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凡·彼得罗维奇·帕夫洛夫(Ivan Petrovich Pavlov)小传
作者: 《帕夫洛夫的狗與薛丁格的貓》 / 4031次阅读 时间: 2015年9月07日
标签: Pavlov 巴甫洛夫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伊凡·彼得罗维奇·帕夫洛夫(Ivan Petrovich Pavlov)于公元一八四九年九月二十六日诞生于俄国名为粱赞(Ryazan)的小镇。他九岁时从篱笆上摔下来,头撞到了砖地。发生这次意外后,身为圣三一修道院院长(the Abbot of St. Trinity Monastery)的叔父就接他去修道院同住。在那儿,叔父鼓励帕夫洛夫大量阅读,此外也要帮忙他那以勤俭闻名的叔父打理修道院。之后的人生,他将自己之所以对于生理实验有满腔热情,归因于这段童年经历。

公元一八七〇年,帕夫洛夫进入圣彼得堡大学(St Petersburg University)研读。那时,他因为对科学知识抱持满腔热血,满脑子都想着要以科学带动社会改变。帕夫洛夫个人的阅读习惯让他接触到英国乔治·刘易斯(George Lewes)的著名研究,特别是关于生物学的研究,他在心中牢记阅读过的长篇内容。

在伊利亚·法捷耶维奇·齐翁(Ilya Fadeyevich Tsion;公元一八四二年至一九一〇年)的指导下,帕夫洛夫开始详细研究胰神经,这篇研究也让他荣获了一面金质奖章。将神经系统视为主要掌控身体运作方式的想法,深深吸引着帕夫洛夫,有段时间他甚至认为神经系统是掌控身体运作的唯一方式。藉由神经系统的刺激,动物体内器官得以运行各种功能,特别是分泌各种消化液。运用古老的概念性区别法,他将掌控体内器官的“神经”理论与进行化学作用的“体液”理论区别开来。不久之后,他将此想法当做神经生理学通用观点的基础,并延伸运用到心理学上,进行制约反射的研究。

帕夫洛夫喜欢与博士生一同进行研究。他后来说:“从大家的讨论中,我养成运用生理学思维进行推理的习惯(这后来使他对一些心理现象的解释产生怀疑),我努力运用实验技术,将它们发挥到最大效益。”帕夫洛夫在一八八四年至一八八六年间,访察卡尔·路德维希(Carl Ludwig)在莱比锡(Leipzig)的实验室,精进自己在“生理手术”上的技术。

帕夫洛夫不乐于运用已肢解的动物部位进行实验。他相信动物是个整合系统,在神经系统的作用下,身体的每一部分都会相互影响。他还认为某项作用中的每个阶段都与其它阶段相关,就是在这种原则的驱动下,他发展出将过程取样的手术技巧,特别是取样消化作用的技巧。他一手策画实验室的空间布局,让狗可以在麻醉之下进行手术,他将狗重塑成一部具管线出口的装置,让消化作用的各阶段分泌液能从这些出口排出。实验几乎都着重在两个消化阶段之间的关系,像是食物出现在胃中与胃液分泌的关联;然后下一个阶段就是胰液的分泌了。帕夫洛夫痛恨血液,所以进行所有手术时,必定要有人清理,不仅如此,他还坚持生理手术改造的动物,“必须同时顾及二个层面,一是让手术造成的伤害复原,二是在此手术程序允许的范围内,尽可能让动物恢复正常状态。”

威廉·博蒙特(William Beaumont;公元一七八五年至一八五三年)在研究消化过程里的化学反应上领先众人,他的研究深深启发了帕夫洛夫,使帕夫洛夫致力探索消化作用的神经控制。博蒙特的研究事实上是一项意外,有一位加拿大籍仆人艾利克斯·圣马丁(Alexis St Martin),身上有条通到身体外部的胃瘘管,他痊愈了,但开口没有封闭,留下一个可以取得消化过程中分泌液的洞口。帕夫洛夫纯熟的手术技巧,让他能以超凡的方式重造实验狗。他在唾腺、食道、胃、肝、胰管,甚至是小肠都造出具有永久性外部开口的瘘管,让他取得这些器官分泌液的样本。他于是可以十分详细地观察消化过程,特别是精准测出刺激与消化反应间的相关量化数值。一开始,帕夫洛夫开在狗身体上的瘘管很快就会愈合。他解决此问题的特有办法,就是仿照嘴巴、鼻孔与身体其它外部开口的样子,在开口周围缝上一小块黏膜。就这样,他创造出永久性的瘘管。

帕夫洛夫的研究受到国际瞩目,并且因为研究出影响胃液分泌的神经机制,让他在一九〇四年荣获了诺贝尔奖。但在获奖感言中,他大量提及自己近来进行的制约反应研究,然而就是这项研究对心理学界的影响深远,也因此让他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

最后帕夫洛夫被聘为军事医学院(Military-Medical Academy)心理学系的教授。不久后,他继续在皇家实验医学研究所(Imperial Institute of Experimental Medicine)的心理部门从事研究。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Pavlov 巴甫洛夫
«条件反射 24 巴甫洛夫 | Pavlovian
《24 巴甫洛夫 | Pavlovian》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