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呼吁建立神经学的伦理框架
作者: 《新科学家》 / 1264次阅读 时间: 2018年5月09日
标签: 科学伦理 伦理 神经学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Alex Pearlman说,在实验室或动物体内制造人脑组织的伦理辩论研究已经成熟。 

图片来自新科学家杂志

在实验室中创造、成长和使用人脑组织的能力正在快速发展。其发展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于神经科学家、生物学家、哲学家和伦理学家们最近开始呼吁为这项研究建立一个伦理框架。

他们讨论了各种各样的脑组织变体,包括在干细胞实验室中生长的被称为3D“迷你脑”或“脑球”的类器官,这些类器官中的人类细胞被移植、嵌入了动物大脑中。

作者明确表示,尽管这些器官在事实上不具备人的能力,例如自我意识,但其可能性正在变得不那么遥远。

已经证明类器官对于阿尔茨海默病和寨卡疾病的研究具有极高的价值。众所周知的、也是令人惊奇的是:迷你大脑可以对外界刺激做出反应,比如光。同时,嵌合体可能是最具争议的人脑替代物。对这些类器官的深层伦理关注与日俱增。

2017年的一项调查已经发现:有些研究者已经将非常小的一块人脑植入到了大鼠和小鼠脑中,这引起了生物伦理学家们的忧虑。他们担心人脑组织会在啮齿类动物中变得成熟。甚至有人说,这些老鼠在某些和学习有关的任务中表现得更好。

另外,另一组研究人员最近宣布,他们的大脑类器官已经血管化了,生长的血管以便提供血液的供应。

尽管有机体或非人类动物以人类的方式感知世界的机会很渺茫,但是,我仍旧应该做出决定——红线应该画在哪儿。

人们曾经努力讨论过神经学研究的伦理,但是,还需要做更多的事。要创造有意义的伦理界限,让健康技术获得进步,我们必须充分理解为什么这种有时令人不安的科学是有价值的。所以科学家们应该让人们听到他们的呼声。我们还需要开始领会相关的伦理框架是怎样的。

生物伦理学家戴维·德格拉齐亚(David DeGrazia)[1]的道德地位理论在这里很有用。虽然如此的说法是有争议的,但大多数人认为,与人类相比,绵羊的道德地位较低。我们对此有不同的道德义务。具有人脑组织的绵羊会产生不同程度的道德地位,即,比羊高但又比人类低吗?也许是这样,这也许是思考大脑替代研究进展的一种方法。

毫无疑问,研究必须向前推进,但是需要在某种程度上开始建立一个适当的伦理框架。

在人类大脑替代品以更令人担忧的方式惊吓到我们之前,科学家、伦理学家和公众之间的公开交流是至关重要的。

[1]注:戴维·德格拉齐亚,乔治华盛顿大学哲学系副教授,《生物医学伦理学》杂志的副主编。著有《认真对待动物:精神生活与道德地位》,并在哲学和伦理学杂志上发表多篇论文。他的《动物权利》已翻译成中文。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科学伦理 伦理 神经学
«我们为什么要做梦?别听弗洛伊德瞎说 科普新闻
《科普新闻》
有悖常理:感觉神经元变少却会诱导更强的瘙痒感觉»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