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关于成瘾Johann Hari
作者: Johann Hari / 7554次阅读 时间: 2015年8月25日
来源: TED 标签: 成瘾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0:11
在我小时候的一个记忆,有次我想叫醒我的亲人却叫不醒,那时我只是个小孩不懂事,但当我长大了,我发现我的家族吸毒成瘾,包括之后古柯碱成瘾
0:24
于是我开始认真思考,,其中的一个理由是,百年前美英两国带头禁止毒品使用,而且我们也在世界各地强制提倡反毒,我们已经反毒整整一个世纪了,不断逼迫瘾君子戒毒并施以峻罚,因为我们相信这些手段可以阻止他们,并且刺激他们戒毒
0:47
几年前,我看着那些沾染上毒品的家人朋友,不断思索着如何帮助他们,最后我发现有一堆难以置信的简单问题,是我根本无法解答的,例如,,是什么使我们成瘾,为何要继续这种无效的反毒手段呢?,是否有更好的解套方式呢?
1:09
为此我研究了大量的资料,仍然找不出我要的答案,所以我想说,好吧,,我亲自去走访世界各地的人,染过毒品的人或研究专家,与他们交谈并尝试得到答案,谁也没想到一走就四万八千公里以上,面访无数个不同的人,从来自布鲁克林的布朗斯维尔区,贩毒的跨性别者,至喂食猫鼬吃幻觉剂的科学家,研究牠们是否喜欢,结果猫鼬真的喜欢,但只限于某种情况下,一直走访到唯一把毒品合法化的国家,从大麻至古柯碱都合法的国家,葡萄牙,最让我惊讶的一件事是,我们对成瘾的认知几乎不对,若我们开始吸收与成瘾相关的新知,我们要改变的事,恐怕比现有的毒品政策还多
1:57
但我们从我们所知道的开始吧,想象一下中间这排的观众,想象从今天开始的二十天,你们每天使用海洛因三次,有些人看起来很兴奋喔!,(观众笑声),别担心,这只不过是个假想的实验,假想你们已经做了,会发生什么事呢?,我们都知道事情的发展,毕竟我们都学了一世纪了,我们都知道,因为海洛因里化学物质的勾引,当你使用了一段时间,你的身体便开始依赖这些化学物质的勾引,所以你自然就会需要它,二十天后你们都染上海洛因了吧,我那时候也是这样想的
2:33
我开始发现事情不太对劲,让我这么解释好了,如果我今天走出TED演讲会场,不幸遭遇车祸并断了腿,我即被送往医院,并且注射大量的二乙酰吗啡,二乙酰吗啡就是海洛因,其纯度比街上卖的海洛因更纯,因为毒贩卖的货是被污染的,事实上,,其海洛因的成份微乎其微,因此医生提供的药品是纯度最高的,而且你会长期接受这种药物治疗,现场有非常多的人,你们也许都没发现,你们已经用过大量的海洛因了,而你们正在听这场演讲的同时,这件事也正在发生,假设我们对成瘾的认知是对的,那些人也暴露在化学物质的勾引下吧,结果会如何呢?,他们应该也会变成瘾君子,我们仔细的研究过这个问题,结果是否定的,若您的祖母做了髋关节置换手术,她不会出院后就成了瘾君子吧
3:24
我了解之后,一切似乎很怪异,所有我所学的跟我所以为的,其实都相反,这整件事都怪怪的,直到我见到布鲁斯.亚历山大,他是温哥华的心理学教授,他做过一次不可思议的实验,我真的认为这实验帮助我了解此议题,亚历山大教授跟我解释说,我们脑子里所想的成瘾这件事,有部分原因来自于一系列的实验结果,于二十世纪早期所完成的实验,都是很简单的实验,如果你有点虐待倾向,今晚你可以在家实验,你把一只老鼠放进笼子里,并放置两瓶水在里面,一瓶是纯水,另一瓶水添加少许的海洛因或古柯碱,你会发现,老鼠总是喜欢有毒的水,总是死得特别快,你看吧,这就是我们知道的结果,在1970年代,亚历山大教授在过程中观察此实验,然后他发现一个状况,他说我们把老鼠放在空笼子里,牠们无所事事当然只能吸毒,我们尝试不同的方法吧,所以亚历山大教授制作一个笼子,叫做"老鼠乐园",基本上是老鼠玩乐的天堂,牠们有大量的起司吃,也有很多颜色的鼠球可玩,还有无数条小隧道,最重要的是牠们有很多朋友,可以一直交配,然而我们同样提供牠们自来水和毒水,令人讶异的是,在老鼠乐园中,牠们不喜欢喝毒水,几乎从不使用,没有一只因为忍不住而饮用,没有一只服药过量,这数字从它们遭隔离,而百分百引用毒水,到它们拥有快乐和生命的联系后,掉到零用量
4:58
第一次看到这个情况,亚历山大教授认为,也许这只是有关老鼠的事,它们与我们不同,也许牠们不同于我们所爱来的多元,但你知道的,庆幸的是,,这有做过人体实验,发生在同个原则同个时间,那就是越战,在越南,有百分之二十的美军使用大量的海洛因,若你看那时候的新闻会发现,大家都担心得要命,因为我们可能会有成千上万的吸毒犯,在美国的街上游荡,当战争结束后证明了实验的结果,那些使用大量海洛因的军人回乡后,普通精神病学文献做了详细的调查,他们最后怎么了呢?,最后他们竟然没有去戒毒所,他们也没有染上毒瘾,百分之九十五的人直接停止使用,现在您若相信有关化学挂勾的事,您会觉得那根本是无稽之谈,但亚历山大教授便开始去想,或许成瘾有另外的解读,他提到,如果成瘾跟化学挂勾也许无关呢?,而是跟你所处的环境有关呢?,或许上瘾和尝试适应你的环境有关?

6:03
有了以上观点,另一位来自荷兰的教授彼得.寇恩,他说也许我们根本不应该用"成瘾"一词,或许我们应该称之为"连结",人类天生最原始的需求便是连结彼此,而当我们开心又健康时,我们会去连结彼此的关系,但如果你无法这么做的话,是因为你心里有创伤或受孤立,或是遭生活压力击败所致,你需要跟某物做连结,以帮助你舒缓压力,而这东西也许是赌博,也许是色情书刊,也许是古柯碱,也许是大麻烟,但你会需要一个连结在,因为这是我们人类的本性,也是我们人类的基本需求
6:39
最初我觉得这件事难以理解,但有个方法帮助我去思考,我看到我座位旁有一罐水,我看到你们很多人也有水,忘掉毒品,,忘掉反毒战争,在完全合法情况下,这些水可能都是伏特加吧?,我们可能都会醉倒在一起,或许演讲之后我会,-,但我们没醉呀,因为你们都有接近海量的酒量,这是参加TED演讲的成果,我猜你们都可以承受,未来六个月每天喝伏特加,而你最后却不会成为游民,你不会这么做的原因是,不是因为有人阻止你,而是因为你有很多的连结在,这些连结是你希望能参与的,你有你爱的工作,你有你爱的人,你有健康的关系,然而成瘾最核心的关键,我了解后,相信证据所建议的方式,是有关你无法忍受在生活中扮演的角色
7:37
这件事有个显著的涵义在,最显著的例子是在"反毒之战"里,在亚利桑那州,,我跟一群妇女出去,她们受迫穿上"我是吸毒犯"的衣服,用链子栓成串的囚犯挖坟墓,人们看到都嘲笑她们,当那些妇女出狱后,她们便留下了犯罪纪录,代表她们永远无法在合法的经济体制工作,显然这个链子栓成串的囚犯的例子,太过极端了,但事实上世界各地都有类似的情形,我们对待染毒者的方式也差不多,我们惩罚她们,,让他们羞愧,也留下犯罪纪录,我们阻止她们拥有再次连结的机会,加拿大有位医生叫嘉柏.马铁,他非常杰出,他告诉我,若你想设计一个使上瘾问题更糟的系统,这就是那个系统
8:23
现在有一个地方决定去执行相反的模式,而我观察了它们的运作方法,公元两千年的时候,葡萄牙是欧洲毒品最泛滥的国家,百分之一的人口都有吸食海洛因,真的无法想象,每年他们都大量效法美国的方式,惩罚,,污辱并羞辱他们,年复一年,,问题每下愈况,某日,,葡萄牙总理和反对派的主席开会,基本上是说"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没看过一个国家吸海洛因的人这么多",我们找科学家和医生成立小组,去找出问题根绝的方法,于是他们成立了小组,组长是优秀的华.谷劳医生,来探究这个新的事实,研究完之后他们说,"毒品除罪化,从大麻到古柯碱","但最关键的步骤是","使用那些我们曾经拿来对抗他们的钱","曾经使他们脱离社会的钱",用于帮助他们重新融入这个社会,此种毒品疗法和我们想象的差异很大,尤其是在是在美国和英国,他们的确也有戒毒中心,也做心理治疗,多少都有些价值在,然而跟我们的作法完全不同在于,他们提供染毒者大量不同的职缺,提供微型贷款给他们创业,你如果曾经是一位技工,当你准备好了,,政府会去车厂帮你说话,"你们如果雇用他工作一年,,我们将会支付一半的薪资",目的是让每位葡萄牙的染毒者,每天早上能够有一个起床的动力,而当我去拜访葡萄牙的染毒者时,他们表示,重新找到生活的目的时,他们也重新找回了生活连结,并与广大的社会有了关系
9:58
实验至今已经实施了十五年了,得到的结果是,葡萄牙的注射性毒物使用量下降,根据英国犯罪学杂志,下降了百分之五十,吸毒过量的数据明显下降,染毒者得艾滋病机率也大幅下降,每份毒品用量的报告皆大幅下降,其中一项结果让你知道方法成功就是,没有任何一位葡萄牙人想回旧制
10:23
而这就是政治意涵,事实上,,我认为在这个研究下,有分好几个层面的意涵,在我们所处的文化中,人们感到越来越脆弱,对于不同种类的成瘾,,无论是他们的智能型手机,消费或是饮食,在这场演讲前,你们都知道,我们被告知要把手机关机,然而我必须说,你们的脸色都很难看,手机上瘾者得知在未来的几小时,他们的毒贩不在提供任何毒品了,很多人都有这种感觉,而且这或许听起来很怪,我一直强调失连是成瘾最大的主因,说来奇怪.,这问题日益严重,因为你认为我们是有史以来,连结最紧密的社会体,,的确如此!,但我一直在想我们所拥有的连结,或我们认为有的,,都是有点可笑的人际关系,若人生出现了危机你会发现,坐在你身旁的不是你推特的朋友,助你一臂之力的人不是脸书的朋友,而是你那些有血有肉的朋友,是与你有着深层且微妙的关系,他们有特征且可以见面的,我从环境作家比尔.麦吉本的研究发现,我认为跟这件事有很大的关系,他观察了几位,一般美国人所认定亲密的朋友,是在危机出现时可以依靠的人,自从1950年代开始,这个数字不停地往下掉,每个人家里的建坪大小,稳定且持续地变大,我觉得这个譬喻,是我们作为一个文化的所做的选择,我们用建坪换朋友,用物质换取连结,这样的结果却造成我们,成为了史上最孤立的社会体系,布鲁斯.亚历山大,这位研究老鼠乐园的教授提到,我们常常在讨论每个人戒瘾的治疗,讨论是对的,但是我们更需要的是社会的治疗,谁发生不好的事,这不只是他的问题而是整个群体,我们所创造出的社会体系,对大部分人来说,这个社会就像是一个独立的牢笼,完全不像个老鼠乐园
12:15
老实说,,这并不是我要研究的事,我并不是要去揭发政治或社会的弊端,我的出发点是为了帮助我所爱的人,我从这个漫长的旅途回来后,我学到这些知识,我看着我身边染上毒瘾的人,若你真的有心,,关怀染毒者是很困难的,在这个会场也会有很多人知道这件事,大多时候你都是生气的,我想这个争论会有如此剧烈的回应,其中的原因是我们用心去体会,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一点关怀,看着染上毒瘾的人会想,我真希望有人可以阻止你,而我们所知的这种,如何治理染毒者的脚本,我想是一成不变的,如果你们有看过真人实境秀,"Intervention",我想实境秀反映了我们生活大小事,但这是另外一个TED演讲了,若你们曾经看过"Intervetion",它的内容很简单,找个瘾君子,找到他生命中的所有人,把他们聚在一起,所有人告诉瘾君子:,“如果你不能戒毒,,我们唯有和你切断关系。“,他们把上瘾者所有的关系人找出来,要挟要切断这些关系,,依上瘾者的表现而定。,我开始思考为什么这种方式无效,,这几乎就像毒品战争的思维,灌输到我们的私生活中
13:33
所以我就在想,要如何用葡萄牙人的方式呢?,我无法直接告诉你现在试着做的事,与其说这件事很简单,不如说我想对生命中染上毒瘾的朋友,加深我们彼此的关系,我要对他们说,我爱你,,无论你是否吸毒与否,我爱你,,无论你现在的状况如何,如果你需要我,,我会陪在你身边,因为我爱你,,我不想让你孤单一个人,或独自感受寂寞
14:00
我想这些讯息的核心就是,你一点都不孤单,,因为我们都爱你,我们传达给染毒者的讯息,必须分层的,社会层面,,政治层面和个人层面,过了一个世纪,,我们还在对毒瘾者唱战歌,我想这一路以来,我们要对他们唱的是情歌才对,因为成瘾的反面不是戒断,而是关系
14:27
谢谢
14:29
(掌声)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成瘾
«老鼠乐园颠覆成见的成瘾实验 物质相关及成瘾障碍
《物质相关及成瘾障碍》
性瘾概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