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心理学的三次浪潮
作者: mints 编译 / 2196次阅读 时间: 2020年9月17日
标签: 积极心理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超越个人,拥抱生活中的系统复杂性。

自从塞利格曼于1998年宣布了积极心理学运动之后,积极心理学已步入了第三个十年,回顾积极心理学这30多年的发展,我们认为积极心理学的发展经历了三次浪潮。

浪潮,是一种学术隐喻,意味着学术发展模式的起伏和转化。浪潮并不是断断续续的阶段和逐步的变化,而是动态的流动性和连续性,它们之间的边界模糊而重叠。此外,后浪并不能够替代前浪,也不会让前浪贬值;相反,前浪为下一个后浪的出现创造了条件和能量。

我们可以把文化想象成水,而精神在这样的水中冲浪。

构成文化灵魂的精神的涌动让如水的文化充满了活力,并且在共同的方向上形成了一浪浪的涌动。心理学者并不会刻意让自己成为某一种特定的前浪或后浪,而是在精神的涌动过程中,在学术的巅峰成为“冲浪”的弄潮儿,心理学者更是沐浴在文化的潮流中不断前进的学者。

不仅如此,身处心理文化浪潮之中的我们也可以看到引领潮流的先行者——例如,积极心理学倡导者马丁·塞利格曼帮助创造这些新的文化趋势。当然,在涌动的表面现象之下,是更深、更持久的洋流和潮汐的涨落。

本文希望能够透过积极心理学的深层背景、启蒙时代,以及其发展中的的一些现象梳理出其发展中的一些规律和趋势。以便更深入的理解积极心理学的科学方法和主导话语。

积极心理学的第一次浪潮

黑格尔的辩证法认为,发展是通过正题-反题-合题得以实现。

积极心理学的语境中的正题是积极心理学出现之前的心理状态。积极心理学的创始人认为当时的“心理学”太过关注心理紊乱和功能障碍。作为一种对话,积极心理学家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专门关注积极因素的心理学领域。

这种能量脉冲动员了全世界的学者和实践者,从本质上说,第一次浪潮的特点是关注某种程度上被视为“积极”的现象,从积极的价值情感(如幸福)到积极的行为模式(如亲社会性)。

第二次浪潮

第一次浪潮所取得的令人印象深刻的进展,为人们更加积极地思考积极的基础概念提供了动力和基础。例如,通过强调积极的一面,这就有可能意味着一种两极分化的话语——表面上积极的品质被认为是有益的,必须加以追求,而负面现象则是不可取的,是应该避免的。

然而,分化后的情况更为复杂。

例如,人们可以区分积极和消极的价值(无论某件事是愉快的还是不愉快的)还是积极和消极的结果(某件事促进或阻碍幸福)。

如此区分的后果就是你会意识到积极的品质有时候也会带来负面的结果,例如“不切实际”的乐观情绪与危险的健康相关行为联系在一起。同样,消极的品质也可能有一些积极的结果,如无聊促进了内省的洞察力和创造性的想象力。

通过这些论据,积极心理学最初的前提——从对积极因素的关注——扩展到包含了对积极和消极之间微妙的动态相互作用的更多理解。

因此,如果说“往常的心理学”是正题(专注于修复功能障碍),而第一波积极心理学是反题(强调积极的一面),那么积极心理学的第二次学术浪潮构成了一个合题。

积极心理学的第二次浪潮仍然关注那些能够支持第一浪潮的相同元素概念,如繁荣和幸福。然而,它的特点是对积极和消极的概念采取更细致的背景分析,突出了分化状态的“动态协调”和“把相反的因素平衡成一个整体”的重要性。

第三次浪潮

现如今,第一浪潮和第二浪潮的能量仍在脉动,同时,新的力量正在聚集。

在黑格尔的图式中,任何涌现的综合都成为新的辩证运动的正题。

第二波可能是“往常的心理学”和第一波积极心理学的合题,但随着它的确立,它成为一个新的正题,等待着更新的反题。在这种合题后的新的背景下,人们可以看到即将出现的新动向。

对我们来说,第三次浪潮的主要特征是各种形式的认识论的拓宽,包括超越充当了研究焦点和关注中心的单独个体。以“积极心理学”为例,当第二波质疑积极的部分时,第三波挑战的是心理学的部分。

因此,我们发现一种超越心理学界限的新兴学术将来自不同领域的知识和方法融入其中,并以此深入研究群体、组织、文化和人类及其福祉所在的系统。

当然,即使在第一次和第二次浪潮中,也可以发现学术界对(作为组织的)超个人现象产生了兴趣。只是研究和实践的焦点仍然主要集中在个人身上,这也许反映了个人主义在西方文化中更广泛的传统,而西方文化最初正是在这些个人主义文化中发展起来的。

但现在我们看到了一种新的探索——对人们生活现实的系统性和社会文化复杂性的更积极和全面的探索。这意味着积极心理学以各种方式拓宽了其范围和流程,包括:

研究的焦点:对超个人的过程和现象更感兴趣,例如“系统告知积极心理学”这样的新兴范式。

学科:变得更加多元和跨学科,正如“积极教育”这样的混合方式所反映的那样。

文化背景:变得更加多元文化和全球化,正如我自己的研究所反映的那样,在非英语语言中探索与幸福有关的“不可译”词汇。

方法论:包括其他范式和认识方式,如定性和混合方法。

结语

当然,这种断代只是一种推测。所有这些微澜很可能不会在磁场中产生足够大的改变,不足以贴上浪潮的标签。另一方面,这些发展可能会继续聚集力量,不断膨胀,而它们作为新浪潮的地位将变得更难争议。

不管怎样,考虑到学术界和更宽泛文化中涌动的动力,新的能量也会继续产生,我们甚至无法预见新的发展将会以怎样的方式推进我们对幸福的理解,并在人类文明的海岸线上留下印记。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积极心理学
«快乐人士的7个习惯 积极心理学
《积极心理学》
金钱为何买不到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