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德家庭治疗师晚间演讲:女性安全感与家庭治疗
作者: 姚玉红 / 4743次阅读 时间: 2015年11月02日
来源: 中德家庭治疗高级培训 标签: 姚玉红 中德家庭治疗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主题:女性安全感家庭治疗

演讲者:姚玉红

主持人:孟馥

孟馥:

今天很有趣,今天晚上的话题与女性安全感有关,我申请跟女性有关的演讲由女性来主持。你们同意吗?

黄帝内经里说,女性是每七年一个周期。人在7岁的时候,尤其女性,不是, 人都是一样的啊。人在七岁的时候呢,她的智力和人格都发展到70-80%,另外10%和30%是7岁到100岁甚至130岁以后的时间里面再去不断的完善。我不知道今天姚玉红老师讲的内容跟这个有没有关系,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我们女人永远可以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我们自己的,是我的(笑),但男人就不知道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所以我想这是最基本的安全感。当然我想今晚这个话题一定被姚玉红讲的非常有趣啊。

姚老师是我们同济大学心理健康咨询中心的专职咨询师,高教所的副教授,也是赵旭东老师的博士,是赵旭东老师很满意的一个毕业生,赵门里面的大师姐,大师姐要有大师姐的风范哈。姚老师很多年来经受过专门的心理学基础训练,还有家庭治疗的训练,也是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家庭治疗学组上海地区区域组的组长,所以江浙一带,上海这边所有在家庭治疗方面继续发展方面有想法,要求都可以找她,同时姚玉红老师也是这次中德班的中方教员。话不多说,女性话题我感觉特别好,不太想让开这个讲台,但好在是位女士。大家欢迎姚老师。

姚玉红:

非常感谢孟老师很温暖的介绍。她尽量把我说的高大上一点,因为这真的是一个高大上的讲座平台,我讲课讲得很多,但第一次在中德班的晚间演讲上讲课。你们猜我心情怎么样?

你们就随便投射吧。怎么投射都可以。我感谢德方、中方老师,我感觉好多人都认识,刚才我跟前排老师交流说,我觉得我上了相约星期六,全是我的亲友团,给我捧场。所以我尽量把我准备的都讲到,讲的不到的地方,我们后面再留些时间讨论。在这样一个月黑风高、秋雨绵绵的天气讲这个安全感的话题应该是蛮有意思哈。

一开始我想跟大家先来一个小的互动。请那个同学给我准备一个话筒,请第二排坐的老师每个人说一句话,把这个补全了。“女性是----样的”。空白里要求填形容词,不用考虑的太多,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就好。从这位开始,好像是位男士。

女性是美丽的。

女性是温柔的。

女性是智慧的。

女性是温暖的。

女性是自豪的。

女性是伟大的。

女性是善良的。

女性是喜欢控制别人的。

女性是道风景线。

女性是美丽大方的。

慈爱的。

婀娜多姿的。

女性是优雅的。

女性也是顽皮的。

女性是多变的。

温柔的。

好到这里为止,往回走,请把主语改为“我”。

我是温柔的。

唉,我是多变的。

啊,原来我是顽皮的。

我是优雅的。

我。。是。。婀娜多姿的。

我是慈爱的。

我是喜欢控制别人的。

我是善良的。

我是自豪的。

。。。

谢谢前排的老师,因为时间关系,我只能讲到这边。但我想大家可以听出一些端倪了。包括这两轮,我不知道大家感受怎样?第一轮,听上去感觉怎么样?还算是可以,对不对?但是比较平静,但我把主语改成“我是”的时候,整个的场就不一样了,包括自己讲的人也马上就不一样了。好在我们这一排呢,既有女的也有男的。所以我特别好奇,当男士说完女性是什么样的时候,又变成我什么样的时候,心情是怎样的。因为有些男士不知道真心想的,还是今晚的主题,说女性是伟大的,当自己说自己我是伟大的,不知道感觉怎么样。还有男士说我是美丽的。还有的男性说得直白一点,比较勇敢,说女性喜欢控制别人的,那当他把主语改成我的时候,改成我是喜欢控制别人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这位男士心情是怎样的。我在想这样的活动开场在做什么呢?我自己在问我自己,为什么要讲这样的话题。要通过一个半小时给大家传达些什么?并不是我能把这个话题讲得多么透彻,高大上,但我特别想传递一个心情,女性这个话题不仅针对女性,也是针对男性。而当我们在谈论女性的时候,其实并不是在斥责男性或要求男性,而是希望男性和女性共同组合成的这个世界要有个更加满意、舒服的状态,包括对人类继续发展下去有个不一样的讨论。这是我想传达的。

那么具体到为什么讲这个话题,仔细琢磨一下,为什么挑了这么一个话题。其实挑了很多话题。我本来想,这个话题我真的时第一次分享,蛮忐忑的,我没在其他任何场合谈过这样一个话题,所以其实不是特别有把握,但我还是坚定地敲定这个话题。一是基于临床个案的思考,在临床案例的时候,我很普遍的发现,一种在恋爱中,女的会说恋爱中的我好像缺乏安全感,打了三四遍电话,打不到他,不知去哪了,再打,手机关机了,什么意思?才七点为什么就关机了?她不相信手机会没电,会觉得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没电,怎么可能这样,接着打,越打越慌张。这种事情特别多,好像一联系不到男性,或者感觉到男性没有持续向她表达爱意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安全的感觉就出来了。她有觉察好像是我的问题,但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还有呢,更多在婚姻中间,特别典型的,婚前女性是被男性千辛万苦追求到的,骄傲的小天鹅,若干年后,孩子养大了,好像真的成为传说中的黄脸婆时,丈夫好像一下变得风光起来了,然后丈夫就要开始要离婚啊怎么样。女性特别崩溃,平常还是比较知性的女性,那个时候情绪完全不对了。我记得有个案就说为什么会这样的,就算是忍我为什么他就不能继续忍呢?以前都能忍,为什么现在不能忍了呢?搞成农奴翻身把歌唱的感觉。她就特别受不了这样的一个对比性的态势。所以这样一个婚姻突变。这样的婚恋状态是我在临床中看到跟女性安全感联系比较紧密的。

第二个讲这个话题。是根据我在大学教课的感受,一些女大学生很优秀,特别同济大学等,其实千辛万苦地考过来,但还是很困惑,不知道怎样才是个足够好的女性,这样像女的么?这样做是女的该做的么?我这样做将来会找到男朋友么?会有人喜欢我么?我到底该什么时候生孩子啊?研究生要考吗?是不是世上真有三种人,男人女人女博士,我成为第三种人怎么办?她会有很多困惑,包括女性职业生涯存在跟男性不一样的突变、断裂因素,我因为生孩子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我的职业该怎样继续呢?这一系列话题就说到女性是不是就先天安全感不足呢?好像男性没有那么多的话题,还有女性的认同价值该怎么办?这个传统和现代,该怎样取舍。

第三是我自己的经历,大家看出来我是个女的,这一点比较明显。我其实是家里第五个女儿,我爸爸是一个从农村迁徙的城里的,一直想要生个儿子,他就生啊生,一直也没有生出他很想要的儿子。这个结果怎样呢?一方面我很感激他,他们一直教育我说咱家虽然没有儿子,但是一定不能让别人笑话我们。好多年之后我才知道哪个笑话其实来自他自己。但我从小长大,我爸爸说不要让别人笑话咱们家没有儿子。这是一个重大的教育,好处是我一直不放松,要紧张一点,做得更好一些。不好的地方呢?这些年,我觉得真的是这些年的变化,不知道是不是学了中德家庭治疗哈,真的就是安全感上来了,不太紧张了,之前我会紧张到什么程度,做梦考试,考试考不上,即使博士毕业还在做考试的梦,还做赶火车,赶不上,坐飞机怎么怎么样,丢了钱包之类之类,还包括是共产党被国民党追杀的梦,典型的焦虑梦。就是看到其实我是蛮紧张的。回顾我自己的经历,其实性别对我是有影响的,要不要归纳一下呢,不全面,但是确实是我自己的。

第四点,就是说,这个题目好怪啊,女性安全感与家庭治疗哈,这两个东西怎么搭在一起的。我觉得家庭是个情感密度非常高的地方,情感密度非常非常的交织浓烈,对女性而言可能跟家庭的关联就更多。女性要照顾家庭,同时女性跟家人情感联结又很多,之后呢,女性的任务照顾自己的家庭,所以这些事情,包括家庭治疗中,对家庭,不管男孩女孩,塑造性又很高,所以其实我觉得这几个因素和在一起,我觉得需要在一个合适的场合谈论话题,不是每个人在这个过程中都能像那幅图一样找到个大白样的人来hold住你。但作为一个女性,是不是可以成为那样一个,我是觉得这个大白很有女性特质。当然了,推广来说,也是有个治疗性的态度在里面。

先引用一首诗,我非常喜欢,美国的南希·史密斯写的,她是一个女的。

只要有一个女人觉得自己坚强因而讨厌柔弱的伪装,定有一个男人意识到自己也有脆弱的地方,因而不愿意再伪装坚强。

  只要有一个女人讨厌再扮演幼稚无知的小姑娘,定有一个男人想摆脱“无所不晓”的高期望。

  只要有一个女人讨厌“情绪化女人”的定型,定有一个男人可以自由地哭泣和表现柔情。

  只要有一个女人觉得自己为儿女所累,定有一个男人没有享受为人之父的全部滋味。

  只要有一个女人得不到有意义的工作和平等的薪金,定有一个男人不得不担起对另一个人的全部责任。

  只要有一个女人想弄懂汽车的构造而得不到帮助,定有一个男人想享受烹调的乐趣却得不到满足。

最后作为总结,我划成红颜色:

只要有一个女人向自身的解放迈进一步,定有一个男人发现自己也更接近自由之路。

我觉得这首诗好系统观,其实在女性发生变化的时候,男性一定是发生变化的。我们在谈论女性的时候一定不仅仅是在论女性的。比如我作为所谓的知识女性,我有时候不在家,老公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对这种改变到底是高不高兴啊,这种改变,他能够假装不知道忽略么?对这个时代来讲,男性和女性一定是紧密的相互影响的、互动型的。所以说到这些我就觉得非常需要谈这个话题。

我后面就会分成三个主要部分,谈谈我对女性的了解。

一、什么是女性的安全感

其实男的女的都需要安全感。是人,要活着,确保安全。吃饱了喝足了就想要安全。英文:sense ofsecurity

security是人的一个很基本的需要,Horney是女的精神病学家,很多人知道。她原来研究所谓的女性心理学,后来不研究了,她说当一个社会根本无法消除男女差异对待和歧视的时候,是根本研究不出所谓真正的女性心理学,因为女性已经被在构造,已经被改掉了,不是天然的这种男女的差异。她觉得很多共通的心理,男性女性是一样的。为什么还有很多人研究呢,一方面我们说男女平等,事实上社会文化在避免看到真正的差异,事实上男女就是不一样的,你们同意么?小时候我相信,我们的教育,谁要说女的不如男的我就会很生气,会辩论。现在我会很平和的跟别人说男的和女的就是不一样的,但那个是差异,不是优劣。但如果我们把那个差异,非要给,像和稀泥一样的,或者变得无所谓,什么男的可以,女的也可以阿,女的比男的也可以啊,除了生孩子这事有点区别以外,其他都一样啊。但事实是不一样的。我女儿开始上幼儿园,很快就回来给我带来挑战,她说为什么男的要站着尿尿,而我要蹲着,我也要站着。我想这么快就来了这个课题,我不希望在我人生中体验到的,好像女性有那么不如男性的地方传给她了,那时候我就含糊其辞的,想了半天,我跟她说,宝宝,其实女的她需要多保护,所以她累,她要蹲着,坐着。男的他多累都得站着,所以咱们女的更舒服。你看我这个话其实有很多建构在里面,我非要把这个差异性按照我的想法去建构。但事实上在这个差异上我没有很如实跟她讲,我自己都没有面对这件事情。孩子说:妈妈说假话。根本不是这样子。啊,那是怎么样子?其实我忽略了,幼儿园不分男女厕所。所以她很快发现事实的真相。所以后来我来看,其实是谁不能面对这些差异呢?很多时候是我们成人好像在故意显示男女平等,把差异忽略了,事实男女上不一样的。所以我们研究女性的差异,或者所谓研究孟老师说的女性话题,我们希望把差异显示出来,正是我们的多样性,正是人类多样性和可贵性所在。

对安全感的定义呢,有很多种。一种比较官方,渴望稳定、安全的心理需求。第二种呢,是一种相信,只要你足够的相信,一种belief。你相信你是安全的,这个就是你很重要的安全感。第三种呢,需要切实的物质基础(身体不要遭受伤害,法律上是保护你的,经济基础决定家里地位,物质基础与安全感有什么关系)

女性是不是真的更缺乏安全感?是不是?可以调查一下,有人点头,有人不吱声。

你们可以回家测试一下。有个安全感小测试。你觉得安全感足够的话,可以现在就做。包里有镜子的话,对着镜子照照自己的脸,对着自己说:长得虽然不是最漂亮,但还是还蛮找人喜欢的。如果能对着镜子看,看了看,真的能平心静气的对自己说这样一句话,虽然。。但是也是蛮可爱、蛮喜欢的,据说是安全感较高的体现。

我在想呢,其实安全感这个词更多是心理上的一个词汇,心理上的感受。

比如说安全感真的等于稳定么?稳定了你就安全吗?

有人稳定了就很不安全啊。怎么别人变就我不变。

安全感=稳定?有人不变更不安全

安全感=优越?也不行,优越有更优越

安全感=物质伏渥,成就傲人?很厉害了还觉得不安全

安全感=毫无威胁?没有竞争?没有冲突?也不能,人这一辈子怎可能毫无冲突。。

安全感=爱人永远永恒地爱你?变化是无法阻止的,可能需要做是我们自己的东西。

我在想,如果女性真的更缺安全感,如果这个命题存在的话,到底因为什么原因?

第一个波伏娃说了,Beauvoir,著名的第一批女性主义,原来叫女权主义。她说:女性之所以后来变得依赖于男人,更弱势,是因为身体被拖累了,因为女性要生育,如果不是因为生育的话,就会跟男人一样。她有一句名句:女性不是因为身为女人,而是长成女人。(被构造出来的)

第二类说法,男性的教育精神,女性的履行方式。我觉得这一类说法特别准确。特别符合当代女性的说法。其实我们从小到大的教育过程中,男的和女的是差不多的,都是你要努力学习、好好上进,有所成就。这种成就价值感一样一样往前走的。在这种跟男性一样的教育下,男的女的都需要做这个,你不能因为是女的,好像就要这么说,其实你不用进取啊,只要好好在家带孩子就行啊。没有。上学时候老师要求、家长告诉、兄弟姐妹比的,同学们之间非常羡慕的仍然是这种社会成就取向的东西。当我们受这样教育后,很多女性,我自己也是,身体里流动的是男性的教育经历---事业上要做点什么,要有意义,体现在社会层面的,这样情况下,当你突然毕业了,在20几岁的时候,突然说你是女的,赶紧结婚,再不生孩子不行了,男的多大都能生,你不行。这个时候发现,哦,好像跟他们不一样。但这个时候身体里面流动的已经是男性的教育,这个时候怎么去变。其实我觉得这是现代女性面临的蛮两难、蛮冲突的状况。

第三类的观点,为什么女性缺安全感呢,因为女性好像对亲密关系的需要可能会强。女性好像情绪更敏锐。有位老师说的话好,女性所谓的神经质是指情绪强度好像比男性更高。他说:其实可以这样想啊,女性高兴地时候也比男性高兴地彻底。当然相对应的,女性的难过也更持久。你既然要接受女性比男性更热情,热烈,就要接受难过时更低沉更持久。跟这种情绪女性敏锐相对应,在家庭中,女性就对亲密关系更加需要,更敏感。今天你不理我了,发生矛盾了。男性可能相对洒脱一点,注意力可能的方向不太一样。是不是男性女性差异是最大的?

“生来独立走向联接 VS. 生来联接走向独立”

有个学者这样假设,有人假设人生来是连接的,精神分析说是共生状态的,人刚生出来的时候,我和我妈是一起的,终其一生都是要走向更独立,觉得一辈子走的方向是从连接走向独立。后来有新的学者提出新的方向,人也是可以从独立走向连接的,婴儿是孤苦伶仃的,赤条条地来,赤条条地走,终其一生是学习怎样跟人连接。女性有优势,复杂的、多元化的、分层的连接,而不是我们所说的依赖。这样两种理论放在一起就有意思了,是哪种假设,对女性缺乏安全感一说可能就有不一样的想法了。到底女性更有优势,还是男性女性都缺的。

这里这幅图片中间印度的,是哈佛女学生,为马拉松准备了好久,正好马拉松的时候来月经了,想了好久,终于决定不带卫生巾跑完了全程。其实看到裤子上有一块深红色的东西。后来她很骄傲的拍了这张图,她说对我来说为什么一定要把月经给掩藏起来,对我来说带着卫生巾跑全程是不舒服的也是影响成绩的,她最后的选择是吃两片止痛片跑完了全程。很多人对这个事件有争议。有人说大题小做啊,有人说非常好的女性主义者,为什么月经就不能是一件好事情,男的什么时候都能跑,女的来了月经就不能跑,她那么想跑马拉松。这个争议不是本场讲座的重点。

发这图片想跟大家说,我觉得我挺佩服她的,好有安全感的人哦,边还有两个好朋友,一起照这个照片,整个照片非常阳光、自信。她不会觉得人们对此有争议,不觉得离经叛道的事等等。所以我们说女性到底是不是真的要安全感更低,是不是换个角度看就不一样。

有一种说法说女性的创伤一般而言比男性多。说女性这一辈子,生孩子养孩子啊,各种各样的事情啊。确实是,回顾整个传统,女性受压抑受歧视的传统真的数千年。小脚啊之类,从真正辛亥革命,或从倡导男女平等开始,不过一百年左右,几千年跟一百年相比,真的有点小巫见大巫的感觉。是不是能够马上把这个事情颠覆掉。还是不是今天的女性,包括我们今天在这里坐着,讲堂上的女性,我们在谈这个问题, 时不时我们身上仍然受着文化传统中的,前多少辈,她们女性身上手的创伤延续到我们身上一些不安全感,不知道不清楚,但我猜我身上是有的,我妈妈仍经常跟我说,人们笑话我们家呀,没有男孩呀。现在好一点,但她说了好多年。

从数据上讲,这是2004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全世界自然男女婴出生比是102-105:100.2.现在中国男女出生比是119.45:100,全世界最高,中国男性要比女性受到重视,不一样的感觉。是吧。

比如有的地方把女婴抛掉,甚至有的地方更过分,直接把女婴就,那个时候养得多就淹死。所以女性的生命价值跟男性一样吗?女性的生育贡献怎样才能计算,在生孩子养孩子中间,怎么变得你的价值感呢?我们说生二胎,有种秀叫做在朋友圈里秀二胎对吧,但事实上秀完之后那种养育过程其中的艰辛、劳动量怎么算,多少算到女人头上,怎么弄还是不清楚的。

女性被支配、压制甚至被虐待的地位能够完全平反吗?最重要的,我们常常说男性和女性之间比,事实上女性和女性之间也是有差异的,坐这里听课的女性,和环卫工人的女性,城市的和农村的一样吗?也不一样。所以这些因为相貌、体态,经济状态,家族背景教育等等等都有关系。这些就造成了概况。

二、女性安全感的两难困境

到底我们女性的价值感、安全感,就是有自信嘛,到底怎么来看。做了一个小研究。

一是对当代女性来讲,认同的女性模板,将来要长成什么样的人?很多中德班女性说,长成孟老师这样、Doris这样,都是非常自由独立有自信,同时各个方面感觉到幸福感和价值感合二为一的人。其他人呢,其他人我们在长的过程中是不是有女性的模版呢?你的Model你的高价值感呢?

先看古代,归纳了一下。主要的类别,很厉害,不是凡夫俗子家的,普通无名氏的女性,四类,

1大美女,特质是美丽,代表人物西施貂蝉等,中国人有几个没有不知道的

2烈女,知道的少。 寡妇之类的,立牌坊。其实一查,古代杨门女将,一门都是寡妇对不对,坚忍牺牲

3才女,不同时代才女都不一样,唐朝杨贵妇,她之前的年代女性特质是才气,能歌善舞,歌舞音律这些。到后面随着大兴科举之后,要找个识字断文的妈妈来养,能带儿考上状元的,那时才气才被推广,才会有人写诗才变成才女,之前女性诗人很少,真的没有么,不是没有,时代不赞赏。

4贤妻良母,特质照顾他人,前提是夫和子杰出,如果丈夫很一般,那就算了。再怎么贤妻良母,在家呆着吧,但如果出个很厉害的儿子,丈夫,那就了不起了。最厉害的代表人物就是孟母。这价值观到现在都很流行。如果这家孩子不够出息,首先就是妈妈内疚吧。一般爸爸不是第一个内疚,首先妈妈没做好。或者妈妈养孩子,生育真的是有价值的话,我的儿子很不错的,最起码名牌大学吧,我的女儿看上去体面吧。否则,她都觉得在怎么努力,不够贤妻良母。因为父子的杰出是不够的。

所以这是古代的一些东西,到现在有没有传下来呢?哪些传下来呢?

我们去调查,我们在几次女性心理学的课上,前前后后的比较零散,发现其实她们认同的价值模版居然一半以上是成功的著名男性。没有提到女性,全是男的。诸葛亮啊,习大大,温家宝,什么人都有。女的在哪里?很少。我们算了一下,不到50%。时间关系不能把数据全部弄出来。而且性别特征不明显。有女的时候,发现这些女性事业家庭都兼顾。当代的女大学生,代表成长的趋向,她们还是希望说事业和家庭都不能放,两重任务都要有,这样让大家觉得,女性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能让人更认可,因为传统文化还在那,如果完全不受传统影响,你是个女的吗?骂人的一句话根本不像个女的。不是长的,是做的。最厉害的骂人的话,你看看你自己,贤良淑德,沾了哪一条(笑)?彻底否定了。现在的文化价值怎么样呢?完全按西方文化来说其实很有风险。平等独立自由,你真的可以不要家庭吗?真的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同样事业成功的,男性未婚未育,别人说,黄金单身汉,白金单身汉、钻石单身汉;但女的呢,同样没结婚,就说剩女啊,齐天大剩啊,她就是太封闭了,太不顾家了,才会这样早就该结婚嫁人。就会很同情她,不会变得黄金啊、白金啊。所以你看在这样的价值观下,女性真的是更加艰苦。所以有的时候,我想讲的什么呢,如果男性看到身边的女性那么努力那么控制。事实上女性的安全感在背后的时候,她更加努力的话,这双重标准,有一个不符合,就觉得自己不够好。女性的自我认同就有点困难。

我们还做了一个有意思的调查,姓名的调研。做家庭治疗培训时获得的灵感。人的名字怎么来的。你看“姓”这个字哦,分解一下,女生哦,搞搞清楚哦。是不是应该跟母亲姓比较合理哦?估计母系社会留下来的。

后来就问女学生,你们的姓名谁起的?有什么寓意?男性特征多一点还是女性特征多一点?从小到大喜不喜欢自己的名字?有没有什么变化?为什么会有变化?想不想改名字?如果想改,怎么改?

不光学生,上课的学生,还让她们去找班级里的其他女大学生做调研,数据还在整理没完全做好,但有一些有趣的发现。你们猜(这是家庭治疗常说的话),是女性性别特征的更受欢迎,还是男性性别特征的更受欢迎?女性?错!是没有性别特征的更受欢迎。真的,很好玩,是吧?我这名字好在哪?人家猜不出来我是男的女的。很奇怪啊,怎么这样一个名字。我小时候最羡慕琼瑶小说那种名字,温柔典雅,现在觉得说中性特征名字更受欢迎,我不要让别人对我的名字有偏见,求职也好,有一种神秘感。

事实上这些人很智慧把性别的含义给遮掉了。你猜她们羡慕过什么名字?女性意味特别强的,特好听的,以前少数民族的,女神类的名字,四个字的,说出来都是女神。

最不喜欢的名字的特点是什么?一个字--土。跟俗的概念一样,土的背后什么心理含义呢?我觉得里面是希望特别一点,希望有特别的价值。“我叫金三顺”,我自己也曾经很烦自己的这个名字,太俗。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很独特。

有没有希望改过名字呢?有的人希望改过名字的,很多人改名字那个时期在青春期的时候,审视自己,觉得自己名字跟期望是不一样的。

喜欢自己名字的程度一定会有所变化?有的有有的没有,重要的在哪个时期。在青春期那个时期,18-20几岁时,常常看自己名字都会觉得很不好,很多人起了笔名。很多女性对自己性别特征有一些反思,特别是第一点,不受性别特征的影响。

这些都是小调查,甚至还有一些苦难。得出结论还是有困难的。

现实困难的心理意义

首先女性困境在于生出来是不受欢迎的孩子unwanted child--我真的有人喜欢吗?

有人叫招弟,叫再招。有人姓多,名余,多余的余。为什么呢?妈妈觉得太多余了,真的想要儿子。结果生了女儿。

真的是不是受人欢迎,也有点麻烦。

那么多重要求的整合,刚才也说了,现在和传统价值观对女性的要求,温柔&刚强,贤淑&热情,事情&顾家,此时&彼时。每个时刻要符合不同的要求,这是个整合。

三、家庭治疗技术&提升女性安全感

安全感刚才说了,什么是女性的安全感,第二个重点谈了如果存在现实的安全感的困难的话,怎么去呈现?得出结论应该是有的,即使到今天此时此刻还是有。如果从家庭治疗的技术来说,怎么去提升女性的安全感。

1. 系统观--不要光看一个人,我们永远不是只是一个人,我们是生活在人群当中的。

所以女性要去学会的是学会表达,好像到了今天,2015年了,21世纪初就快过完了,好像还是很多时候不太会去表达自己想要什么,特别想要安全,却特别不安全,用增强别人不安全的方法来找到自己的安全。我就举个例子,因为老是有这种录音,不知道谁办的,我们不希望有这种文字稿,不以我们中德家庭治疗的名义发出的,我们是有官方微信把逐字稿推出来的。所以想学习的同志你也不用太费力气,我们会做这样一件事情。为什么呢?你们老录音,我也不敢举案例了。我也很害怕。我们官方发出,会把案例删掉。今天不讲案例,举一些对话。

A:你为什么每次电话都不接?!

B:我每天很闲吗?你一天几十个电话?

A:国家总理也没有你忙,每天都在忙什么?!(这就不光是责备了,多了点鄙夷了吧)

B:和你说得清楚吗?(鄙夷跟随而来。鄙夷招致鄙夷)

A:你说都不说怎么知道说不清楚呢?

B:我没说过么?

A:你不用躲躲闪闪,我觉得你就是有问题,我跟你在一起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B:莫名其妙。

你看这对话,一环接一环,配合的多么好。

换种方式:表达自己的需求

A:你为什么每次电话都不接?

B:我每天很闲吗?你一天几十个电话?

A:觉得不对了,很快自我觉察。这样讲下去没有好处。用邀请的姿势表达邀请。前面用推开的方式表达邀请。“我有时候也猜是你很忙,但我希望知道你确切的消息,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我会着急和乱想”。

B:那有的时候就是不能接或者没听到啊。你到底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电话里说呢?

A:可能就是想知道你的消息吧。也担心会让你厌烦,但有时候忍不住会想打个电话听听你的声音。有的时候打不通电话就会心里乱突突,你会不会笑话我?(女性的直白和要求表达也出来了。能够放下身段。有时候有种比较纠结的就是心里明明想这件事,但告诉你说无所谓阿,要不要我陪,谁稀罕啊---用不安全的方式来要安全。安全不是别人给的,要自己挣得)

B:老婆,其实你不用这样的……你这得改才行啊

到这里的时候,如果是咨询师的话,咨询师问AB,这时候A和你说话,你感觉怎么样?对B。。感觉怎么样

到第三个。前面A没好好说,B就凑上来了。如果A表达再清楚一点的话。

A:你为什么每次电话都不接?是不是我老公越来越重要了,事情也就越来越多了?(有什么好处?往上抬嘛,把你往好处说嘛。却有可能吗。资源趋向。)

B:你老公正在努力呢,不过你一天几十个电话也太多了点吧。

A:有时候猜你很忙,但我希望收到你确定的消息,打了好几个电话没人接,我就着急和乱想

B:(又来了好话了)是不是特别离不开你老公啊?一天没消息就担心我跟别人跑了?(把感情的需要表达出来了)

A:可能吧。

所以两个人都在往安全的方向在营造。事实上,后面说物质的安全是有限的,真正的安全来自两个人情感上的互相慰藉和理解和托得住。

A:可能吧,但是有时候也会担心你会不会出什么事,我心里好像特别没安全感。

你看对话有时候,对到什么地方,称呼就不一样。

B:说老婆,你不用这样,我会心疼。(这位男士的表达很好。)以后我会接个电话让你听个声也好,还有什么我能做的让你感觉到更安心点的?

这样一个对话就能顺利往下走。

咨询师问AB,这样你老公这样讲话让你感觉如何?

哪句话、哪个词,让你听了跟以往感觉是不一样的?

2. 资源取向&中立

上次ppt也说,为什么那么难讲好听的话呢,明明知道有时候把他往好处说一点,或者说越是身边的人,让他高兴一点应该会让他好过一点我也跟着好过一点,是吧?系统观说你变他也变,我们在一个系统里,一个成分的变化会引起相应的成分变化。但是为什么做不到,家庭治疗会说资源取向和中立,为什么马上就批评别人。我们得出结论是,防御,如果你和你防御的情况你很紧张的情况下,你很容易对积极面视而不见。

比如妈妈非常紧张,咨询师跑来跟督导师说,妈妈焦虑死了,曾经有创伤史的,很不安全,看到孩子,对孩子也成天挑刺,孩子变得神经质。咨询师跟督导师说,妈妈怎么会这个样子。督导师很有意思,就会有个假设,实际上咨询师也在看妈妈的焦虑,看不到妈妈的关怀,看不到妈妈想养孩子的用心,等等等等,没点破。后来好玩的,正好有团体督导的情况,我在旁边看显示特别明显,当时咨询师要带一个小组活动,小组刚开始没有太大的动静,咨询师就想把小组的动力带起来,让他们稍微活跃一点,就说我们起来做个肢体的活动吧,站起来的互动。这些人10人左右,站起来,一下子还不错,坚持努力下,站起来7、8个人,在我印象中,大概就有2、3个人不愿意站。你知道咨询师说了句什么话么。他说:看起来大家都不愿意站起来啊(笑)。笑的人听懂了哈。她说大家都不愿意站起来啊。所以站起来的几个人怎么样?吧唧吧唧全坐下了。一开始2,3个人坐那哈,她来了这么一句,就吧唧吧唧全坐了。督导师很有意思,说,你面前明明有七八个在那站着呢,你怎么就没看到这七八个人呢。咨询师一想,是啊,我为什么就看到没站起来的,看不见站起来的呢,就像笑话里说的,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来了,结果所有人都赶走了。为什么会出现那种情况呢。明明有资源。

家庭治疗相信,有多余两个人,别说两个人,就是一个人在那里,都会有资源。而作为家庭这样的人的集群、社会单元,一定是有资源的,但为什么呢看不见呢,因为很紧张,很防御,到底怎样把问题解决,这个事情很糟糕啊,发展下去很不得了啊。所以我猜这个咨询师当时看不见那7、8个人,只看见2、3人做那时,他可能想,晚了督导师看着我呢,这个事情我做不好了,别人会怎么想我啊,为什么我能力不够呢,这个问题看样子不行了。他心里一慌一慌什么事就看不见了。

所以我们的信念是什么呢,如果说安全感有个信念的话,信念就是,越紧张,我们越容易问题取向。怎么办呢?相对应的,越资源取向,我们就越容易放松,我们要联系资源取向,随时随地的练。

有个小的故事,《非暴力沟通》,卢森堡博士写的。当时读这故事很有感觉,跟大家分享一下。着一个女囚犯EttyHillelsum,被关进集中营,随时都可以进毒气室,命不保夕。她干嘛呢?她还跟态度恶劣的集中营的盖世宝谈话,最后变成集中营特别受欢迎的一个人,一时传为佳话,她就跟盖世宝说什么呢?她说:哎呀,你是不是心情很差啊?你的童年是不是过的特惨啊?是不是女朋友抛弃了你啊?你好像看上去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啊?

看的笑死了,这个人都这么惨了,还跑去说别人那么惨,好像说着玩似的。但事实上她心情的平静,能保持很好的中立,当我实在看不到资源的时候,盖世宝肯定很恶劣的啊,你总不能说啊你打扮很好姿势很帅。这个也太假了。这个时候基本上能保持中立,当我们遇到事情不能理解的时候,保持中立也是资源取向当中非常重要的部分,就问他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呢?怎么搞的呢?你是不是自己也很惨啊?那个女性在那个时候能这样去问盖世宝,我觉得是一种非常非常坚定的信念在那里,相信人是好的,相信人是有理由才会做出很恶劣的事情的,相信没有人生下来就立志去做暴徒的。这是一种信念。

资源取向练习:

1.这是一种在咨询看到有问题的取向:

妈妈:我得看着他(儿子)写作业,要不小学都跟不上,将来初中怎么办呢?初中不好高中干脆考不上。高中没有怎么办?现在没个大学文凭怎么过呢?社会最底层呀。

爸爸:成天瞎操心。

咨询师问爸爸:你看到妈妈这么全身心扑在儿子身上,你感觉怎样?

爸爸:着急。

咨询师:着急你会怎么做啊?

爸爸:烦,可能就跟她吵。

咨询师:吵的作用是什么啊?

爸爸就不吱声,他就开始想这个事。

事实上,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我们走资源取向怎么走?我们会那样去做,就是说人除了着急,烦之外,肯定还有别的情感。人是很复杂的。我们要把一些心疼,或者想帮帮不上啊,其实是非常有些希望帮一把又不知从哪里帮起,如果那个地方来讲的话,可能会好一点.

然后跟妈妈,发现妈妈跟爸爸模式是一样的。所以你看到说其实妈妈的不安全,在爸爸这里得不到好的回应,或者妈妈的不安全感染了爸爸,爸爸的不安全的回应又强加了妈妈的不安全。所以不知道孩子感觉怎么样。当然孩子看上去乖,非常乖,看上去不怎么动。听上去爸爸妈妈做什么他都,虽然做不到,但努力去取悦他们。非常辛苦,心疼的小孩。

咨询师:妈妈,你看到儿子那么懂事努力,做作业却总也完不成,你心里感觉怎么样?

妈妈:着急。

咨询师:还有呢?

妈妈:生气,上火。

咨询师:然后呢?

妈妈:声音大了吧,好像看爸爸也看怎么不顺眼了。两个人就吵了。

但如果我们仔细去问的话,常常我们就这样问别人了,人常常,有的时候习惯了,着急啊,着急上火,看不到好的方面。一个人很着急,说,哎,这水怎么样?她很着急第一反应可能就说:太少了,这么点水。但如果她是很平静的,慢慢的看,仔细的想,除了水少之外,还有什么别的呢?他可能会说:当然嘛,这水嘛,可得时候也是能喝几口的。然后呢好像是雀巢的牌子,好像还蛮健康的,然后它的盖子是蓝色的,挺好看的。慢慢慢慢的一些东西就带出来了。所以有的时候是一种慢下来找资源的带的过程。

刚刚是不资源,我们来看看怎么去带资源。这里取了两段对话。

A:看见没?!他才好了两天,又打回原形了!早告诉你他根本就是装的!

这话谁说的?歧视吧,为什么就不能是男的说的。实际上是女的说的。就说你看,根本就假的,好了两天,就变了。

回应会怎么说呢?回应说:会不会他是为了特别的讨好你,或者是怕你生气什么的,压抑之下,没想清楚为什么要变,就赶紧承诺要变。这样的打回原形会不会也是他的求和策略呢?你要不要再问问他,他觉得不要变的利弊,他为什么不要变,他不变得好处是什么?他觉得要变的是什么?他觉得要变的利弊是什么?

这样的一个策略我觉得好在哪里呢,最起码它是先走中立的路线。中立里面慢慢找资源。中立就是说它是不是为了特别的讨好你,或者是怕你生气什么的,压抑之下,没想好。所以这个过程是想别人的动机,在走资源取向的一个重要的策略是想动机。有一句话是说人的行为可能有错,但人的动机是不会有错的。(NLP、催眠都有)所以想走中立或者资源的话,先是走动机。为什么这么做呢?

对话二是一个孩子说的。

我不想去参加考试,我很害怕,万一考不过很丢脸,而且是面试,那个老师很凶,想一想就让我怕的要死。

这话一说一般人都鼓励他,不怕,没什么好怕的。

这个人说的是:你不去考试的话,心里会好很多?

他说最起码现在是这样想的,知道这样不对,但现在真的没法面对,我真的没办法去。这是一个女中学生。

妈妈说看上去你很会保护你自己。这是什么啊?资源取向。动力,动机。

看上去你很会保护你自己,这孩子表达聪明。无论什么时候先保护自己,不会阵亡,那肯定是对的。

啊?你不会批评或劝劝我去考试吗?

我知道你肯定也希望自己能去考试,真的应该是不敢去呢(共情和资源配一块儿)。

哎呀,谢谢你能这么说,好像轻松了不少。

好了后面说:其实心里还是个小声音,还是想去考试的。

好玩吧,出来了,当她放松了那些戒备,好东西也出来了。

哦,那个声音怎么出来的。

这个不是原版的逐字稿,但是根据原版改编出来的,是真事。

事实上这样一个过程跟着会出现,当我们用资源,用中立去看的时候,很多时候好的东西出现了。你就会觉得更加安全。

3. 可以用的技术叫界限和分化,家庭治疗中用的很多的一个词。

(1)不管我跟一个人多亲,我爸爸,妈妈,最爱的人,没有问题,但我知道他是他,我是我,他的难过我很想帮忙,但我知道那个最终要靠他自己。这个对女性来讲是比较困难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调查了一下,女性最受欢迎的特质是乖巧,冰雪聪明。就是觉得这个孩子挺懂事的,干什么都招人喜欢。有人说我一定要被人喜欢,被人喜欢了我才是有价值的,我才不是那个unwantedchild。我是一个受欢迎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看到,在性骚扰这样的例子中间,就会有这样的个案在里面。。

有女孩子和老板一起出差,可能就会有被性骚扰在中间。当男性看上去好像级别高级一点的男性,对女性发骚扰一点的信息的时候,女性第一想什么呢,哎呀,我要是反抗了他会怎么办呢?他比我权利高,我可不能反抗他。如果他以后给我穿小鞋了怎么办。第一想法是很害怕,因为一定要被人喜欢。第一想法是不知道怎么去反抗这种事情,或者马上去争取自己的权益。首先想的是哎呦我要是拒绝了他,他要是不喜欢我了,我可怎么办呢。是那种特别被动和那种被人决定的情绪和想法。因为那种不敢拒绝性骚扰或者所谓的有些事情叫潜规则是吧,实际上背后有一个不敢拒绝的地方就是,界限不清楚,好像你的未来真的是被某一个人决定的。

(2) 关系中的自己。很多人要看别人眼中自己怎么样的。爸爸觉得我是这样的,我就一定要这样,妈妈觉得我是这样的,我就一定要长成这样。事实上有人30岁了,居然说老师我要离家出走。我想,这么大年纪了,现在晚了点吧(笑)。30岁了,我心想早就该走了,就不能叫离家出走了。有人说,老师我决定要为自己活,我决定不为我爸爸活,我不为我妈妈活,我要为自己活。30岁终于想到了为自己活,30年前都不知道想什么了。但实际上可以看到联系是非常紧密的。

(3)在关系的界限和分化中间,我们说到女性的不同角色是怎么看自己的。女性这辈子有什么角色啊?上来是女儿、可能是姐姐妹妹,女友、妻子、母亲、奶奶、外婆,活的再长点可以当个曾祖母,还有可以女职员、女领导、女同事,还有不同的职业角色中是女司机、女博士,但是我想说的是,大家在不同角色的时候,是不是能分得清楚每种角色是不一样的?做妈妈的时候和做姐姐的时候,那种角色,冲突时候怎么选,是不是一定要兼顾,怎样取舍?看你分化的够不够好的一个标准的是什么呢?你的一个亲人,很亲很亲的人,他不高兴了,你能不能忍?跟他说好吧你就难过一会儿,我就陪着你。但是难过一会儿,你马上说马上高兴起来吧等等,那就是不能忍。如果你看不得你的亲人难过,那是病,得治。

4. 看不得别人不高兴?那是因为你觉得他的不高兴好像被你引发的责任。你们之间有点关系搞不清楚。所以说别人的不高兴,你可以理解,可以允许、可以陪伴、可以等待,但不是要马上把她修理好。如果真的界限很清楚的话呢,要先看看代际的问题。不安全中间,多少人是上代人告诫的?有人会说,女孩子啊,千万不要单独跟男孩子在一起。不知道谁告诉她的,后来问了,奶奶的奶奶告诉她的。为什么告诉呢?那个年代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所以有上代人代际之间的传递。还有呢,多少是别人的影响?专家。专家说了,女性走在路上要带辣椒粉,或要穿很尖的高跟鞋,对着坏人踢一脚。所以这个东西到底有多少是自己真正的不安全感,还有多少是别人给你灌输过来的。还有不安全有多少是不敢反抗的受害者心态?因为这个事我只能这么干了,都他害我的,都他做的,怎么怎么样,他们这样做我怎么能够高兴得起来?就是因为她怎么怎么样。这个时候被动的地位是非常明显的。好的分化是怎么样的呢?学术上会有几个原则:

(1)情绪&理智分的开,前一分钟哭得要死,后一分钟要工作了,你能迅速拿起随便什么,擦干净,马上调整到新的情绪中去。情绪和理智分的清楚。或者在自己理智状态下,是不是还能够有情绪。既能够有情感,同时脑子还比较清楚。简单的说。

(2)自己&他人。什么是我的,什么是他的,什么是我妈的,什么是我的。有段时间我会觉得,我妈不高兴,一定是我做得不好,后来我才发现,我老师告诉我遇到过类似的问题,但他很勇敢的跟他妈说:妈,你别指望我,你的快乐要自己找,你把自己的生活搞搞好。你别指望我,我虽然很爱你,但是我不会跟你住在一起,我也不会整天想着怎么把你哄开心。这都不可能,你要真高兴,你得靠你自己。我说你怎么这么不孝顺。说这样的话。他说事实情况就是这样啊。她不高兴他得靠自己啊,她不能把心思全放在儿女的身上。觉得好像有道理,自己和他人:我很关心你,但我并不能够为你的高兴你的幸福负全责。男的谈恋爱时候胸脯:你的幸福我负责,你的幸福交给我了!那是情话,千万别信!谁也不能为谁的幸福负责。自己和他人要分开。

(3)过去&现在要分开。我找到个图,是哀伤辅导用的,突然在想,如果女性从数千年传统中真的有创伤传下来话,那其实是要个过程的,她不可能马上从创伤中恢复过来的。从它那说来说,创伤当中有丧失,然后有哀伤,哀伤完了之后然后才有成长。如果女性真的从过去数千年来,受到这些丧失创伤之类的,那可能这整个过程,正好做到第二个中间,哀伤的过程,哀伤有可能表达的是很愤怒,有的人表达退缩、有的人看上去外强中干,有的人过分努力,有的人用力过猛,还有人怎样怎样。但事实上,也要经历这样的过程,经过了这个过程,可能最终走到比较平和的成长。可能我们安全感那个时候就比较自然。但一定有这样一个过程,不可能马上变,会有个改变的过程,我相信我觉得我自己在中间这个过程,我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样在做中间这个过程,这个过程也是蛮重要的,因为要分化,要有个过渡。方向是清楚。

这张图片我很喜欢,你们看了感觉怎么样?安全哪!

前几堂讲座讲依恋啊,孟老师讲三角化啊,实际上,这样一个感觉是最早最初的安全。今天可能不能讲这个部分,事实上这种安全是人类男女共同需要的。我今天讲的安全感更多的是情感。有一个人告诉我说,我天天很忙,我老公不能干,天天在家干不了什么,还天天跟我吵,真是气死人,一点安全感没有。一堆诉苦中间好像说老公不能干,事业不成功。我问她说当你很累的时候,回到家的时候,老公可以跟你聊天吗,可以安慰到你吗?她说没有,不断自己不能干,回家还对我冷嘲热讽,天天还说我老不顾着家。再不想想看,家里钱谁挣下的。我说好,如果你很累了,你老公还是这个样子,但是你回家后,他能够跟你聊天,和你情感沟通,那你感觉怎样?她一下子觉得够了。不用他做很多事情了么?她说不用啊,家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啊。他如果能那样做的话,其实我觉得很舒服的,那样一个男生其实还是能很好给我提供安全感。还有支持,很稳定,所以我觉得安全感中间很多是情感的互动,就看能不能够接得住。

安全感的四个维度:就不讲了。

安全依恋的养育过程。

这是一段引言。又是霍妮说的啊。我非常惊讶的发现其实所谓的精神分析出身的精神病学家,著作里很多人本主义气息。

神经症与人的成长》

你无须,实际上也会无法教会一粒橡树果如何长成一棵橡树,但只要给橡树果以机会,它内在的潜能就会发展。同样,只要给个人以机会,TA就会发展TA真实自我的各种独特活力。

--Horney

要真是橡树果,你要它长成苹果树很难,但是呢,在这个过程中,为什么有的橡树果长不好呢?发不出那种活力,生机勃勃的样子呢?那是因为在家庭中间,成长过程中间,家人的一些气氛,就像土壤空气阳光一样,可能让种子没办法发芽,所以不安全。种子根本不敢出头,万一长成橡树马上被人拔了。其实我的目标,虽然我是橡树,但我得长成一棵梨树。所以我怎么长的好呢,长的特曲折,半天不觉得是橡树。他觉得我长成梨树又长不成,长成橡树又会被人不喜欢,那怎么办呢,所以曲里拐弯地长。面目全非。

她提到的不好的家庭氛围很多,我就抄了一些:家庭中间那些东西会让成长过程不安全呢,不管男性女性。

家人的盛气凌人、过分保护、恐吓威胁、急躁易怒、过分苛求,过分溺爱,反复无常,偏心,虚伪……

好不容易啊。好多事情都会伤害到其实自然成长的东西。

整体人际的PM2.5:拒绝复制不安全

我想说个故事,其实是真事,演讲中一个情境,一个女性要去做讲座,好像不是讲座,上来发言,演讲一样,从观众席上走上来,她觉得开不了口,没法张嘴,她说我脑子里突然就出这句话,怎么就你那么能呢?然后她就说,我要是这个时候这么众目睽睽地跑上去之后,别人就会说,怎么就你这么能呢,这个女的就不像个女的,做一女的这么得瑟。后来下来跟老师谈的时候,老师说是不是你妈说的?没有啊。你爸?爷爷?奶奶?三代直系亲属都找完了,还没有。奇怪了,脑子怎么跳出这句。还老公?好吧。那个时候很年轻,还大学生好吧,还没有老公。她想了一下说,我好像是听别人讲的,在学校里,或者是在它听别人的某个场合,在谈论一个女的,很得瑟,你看她这么得瑟,怎么就这么能呢?哪里像个女的!其实不是说她,其实说别人,但她观察学习的角度、给记住了,记住后怎么样?在她需要表现需要冒险的时候,就跳出来了。当时给我印象深刻。我想,其实有时候做好一个人还不够,可能还需要更多家庭更多的氛围共同努力,因为如果我们整个生活环境中,父母朋友没有讲这样的话,但可能是身边的同学、老师,路人怎么样等,她只要听到足够的频率,三人言猛于虎啊,讲了几遍几遍,就真的变成真的。她就相信说原来这样情况下一个女的跑上去说话,别人就会说怎么这么能呢,根本不像女的。她就会受到影响。所以我在想真的要有安全感的话,可能我们每个人可以做的事就是拒绝复制这种不安全,当然要做的事情很多,但是如果能够把这个拒绝复制不安全,我们感觉到不安全的因素和我们不安全的东西方向,我们可能避免整体人际的PM2.5。如果比喻成pm2.5的话。实际上每个人都在减轻这种氛围的影响,因为这种氛围对每个人的影响,可能从系统观来讲,比家庭影响还要大。可能我们做的就是这样。如果还是做不到,还有最后一招,一般人我都不告诉(笑):干嘛那?去见专业的心理咨询,去见专业的心理治疗师。再不行,去学做专业的心理咨询。

最后一句话:安全感不能靠给,要靠挣!

孟:

非常精彩,刚才话题很有趣,带着家族里面对一个男孩子的期待,不但成功的成长为一个有安全感的女性,同时兼顾了男性的一些很重要的物质,勇敢,直爽,幽默,是不是这样子?

那我们留一点点时间,10分钟左右,大概2,3个问题可以提?看看那位有一些话题要跟姚老师一起分享或讨教一下?在坐德国老师她们也可以参与。

问1:Lo. 姚老师你好,这已经是第二次见到你了,第一次开放式对话,我现在是80后,工作4年,是老年心理疏导社工,最近恋爱了,2个月,在和他相处当中我发觉自己的确没有安全感,像姚老师说的女性,可能在亲密关系中缺乏安全感,我想问在两性亲密关系中,除了拒绝复制不安全感,怎样有具体策略?因为我发觉我比较粘人,一方面提升自己伴侣值、颜值、一方面降低PU值,就是不要作(笑),还是理论的层面,所以想讨教驭夫有道的姚老师。

姚:谢谢,我转眼就驭夫有道了(笑)。照镜子吗,照镜子的感觉是怎么样子的,安全感测试是怎样的?

问1:镜子我觉得蛮可爱,但其实觉得自己蛮缺乏安全感的。

姚:这个问题,孟老师要不你先回答一下?孟老师安全感比我强。

孟:姚老师提到,每个人出生早年18个月形成的依恋关系,而婴儿这种模式会带到我们成年以后跟异性建立亲密关系的时候,也会影响,建议你先对自己依恋关系的类型要有个了解,现在对成人的依恋关系的研究多了,甚至有测量表格。通常建议一个安全型的人找配偶时,如果找到安全型的更好,如果不安全的找个安全的,也很好,像姚老师说的挣回来。那另外也是一个不安全型的,你看这样子怎么匹配起来。可能对自己的依恋关系类型有个基本了解,可能帮助你在未来两性关系里面互动有个指引,具体发展出具体的什么策略,你完全是有这个力量的。

姚:我觉得她的策略已经很多了,好多我根本都没试过。从策略方面来讲你已经很厉害了。我在想刚才说了。有句话,亲人有先天的依恋,还有的亲人是后天挣来的。先天的亲人是怎么传给你这种安全感和不安全感的表现。有的时候,家庭治疗会有句话说说你要先走回家,看你的方式更像爸爸还是妈妈,因为情感太亲密了,不由自主学到了,不管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就变成了浸染的学习。这叫先天的亲人的影响。后天的一个挣来的亲人的影响就是说,在你和爱人的互动中间,到底他做些什么你感觉更安全些,或者你做些什么他会感觉更安全些,或者你的孩子,孩子还小哈。但是慢慢长大中间。所以后天的亲人和先天的亲人这两种亲密关系,都会对我们安全感中情感的实质有很大的作用。

孟:看看德国老师有没有补充?

亲友团已经上阵了(笑,鼓掌)

Hartmut:我想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它也是一步一步积累的过程,首先也可以问自己,到目前为止你自己的安全感是怎么形成的?接下来下一步,最有可能采取的是什么样的方法呢,可以去想一想。如果根据我的观点,我自己去做个比较,有可能得出一个好的结果。首先回顾一下我发展到今天,我这些安全感到底是怎么获得的,下一步有可能做什么能够增加我的安全感,接下来怎么样做在能让我达到更满足?那我觉得刚刚姚老师提的建议非常好,我们就经常拿出镜子照一下:我挺好的!我这样子就挺好的。

孟:最后一个问题好吗

问2:我想从依恋理论来说,好像我没有发现蛛丝马迹,好像女的缺安全感,但今天讲座里说好像女性特别多,更缺乏安全感,是不是中国文化背景让我们觉得缺乏安全感,还是西方社会普遍女性有缺乏安全感。今天正好有德国老师,可以和姚老师一起回答,谢谢。

姚:这是个很有连接性的问题,听了我们好几场讲座。确实是,很多问题是有文化建构性的,原理上看起来与性别无关,依恋本来就是个养育的过程,父亲母亲的作用是跨文化的,适应性很广。但是在中国,我其实很不希望,本来你好好的,听完这个讲座,屠然发现自己安全感不足了。有些人就这样,她说我学心理学之前觉得过得挺幸福的,学完发现自己过得可不幸了。我并没有希望是这样一个过程。但我希望大家看到,男性女性都可以去反思,如果当我有那么一丝丝不确定,安全感更多的是一种不确定,不能忍受不确定,当我这种不确定不能容忍、耐受这种不确定的时候,有没有性别带来的原因。比如刚才说的那个女孩子想上来演讲的时候,跳出来的“怎么就你那么能呢,你像不像个女的啊”,这句话其实就是不知道哪里文化建构出来的给她带来的不安全。如果有这方面的,我觉得是我们要反思,不再复制的。不在这方面造成文化上一个建构的东西。我不知道国际的情况。

孟:我补充刚才姚老师所说的,为什么讲女性安全感这样一个特别的话题。我个人觉得男性女性都有安全感这样一个最基本的人生存下来的命题,但是女性的安全感更有意义,因为什么呢?因为女性是孕育生命、抚育生命,在生命最早期的时候给幼小的生命提供亲密关系的人,所以我想讲这个部分可能会更有意义一些。

好那我们今晚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大家,谢谢!

本次演讲文稿由悠漫整理。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00

TAG: 姚玉红 中德家庭治疗师
«中德家庭治疗师晚间演讲:如何处理儿童和青少年的依恋障碍 家庭治疗案例/术语/讲座/微课
《家庭治疗案例/术语/讲座/微课》
中德家庭治疗师晚间演讲:系统的视角看内稳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