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医生对家庭的观察
作者: 萨提亚学院 / 48060次阅读 时间: 2014年3月22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心理医生对家庭的观察30:中立

不怕你们添乱!

过于热心的治疗师总是好心办坏事!

有些热衷结构式家庭治疗的心理医生内心有一个功能良好的家庭模板,渴望去重建家庭的权利等级与规则,廓清家庭边界,让成员各归其位,各尽其职。但可能会好心办坏事,因为任何家庭都存在很个别的东西,理论需要受实际的修改。

一位临床心理医生说她有个失败的案例:“在一个家庭里,男孩已经十五岁,还在与母亲同睡,还让母亲替他洗澡换衣,母亲也常常毫无顾忌的在孩子面前赤身裸 体。这个家庭里,母子情感纠结,父亲愤怒但无能为力。孩子慢慢出现社会适应不良,学习与社交都困难,并诊断有强迫性神经症。医生着手想把孩子从母亲的床上 赶开,并试图增强父亲在家庭权利中的位置时,她成为母子联盟的“敌人”,治疗难以进行。

我觉得家庭的“健康模板”只能是心理医生治疗中的内在逻辑,不能那么简单直白的与家庭交流。那位医生可能替代“可怜”的父亲去责难那个“可怜”的母亲,位 置变得不中立的。她看到母子情感纠结,希望重建关系,却未曾了解家庭“症状”是如何延续下来?孩子的问题又有何种的家庭功能?不知家庭的水有多深,治疗师 切不可盲动。

其实,用家庭系统的眼光看,孩子出现适应问题是这个家庭的需要,它为母子纠结提供合理性,病的孩子需要多的帮助。我们首先要为情感纠结的家庭寻找潜在的利 益,比如父亲成为家庭的边缘人,曾拥有更多的自由和更少的责任,母亲虽然劳累,好在有孩子的依恋作为补偿,让家庭成员彼此的焦虑得到缓解。同时,我们还要 仔细的倾听家庭对“纠结”的解释并接受这些解释,让家庭感觉医生易于亲近,拉近与家庭的距离。我们不说:“孩子你不能继续与母亲睡。”而说:“如果有一天 你突然不想与母亲睡,家庭里谁会在意,谁不在意?”我们再用同样的问题问父亲与母亲,把三个人的意愿呈现出来。家庭治疗师像是在弹钢琴,让家庭自主地发出 和谐之音。(完)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王浩威的台湾少年记事 家庭亲情
《家庭亲情》
和叛逆的孩子较劲并非良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