠侠,并认同于这些英雄所捍卫的自由、正义及美国人作风。”

童年时,他就无法忍受种族主义与岐视。这些观念使他卷入许多打斗,也是投入拳击和举重的另一个因素。

后来他进入约翰内斯堡的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先主修英文,希望将来成为记者,后转修心理学和社会学。

1956 年获文学学士学位,同年,他和达芬妮(Daphne Ann Kessel)结婚,他们有一子一女。

1957 年获实验心理学硕士学位,1960 年获临床心理学博士学位,旋即赴英国伦敦莫尔伯勒门诊医院从事医学实习。

1959 年他即开始私人执业,实习结束后回到约翰内斯堡继续专职私人开业医生。

1960 年任德兰士瓦(Transvaal)劳工教育协会副主席。

1961 年由于他在《变态和社会心理学》杂志上发表关于小组治疗的论文而被公认为“临床革新者”。

1963 年 A.班杜拉请他到美国斯坦福大学任心理学访问教授,因此举家迁往美国加州。1 年后,他因怀念故乡,于是又重回南非约翰尼斯堡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医学院担任精神病学讲师。

由于南非时局混乱,1966 年又和妻子赴美国加州索塞里多(Sausalito),任行为治疗研究所主任,这一年,他和沃尔普(Joseph Wolpe)合著的《行为治疗法》出版。

1967 年,他出任费城坦普尔大学医学院行为科学教授,在那儿和沃尔普共事。沃尔普原是拉札陆斯的指导老师,后来因拉扎勒斯批评沃尔普观点过于僵硬狭隘,两人便不再合作。

1970 年拉扎勒斯赴耶鲁大学担任临床训练中心主任。

1972 年,拉扎勒斯获得美国心理学专业委员会颁发的毕业证书,在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开设私人诊所行医。同时受位于新不伦瑞克的鲁特格斯大学之邀,任心理学教授兼主任。

1974 年任教于应用与专业心理学研究院。拉扎勒斯是行为治疗法的代表之一,也因其首次命名的行为疗法及认知评价情绪理论而著名。


1.行为疗法。

1958 年,当他还是研究生时,在《南非医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叙述心理治疗的一种新方法的论文,在该文中,他首次使用“行为治疗”和“行为治疗学家”等术语来描述某些客观的治疗策略。

1971 年,他出版了《行为治疗技巧》,此书是最早的认知——行为治疗法书籍之一。后来发展成有系统、涵盖面广的治疗法,称为多模式治疗法(Multimodal therapy)。

拉扎勒斯主张因当事人受困于不同领域的问题,而采取不同的技术;他认为人格式经由多个历程形成、维持及改变的,而这复杂的人格历程主要可分为以下七个相关联的功能领域:

B(behavior,行为):主要指外显行为,包括可观察、可测量的行为、习惯、反应等。

A(affect,情感):指情绪、心情与强烈的感觉。

S(sensation,感觉):指五种基本的知觉,如触觉、味觉、嗅觉、视觉、听觉。

I(imagery,心像):指我们对自己的描绘,包括记忆与梦境。

C(cognitive,认知):形成一个人的基本价值观、态度及信念的洞察力、哲学观、意见及判断力。

I(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人际关系):指与别人的互动关系。

D(drugs/biology,药物或生物学):药物、饮食习惯和运动型态。

拉扎勒斯认为治疗应矫正患者人格历程的多种功能,否则只有短期效果。这种多重模式治疗用以评鉴及治疗当事人即由归类此“BASIC ID”(上述 7 个功能的英文首字母缩写)的问题开始,通过检查各要素的互动关系,目的在突显困扰的症结,了解当事人每个不同的需求与期望,并以该维度所属的理论基础及技巧来解决该问题。即以行为学派的技巧用以处理行为维度的问题,认知学派的技巧解决认知方面的障碍等等。


2.认知评价情绪理论。

现代情绪心理学研究认为,情绪产生是由环境事件(刺激因素)、生理状态(生理因素)、认知过程(认知因素)三个条件所制约的,其中认知因素是决定情绪性质的关键因素。

阿诺德(M.B. Arnold)认为,对外部环境影响的评价与估量是情绪产生的直接原因。同一刺激情境,由于对它的评估不同,就会产生不同的情绪反映。情绪的产生是大脑皮层和皮下组织协同活动的结果,其中包括机体内部器官和骨骼肌的变化,对外周变化的反馈是情绪意识基础。

拉扎勒斯进一步把阿诺德的评价扩展为评价、再评价过程,这一过程包括筛选信息、评价、应付冲动、交替活动,及身体反应的反馈、对活动后果的知觉等成分。他认为对情境的评价也包括对可能采取什么行动的评价。只要事物被评价为与个体生活的重要方面有联系,个体就会有情绪体验。

他认为,个体的每一种情绪所需的评估是各不相同的,每种情绪均包括生理的、行为的和认知的三种成分,它们相互影响、互为因果。他强调,个人所持有的先前观点、经验是左右情绪体验的主要因素。由于社会文化背景的不同,个人的情绪感受和反应有所不同。

拉扎勒斯的认知评价情绪理论,把现象的研究、认知理论和情绪生理学的研究结合起来考虑,既承认情绪的生物因素,也承认情绪受社会文化情境、个体经验和人格特征的制约,而这一切又伴随着对事物的认知和评价发生,这种观点比较全面,有较大价值。

拉扎勒斯曾获得许多荣誉与嘉奖,其中最受瞩目的是美国专业心理学协会的杰出成就奖,以及美国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分会的特别奖项。

此外,他也是获得康明心理学奖(Annual Cummings PSYCHE Award)殊荣的第一人。

1999 年,他得到两项终生成就奖,一项是由加州心理学会所颁,另一项是由行为治疗协会所颁发。

他至今共出版了 18 本著作,以及超过 300 篇的学术文章。

情绪词汇的分类1999 年,拉扎勒斯将 17 种常见的情绪词汇分成五大类:

不愉快的情绪(nasty emotion):气愤、羡慕、嫉妒;

存在的情绪(existential emotion):焦虑、惊吓、自责、羞愧;

被不利生存条件所引发的情绪(emotion provoked by unfavourable):安心、希望、悲伤、沮丧;

移情作用的情绪(empathic emotion):感激、同情;

被有利生存条件所引发的情绪(emotion provoked by favourable life condition):快乐、高兴、骄傲、爱。


主要著作:

行为治疗技巧:Behavior Therapy Techniques, 1971 I Can If I Want To: 1975

多重模式的行为治疗:Multimodal Behavior Therapy, 1976 In the Mind's Eye: The Power of Imagery for Personal Enrichment, 1977

多重模式的治疗实践:1981 Don't Believe It for a Minute!: Forty Toxic Ideas That Are Driving You Crazy, 1993


折中(多功能)的治疗发展及分类

试图以折衷的方式进行咨询和治疗,这种尝试早在30年代就有了。当时美国精神病学家费伦齐(French)就试图把巴甫洛夫条件作用理论与心理分析的某些概念联系起来。例如,他谈到某些心理防御机制是以学习原理为基础的。后来多拉德和米勒(Dollardand.;Miller,)又作了同样但更深入一些的尝试。索恩(Thorne)在50年代就正式致力于一种折衷的咨询体系,他把这种努力称为“依据实证经验对所有已知的方法进行折衷的集合和评价。”索恩是第一个正式的折衷体系的创始人。他对咨询和治疗中折衷取向的发展有重要的影响。但截止到70年代,折衷取向并不为多数咨询者所肯定。只是从70年代以来,折衷取向在咨询和治疗者中越来越有市场。现在在美国,大多数咨询者都认为自己的理论取向是折衷主义的。例如,70年代中期加菲尔德和克茨对美国心理学会咨询心理学分会的733名会员调查发现,64%的被调查者认为自己是折衷主义者;80年代初有人调查同一群心理学家,发现倾向折衷主义的占41%。最近,杨和费勒(Young·and;Feiler)调查了100名咨询者和100名咨询教育工作者,发现采纳两种以上理论立场的被调查者占75%。根据这种趋势,有人预测在今后一段时期里,折衷的、整合的或辐合的理论取向将成为咨询和治疗理论发展的主导方向。

但截至于目前为止,折衷取向并未形成一个大一统的单一的体系,折衷主义者唯一的共同信念就是在方法论上主张折衷或整合。在怎样折衷的问题上则歧见多多,有各种不同的折衷体系。按照诺克罗斯的(Norcross)的分析,有三种不同的折衷类型:

1.技术的折衷主义:这种折衷是以一个基本理论体系为组织框架,融合、吸收其它学派的技术和方法。拉扎勒斯的"多功能治疗"是这一类型的代表。

2.综合的折衷主义:综合的折衷主义是对两个或两个以上的理论体系予以整合,前面说的把弗洛伊德思想与学习理论整合的作法就属于这种折衷。另外,有一部分咨询者着眼于研究各种治疗中一些共有的治疗要素,并从这种研究结果出发来整合不同的理论,这条路线以弗兰克为代表。

3.非理论的折衷主义:这种折衷没有对哪一理论观点的偏好,仅仅依据咨询者认为对某个来访者采用什么方法较为可行,自由地采用任何方法。诺克罗斯发现属于这种非理论的折衷主义的咨询者约占全部折衷主义者的10%。

在折衷主义的阵营中,拉扎勒斯的多功能治疗是自成一家的一个体系,也是影响最大的治疗体系之一。所以,我们下面对它做一个专门介绍。

拉扎勒斯与多功能治疗

拉扎勒斯起先是一位著名的行为主义治疗者,但在;60年代中后期,他的理论立场有所转变,他意识到坚持用一个现成理论去套咨询者的实际治疗可能会歪曲或丢掉真理,可以接受所有经验证实有效的技术,而不必太拘泥于它们所属的理论体系。1967年,拉扎勒斯正式提出"技术的折衷主义"(technical-;eclecticism)的主张。

作为一种方法论思想,拉扎勒斯主张技术的折衷主义是一种有系统的折衷。即要有一些基本的理论原则,并且要使这些理论原则及其概念有内在的一致性,以这些理论构架来组织各种方法和技术。拉扎勒斯所持的基本理论原则主要来自行为主义阵营,其中又以班杜拉的社会的、认知的学习理论占支配地位。另外两个理论来源是一般系统论以及团体和沟通理论。这几方面的理论被协调地组织起来。他把自己的这样一个虽是折衷但又自成一家的治疗体系称做"多功能治疗"(multimodal;therapy)。


基本理论

在拉扎勒斯看来,人的存在,人的心理生活包括七个方面。他把这些方面称作"形式"(modalities,为便于理解,本书以下参考台湾学者的译法,译作"功能")。这七个方面是:

B = behavīor 行为

A = Affect 情感

S = Sensation感觉

I = Imagery 意象

C = Cognition 认知

I =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s 人际关系

D = Drugs/Biology 生理机能

按照各个关键词的首字母,这七个方面缩写为;BASICI.;D.(由于生理机能方面的问题常涉及药物治疗,故用"药物"(drugs)一词的首字母代替。任何一种心理障碍,都会表现为这七个方面的全部或部分的失调,但极少只局限于一个方面。因此,心理治疗也不应只是对一个方面的治疗,而应采取综合的手段,按照障碍所涉及的方面及其内在联系,进行多元的干预。

心理失调的基本原因可能是下列的一种或几种:

①矛盾的或相互冲突的感受(例如处于一种鱼和熊掌不能兼得的境地,又如对某一事物或人既爱又恨的感受);

②错误的信息;

③信息缺失(包括缺乏某些技能,忽略了信息,以及幼稚无知);

④不良习惯(包括条件性的情绪反应);

⑤人际焦虑(如过分的依赖性,情感寄托的对象不合适,过于不相容);

⑥与自我评价过低或自卑相关的问题;

⑦生理机能失调。

应该说明的是,上述原因中的一些在有些人看来不是最终原因,而是问题。但拉扎勒斯基本上是从行为主义的眼光来看待它们的,从治疗的需要来说,分析到这个层次也就够了。

行为障碍的获得或形成主要是透过学习过程实现的。这些学习过程包括:

条件性联想(应答性条件作用和操作性条件作用);

榜样示范、认同及其它替代性学习(班杜拉式的学习);

以及特质化的知觉(指对客观环境主观化了的知觉过程,包括知觉歪曲、忽视、否认等等)。

拉扎勒斯强调这些学习具有"非意识";(non-conscious)的特点,即这些学习不是人有意而为的,而是自动的,学习者没有察觉的。

在动机方面,拉扎勒斯承认人有避免痛苦、不适、消极感受(如焦虑、抑郁、自责等)的要求。他把这些叫做"防御反应"。防御反应的表现形式可以是弗洛伊德体系中的否认、拒绝、置换、投射等等,但防御反应不等于弗氏体系的"防御机制",他摒斥弗洛伊德对防御机制的那些深奥莫测的解释,只接受人能够利用上述防御手段来消除痛苦这一点。

此外,拉扎勒斯比较重视人的生理方面。他强调"阈限"概念,认为人的许多心理特点,如对挫折的耐受性、对应激压力的承受力等等,都与一个人先天的生理阈限有关。由于阈限有个别差异,所以人们在心理障碍的易感性上也有差异。此外,在评估和治疗上,拉扎勒斯也很关注生理学上的原因,以及对生理方面的干预(如药物治疗、营养、卫生和锻炼等)。


治疗过程

多功能治疗的一般特点:多功能治疗的一个突出特点是因人制宜,因事制宜,虽然它有一个一般的程序结构,但只要治疗者觉得有变动的必要,可以毫不犹豫地打破常规。拉扎勒斯经常强调这句话的意义:"对这一位特别的当事人来说,谁,什么,是最好的?"根据这个原则,多功能治疗要求治疗者要花大力气来确定来访者的具体情况如何,在什么样的条件下,用什么样的方法,才可能取得最好的治疗效果。

多功能治疗的另一特点就是采取多方面干预的策略,不局限于一个方面。对于行为、情感、感觉、意象、认知、人际关系和生理这七个方面,只要需要都可以进行干预。拉扎勒斯认为,综合的干预是获得最好疗效,并且使改善长期保持下去的最好途径。

咨访关系:拉扎勒斯也重视在咨询者与来访者之间建立一种亲密的、坦诚的、相互信任的关系。他重视咨询者的一些个人特点(对发展关系有影响的,参见第五章)的作用。拉扎勒斯对咨访关系的看法很容易得到我们的赞同。他认为,仅仅只提供关系支持,这样的"治疗"只对少数来访者有效;对大多数来访者而言,仅有良好的咨访关系是不够的。但缺了关系条件也是不行的。换言之,良好的咨访关系是治疗成功的必要但非充分条件。他把关系看作治疗技术能够生根,能够发挥作用的土壤。另外,他强调关系不应是为关系而关系,而应指向二人联合起来解决问题,完成治疗任务,应具有“工作关系”的性质。

评估:多功能治疗非常重视评估。它要求对BASIC;ID各方面进行全面评估。评估的程序大体如下:

首先,多功能治疗者要求来访者完成一份”多功能生活史问卷”,利用这份问卷,咨询者力图对来访者做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以便确定这样一些判断:来访者是否适合多功能治疗,采取何种风格基调的治疗比较合适,哪样一些方法和技术可能比较奏效,当前比较紧迫、需要立即处理的问题是什么,等等。要明确的问题有12个,依次是:

1.有无精神病征象?

2.有无器质性障碍征象?

3.有无迹象表明有抑郁、自杀或杀人倾向?

4.当前主诉的问题是什么?主要诱发事件是什么?

5.有哪样一些重要的前导因素?

6.对来访者的问题起着维持作用的是何人?何事?或何物?;(指后效强化作用)

7.来访者希望从治疗中得到什么?

8.有无线索提示采取何种治疗风格较合适(如咨询者采取指;导姿态好还是非指导姿态好)?

9.何种会见方式能使来访者有最佳收获?个别的?与另一有;关的人一起?全家一起?抑或是团体治疗?

10.有无可能建立满意的咨访关系?有必要转介吗?

11.为什么来访者在这时候寻求治疗,而不是下一周,下个月或者下一年?

12.来访者有哪些积极的特质或力量?

这份问卷完成后,咨询者与来访者一起对它进行分析,明确;BASIC;ID各方面的问题,做出一份"功能概貌图"(";Modality;Profile",实际上是一张问题检出清单),这张清单按七个功能方面;分别列出问题行为。它是制订治疗方案的依据。到此,初始评估就基本完成了。

在治疗过程中间,还要不断进行评估,称为"次级评估"。次级评估主要是为了判断治疗是否有效,以及对某一局部问题作更深入的了解,或者找出某个问题在不同功能方面(例如认知和行为)的联系,以便修改治疗方案。

基本治疗阶段--多功能治疗虽然非常强调因人制宜,因事制宜,但还是有一个基本的治疗路线。

一般而言,初始阶段的会谈集中力量建立密切的治疗关系,进行问题评估和探索。这期间要做的一个重要判断是确定来访者是否适合作多功能治疗,是否适合由这一位治疗者来治疗。如果认为有不合适,就把来访者转介给别的治疗机构或别的治疗者。

在初步评估结束,明确了问题行为以后,治疗会谈的重心就转到探讨合适的治疗途径上来,设法找出对此一位来访者最有帮助的治疗形式,看看这位来访者需要哪样一些具体的治疗。即制订一个治疗计划或方案。与此同时,多功能治疗者往往已经着手对一些比较明显、比较紧迫的问题进行处理。例如对抑郁、焦虑等表现突出的情绪反应给予一些劝告、安慰,使来访者的即时不安有所缓和。如果发现有自杀、杀人等危机倾向,则不拘什么时候,一发现了就立即予以干预。

  在以上工作完成后,就转入正式治疗阶段。治疗依据问题检查表和治疗计划,对BASIC;ID每一方面的主要问题逐一予以解决,直至终止。要说明的是,多功能治疗并不要求对检查出的问题不分巨细地每一个都予以解决或消除。它只追求对一些重要的、影响广泛的问题进行有效的处理。多功能治疗者认为追求完全没有问题或困扰的境界是不切实际的,他们会劝说来访者接受这种并非十全十美的状态。


治疗策略和技术

如果有必要,多功能治疗者会毫不犹豫地采用任何经实践检验有效的技术,不管这些技术属于哪一个流派或治疗体系。但总的说来,拉扎勒斯还是偏重行为技术和认知技术一些,这恐怕正是不少人把多功能治疗看成认知--行为取向的治疗的原因。拉扎勒斯把多功能体系运用的技术分为三类:行为技术(包括正统行为治疗的所有技术);认知技术(主要吸收了艾利斯和贝克等人的体系中的技术);非行为非认知技术(包括药物、营养和锻炼等生理干预手段,以及从其它体系广泛吸收的技术)。此外,多功能治疗还使用一些独创的技术,现将其中两种稍加介绍。

时间投射技术:时间投射技术(time;projection)可以分为前瞻性的和回溯性的两种,前瞻性的时间投射是让来访者生动地想象将来的生活情景。拉扎勒斯曾证实,让抑郁病人生动地想象今后数月的生活,在想象中加进越来越多的积极事件,能够有效地减少消极情绪。回溯性时间投射是让来访者回到自己过去生活的某一个时刻(像美国电影《时间隧道》描述的那样),以现在的身份(成年人的)观察自己的(或许是幼年的)活动,并干预那些活动。例如,一中年男性现在的问题是自信心低,要求他回到5岁时的一次玩耍活动情境中,观察小男孩的父亲是怎样过分苛刻严厉地对待孩子的,并要求这位已长成大人的人干预当年的小孩和父亲的活动,告诉小孩他没有错,告诉父亲他太严厉了,……等等。通过这样的活动,来访者往往能产生积极的领悟。

荒岛幻想技术:荒岛幻想(deserted;island;fantasy)也是一种想象技术,主要用来了解来访者在人际交往方面的特点和问题。要求来访者做一次幻想实验,想象有一位魔术师告诉他(她),"当我挥动我的魔杖,你立刻就会出现在一个荒岛上,并将在那儿呆上6个月。"事先告诉来访者,他(她)在岛上时,世界其它事情都暂时停止,时间凝固;岛上树木葱笼,生活供应充足,但没其他的人。然后要求来访者先作一个选择:是愿意独自一人在岛上呆6个月呢,还是愿意在岛上另有一位令人愉快的异性呢?这些交待弄妥当以后,让来访者出现在岛上,这以后就听任来访者尽情发挥想象……。通过对来访者想象情况的分析,咨询者能够了解来访者与别人建立密切的人际关系的能力,人际反应特点(如友好的还是敌意的),人际互动技能,不适的行为模式等等有价值的信息


简明心理治疗——一个年轻母亲的案例

时间:2002年4月16日11:50—11:30 杨广学(中)

在治疗中我们要做的不是分析意识和潜意识,而是通过叙述、通过交流、通过表现而形成的文本去言说,主要途径是通过当事人的叙事。心理过程主要是叙事,而不是治疗师做假设做干预,这是次要的。理论只能做为背景知识,真正起作用的不是理论技术而是当事人自己的言说。换句话说叙事讲故事就是在写或创造我们个人的生活历史,比如在治疗中谈到性,在后现代观念中,真正重要的不是解释性,直接处理性,我们解释和处理的是关于性的一种言说,一种思维方式,一种表达方式,一种创造我们现今历史的生活经验之流。

这个案例是一个原始记录,没有整理过。29岁的女性,主要问题是与婆婆处不来。儿子六个月,她想自己喂孩子,但她婆婆很反感。她提到一个细节,有次她要自己喂孩子,但是婆婆把他抢过去了,说“你累了让我来喂吧”,说着就拿着奶瓶喂孩子。她很婉转地说“妈妈累了,我来喂”,就又把孩子抢过去,然后她婆婆说“非非(孩子的名字)不吃不吃,臭臭”。咨询前几天她和婆婆狠狠地吵了一架。外面晾的衣服干了,婆婆收衣服时就是没有收她的衣服,她跟婆婆吵得很厉害。丈夫回来后和她吵,说她是忘恩负义的人,说我自己的妈我自己来照顾,不用你管。她很伤心地对丈夫说“如果不是孩子,我就走”,丈夫就说“滚”。

来访者说了很多对婆婆的抱怨,她对婆婆的心情很复杂和微妙。她婆婆很能干,年轻时很早死了丈夫,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但是这位母亲不让自己的一儿一女离开她,她的儿子也因此放弃了考研留在了她的身边。婆婆一定要儿子儿媳和她住在一起,当事人抱怨说自从她搬进去后她就没有空间了,她常抱怨说“婆婆总是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当时我用了一个比喻来回应她,我说“你的家就好像一辆车,你丈夫、婆婆、儿子坐在前排,你住在行李箱中”。当事人也再三地用这个比喻。她有很多潜台词,“如果没有孩子我就会走”,我没有去强调,没有再去展开它。有一点我做了一些展开,有一次我问她孩子的名字是谁起的,她说开始婆婆不让起,丈夫就找了一本书,翻了很多书也没有起成,当事人对此很生气,把起名字的书撕得粉碎,婆婆知道了下命令让她道歉。在此我做了一点点干预,我说这是你们家的权力斗争。在其他场合,我也提到了做母亲的权力,孩子归属谁问题。

这个个案只做了一次,只做了一小时。近5年来2000人次的咨询中我们统计有三分之二的咨询是短期的,只做一、二次。大多数的情况是很多人来自千里之外的城市,他们往往抽出周末的时间到这儿来做咨询。


案例讨论

问:我能认同你所说的这个状况,我曾有类似的经验,情况不允许你做长程治疗,那么在这种短期的治疗中,精神分析的角色又是什么呢?

答:我不是精神分析学家,很多方法都可以拿来用,可以整和到治疗中。但我们必须很小心地用整和这个词,因为有些东西是不能整和在一起的,比如行为治疗的理论假设就没法和精神分析的理论假设整和在一起。我的经验是相信当事人他自己经验的流动,他生活事件的流动。

问:你说得很好,让病人言说,弗洛伊德这样认为,拉康也这样认为,我也这样认为,但是我们所做的工作是与病人的潜意识打交道,我们的交流是潜意识的交流,必定有一定的深度,如果没有深度,是不是仅停留在意识层面呢?

答:意识不能由意识来改变,就像不能拽着自己的头发上天一样。那么途径是什么呢?就是对话。

问:病人生活在非常压抑的家庭中,她没有自主权,或许在一次的会谈中可以告诉她可以自主,她可以带着孩子离开这个家。

听众:我认为建议她带着孩子离开这个家,让她对抗她的文化,这是个很危险的建议。不要建议她离开她的家庭,因为这种情况在中国是很普遍的,这种家庭制度本身就是我们文化的一部分。这个病人的自主性不象西方女人的自主性,中国的男人和女人都明白她会有她自己的办法取得她在家庭中的自主性,和她对家庭的控制。在此我想指出中西文化的不同。

答:我同意她的说法,这个女人要取得一种自主,但是这种不是告诉她抱着孩子离开家,我是侧重于另一种自主:这个女人是由谁来控制的,控制她的东西是什么?这一点是她在叙述过程中、在她写自己自传中明白了,原来自己就是自己的作者。有一个细节,整个过程中她哭了很多次,但是脸上却挂着开朗的微笑。

问:你说病人没时间,从很远的地方来,因此只能做一次治疗,我不同意你的这个观点,也许是你的观念导致了这样的现象。在做报告之前你就先介绍了你的理论和想法,你说你不和无意识工作,只和词工作,你不讨论性的问题,而只讨论性的话语,你理解的无意识与我所理解的有很大的差异。你的思路是有一个词的平面在这儿,有个无意识平面在这儿,你好像只能在词的平面工作,不能深入到无意识层面,实际上对于我来说无意识始终在那儿,通过治疗无意识是能够被抓取的。

答:我不同意。这儿有一个物,有一个词,我们或者说物,或说词,这种二元论是一种过时的理论。我们面对的是无意识和意识的流动,生活经验是永远开放的一种可能性,在治疗中我们应该做什么,老子说的“无为”,第二就是“大音希声,听之以气。”

问:我们所面对的问题是伦理的问题,并不是每个病人都能从精神分析得到好处,我们怎样来以精神分析的方式来传递精神分析,是否必须用精神分析方式来传递精神分析,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答:一个很好的问题。我们每个人包括精神分析学家都要把自己当做个开放的生活经验之流。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多层迷走神经理论及其临床价值 认知行为疗法
《认知行为疗法》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