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心是男人的天性吗
作者: 非言语 / 11772次阅读 时间: 2014年9月18日
来源: 新时代的类人猿 微信 标签: 非言语 好色 吴宝沛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按:这是我最早发表的一篇科普文章,原载于《百科知识》2008年第21期。文章最初的观点,现在的我未必认可。这里把它贴出来,算是抛砖引玉。最近王全安嫖妓,金岩石出轨,男人好色花心的新闻一个接一个,大有革命烈士前仆后继的架势。看来,这个现象,不是一时一地一人的事。中国有,外国有,古代有,现代有。想要一劳永逸,除非斩草除根,把男人那玩意儿给偷偷割掉,可这么一来,他就不是男人了;而故意伤人,伤人命根子,也是要判刑的。这是一件难事。 


日本江户时代的小说家,有个叫井原西鹤的,写过一本小说,名字很露骨,叫《好色一代男》。里面的主人公名世之介,其父是商人,积累了大笔财富,而他却挥金如土,唯独对女人感兴趣。为了能和妓女、妇人、村姑耳鬓厮磨,他不惜和家庭闹翻,不惜和贵族对着干,不惜倾家荡产,也要博美人一笑,俨然一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东家之子,好色之徒。视钱如命的父亲活着时还能节制他一番,但一命呜呼之后世之介继承了大笔家产,无拘无束,挥霍无度,随心所欲地追求自己的性福生活,先后与3742个女人发生关系。后来官府抄家,心爱的女人为他而死,世之介只好带着仆从,乘着名为“色之丸”号的小船,荡舟东海,寻找传说中的女护岛去了,继续自己的好色生涯……真个色心不死,叫人叹为观止。

1988年,两名心理学家克拉克和哈特菲尔德发表文章,谈到了他们做的一个非常有趣的研究。在大学校园里,一个中等相貌的异性走向一名大学生,询问这个问题。第一,“晚上会跟我一起出去吗?”第二,“你愿意来我的房间吗?”第三,“你想跟我上床吗?”问题开门见山,简单粗暴。在没有公布研究结果之前,现在请你想象一下,要是自己被问到同样的问题,会做何回答。

最后的结果很有意思。当女性被问到这些问题是,她们都是干脆利索地拒绝,没有一个女性做出肯定的回答。她们中的大多数都会有被冒犯、被侮辱的感觉,也有一些人感到不可思议,不知道提问者的目的何在。而当男性被问到同样的问题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却做出了肯定的回答。确切地说,有3/4的男性选择了同意。没有同意的男性则向对方表示了歉意,或者说明自己已经与别人有了稳定的关系。

结果叫人意外吗?但似乎又在人们的意料之中。对于那种随随便便的性爱,男人似乎也随随便便,满不在乎,他们”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态度具有惊人的一致。当然,更有艺高胆大的男人很主动,但同样是不拒绝,不负责,始乱终弃,为社会所不容。相比之下,女人大多是抱着谨慎和矜持的态度,不像男人一样随便。

另外一个研究也很能说明问题。1993年,巴斯和施密特调查美国大学生,问他们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段里与多少异性发生关系,时间段长短不一,从最短的一个月,到最长的一生。结果发现,无论是哪一个时间段里,相比女性,男性总是期望和更多的性伴侣发生关系。比如,在接下来的3年里,男性期望有10个性伴侣,而女性则期望有2个性伴侣。在长达一生的时间里,男性期望的性伴侣数高达18个,而女性的性伴侣数则不超过5个。

我们常常听到“男人天生就好色,个个都是花心大萝卜”的说法。这种说法是女人愤懑的一面之词,还是背后有着某种真实的依据呢?也许,来自动物世界的报告能帮助人们理解这个问题。

如果承认人类是一种动物,那么男人就是一种雄性动物。假设我们在纷繁复杂的动物世界中发现,所有的雄性动物都是好色之徒的话,那么男人作为雄性动物的一员,成为东家之子也就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了。

问题远远比这更复杂,因为真实的情形并非如此。动物世界的雄性并非都是好色之徒,比如雄性海马,就是一个认真负责的模范丈夫和模范父亲。雌性海马把卵子产在雄性海马的腹袋中,然后自己就去寻找食物,而生儿育女的重任也就落在了雄性海马身上,它对子女的照料可是无微不至,可歌可泣。但是雄象海豹就是一种特别好色的动物,一个雄象海豹往往拥有几十名甚至几百名雌象海豹,为了保护它的成群妻妾,雄象海豹不惜日夜守护在它的领地上,防止竞争对手的觊觎。

既有像雄性海马那样的模范丈夫,又有像雄象海豹那样的好色之徒,动物世界里的雄性在是否好色的问题上也存在不同的表现。这不能不谈起动物世界的“婚配制度”——雌性与雄性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

基本的婚配制度包括两种:单配偶制和多配偶制。单配偶制,也叫一夫一妻制,即一个雌性和一个雄性生活在一起。绝大多数鸟类都是单配偶制,动物学家估计这一比例超过90%。像人们熟悉的麻雀,天鹅和灰鹤,都是单配偶制的动物。多配偶制,又分为一夫多妻制和一妻多夫制,不过后者在动物界占据的比例非常少,更为常见的是一夫多妻制。在现存的4000多种哺乳动物中,绝大多数都采取了一夫多妻制,前文提及的象海豹就是一个代表。此外,狮子、狼、梅花鹿也都是一夫多妻制的动物,采取一夫一妻制的哺乳动物比例不超过5%。

一种动物采取单配偶制还是多配偶制,是跟这种动物是否具有同种二态性有关的。二态性简单来说,就是雌性和雄性在外形体质上存在差别。如果不具有明显的同种二态性,即雌性和雄性的个头差不多,在外形方面两者没有明显差异,那么这一物种就会采取单配偶制,比如海马和大多数鸟类。如果存在明显的同种二态性,即雄性在外形体质上与雌性存在非常显著的差别,大多数情况下都是雄性更高大威猛,而雌性相比之下则娇小玲珑,那么这一物种就会采取多配偶制。

譬如,象海豹的同种二态性就很明显,成熟雄象海豹的体重居然可以是雌象海豹的7倍,没有见过象海豹的人很难把外形相差如此巨大的两者认为是同一物种。从动物的角度来讲,同种二态性越明显,这种动物越倾向于选择多偶制,也就是越好色。到底是雄性更好色,还是雌性更好色,是跟它们的外形体质有关的。大多数的同种二态性中都是雄性更高大,所以雄性更好色。也有少数的动物是雌性比雄性更高大,所以它们选择一妻多夫制,雌性更好色。大部分的哺乳动物都是雄性具有更大的体格,更重的体重,人类同样如此。一般来说,男性比女性更高大,体重也要超过后者约20%。人类具有中等程度的同种二态性,所以男性具有好色的天性,不过跟其他雄性动物相比(比如雄象海豹),他只是中等程度的好色。


进化心理学看来,所有的生物必然具有两个目的: 生存和繁衍。那些有助于自身基因遗传的心理和行为会经过漫长的进化过程,通过自然选择的方式保留下来。对于人类来说,这一过程主要发生在在农业发明之前的更新世,距今约两百万年到一万年前。那时的男人和女人,很多时候,有不同的利益诉求。

对于男人来说,拥有数量巨大的精子让他具有了强大的生殖弹性。跟一个女人发生关系和跟一百个女人发生关系,这是天壤之别,后者意味着他将有更多的机会留下更多的后代。这就意味着,占有更多的异性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意义非常。他拥有数目惊人的生殖细胞精子,同时,他所付出的生殖代价相比女人来说也非常微小(虽然制造精子也需要花费时间和精力,并不是一件特别廉价的事)。十月怀胎,一朝分娩,还有生育之后的养育,几乎都是女人的事情。于是,男人就有了强烈地占有异性、追求数量的动机。

相比之下,占有更多的男人对女人来说,没有太大意义。她所考虑的是,对方能否提供优秀的基因和充足的资源,能否为满足自己生活和孩子的成长提供一个较好的环境。同时,如果选择不慎而遇人不淑的话,作为女人就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和一个没有优秀基因的男人结合,他们的后代也许没有足够的能力在充满竞争的社会中很好地生存和繁衍后代,从而被无情地淘汰。于是,对女人来说,配偶的数量远远没有配偶的质量重要,她们对配偶总是要精挑细选,认真观察,通过长期考验才敢托付终身。

简单地说,男人看重数量,女人看重质量。好色与花心,都不过是男人天性中追求配偶数量多多益善的一种表现罢了。但我们不必过于担心,人类拥有长达30万年的婚姻史,这必然或多或少地减弱了男性的多偶倾向。同时,社会文化和道德法律的约束,使得男人的好色冲动只能偷偷地躲在角落里。

后记:男人跟男人不一样,女人跟女人不一样。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就不会错误解读,认为所有的男人都比所有的女人好色、花心、滥情。男人比女人好色、花心、滥情,说的是群体现象,平均得分。因此,读罢此文,请勿对号入座,因为一个号就是一个人。具体一个人是忠贞,还是花心,察其言,观其行,是不难了解的。

还有,即使男人有花心的天性,也不能证明这种天性就是对的。像金岩石教授那样,说”每个男人的血液里都流淌着艳遇的渴望“,一边向老婆公开道歉,一边偷偷给自己开脱,悄悄给自己正名,很蠢。

本文作者:吴宝沛,香港中文大学博士毕业,现为北京林业大学人文学院心理学系老师,研究方向为进化心理学。,笔名非言语。有译著《猿猴的把戏》出版。他的微信号是:新时代的类人猿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非言语 好色 吴宝沛
«"灵魂伴侣"出现,你能认得出么? 爱情婚姻
《爱情婚姻》
TED 雪莉·特克尔 群体性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