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不只是记住
作者: mints编译 / 1146次阅读 时间: 2020年11月03日
来源: 丹尼尔·夏克特 文 标签: 记忆 内隐记忆 启动效应 情景记忆 外显记忆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1974年5月,我在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完成了心理学专业的本科学业,当时我知道自己想要继续从事这一领域的工作,但我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毕业后,我在杜克大学认知心理学家赫伯特·克罗维茨(Herbert Crovitz)的实验室担任研究助理。我在那里测试了大脑遭受损伤的失忆症患者,他们戏剧性的记忆丧失引发了我对人类记忆运作的兴趣。我去了多伦多大学的研究生院,和著名的记忆研究者恩德尔·托尔文(Endel Tulving)一起学习。在多伦多,我学会了如何通过实验探索个人回忆过去经历的能力。

因此,当我说,我认为我最重要的科学贡献就是强调下面的这段话时,这似乎有些奇怪:即,记忆中很多最有趣和最重要的东西,既不是参与这些记忆,也不是超越这些记忆,而只是仅仅回忆过去的经历。

虽然说这可能看起来很奇怪,但是我认为这是一个重要的贡献,因为它有助于扩展我们理解什么是记忆?以及记忆如何影响认知功能的概念。我在这两个领域的研究做出了一些突出的贡献:(1)内隐记忆,(2)想象未来的体验。


内隐记忆

研究人类记忆的标准实验室程序,会让参与者记住单词或图片等信息,然后进行测试,要求他们回忆或识别之前研究过的信息。然而,在20世纪80年代初的记忆研究者开始采取不同的方法。被试的在测试任务中不再需要回忆以前学习过的材料。例如,参与者只需要识别一幅模糊的图片,或者用脑海中的第一个单词完成词干填写任务(例如MOT_______)。大量的实验(包括我和同事的几项实验)都表明研究清单中的某一项会因为接触了这些单词而得到增加。

在随后的测试中,进行了识别或产生该项目的可能性(例如,当GARDEN出现在研究列表中时,参与者更有可能用GARDEN完成GAR___)。我们和其他研究人员把这种现象称为启动效应(priming)。重要的是,启动效应在行为上似乎与标准的记忆测量有很大的不同。在没有回忆或识别的情况下也能够发生启动效应,而且,那些对回忆和识别测试有很大影响的实验操作(例如深编码和浅编码)往往对启动没有什么影响,甚至相反。事实上,对大脑受损的健忘症患者的研究表明,尽管回忆和识别能力受损,但这些患者经常表现出了正常的启动效应。

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些有趣的发现呢?研究人员提出了许多理论,一些研究者声称启动和记忆之间的差异反映了另一种本质上有所不同的记忆系统的运作模式,而另一些人则声称不需要提出一个以上的记忆系统就可以理解这些差异。我们需要一种方法来谈论新的发现,而不必决定是一个还是多个记忆系统的问题。

1985年的一篇论文报道了启动和记忆在健康成年人和健忘症患者之间的差异的新证据,我和彼得·格拉夫(Peter Graf )提出了描述性术语外显记忆(explicit memory)和内隐记忆(implicit memory):外显记忆是指有意识、有意图地回忆和识别过去的经验,而内隐记忆是一种可以将任务表现归因于以前学习情境中获得的信息的促进或改变,哪怕这项任务不需要记住该事件。关于外显记忆和内隐记忆之间的差异是否反映了一个或多个记忆系统的运作,我们对此留下了辩论的余地。

我对启动和内隐记忆的兴趣继续快速增长。我也看到了它们与以往的无意识记忆形式有关的心理学研究之间的联系。我认为是时候在心理学不同领域之间把内隐记忆的新旧的观察联系在一起了,于是,我在1987年的一篇综述中[1]这样做了,这篇论文启动了这一领域的兴起。

这篇论文影响很大,最终被科学信息研究所认定为“引文经典”。我认为这篇论文的主要价值在于清楚的阐明了即使缺乏任何记忆的主观体验,记忆也能对思想和行为产生强大的影响,并且强调,实验心理学工具可以帮助理解这种影响的本质。


想象未来的体验

我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的研究主要集中在记忆力丧失的病人身上。对于那段时间,我至今记忆犹新。在一次测试中,我和托尔文采访了一位头部受伤的病人,他的名字首字母是K.C.。病人K.C.患有严重的健忘症,导致他完全丧失了托尔文所说的情景记忆(episodic memory):K.C.无法回忆起他过去的一个情景;尽管如此,他在各种内隐记忆测试中表现出了强大的启动能力。在一次交谈中,托尔文问了K.C.一个简单但很有启发性的问题:“你明天要做什么?”K.C.画了一个完全的空白,这就像实验人员要求他记住昨天所做的事情画的空白一样,因此,这暗示了回忆过去和想象未来之间存在一个重要的联系:K.C.似乎这两件事都做不到。


1979年K.C.(右一)和家人在其兄弟结婚之际(即,遭遇事故前2年)拍摄的照片。K.C. 能够认出照片中的每个人,但不记得照片描绘的事件,以及他自己为何是卷发(他于前一天晚上新烫了卷发,只为了给家人一个惊喜)。

这一惊人的观察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我开始思考如何研究情景记忆在想象未来中扮演的角色。然而,其他项目总是碍手碍脚,尽管多年来我一直对这个话题保持兴趣,但研究未来想象的计划却一直被搁置一边。这一切在2005年发生了变化,有几项发展成就了这件事。Donna Rose Addis博士来了,他用核磁共振技术研究了我的大脑功能性事件。我认为Donna研究情景记忆的一些方法可以扩展到研究人们如何想象未来的情节。Donna很想探索这个方向,所以我们设计了一个新的功能性核磁共振研究,对回忆过去的事件和想象未来的事件进行直接比较。这项实验提供的强有力的证据表明,这两者都依赖于共同的脑区网络。


与此同时,我开始发现未来的想象和其他想法之间可能(存在)的联系,这是我过去十年研究的重点:记忆是一个容易出错和扭曲的建设性过程。我写了很多与这个主题有关的文章和几本书,包括2001年的一本名为《The Seven Sins of Memory:How the Mind Forgets and Remembers记忆的七宗罪:大脑如何遗忘和记忆》。在那里,我提出了记忆的错误可以划分为七个基本类别,并进一步论证了这些所谓的记忆错误并不是真正的缺点或缺陷,而是可以更好地理解为 与记忆的适应性特征相关,而且通常在成本上有助于记忆发挥其功效。

时间是一个连续体,是一个被现在分割的连续体,当我们在当下回忆过去的时候,就可以在回忆的流逝中构建未来的想象。

在这里我看到了一种有可能和未来想象建立联系的概念。几种证据,包括Tulving对K.C.的观察,以及我们的核磁共振成像证据支持了记忆在想象未来的经历中起着关键作用。这种安排是适应性的,因为情景记忆是一个建设性的系统,它让过去的经验能够灵活地被用来想象未来的新场景:我们可以将过去的经验片段重新组合成为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的模拟。然而,尽管一个灵活的情景记忆系统能够适应对未来的想象,但这种灵活性的代价可能是由于错误地结合了想象和记忆的元素而导致的错误和扭曲所致。在2007年的一篇论文中,Addis和我把这个想法称为“建设性情景模拟假说(constructive episodic simulation hypothesis)”。我们和其他研究人员发表了大量的实验,探索了这个假说的各个方面。事实上,自2007年以来,与记忆在想象和未来思维中的作用有关的研究呈爆炸式增长。

从这两项研究中我可以看出,这两条线索与记忆之间的联系,比以往的研究更为突出。记忆以微妙的方式影响着我们的认知和行为,而这些微妙的方式是我们完全不知道的,并且在塑造我们对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的想法方面也起着关键作用。

这些想法与实验室外的生活有关,因为我们日常的许多判断、决定、预测和计划都会受到记忆的强烈影响。例如,当我们购物并决定购买某个特定品牌时,即使我们没有明确地回忆起广告,但是我们最近看到的一则广告的记忆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决定。当我们想到明年的暑假时,回忆过去假期所做的事,可能会影响到我们制定的未来计划。我认为这项研究的下一个有趣的步骤是尝试将内隐记忆和未来想象的研究联系起来,这两个研究大部分都已经分开研究过了。这些研究的结果有望进一步阐明这样一个观点,即,记忆中大部分最有趣和最重要的事情远不止是记住。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记忆 内隐记忆 启动效应 情景记忆 外显记忆
«往事的泄漏:创伤事件的内隐记忆 Daniel L. Schacter丹尼尔·夏克特
《Daniel L. Schacter丹尼尔·夏克特》
记忆的脆弱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