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社会性危机:主动与内疚(4~6岁)
作者: Newman / 7793次阅读 时间: 2015年12月24日
来源: 《发展心理学》267 标签: initiative 好奇心 内疚 社会性 稳定性 心理社会理论 主动 自信心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心理社会性危机:主动内疚

随着对学步期儿童的自主性与羞愧和怀疑危机的积极解决,该阶段的儿童产生了一种强烈的、独特的自我。在学前阶段,儿童把他们的注意转到对外部世界的观察上。他们试图发现在外部世界中自己身上所具有的稳定性、力量和规律性。

主动

主动(initiative)是一种能动的表现,是作为因果能动性个体自我的早期经验结果。儿童用自己的观念和疑问来影响周围的社会环境。“主观的我”是自我的执行分支,这在前面自我概念部分已讨论过了(Damon & Hart,1988)。主动是一种积极的和对世界概括性的观察,与自主性一样。只不过自主性是个体积极的、实际的操作(Erikson,1963)。研究发现,儿童的动机和技能取决于他们强烈自主感的成功发展。当儿童对自己有自我控制感和自信心时,他们能够从事各种活动并观察其结果。例如,他们发现,什么事可使父母或老师生气,什么事可使他们高兴。他们可能故意表现出一种敌意的行为以引起他人同样的反应。儿童对宇宙秩序的好奇心是从具体事物发展到了抽象的哲学。他们可能问天空是什么颜色的?长头发的目的是什么?上帝的本质是什么?婴儿是从哪来的?手指甲生长的速度是多少?他们会把事物一分为二。他们探索小路和邻居家里黑暗的角落,用零碎的东西来发明玩具和游戏。

主动的一个表现是儿童对自己的身体,有时是对他们朋友的身体进行游戏式的探索。在“当医生”游戏中,常能看见5岁和6岁儿童在游戏时,“医生”和“病人”都把裤子脱掉的情况。偶尔可能观察到,这个年龄段男孩在游戏时会玩谁態尿的时间最长,谁就获胜。女孩偶尔也报告,她们与男孩一样,试着站着撒尿。男孩和女孩都有一定形式的手淫。这些行为都表明儿童对自己身体以及身体功能发展的好奇心和愉悦感。

儿童可能在他们独处时,通过试着发现某物是如何发挥作用和通过制造或发明新奇的装置来表现其主动。

唐纳德鼓打手中的各种物体。他把木块放在一辆玩具桥车上,把一片树叶放在木块上面,接着把树叶推掉。然后他把一辆卡车放在旁这,把木块放在它上边,并将其移到桥车上,又放了三块木块在它上面,然后打翻这个结构。他再次拿起轿车,就像它是一个洋姓姓那样地打它,把它打得前仰后翻。把一片树叶放在它上面,然后把树叶弄掉。他又以这样的方式玩了一会,然后跑出了车库(Murphy,第102页)。

儿童在社会情境下可能会通过问问题、强调他们的存在并扮演领导角色来表现其主动。在一项社会竞争游戏的研究中,让儿童描述他们接受同伴进入游戏困体的策略(Dodge, Pettit,McClaskey, Brown, 1986) 。两个儿童正在进行游戏活动(他们作为主人),第三个儿童进入房间并主动尝试着与其他人进行游戏。儿童进人游戏的情景被录像然后被编码。此外,还对那些尝试主动进人游戏的儿童和两个主人进行了访谈,要求他们评价如何进入才能成功。对儿童主动进人游戏的行为判断结果认为,交往时有三个策略是有效的,并与社会竞争的其他方面联系在一起。

1. 通过对间题做出有意义的信息反应以建立共同的基础。

2 .与他人进行积极友好的交换。

3 .没有消极易怒的行为。主动进人游戏并表现很成功的儿童很少是“有破坏性的、挑别的、要求不强烈的、参与不一致的行为,或者不指出原则或原因就反对主人。”

有积极主动体验的儿童,能够应用这一方法来观察客观世界和社会世界。他们通过肥皂、香水、松树球、树叶和其他强力成分的混合来创造和改进“魔幻剂”。他们创造游戏、故事、木偶剧、舞蹈和仪式。他们用服装打扮自己,站在同伴的头上娱乐,将自己挂在树权上或者在高高的墙壁上面行走来表现自己胆大,让自己参与那些好奇的、私人的讨论。他们花时间试着寻找在圣诞前夜抓住圣诞老人的方法,或者是设法在牙齿小仙女(Tooth Fairy)晚上来拿他们的裤子时抓住她。儿童的主动与一个天真的、华而不实的、大胆的精神和希望发现、指导和支配相关联的时期,就是他们被称为“小陶气鬼”的年龄。他们进行研究和调查的所有方式是公平游戏。

内疚

内疚(guilt)是个体对不可接受的思想、幻想或行为负责时所伴随的一种情绪(Izard,1977),是个体由自责和希望对想象中或真实的错误加以弥补时所产生的一种消极情绪。因它能中断或者抑制攻击行为,并引导人们要求原谅或者尝试弥补自己可能做的错事,所以内疚情绪具有提高社会和谐的适应性功能。

有三种理论对内疚产生的原因提供了不同的解释(Zahn-Waxler & Kochanska, 1990)。

首先,精神分析观点认为,内疚作为一种情绪反应,它是个人对不可接受的性行为和攻击性冲动情绪所作出的反应。在生殖器期,当儿童对自己的父母产生了敌意和性爱的情感时,这种冲动对他们有很大的威胁性。

第二,对移情的研究认为,在一个人很小的时候,由自己的情绪唤醒和对他人烦恼情绪的敏感可产生内疚。这种基于移情的内疚并不是防御性的;它将亲社会情感、婴儿与照顾者之间基本的情绪纽带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Hoffman,1982)。

第三,认知观点主张,产生内疚的原因是个人的行为与自己所持的标准和信念相矛盾。这种观点假定,内疚取决于个体是否有很高的自我反省水平和将个人的行为与个人标准相比较的能力。依据此理论,在学前期和儿童中期,随着儿童在自己的团体中更多地对自己进行比较和自我评价,他们就开始有了内疚的体验。

莎妮尔沙因为乱叫妹妹的名字而把妹妹弄笑了。现在她正在自己的房间里,重新回想整件事。对于大多数儿童来说,偶发的内疚使他们想对自己的行为有所改正并重新获得家人或朋友的肯定。(Laura Dwight/PhotoEdit)

每一种文化都对合法的实验和研究施加限制性的影响。有些问题是不能问的;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成人的反应决定了儿童某些特定的行为是错误的或是可接受的,如攻击性行为、性游戏或者是手淫行为。儿童逐渐内化自己文化的禁令并学会抑制他们对忌讳方面的好奇心。各种文化共有的一个禁忌是禁止乱伦。大多数儿童了解到在家庭成员之间表现出任何性亲密的行为都是被绝对禁止的,有这种关系的想法会使人产生焦虑和内疚。由于家庭和学校强化约束儿童对某些方面的质询,所以他们在其他方面的好奇心也会受限制。当儿童产生一种积极的、对环境质疑的研究使他们获得信息和愉快感时,他们的主动与内疚的心理社会性危机就得到了积极的解决,并通过对个人隐私和文化价值的尊重来调节自己的质询。然而,此时儿童占主导状态的心理是好奇心和试验。即使在某些特定方面会受限制,但是儿童仍尽力学习理解世界上大部分不受限制的事物。

如同心理社会性危机的其它消极方面一样,内疚对个人来说也具有适应性的功能。随着儿童移情能力和对自己行为负责能力的发展,他们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或语言可能会对他人造成伤害。研究发现正常水平的内疚与积极水平的亲社会行为和高水平移情之间存在相关性(Tangney, 1991)。通常内疚感会导致自责,从而使个体再次努力尝试将事情做好,以恢复自己在人际关系中的积极情感。

依据社会化和人际关系的不同模式,女孩和男孩内疚体验的表现不同(Maccoby, 1990)。女孩的移情水平较高,男孩的攻击性水平较高。已社会化了的女孩,她们更关心他人并注意与他人之间保持联系。因此,当她们撒慌或者对他人表现出轻率行为时,或者当她们使他人不高兴时,或者与他人发生矛盾而受到责备时,她们的内疚体验可能会更强烈。相反,已社会化的男孩,他们能控制和确定自己的情绪表现。当他们有打架行为时,当他们使其他儿童或动物受到伤害时,或者他们表现出损坏财产的行为时,这些行为都会使他们的内疚体验更加强烈(Williams, Bybee, 1994)。

一些儿童忍受自己无法摆脱的内疚,他们觉得自己对世界的疑问或怀疑都是不适当的。甚至当他们没有做任何事,也没有因自己的行为而导致任何消极后果时,他们也可能对自己的冲动和幻想产生内疚的体验。此外,这些儿童还相信他们应该对他人的不幸和不高兴负责。例如,抑郁母亲所生的孩子会表现出异常高水平的烦恼、关心和对他人不高兴的责任感。母亲经常因发生的大多数不幸事件而责备自己,这样她们就为孩子树立了一个抑郁的榜祥。此外,当儿童出现错误的行为时,抑郁母亲可能回避给孩子的爱,母亲的惩罚技巧与儿童高水平的内疚和焦虑密切相关(Zahn-Waxier,Kochanska, Krupnick, & McKnew, 1990)。在这种环境中,儿童学习严格限制自己感到害怕的新行为,这些行为可能伤害他人,或者让他人感到不高兴。在内疚问题上儿童对主动与内疚之间的危机的解决,完全取决于父母或者其他权威者的指导。

主动对内疚的心理社会性危机重视个体在智力方面的好奇心与情绪发展之间的密切关系。在这个阶段,父母和学校通过实验、好奇心和研究来传递文化态度。他们也要求和指导儿童将好奇心从家族、小团体和禁忌文化领域中走出来,期望他们发展解决自己问题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然而,如果儿童的行为与之背道而驰,当然得不到支持并会受到惩罚。儿童成功的自我控制可能没有引起成人的任何注意,他们必须发展强大的、内在的道德编码内容,才能帮助他们避免惩罚。因此,他们也必须发展对自己正确行为进行正强化的能力。对儿童思维领域的约束越多,儿童越难区分什么是合法的领域、什么是可探究的领域、什么是不合适的领域。儿童应对这一问题的唯一方式是发展限制思想和行为的严格的道德编码内容。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initiative 好奇心 内疚 社会性 稳定性 心理社会理论 主动 自信心
«奥姆罗德的心理调査 Ormrod's Own Psychological Survey(OOPS) 教育与发展心理学
《教育与发展心理学》
心理社会性危机:亲密与孤立(24~34岁)»
延伸阅读·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