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记忆会欺骗你
作者: mints 编译 / 31次阅读 时间: 2019年9月08日
来源: Maria Konnikova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你的记忆会欺骗你心理学空间%Gt8Rv t'\
Maria Konnikova | 《纽约客》心理学空间-hoEL!WP/Hb;O
mints 编译心理学空间#X C8q](?#Q#n;dO;U

wh9@(~/B"V0心理学空间$LW8@w@$Dp(r

挑战者号爆炸的时候,R.T.和她和室友坐在埃默里大学的宿舍里看电视,屏幕上闪过一道新闻,震惊了他们俩。R.T.一脸忧伤地跑上楼,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另一个朋友,然后打电话告诉父母。心理学空间6V!oy8m0{qFwl9}

心理学空间*T5n&F:@0_ZB-[:g

两年半后,当她回想起这件事情的时候,两年前的情景就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电视、可怕的新闻、打电话回家。她完全肯定地说,当时的情况就是如此。但事实证明,她所有的记忆都不准确。
I#Z ~f Tqv0

l%bD,a \v#\ t0

#gY1\?9t001

Jb f&\ Ty_5J0

"zNo4L8I'X[%j%f0

4w.r4I4Bd@0心理学空间C8z-Y+\;V5U)U Q2V#H

R.T.是认知心理学之父乌里克·奈瑟尔(Ulric Neisser)教授学生,奈瑟尔从70年代就开始研究记忆,在其职业生涯早期就对记忆中的闪回现象特别着迷。所谓的闪回,就是令人震惊的、情绪化的事件似乎在脑海中留下了一个特别生动的印记。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在1890年曾将这种印象描述为“情绪是如此的激动,以至于几乎要改变了大脑的组织。”

W%TP3HrTY0

a!aHz mb)J2?01986年挑战者号爆炸后的第二天,埃默里大学的认知心理学教授的奈瑟尔和他的助手尼科尔·哈什(Nicole Harsch)在早上10点,向心理学101班的106名学生发放了一份与这一事件有关的问卷,问卷的题目是“人格发展”。问卷的内容包括:听到这个消息时,你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大家分别在做什么?教授和他的助手回收、并妥善保存了这些问卷。

x pen0FX"[t0

V2}8^ c} W-Z1R:^0两年半后,即1988年秋季,相同的问卷发给了相同的学生。R.T.在两年后信心满满地回忆中的经历(即,本文开头的部分)。但是,当奈瑟尔和哈什比较了R.T.的这两份答卷后发现——两份问卷几乎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Q LN Dp0k#s$p8c0

;k)H0rw.Y1N0R.T在第一次叙述提到,她在宗教课上听到了一些学生开始谈论爆炸。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清楚任何的细节,“老师和其他学生都看了这个新闻,我感觉自己被排除在了爆炸事件之外,觉得很难过。”下课后,她去了自己的房间,她在那里独自看了电视上的新闻,并了解了更多的悲剧。心理学空间+zF8iJ4q!C E8q

心理学空间K^D1Uh;tFK&E

心理学空间i1x6_ml,N&{
R.T.并不是唯一记错事情、并且还对自己记忆信心满满的人。奈瑟尔评估了学生们记忆的准确性。例如,“他们在哪里、他们在做什么”问题的总分是7分,学生们的平均分不到3分。四分之一的被试在这个问题上得了零分。但是,当心理学家向学生们询问他们的信心水平时,他们的平均分达到了4.17分(总分5分)。他们的记忆清晰、生动而又满是错误。这表明,记忆的自信程度和记忆的准确性之间根本没有关系。

9INm5Xj1W @K0心理学空间-g5D*S$i%UK K,y;A

3V8a YY~kZR I#u'bk002心理学空间+EbMS8|

心理学空间/W} C#]Lp

挑战者号爆炸事件发生时,伊丽莎白·菲尔普斯(Elizabeth Phelps)还在普林斯顿大学攻读研究生学位。在了解了“挑战者号”的记忆研究,以及其他相关的情绪记忆的工作之后,她决定将奈瑟尔的发现和提出的问题作为自己职业生涯的研究课题。心理学空间/d E!c6A$d)]w4W

x b&F'xl|y/\q0过去的几十年里,菲尔普斯在的研究结合了奈瑟尔的经验方法和情绪记忆的神经科学,以此来探索记忆的工作方式记忆为什么会以这种方式工作

B*ZWU@0心理学空间|*v:]+h({'J_

例如,多年以来,她一直是9·11袭击后记忆纵向研究的主要合作者之一,她的研究通过探索被试做出记忆决定时的脑神经科学过程,补充了记忆的信心和准确性之间的关系。心理学空间Qt/U:b*U/T6k{

心理学空间k x*{x5VX6t(K

她想要理解情绪记忆在记忆过程中各个阶段的不同表现:例如,我们如何对记忆进行编码,我们如何巩固和储存记忆,我们如何找回这些情绪记忆。心理学空间[YbI lh@)x

心理学空间@is)k7Tc

Phelps说,情绪事件的记忆确实与正常记忆有很大的不同。当涉及到事件的核心细节时,比如挑战者爆炸,记忆就特别清晰和准确。但当涉及到外围细节时,记忆的情况就更糟。虽然我们对外围事件的记忆总是有着非常强的信心,但那些记忆往往是错误的。

D HS|bs0心理学空间-X Oi;p!z5{!bt

记忆在大脑中的形成和巩固过程,在很大程度上需要海马体的帮助;当海马体受损后,就破坏了长期记忆的能力。海马体位于一个小的杏仁状结构旁,(杏仁核和海马的)这一结构是情绪编码的中心。管理着恐惧、兴奋和觉醒等基本情绪反应的消失或减退。
Ku4xHfe0心理学空间2g'] F @y_O

心理学空间"e+jL6`z E

Fi;D#Y`-v I+f#I0形成情绪记忆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杏仁核视觉皮层之间的直接沟通。菲尔普斯指出,在某种意义上,视觉皮层和杏仁核之间的密切联系有助于杏仁核迫使我们的眼睛在情绪高涨时高度提高自己的关注程度。所以我们会仔细观察、研究,我们的凝视为海马体提供了大量而又丰富的输入信号。这些过程被唤醒时,杏仁核也会向海马体发送信号,以加强对这一特定时刻的编码过程。

[+CbR%R pJ0

v&A8U_6Y\ R1g4a l0大脑中这三个部分协同工作,以确保我们在高度唤醒时,坚决的进行编码记忆,这就是为什么不那么引人注目的其他部分相比,情绪记忆更强大、更精确的原因。

Q2`&x F~/~A B0心理学空间0l z2q OF*[!u)?

03心理学空间w"V!\}$f| hw

心理学空间 {s,M0j5P,| E6T

事实上,我们不太能够准确的记住平安无事的一天,也无法记得打架或初吻的具体细节。菲尔普斯在自己的实验室里测试了这个概念,她向人们展示了一系列的图片,一些图片会引发负面的情绪,另一些是中性的。一小时后,她和她的同事们测试了他们对每一场景的回忆。结果显示,情绪场景记忆更胜一筹,回忆的生动性也显著提高。

ALf.x9I?`9Y6E,x0心理学空间(M0J*P-r,q1U L

菲尔普斯和纽约大学的神经科学家同事莉拉·达瓦奇(Lila Davachi)和博士后约瑟夫·邓斯莫(Joseph Dunsmoor)的于2015年发表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他们的另一项研究。该探讨了我们找情绪记忆的方式。

-e+[)OK'r7G`\0心理学空间VpqQj)a;A.D[Uf


,HXoO)z0u0

t"Y*z si&T9u*@'N0
心理学空间&Fg"t3p!\:|%T

心理学空间{HK3z{ ^$W

DOI: 10.1038/nature14106心理学空间sM y,x O(a

研究人员向一组学生展示了一组60张图片,他们必须将这些图片归类为动物或工具。所有的图片,梯子,袋鼠,锯子,马都很简单,不太可能引起任何的情绪。

-J B(T~8x?"||0心理学空间Gsj.]vMg

短暂休息后,学生们看到了另一组包括了动物和工具的图片。然而,这一次,被试在看到一些图片时,他们的手腕就会遭受到电击:例如,在被试看到某一组的工具/动物时,就会遭受电击。

9v6n*P_G#vK7Ns @0

:bA*zZ`L0接下来,每个学生都会看到第三组动物和工具,与前一次不同的是,这次不会遭受到任何的电击。心理学空间+mrm(TQ a"?

jYwfl+h0|-mp0在实验最后,每个学生都需要接受一次记忆力测试。一些人在观看了第三组图像之后立即接受了测试,另一些人,在6小时后接受测试,剩下的在一天后接受测试。心理学空间{ x5|'Syj h


Q.n2[4Z[;m vSy0心理学空间ZLHn d,n,d2I\x

Dunsmoor,Phelps和Davachi的发现让人吃惊:不仅“情绪”图像(那些伴随着震惊的图像)记忆接得到了提升,所有类似的图像的记忆,甚至是那些在开始时出现的图像记忆都得到了提升。也就是说,如果你看到动物遭受到了电击,你先前的动物记忆也会得到增强。更重要的是,这种影响只在6或24小时后出现:记忆需要时间来巩固。
-G1op/|#@#U d4e/{0

7Nv Ib(rkC zSN0心理学空间_-[#b-Q{7m n

“事实证明,情绪的回溯性(retroactively)增强了记忆。”Davachi说,“你的心智会有选择地想起其他类似的事情。”这意味着,在挑战者号爆炸之后,人们会更好地记住自己前几周内所有与空间记忆有关的新闻。
j M^2~4j0心理学空间6Khu/H7tYD)[9A {

{5xY x#dJ:s0心理学空间 H k!v;q)V
04心理学空间9t-_nt(U+HM8p#w

心理学空间ClZ4l$C M:{

这一发现令人惊讶,但也可以理解。Davachi举了一个日常生活的例子:一个新人开始在你的公司工作。一个星期过去了,你和他有一些无关痛痒的互动。他看起来很好,你也很忙,没有特意留意过他。到了星期五,他在电梯里约你出去。突然间,你和他这一周的所有遭遇的细节都会突然浮现,并且在你的记忆中得到了巩固。心理学空间'?I/OAv-zi LXM

UM l6V4n0这些记忆已经从未被标记的状态变成了重要的记忆了,你的大脑也相应地进行了调整。或者,和消极事件有关的假设是,如果你在一个新的社区被狗咬了,你曾经看到的所有和狗有关的记忆,可能会因为这件事得到改善。心理学空间o#Np/P T

*v7[5MR(^X0所以,如果某些事件的记忆在情绪化时刻得到了加强,那么,为什么那么多人都会忘记挑战者爆炸时他们正在做什么呢?心理学空间y'Y5A;m1zotkg8x]"S

心理学空间0WGB:?-f,Ht*N

Phelps解释说,虽然事件本身的记忆得到了增强,但中心事件记忆的生动性往往会牺牲掉细节部分的记忆。在情绪事件中,我们的体验就像是在一个时空管道中,将所有与中心事件有关的细节都抛弃了。
n^%{N f O%t8z-}0

9Mw*T(g_M!x1P0心理学空间7hdzwtm

心理学空间5U U4r+rn9t$D+jedw
Phelps在2011年的研究中向人们展示了一些图片,有些图片会带来消极的情绪。有些图片只是中性的。这些图片中还包含了第二个元素:每个场景都在一个有颜色的边框内呈现,而且,在场景发生变化时,框架的颜色也会发生变化。心理学空间b6P^h0O"j"I7A

心理学空间Vx;s3VmT7G@3y

研究发现,与情绪画面有关的色彩记忆中性场景的记忆要差得多。由于没有一个重要的中心事件,学生们接受了更多的次要细节。也就是说,当人们(的情绪)被唤醒时,他们会屏蔽掉一些小细节心理学空间!q'D d Tq9Uh

C(j{ r'Qx0

'K"Xv-}%?K#OPg1C7u0

2n&^"IWy0
&}3[ k-n/H!Lp [n005心理学空间SE6xi\:Y

心理学空间+P+k$Z\Dp Iu

尽管核心记忆的力量似乎让我们对所有细节都充满信心,但是,我们需要知道,在中心事件中,我们的记忆只有很少一部分是正确的。因为震惊或其他负面情绪有助于我们记住图片中动物(或挑战者号的爆炸),也可能会让我们自认为,自己还记得具体的颜色(或对父母的呼唤),但是这些不一定是准确的。Phelps说:“即使我们告诉当事人,他们记错了,他们还是不会买你的账,因为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更了解自己的记忆。”
s'[HWG [d0心理学空间QKfwiIZV Ce

心理学空间S,e\ j3tPY%EC7l


^&]O;H"k-W9|z0例如,当我们在法庭上需要依靠记忆寻找至关重要的记忆证据时,自信的记忆在回忆戏剧事件时的随意性,会让人感到不安。目前,陪审团往往相信自信的证人——这些人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但是,情况可能正在发生改变。Phelps加入了美国国家科学院的一个委员会,并且就目击证人在审判中的证词提出自己的看法。

2s8Q?(Ck;B-?Aq W0

~:Yqyo5d0心理学空间"~+d0u[7X2S
委员会在审查了证据之后,对现行程序的变化提出了几点具体建议,包括“盲”证人的鉴定(即,向证人呈现潜在嫌疑人的那个人不应该在任何时候知道证人正在看哪个嫌疑人,以避免给出潜意识暗示);向证人提供标准化的指示;以及对警察进行泛视觉和记忆研究的培训,因为这些警察涉及了目击证人的证言、录像鉴定,以及与目击者预审有关的专家的早期证词的可靠性。建议还涉及了与陪审团预先鉴定有关的早期的和明确的指示(如何以及何时预确定嫌疑人、证人最初有多自信,等等)。心理学空间#|?,|&yD_w/X

心理学空间7akE4Rb!S/L_!z


q-r} x'R3h,Z GHM5P0如果委员会的结论被采纳,随着时间的推移,记忆的处理方式可能会不再不可动摇,进而会让记忆对案件审理的价值变得小很多。Davachi说:“通常情况下,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适应性可能无法在法庭这样的地方适用。记忆的目的不是保留细节。它是为了能够从你所知道的东西中做出归纳,这样,在你根据记忆采取行动时,你就更有信心。”心理学空间n"| e'z5rt0N,W/`#Sg

心理学空间"CcaZ @*c

当你看到一只狗可能要咬你的时候,你会立即跑得远远的,绝对不会原地不动地质疑你的回忆有多准确。心理学空间0H@mvzKE

6SF%v]'B!h5A0结语心理学空间9X ^m dpkn7|
心理学空间IZM\ @Ll|

心理学空间F3}["f5CF@ n

Phelps说:“信任我们的记忆,以及让别人信任这些记忆,其意义是巨大的。我们越是了解自己的情绪记忆的,我们就越能够意识到,在特定的环境下,我们永远无法说出某人记得或不记得什么。”

*vh;f W q9m^0

mn~-W3C0她说,我们所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谨慎行事:除非我们谈论的回忆是最重要的部分。否则我们的记忆极有可能是错误的。通常情况下,就是这样。

Dd,E7f;~1T Q4Q9i0心理学空间D(v u jp_

+R:nDT i*eC4rQ0
作者Maria Konnikova是《自信游戏》和《大师头脑:如何像夏洛克·福尔摩斯那样思考》的作者。
+C;~ZL/je\0译者mints,心理咨询师,以精神动力学、图式治疗和慈悲聚焦疗法为来访者提供支持、成长和人格内省的心理空间。咨询预约加工作微信:mintschen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苏格拉底的心理学观念 科普
《科普》
幽默心理学初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