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仇心理学
作者: mins 编译 / 64次阅读 时间: 2019年10月30日
标签: 冲突 复仇 复仇心理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理学家Michele Gelfand长期以来一直致力于研究冲突,以及如何通过谈判解决冲突。她对报复心理特别感兴趣。

:m2S8B6e*Y i L c9o+U4if0y0
,r.vVulj0

}m-`'H#_0DI0

ZDsd]vA-q0我们知道报复心理特别容易传染。有时候,那些事发当时没有卷入冲突的人,反而更可能因为团队中其他人遭受到了伤害而打算回去报仇。他们甚至可以向犯罪者的亲属或其他同伙发起攻击,即使这些人与伤害事件毫无关系。马里兰大学的Gelfand及其同事对复仇心理进行了阐释,揭示了复仇能给我么带来哪些启示。以下是对Gelfand的访谈。心理学空间/sOMm;g.S

@2H*iqUk(}0Q1:复仇的话题特别吸引人,但似乎很难研究。你是如何研究复仇的?去找一些想报复的人,还是激发他们的仇恨感?
Mo ?4{HW0}3ba0

*X?J%Q&B0\f0^I0心理学空间h6} M:|-l'L]8]l

我是一名社会科学家,因此,用多种方法研究所有的事物是我一贯的方式,因为每种方法都有其优点和局限性。你可以操纵实验室里的人,让他们处在一种存心被伤害的环境中。你也可以通过问卷询问他们曾经感到自己被伤害的时间、频率,研究他们在这些情景中的反应和情绪
V _?,A.\s%Y5KSU0

0@7z }K%k O(Q s0

}7k zO^Ra Xc0在最近出版的一些与荣誉文化有关的著作中,我们试图用计算模型模拟一些能够让复仇会变成好事的环境。因为在很大程度上,人们的复仇愿望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即使这样做是非常危险或昂贵的。计算机模拟的结果表明,不可靠的制度和普遍严酷的环境可能是荣誉文化演变的关键条件。
|b]WVhZD3|0心理学空间eL?A$j*T

2004年在巴基斯坦伊斯兰堡举行的反对以雪耻为由而杀人的示威游行中,一位女士手里的标语写着:“杀人一点儿都不光荣!”
心理学空间2qC1{!jy4H }|

心理学空间"H&yEK&X:I*@ i
心理学空间?W?!k7Y"FeuB:v

+t c)YKL3h8}bB0Q2:你在评论中写道“思想史上关注复仇的话题并不多”,为什么你认为这个话题一直都被忽视了呢?心理学空间q7i2w"C6rG h

[!{0|(i g0

(ct^_E)C d H0有趣的是,报复是一种普遍现象。

6l*J"H2\!N @~5Y0心理学空间8_f@ uK \ J,t

我们将复仇定义为:人们在意识到自己的幸福受到伤害后的主动报复。复仇很常见,而且代价很严重。例如,在美国,60%以上的校园枪击案和四分之一以上的炸弹案件都牵涉到复仇的渴望。心理学空间Zi[.qN,l'u!j
心理学空间LI0]"t%?7X-D

心理学空间9Ze)e dm5^"l)GP

可能早期的哲学家更关注美德,认为复仇是一种非常消极的现象。研究人员最近才开始建立复仇的理论,认为报复的冲动可能反映了人类心理学的一些真正根本的东西,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心理学空间XFC;eh

@UA-i9t0

+z2M*xC BH%f6j k5V0心理学空间8XM'^i7DQ%]4B c{U
心理学空间6K"K&};p{j`U^q

zWVJ-@;f0Q3:复仇研究常常认为复仇是需要避免或阻止的事情。不过,你和你的合著者强调“复仇是有作用的,甚至是必要的。”真的是这样么?心理学空间3?$HE n&Wy.T

F9S-}DmK$_-u(Ej0心理学空间,F#z/b v*g+g6X'A9e

是的,复仇的理由各不相同。从个人的角度来看,人们一直认为复仇是一种威慑,以这种方式向他人表明自己强大而不受干扰。心理学空间+WT3m3T,a a,J4I
心理学空间fq8I V0GV

V/O&x$s/}0复仇研究的焦点最近转移到了文化过程之中,这表明复仇也反映了群体的运作方式,而且,当合作对于整个群体生存至关重要之时,复仇能够让人们化干戈为玉帛、协同合作。在群体内对那些违反社会规范的行为进行报复,有助于保持群体的团结。

k*oO&i+y;Kr\0

心理学空间p,uOfm
心理学空间}T#p(t!R

复仇是一种威慑,向他人表明自己强大而不受干扰。心理学空间_v3mn^7gu,QN.@U

心理学空间L%w ^| Kp5]YZ

心理学空间$w#Yqoo#p

${^V ?0D&@0

8Y a K3[;eU0Q4:如果复仇有用,你会在某些情况下推荐它吗?
2GSF,]2zx0

9^/mT%CJY|!V0心理学空间a2Od`A!i U#UB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推荐它,但是我们能理解复仇为什么存在、为什么需要复仇。当维护法治的机构不存在或力量薄弱、无法提供足够的保护时,复仇就可以发挥重要作用。如果人们在这种情况下受到了伤害,他们往往会寻求报复、设法抵御侵略。所以,复仇真的起到了作用。心理学空间%I8~/]E%K+Sr+N

2]bfg@%bq{aC#tR0
sW sd}tpt1M0心理学空间Px?1H J FC;~$F


x!p[ S*yA[0

zVj n;CTEjd0心理学空间Th3bz"E g

Q5:你提到《圣经》旧约和新约中关于复仇的变化,从“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变成了“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其中的变化,如何用经文的写作时间和地点进行解释?
-k9`.lU-|2X3Z+N0心理学空间oFu.@Q3O

)j t'[+nM?;q0可以说,与《旧约》的时代相比,《新约》是在我们拥有更大的国家、更稳定和社会组织时期写成的,那个时候,复仇的价值因此而降低。但我们需要更直接的测试。
QG7wQ3f0

dM-b5jpn9Fv E0


}(d*o!uQP#X8}Q0心理学空间BM-X$t-Ne#Vz

_3La+qL0Q6:《新约》很久以前就有了。但是,现在我们仍在努力抑制人们复仇的冲动,你的研究指出了什么新方法吗?心理学空间 u~dkKxhn)s
心理学空间cq)Fsa|3u

心理学空间"Hs_dlG

增强权利机构的力量特别有帮助——例如,提高人们对警察或法律制度的信任。当你可以把这些惩罚外包出去,相信它们会公平公正的时候,复仇就变得不那么有吸引力了。心理学空间P B2u'pFg[k
心理学空间 y6s%W#IV]\/[.M

(A9[|?X2Zb0在个人层面上,共情和明察事理特别重要。如果我们了解自己的偏见,以及自己在多大程度上导致了冲突的话,就可能会有更多的宽恕。心理学空间,MLX%L5D| ^F

#]5j}Yw0心理学空间!E'}VT)R

最后,并非最重要的一点是,我认为我们应该帮助人们理解如何管理冲突,就像我们今天在学校教数学、物理和生物一样。谈判和冲突管理应该是一门必修课。心理学空间} iW-k7On/w
心理学空间4c,h.l+v_`Xj

心理学空间~wC6RSu5jh

Q7:我们应该在学校里让人们明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吗?在做了一些事后后悔的事情之前,让事情冷静下来是明智的吗?
)ET0I)ncouV0心理学空间%Wn%bXE"h

bDSlm0我想那是对的。人们经常在生气的时候寻求报复,这可能会降低他们的自制力。复仇往往有很大的风险,人们天生厌恶风险,而愤怒是压倒风险的最强因素之一。
Qoi:tU/?)o5{ d.O'a0心理学空间3sbt@S ^aA I,@a

W^lq }O"gpHf6?0当事情冷静下来之后,人们就和这件事有了更远的心理距离,这有助于减少愤怒和报复的本能冲动。
'~g_k4eu ZJ K0心理学空间t"QtRs!LwUkAQ

心理学空间3ut(t|D4Y#AD0e
广告牌上写着:“嗨,史蒂文,你注意到了吗?”我对她了如指掌,你这个肮脏、阴险、不道德、不忠、天赋低下的贱人。一切都被录下来了。心理学空间A&g-\Vj;~`V
——(即将成为你前)妻子艾米利心理学空间8Q9\.j{+kmm5n0X
顺便说一句:我用我们银行的共用账户为这个广告牌付了费

_:n_&u-L.Wl|{0心理学空间%GI*|#C&~s2^KG

5T&zOH%L)Y#s%p-iL0Q8:还有一件需要让人们知道的就是,研究表明,个人很少在报复中获益。报复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遗憾的感觉。
^%\y"~*GE0

9Y$R"gG"ngu;~6JV0

p0r*Sn+d}a0确实,经典成语“复仇的感觉真好”能够在经验上获得支持——神经科学研究表明,当人们只想着复仇时,大脑中的奖励中心就会被激活,人们会预测他们复仇后会很快乐。
W@t'myi0

&ZF6`*P~8U |7olM)I0心理学空间lG?5b%H0E/\3f(\

但其他研究表明,这种感觉是短暂的,人们往往没有想象中那么快乐。从这个意义上说,可以认为复仇是件苦乐参半的事,不仅有好的感受,也会有坏的感受。心理学空间 J~?gAJO
心理学空间t G#@.?jq

'vvJW S O0
qL p"[{ W]U9r+\0
心理学空间\%p*J!i;tlJ

心理学空间U4y N5v8fa

Q9:你有过“复仇让我感到很满足”的体验么?
zg2Jbk,z0心理学空间c:c/v5y`3a(z_~3|

I/e,nQL Di3}/o0幸运的是,我不能说我的故事有什么特别。
1N{KyV#VT*]L0心理学空间j"k a8a"@*s-D8Z]Jhw

心理学空间3d/i+I*B ~V%KpP

心理学空间&c1\Lv$s T

OJ!Eu-b)c T0心理学空间1B"| L;nIF

Q10:即使有,也不太愿意讨论这个问题。尽管复仇是许多著名故事和电影背后的驱动力,但这并不是我们通常可以引以为豪的东西。
7z9isBK0心理学空间t2r5R2M(?!?

5x kIlh _h zuP0我认为这在美国和其他一些西方国家基本上是正确的,但我想知道这是否具有普遍性。当雪耻有助于个人声誉时,人们可能更愿意谈论这些故事,这种情况下的复仇可能是骄傲,而不是难堪的来源。
_#nt.Gyt0心理学空间3Y}U#[ tiL%l

心理学空间 x7g#i+{:vn

这个假设特别有意思,但是需要验证。复仇当然有一定的普遍性,但也有巨大的文化差异。在某些文化中,复仇被视为恢复名誉的绝对必要条件。荣耀的重要性在许多古老的谚语中都有体现,例如阿拉伯语中的“先尊严、后面包”。鉴于它的重要性,人们往往愿意为雪耻而战斗。
A-t:RR b2\ v c W0心理学空间T u6U)U3W,e5` YKxj

心理学空间M(yb/bV&e(u I:Z

心理学空间d3Ed5w L!^I

|-LrT)q$B]0心理学空间,C`8} m1W

kax!]&K|Gr0心理学空间*| H D'S"mc#`

Q11:令人吃惊的是,这种行为甚至可能会延伸,以至于报复那些以前没有参与侵犯行文的人。心理学空间p+m }H+r[#C

g1SA3@+A(\;A0

${B?.g(JK%A.I0是的。也许我们所学到的最有趣的事情就是——复仇如何在人和人之间传播,以及时间在其中的作用。我们认为这其中最基本的一点就是群体的实质性的 (entitativity),即,人们认为每个人都是可以互换的。例如,如果你和我都是实体,有人伤害了你,那感觉就像是伤害了我自己,并促使了我去复仇。
"[%Qp*C I C0

,B']^h_DH0mUm6y"r0

Vm;En@+H/e0同样,也可以认为团体外成员具有可互换性。如果伤害你的人和另一个人有关,我可以向这个我从未接触过的人复仇。这样,冲突就可以从个人层面升级到群体层面,甚至跨代升级,这些都是源自对实体性的感知。心理学空间dD;fyl&KvFM

心理学空间9_WH1LL

Q12:这种见解如何帮助我们打破群体之间的暴力循环?
,P E*zJhSxX0心理学空间P~%S)KE*\1nr

心理学空间&U&N!FL0Y6]F

试图减少这些问题的方法之一是扩大群体认同,促进民族认同而不是部落认同。然而,一个关键的问题是,我们不应该仅仅在认同的概念上运作。在转变观点的同时,还应采取措施结束歧视,促进权力和资源在群体之间的公平分配。心理学空间Y#hA$|4f5qB/z(G

D dIm@ FM m8Ua0

/eMCM.P0Q13:国家身份可以帮助人们在国家层面上团结起来,但这也可能同样刺激不同“国家”之间的冲突。即使在没有共同的外星球敌人的情况下,那么,是否有办法促进整个人类的这种共同身份?
;I7m R yY?Abi0

Q Mfo)qCzX(~B0

_(x*nk1R6k#cf y$WQ0是的,我确实相信,全球认同——也许是气候变化等集体威胁所造成的认同——有能力团结人类,实现前所未有的合作。但是,这当然是一个非常乐观的观点,在我们到达那里之前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i1q*e0wH4Az0j;`0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冲突 复仇 复仇心理学
«David Chalmers查尔莫斯访谈对话 人格与社会心理学
《人格与社会心理学》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