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泉书院
首页 > 深泉文献 > 从经验中学习,帮助助人者-Roxana Parra Sepulveda

国际学者系列讲座第五讲:

从经验中学习,帮助助人者-Roxana Parra Sepulveda


讲师简介

Roxana Parra Sepulveda

国际依恋联盟英国分会(IAN-UK)主席

著名的依恋理论学者与创伤治疗专家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KCL)“健康与幸福”项目主管

现场翻译:潇悦文

文稿翻译:潇悦文

文字实录与整理:柴广琳


我们今天将谈到助人者自身需要怎样的帮助。

中国现在情况逐渐好转,而在英国,我们正在经历相似的事情。这场讲座将分两部分:

第一部分,从依恋角度看,我们的平台本身要怎样变成工作者安全的堡垒;

第二部分,是与我们更相关的、能照顾到自己的技巧,我们将聊到继发性创伤以及如何处理。

我的同事在之前的培训中已经说到依恋理论,我就不再赘述。

我们依然会在依恋理论的背景下学习,如何让平台本身成为在平台内工作的人和求助者的港湾。

我们谈到有三个助人者应有的特质:

1. 敏感;

2. 在来访者需要的时候容易被找到;

3. 伦理

作为团队,如何才能为来访者提供他们需要的服务呢?

我们需要关注工作人员和求助者的切实需求,首先是评估流程。

分为两步,一是对需求的评估,一是风险评估。

作为团队,很重要的一点是,志愿者角色要可以互相支持,且工作流程能够联动,这样才能建立起学生和工作人员的自主感。我们需要切实的需求去制定行动计划,在相关宣传活动上进行一定工作。

作为一个有敏感特质的工作团队,我们需要有同理心、我们的服务应该可以被方便地找到、同时也需要有边界——无论从保密原则或是工作准则来说、要保证多元化,以便提供需要的服务。

最重要的两件事。

一是有清晰的边界:

边界涵盖的内容包括知情同意、保密原则的签署及其他清晰的条款;第二是服务能够被获取:

我们需要首先确定什么是能做的,什么是不能做的,这样才能在边界内给予及时的回应。

接下来要确认的是我们要提供哪些形式的服务,比如我们是否做危机干预,如果做怎样做,如果不做,我们需要对接到哪里;

有无个体辅导、团体辅导;有无督导等等。

只有确定了不同形式的服务,以及在哪些服务上有需求,我们才可以在需要的时候提供及时的回应。

 

为了更好的服务,我们需要了解我们自己能够提供哪些服务,对于某些不能提供的服务,我们需要与其他机构合作,以保证我们可以全方位地帮助求助者。

这需要了解其他机构在做什么、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有什么是与我们互补的,这将帮助我们提供联动的服务,比如和不同的社群和平台联结。

我们不是独立奋斗的,这会让我们在整体更广阔的范围内更有胜任力。这不仅是一个对外的过程,也是对内的,包括让工作人员提高自己的敏感性、反思自己,使得自己更有胜任力。

提高胜任力有不同具体的形式,例如反复实践、临床督导、同伴督导,参加不同种类的个人培训和自我照顾策略等。

 

我的感受是,一个好的团队才能提供更好的服务。

在我看来,一个好的团队应当本身是一个安全的堡垒、能容易被找到、有清晰边界、知道能为自己的求助者提供什么服务。

作为一个灵敏度高的团队,我们需要清楚知道我们能以什么形式为求助者提供什么服务,我们需要作为一个团队与外界进行连接,我们需要不断提高自己内部的胜任力,不断进行有关的培训,这样我们才能为来访者提供尽可能好的服务。

只有我们提供敏感的、及时回应的、有胜任力的服务,

才能让求助者激发自己的自主性,

让求助者愿意来求助,

并且在之后的生活中激发自己所需的发展能力。

现在来谈一下继发创伤,集中于助人者自己的心理健康——我们应该如何照顾自己。

当我们聊到压力时,要明白压力不是一种疾病,而是我们每个人都会体会到的一种情绪

压力可以与多种因素联系起来,比如焦虑、身体感知等,比如我们觉得有压力时心跳会加快,帮助我们准备好应对可能有的威胁。

任何流派的咨询师和工作人员都可能会在工作要求高、挑战性强、责任大的情况下感受到压力,感觉自己必须在同一时间应对所有工作,这或许超出了自己的承受范围。

我们的工作是需要聆听来访者的痛苦、恐怖、涉及创伤和危机情况的故事,可能会觉得超负荷、无望,即情绪耗竭。

消极情绪带来情绪耗竭的体现,可能是在情绪层面或者在认知层面,比如在听到创伤幸存者很可怕的故事后,咨询师会觉得自己的安全感受到了影响。

这个过程是非常自然的,因为与来访者共情是我们工作的本质。

认知层面上意味着来访者的历史可以在咨询师身上产生更极端影响,从情绪耗竭甚至人格解体,再到丧失了对自己咨询师专业的满意感。

情绪层面上来说,耗竭是一个逐渐积累的过程,可能是源于咨询师或工作人员持续暴露在无法被接纳或处理的创伤材料所造成的的替代性创伤,可能让助人者觉得无望,觉得与别人共情很困难。

继发性创伤应激障碍可能体现在咨询师体验到替代性创伤后,会出现PTSD症状,比如失眠或者闪回性症状,即一直想起刚过去的咨询,甚至使咨询师对世界和自己是否安全,以及对命运的掌控感看法发生改变。

这是长时间进行高强度工作后可能体验到的一个极端情况。

现在,疫情多多少少在影响着我们。继发性创伤应急障碍的症状有生理层面的,如皮肤问题、消化系统问题、体重增加、常复发性疾病、痤疮和疼痛、事故等;行为层面如主动加班、想要更多轮班、隔离、物质滥用、冲动行为、睡眠障碍、家庭沟通问题等;情绪层面如易怒、抑郁、动力低下、恐惧、悲伤、性欲低下等。

有几个替代性创伤的影响因素和理论解释。

首先,工作本质会导致压力水平发生变化,比如遇到来访者有危机或有复杂要求时、工作量和工作性质;

另外,咨询师可能对创伤进行工作时,会对情绪反应和立场失去觉察,甚至可能出现过度识别、过于重视创伤的经历。还有情绪反应,即我们与来访工作中产生的共情反应。

建构主义自我发展理论认为替代性创伤反应源自于听到来访者创伤历史时,对自己的信仰体系和认知图式所产生的冲击慢慢积累而成的,重复的暴露会造成持续的破坏,最终导致全面性的替代性创伤。

从依恋理论角度来看,我们听到来访者倾诉自己的经历可能会对我们的内部工作模型(怎样理解自己、他人以及自己和他人之间关系的模型)产生影响,让我们对自己的信念发生动摇,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工作量很大并且没有相应支持的时候,我们需要对自己的这种情绪做出觉察和区分。

我们也要考虑文化背景和社会信仰,以及在工作过程中它们带来的影响。

在工作开始之前、过程中、完成之后都有相应行动和策略来确保我们的安全。

有一些措施可以预防,比如制定行动计划(包括阅读和了解替代性创伤)、加强督导的频率或强度、关注个人体验、调整工作量、采用自我照顾策略(工作-休闲-放松平衡或身-心-灵魂活动),注意这些策略必须是对自己而言最有意义的,是长期、有效、健康的策略,比如大醉一场就不是好的策略,是对个人有意义的解决办法,需要自己创造。

另外不要轻视自己脆弱的部分,要注重当下。我们可以在进入和离开助人环境时,利用一些小物件或行为例如洗手,创造一个个人的仪式等。

绝望的助人者是无法帮助一个绝望的求助者的。

自我情绪的管理非常重要,我们自己需要有空间能够平静下来,只有我们平静了,才能够清晰的思考、制定计划进而帮助别人。

本文版权归IAN CHINA/深泉心理所有,任何形式的部分引用和全文发布,均需获得版权方授权。


申请获取文稿及系列讲座回看

特别注意:

本系列讲座是心理学专业培训讲座,提供给从事心理学专业工作的同行,以及参与其他心理援助志愿项目的志愿者。

如果您认为系列讲座对您有帮助,请将本文转给您的专业同行,请他填写专业信息表格,申请持续更新的讲座观看资格,获取部分讲座的中文文稿。

本讲座观看对象不包括普通公众。

关于申请:

1.你需要仔细如实填写专业信息表格,具备基本的专业心理学相关受训经历的人士将会通过申请。

2.通过申请之后,您将可以持续收到系列讲座的安排通知,以及部分讲座的中文文稿。


申请方式:

1. 仔细如实填写申请表格 https://www.wjx.top/m/58120117.aspx

2. 审核通过,我们将在3个工作日内与您联系

深泉心理课程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0


-- 专业深耕 大众普及 ---
与更多的孩子和父母分享心理学的馈赠
www.deepspring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