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泉书院
首页 > 深泉文献 > 从依恋理论开始 理解提供关怀的重要性
讲师简介Christian Herreman

国际依恋联盟(IAN)国际联络委员会成员

国际依恋联盟(IAN)墨西哥分会成员

临床心理学家,精神分析

国际精神分析协会(IPA)成员

现场翻译:杨颖

文稿翻译:杨颖

文字实录与整理:柴广琳


首先我想说一下依恋理论作为一种革命性的范式包含什么基本概念。当我解释依恋理论时,我会将西德蒙·弗洛伊德和查尔斯·达尔文的理论进行一些混合。

我们知道,Bowlby曾经是一位精神分析师,但他对当时一些主流的精神分析理论并不特别满意,下一张ppt中我会进行更多讲解。

在精神分析中,对儿童的发展有自己的一套解释方法,主要基于对成人的观察,而对儿童的观察非常少。精神分析解释儿童发展时,是根据成人的记忆来重新建构儿童心理发展的面貌,儿童生活中真实发生的事会被认为是次于幻想和内心生活的存在。

当时有许多精神分析师,具有丰富的理论,这些理论非常多元化,他们不能完全赞同对方的理论,因为他们各自有一套理论解释儿童的心理发展和人类的内心世界。

面对这种种问题,Bowlby思考,在个人的成长历史中,区别于幻想的真实事件是怎样的面貌?

他认真思考并且着手对儿童进行真实的观察,而不是通过成人记忆对儿童经历进行重构。他进入到儿童的真实生活中,尝试对儿童进行真实观察。

因此依恋理论不再是回溯性的,而是具有前瞻性的,可以从中看到儿童在未来发展过程中将会沿着怎样的路线成长。Bowlby的理论为精神分析打开了一扇门,给精神分析提供了新的语言,除了过去的原心理语言,还引入了其他学科,比如生物学、行为学等其他学科,与精神分析语言进行结合。

如果我们说Bowlby是依恋理论之父,那么Ainsworth可以被称为依恋理论之母,人们常常忽略她在依恋理论上的贡献,但事实上她和Bowlby一样都是依恋理论的创始人。

Main也对依恋理论进行了很多有益的补充,有两点要特别提到的,一是照料者的决策,即照料者能提供的照料以及回应;另一是,Main的工作让依恋理论走出治疗室,进入生活。归功于她在另一国度,到母亲和婴儿生活的家里展开的直接的观察。

以上几点提醒我们,依恋理论具有普适性,是我们种族生存的一种策略,其目的在于生存,当然也有文化适应性,但更重要的是种族生存策略。同时,依恋理论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门,让我们不仅能在个案中收集数据,而且走到更广阔的天地去搜集数据。Main关于依恋理论的重要工作是引入了成人依恋访谈部分。

Ainsworth的工作更多地涉及依恋行为,Main更多涉及依恋的心理表征和心理状态,这是在成人依恋访谈中表现出来的。

这里有几张不同的图片。这是Bowlby,他是英国精神分析学会的成员,他的督导是克莱因,也是一位社会心理学家。他对精神分析做出了重要贡献,因为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视角和数据。依恋理论在临床也做出了重要贡献,所以Bowlby是一位重要人物。依恋理论是如此复杂,不仅限于治疗室的使用,就像Bowlby说的,如果没有研究就没有临床,如果没有临床也就没有研究。

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避难所,揭示了二战对人们生活带来的影响,更具体来说,导致了照料者与子女的分离。Bowlby的理论中,非常强调分离对人格产生的影响。

右下角这张图片是著名的恒河猴实验,对Bowlby产生了很大影响,该实验挑战了当时经典精神分析理论的一些概念。经典精神分析理论预测小猴子会和铁丝网妈妈(带着奶瓶)更亲近,因为它可以提供乳汁,而这是个体和照料者连接的方式。

令人惊讶的是,实际上小猴子更喜欢布绒妈妈,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结论:出于安全感的经验,小猴子选择了绒布妈妈,而不是能为自己提供乳汁和营养的妈妈。

我们可以看到,依恋的需要是独立于喂养的满足而存在的。

左下角是一个调节音量的系统,因为Bowlby理论中应用到了控制系统论。我们的动力系统是多重系统,而不是单一的动机系统。正如我们在恒河猴实验中看到的,动机系统可能和行为功能有关,也和对方的反馈有关,是彼此交互作用,并不是能量的释放与满足。

这帮助我们重新聚焦于照料者真实反应的部分,在互动中,重要的不仅是孩子的需求,更重要的是来自环境的回应。

最左边的图是石器时代的工具,通过这张图我们可以把依恋理论带回进化论视角,这张ppt告诉我们,我们的内部工作模型是怎样构成的。

这张图很重要,当我们感受到来自环境的威胁时,很多行为都是内隐的。

一个需要清晰的重要概念是,内部工作模型中一个很重要的组成模型是记忆。

记忆不是单一的东西,而是有许多组成部分,当我们讲到记忆时,其实我们讲的是记忆系统。

最基本的分法是将记忆分为外显记忆和内隐记忆,外显记忆是可以回忆的、可以用符号和象征表达的,我们可以用言语进行表达的这部分记忆,比如我会问你们的电话号码是多少,你可以回忆起自己的电话号码并将这一串数字带回到自己的记忆中,这是我们大脑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外显记忆大多数发生、储存在我们的左脑,而内隐性记忆大多数在右脑,右脑在童年发展时期起着很重要的作用,这是大多数内隐记忆储存的地方。右脑中内隐记忆并不可以用言语表达,但我们的身体知道,它是在言语形成之前就已经存在的记忆,会终其一生用内隐的方式起作用。

在内部工作模式中,还有一个重要成分,情绪

很多不同研究者对情绪有不同的描述,阐述了很多不同的概念,其中有一些共同之处,也有一些分歧。

我想强调的是,情绪是一种交流的手段,情绪也是可能帮助我们做出即刻的计划,它是我们身体的反应,凭借它我们可以做好准备去应对和解决不同的挑战。

情绪是身体状态的信号,告诉我们,我们希望从环境中获得的部分是什么,同时也是物竞天择进化出来的,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生存。

情绪不仅可以帮助我们做好行动的准备(它是一种行为的装置),而且因为人类是社会性动物,我们可以通过情绪分享和传递不同的信息。通过情绪,我们可以了解对方的期待是什么。

这张ppt呈现的是多重的动机系统。

正如在恒河猴实验中体现的,人类的动机系统是多种多样的,不仅包括经典精神分析中的两种:性与攻击性。

不同的动机系统彼此竞争、合作,甚至相互转化。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所有概念都变得更加复杂,最终我们形成了关于依恋类型的定义:内化特定依恋经验史及其随后形成与特定依恋相关的情感调解策略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一种关系期待、情感和行为的系统模式。

这个概念涵盖了所有刚才谈到的部分,意味着真实的依恋经验被内化,进而形成与之相关的期待模式、情感调节策略以及与之相关的依恋行为。

这意味着在我们个人成长史早期部分,我们体验到的照料,决定了对未来别人对我们反应的期待,也为我们理解世界提供了反馈。

当我们讨论Ainsworth对安全基地和避风港的概念时,这部分会更加清晰。

Ainsworth对母子之间实际互动进行了许多实际观察,在不同国家,比如非洲、美国,在对母亲和儿童间互动的观察中获得了同样的结论,而不受当地文化差异的影响。

她在乌干达对母亲与儿童间互动进行观察时,发现存在着一种模式,ppt上只是一种简化的方式。Ainsworth提到孩子和母亲在一起时,更喜欢去进行探索,如果母亲在场,孩子会爬去吸引他们的东西那里,可以想象一下,一个1岁到1岁半正在学步期的儿童,在房间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让孩子受到惊吓,如我们预期,孩子可能会跑回妈妈怀中。

图表中,从探索、警觉、依恋,为我们呈现了心理发展中安全感的发展和形成。

许多关于依恋理论的部分都可以在这个循环中看到。

很多部分是内隐的,现在我们试图用一种外显的方式呈现。

与母亲重聚是一个重要的部分,在这个过程中,母亲怎样去接纳自己的孩子显得非常重要。母亲在重聚部分就是避风港。当孩子受到惊吓、感到不安和难过时,探索会让位于依恋行为,儿童会停止探索,把自己行为的焦点放在依恋行为上,即回到母亲身边。

依恋系统被启动时,会有相应行为的发生。也许它会放下探索的东西,搜索母亲的所在,然后向母亲走去。

Bowlby也指出,儿童依恋部分受到照料者系统的影响,并不是母亲需要释放自己照料的能量,而是儿童行为也会激活母亲的照料系统,母亲和孩子在反馈的循环中,相互作用,相互影响。

这循环是,孩子所做的部分会引发母亲的回应,母亲的回应又会引发孩子的行为。

所以在母婴互动中,母亲的回应显得尤为重要,会影响孩子的行为以及形成的依恋类型。

如果一切进展顺利,孩子会慢慢恢复,并继续进行对环境的探索。

在紧急状况发生时,意味着孩子害怕、警觉时,如果孩子能成功使用照料者调节自己警觉的系统,让自己继续进行探索,意味着孩子与自己的照料者是安全的依恋类型。

除此之外还有两种基本依恋类型:

一种是母亲对孩子的探索行为感到舒服而对孩子的依恋感觉不适,当孩子哭泣或者受到惊吓时,她们会变得不安,最终儿童学会自己最好不要去找她们寻求照料,这时他们所使用的调节自己依恋的方式,我们称其为回避型。

第三种是,母亲对孩子的自主性感到不适,而无法提供稳定的照料,面对孩子的主动性她们感到焦虑,有时对孩子从事的活动漠不关心,有时又无法尊重孩子自主性的需要、无法给孩子空间让他们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最终孩子形成了对母亲的不信任感。他们不相信母亲是可获得的,所以会变得经常反抗,一方面渴望母亲,另一方面不能相信自己的母亲,他们用这种方式去调节自己的情绪。

这些研究最终帮助Ainsworth发展出了陌生情境实验范式,帮助人们探索和呈现母亲和儿童之间的依恋类型。

Ainsworth看来,一个好的照料者必须具备的品质有以下三点:第一,具有敏感性;二是回应性,三需要具有能力。

敏感性要求对于孩子所需要的部分保持敏感,可以解读孩子的需求,这并不简单。在这样的立场上,作为母亲应该能够进行自我调节,优先满足孩子的需求。能力指行为或情感上有资源能够实施照料。如果需要提供照料,这三者缺一不可。

在威胁来临时的警觉期,每个人的依恋系统都会被激活,包括提供照料的人,也包括使用这些服务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人会寻求帮助,并使用帮助去重新获得自主性;

但也有一些人,虽然试图寻求帮助,但没有能力去使用帮助;

还有一些人无法寻求帮助,当他们需要时,他们的策略是不去寻求帮助。

作为照料者,我们必须诚实地面对自己在帮助时的心理状态,比如在帮助别人是我们是否有能力去帮助、帮助时会不会感到舒适、抑或这个过程过于淹没性让我们无法实施帮助、我们是否因为这些威胁而显得过于焦虑等。

主要依恋类型可以分为以下三种。

依恋关系中主要有两个成分,一个是探索,一个是依恋,

如果两个成分都可以很好地应对,那么就是安全型的依恋;

焦虑回避型中,依恋调节可能存在一些不足,它会更优先进行探索;

焦虑反抗型基本取消了探索,对他们来说更主要的是依恋。

安全依恋中,孩子有无限的可能性,我对自己和他人都觉得很满意,我认为自己和他人都是值得信任的;

在回避型中,我只信任自己而无法信任他人,我和他人在一起的体验让我很失望;

焦虑反抗型中,我无法相信自己,只能依赖他人。

我们在孩子进入学校的时候也能看到这一点,他们在不同的依恋关系影响下体现出不同的对自己的期待、对他人的期待、对同辈的期待、对老师的期待,同时建立起自身和他人在未来生活中的期待,影响到在未来生活中的关系模式。

Main发展了一个成人依恋访谈的工具,去探索与成人依恋相关的心理状态。

另一部分,关于创伤

创伤是超出系统自我组织能力的体验。

创伤有很多种类型,比如婴儿期的忽略、虐待、分离,自然灾害、社会事件等,都会造成创伤,在创伤面前,我们要去调节这种情绪状态,可以与依恋理论结合,情绪主要在右脑,以内隐的方式进行调节。

婴儿时期天生并不具备自我调节的能力,因此需要帮助。

当婴儿出生时,会激活母亲的分泌系统,激活母亲分泌乳汁,也可以激活母亲右脑的一些区域,以内隐的方式帮助孩子进行调节。

对于婴儿来说,这是基本事实,对所有人类来说都是一样。在面对威胁的时刻,我们需要彼此。面对危机时,其他人的回应显得甚至比危机本身更重要。

Ver der Kolk指出,当外部和内部资源不足以应对外在威胁时便会发生创伤。

当我们受到威胁时,我们可能没有办法形成正常反应,我们会在低通路中进行反应,即丘脑-杏仁核系统。但这并不意味我们无法进行正常的思考,这是我们面对威胁时做出的恰当回应。

我们确实在提供帮助时会有些不恰当的行为,如果我们能够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可能用内隐方式而非外显方式去行使功能,我们可能做一些事,但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人们可能会沉浸在情绪中而无法理解自己的情绪。

人们可能失去自己的立场、被悲伤所掩盖。

耗竭综合征告诉我们,作为照料者,我们应该首先照料好自己,当我们和遭受了巨大威胁的人工作时,我们知道和处于非常深情绪中的人一起工作是困难的。

对于我们自己来说,我们要对耗竭的症状表现充分的敏感性。

在各种因素中,体制的支持显得尤为重要。

在面对环境威胁时,提供干预,要遵循Pierre Janet提出的以阶段为导向的治疗框架的准则:

阶段一,重点是建立安全感和稳定化,此时有确实存在的环境威胁,无法推进太多,还不能到对创伤处理和解决的阶段,还不能保证危机已经过去。

只有在安全的状况来临时,我们才能进入第二阶段,即进行创伤记忆的处理和解决。

当以上两个阶段完成后,才能走向第三阶段,聚焦于整合。在依恋理论中,安全和探索缺一不可,只有在安全的情况下,我们才能够探索记忆、想法、情绪等。

之前的墨西哥地震中,我们在干预方面总结出一些工作原则。

我们必须在心理导向的环境中工作,根据对方的情感和心理需求提供干预和服务,助人者在理论、文化方面进行训练,形成相同的理念:

威胁、创伤是什么?

应该如何应对威胁?

在创伤情况下受助者的需求是什么?

同时也需要督导,督导是一种照料、支持,目的是照料好那些照顾别人的人。

本文版权归IAN CHINA/深泉心理所有,任何形式的部分引用和全文发布,均需获得版权方授权。

深泉心理课程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0


-- 专业深耕 大众普及 ---
与更多的孩子和父母分享心理学的馈赠
www.deepspring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