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成瘾的理论和分类
作者: 玛丽·K. 斯温格尔 / 99次阅读 时间: 2019年11月10日
来源: 《劫持》 标签: 成瘾 网络成瘾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学空间 eq:^/YZ3s!L$a q

近来,将网络成瘾按照活动分类是很常见的做法。比方说,分成三个亚类型:通信(邮件和短信)、色情痴迷(色情和性交流),以及游戏(这些分类方法正谋求进入DSM-V)。以我之见,这种分类方法界限模糊,可能需要一种完全不同的分类结构。以我的临床观点来看,这种分类方法无法解释过程的重要性以及为什么个体会觉得某种特定的网络活动有吸引力。按照活动类型来定义成瘾可能会阻碍我们对这个现象的理解。心理学空间6uf*OnUp1X0~

基本上,网瘾一般被界定为一种强迫—冲动障碍,美国心理学会正在考虑将其收入最近一版的DSM-V(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之中(见布洛克,前一个参考条目;杨,乐,应,2011)。电子游戏是唯一一个已经进入该手册的分类。

S y,Iw!j+x n m0网瘾的独特之处在于,它通常会超越某一种特定的分类或者行为:这种活动,或者说媒介自身,是成瘾的核心。本质上,网瘾包括行为和促成行为的技术。从这个角度来看,网络可以被视为一种环境,或者一种情景,触发了成瘾行为并且维持下去。在之前的内容中也说过,我们都感受到了那种吸引力。

(W b/g\rPJk$x1NH#Y0

M%{+XqT&O{0在网瘾中,个体使用媒介的方式(逃避的、去解除化)而不是内容(社交、色情等)才是成瘾的本质或者其“内容”。真正的成瘾是媒介自身,而不是媒介的内容。心理学空间+z/gR-f oAL

c lC-]!UaMG0问一问那些看了过多色情片的个体的配偶,在1%的情况下,他们所看的内容也会有问题,比方说儿童色情或者其他的异乎寻常的类型。然而从大的方面来讲,对于这些个体自身,实际上内容并不重要:在网上做什么并不像有些人想得那么重要。在色情成瘾的章节中我们已讨论过,个体对特定内容的兴趣的确和特定的症状关联(再发展下去可能会成为需要治疗的那种),然而在对于网瘾的更宽泛的分类中,你在网上做什么并不如你为什么上网那么重要。心理学空间S!?b V;Y bo Qz

6b't[h*cb-G-q02012年,我认真地对相关学者的文章做了一番研究。我仔细研究了对网瘾的主流看法和相关案例,发现了三种不同的观点和病例类型。我将其分类为通常网瘾、幻想网瘾和技术网瘾。这反映了网瘾的“为什么”,而不是“有什么”。心理学空间&Uh9O"fi e!R

0m0^ H Z%Q0通常网瘾(Generalized Internet Addiction)心理学空间8y^T3HTW

E:e w*s1~ e'c Dt `j8[0我发现的第一个观点是,网瘾本质上并不存在。过量地上网并不是一种成瘾,而是说网络本身是一个空间,个体可以在其中有成瘾的行为。成瘾行为可以是赌博、游戏、色情、购物等,网络本身只是一种媒介。比方说,一个强迫性赌徒可以去一个赌场、一个私人赌局或者上网。同样,对于强迫性购物狂,个体可以去一个实体商店或者网上商店。对于性瘾者,个体可以选择网络性行为或者实际性行为。对于第一个类别,网络只是个体选择的工具。

A [7Y+s7j MY0心理学空间4x7l(c8T(IZ"Y8J&e)f4u

幻想网瘾(Fantasy Internet Addiction)

2xf'u_ f6|5OC j0心理学空间tW{n*xVz$VF

这些文章里的第二种意见认为,技术本质上就与成瘾有关。个体如果不借助网络这种媒介,根本就不会去采取那些行为。这种类型的网瘾主要基于网络匿名性,个体掩盖身份,或者发展出新的或者完全不同的自我认知。幻想成瘾的典型特征是,个体通常会发展出另一种人格,并且用这种人格玩角色扮演。比方说,角色扮演游戏诸如《第二人生》,或者在聊天室里寻找外遇,匿名进行网络性爱。这种成瘾形式的关键要素在于匿名性所激发的去抑制化效应。网络的去抑制化效应使个体可以掩盖真实的身份,变成完全不同的人格。在性和网络霸凌的章节中我们已讨论过,网络塑造了一套完全不同的规则,因为个体不必为后果承担责任,他们可以尝试很多事情或者展现多种人格,但在真实生活中他们完全不会这样做。在这个类别中,赌徒或者色情狂在非虚拟世界中是不会冒险的。赌徒不会去真实的赌场,色情狂也不会去寻找现实生活中的刺激,他们喜欢的就是网络这种媒介给他们带来的匿名和幻想。这种形式的网瘾可以被看成是一种特定语境中的成瘾行为,个体所获得的体验或者行为如果不通过网络就不可能存在。

k8p R o#zB0

1Tx1iKS:AT0JC;^0技术网瘾(Technological Internet Addiction)心理学空间|3l!fj1J5b

/DN~;D;C0

,BIMs @;f0第三种分类被定义为纯粹的技术成瘾。第三种分类认为,媒介的结构元素和软件组合起来,提供了一系列要素来促成上瘾。格林菲德认为搜索或者类似的行为是变动的回报增强循环,这与传统的赌博成瘾所提供的回报是一样的,它提供了一种频率和强度都无法预测的报偿。内容和流程与这种变动的回报增强所结合,比方说全天候的在线和越来越刺激的内容的诱惑,形成了一种完美的成瘾环境。游戏、赌博、炒股、邮件、短信、网络拍卖、色情都可以成瘾,网络这种媒介的内容及其结构都促成了成瘾行为。这种分类应该是最有威胁的分类。技术成瘾是完全结构化的,越来越多的人被其所吸引。

&Z KF/w(S @ Z L0心理学空间s{j~(?G(T,Q)O a

为了能更好地理解这种现象,我进行了深入研究,问了那些认为自己有网瘾的病例很多关于他们的行为规律和选择的问题。在预料之中,我发现个体的行为和行为的选择并非局限于某种活动,也不是完全固定的。人会进行多种活动,活动的性质也会一直变化。比方说,一个女性在问卷里说之前她花了很多时间玩幻想游戏,但是现在不怎么玩了,她的活动内容已经大大增加了。一个年轻男性经常观看色情片,但这并不是他唯一的活动,他也会进行一些其他的在线活动。我的研究结论是,在成瘾的发展过程中,媒介活动的流程与活动的内容是一样重要的。这也支持了格林菲德的早期看法,成瘾并不局限于某种特定的类别或者活动。格林菲德和谢弗很早之前就说过,媒介自身是成瘾的核心。
7`K h3]4{9?L$n0 

U}Bg#i0心理学空间f6~ry#C4H

搜索:跳进兔子洞

M`6J4K0O SZO0心理学空间G-{$zx5A0J

在与成瘾相关的讨论中,一种特定的网络活动并不经常被讨论,这就是搜索。搜索也不承担什么污名,跟色情狂和游戏宅不一样。所以说,搜索很容易被视为与正常的学习或者工作相关的活动。这种伪装也让它变得更有害。我在与研究参与者的对话中发现了一个明显的事实——尽管他们的网络活动多种多样,但搜索仍是主要的问题。所有的研究对象报告说他们强迫性地使用搜索。我在询问他们关于这种过程的体验时想到了一个比喻:搜索的过程有点儿像《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爱丽丝跳进兔子洞的经历。个体在跳进兔子洞之前完全不知道他们会得到什么,他们只是跟着小白兔(一开始的主题),然后发现自己沉浸在了一个虚拟的仙境之中,完全无法脱离,深陷于未知的冒险之中(信息与图像),他们偶尔会重新发现小白兔,并且继续追下去(搜索的初始目的)。这种“被抓住”“逃脱”和“循着信息的路径”的主题在参与者的文字评论和他们的口述中都很明显。这个发现再一次说明,流程和内容对于网瘾个体而言是同样重要的。心理学空间Jjh&}2S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成瘾 网络成瘾
«性瘾概述 物质相关及成瘾障碍
《物质相关及成瘾障碍》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