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在三代中間的婚姻
作者: 李维榕 / 2009次阅读 时间: 2011年11月11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夾在三代中間的婚姻

轉介這個家庭的社工告訴我們,這對夫婦的婚姻正面臨嚴重危機。女方已經多次提出離婚要求,理由是婆媳無法相融,而男人又深受母親影響。

看來這是一個典型的婆媳問題,因此社工邀請了兩口子與婆婆一起前來,還有他們的一個小兒子。小兒子患有一種遺傳症狀,需要特別照顧。這孩子很活躍,不停跳動,連我坐在旁邊都挨了他幾腳,母親大部分時間都隨着孩子轉,在一旁的父親與奶奶卻完全沒有反應。父親尤其冷漠,他看來有點憂鬱,自顧自說:「我們來自十分保守的家庭。不善於表達情感,甚至可避則避。因此很多話都沒有說出來。我們不想繼續這樣,但是要改變實在需要時間。」

他所指的我們,並非他與妻子,而是他與母親。

妻子卻說:「我們最需要關注的時候,他卻跑掉了。」妻子所說的我們,指的是自己與兒子。

一家四口好像存着兩個派別:丈夫與自己的母親,妻子與兒子。這種家庭結構在孩子有特別需要的家庭很容易發生。並不是每個父親都容易接受一個天生有缺陷的孩子,很多人都會逃避。而父親愈逃避,母親就往往會愈保護孩子,結果就會造成母親與孩子難分難解,而父親就成為局外人。

一家四口 兩個派別

婆婆原來住在樓上,母親說:「有一陣子,我天天在哭泣。孩子要照顧,丈夫老不在家,婆婆卻不聞不問,日子簡直過不了。」

很多婆媳問題都是基於媳婦擺脫不了婆婆,很少媳婦會埋怨婆婆不夠親近。我相信妻子是為兒子而投訴的,並不是婆婆不管孫子;孩子在會談室內過分干擾我們時,婆婆都會出來協助。但是明顯地她對孩子並不熟悉,不像一般祖母與孫子一樣因長期接觸而配搭自然。

婆媳糾紛絕少是兩個人的事,每個故事都有千絲萬縷。孩子存有天生的症狀,家人的接受與否,往往就是把他們分成不同派別的根由。但是這一家人來找我,是要解決夫妻問題,他們並不想談孩子。

婆婆說:「我只希望他們活得快快樂樂,並無他求。」

丈夫雖說自己不擅辭令,這次卻是十分主動,一次又一次地不斷表白,把一切問題都歸咎於自己,以及自己的原生家庭。他說:「我知道我們無法跟上時代,我們無法了解你的需要。我的反應遲鈍,不懂得你的感受,但是我會努力學習,我會改變!」

他的那個「我們」,指的仍然是自己和母親,但是起碼話是向妻子說的。我看這男人真的下了很大決心,在眾人前如此向妻子表明立場。

妻子的反應卻並不熱烈,眼睛只看着兒子。

她說:「我已經心冷,也不知道是否能夠繼續下去。」

表現進步 仍有保留

這情況實在讓人洩氣,如果他們有意再次嘗試,我們起碼有個婚姻治療的方向,如果他們決定分手,我們可以商討分手的安排;最難處理的是,一個想繼續努力,一個卻模稜兩可,讓你摸不着頭腦。

我問妻子:「你已經決定不想再嘗試了,還是仍有保留?」

她想了一會兒,說:「還是不能決定!」

我想,怪不得丈夫這次如此盡力,他必然知道妻子已有去意。

這時一個十分棘手的問題,我的立場是,妻子如果不想留在這個婚姻內,她是有絕對的權利,甚至毋須找個理由。當然,丈夫如果不想她走,那就要看他有沒有本事讓她回心轉意。

因此,我問妻子說:「你滿意他這次的表現嗎?你覺得他能感動你嗎?」

她說:「這次表現是有進步,但是我仍然有保留。」

我當然不是以為男人這次有好表現,就可以解決他們的婚姻問題,這只是一個開始,一種表示他願意努力的誠意。但是如果女方不領情,那麼男人的表態也沒有作用,甚至沒有開始。

我不知道怎樣處理這對夫婦的僵局,因為決定並不在我。

翁姑時尚 兒子古老

因此,我把注意力轉向婆婆。既然兒子一直為他那「傳統的家庭」道歉,我便問婆婆:她的家庭究竟有多傳統。

婆婆說,她丈夫已經不在,她與女兒一家住在兒子樓上,生活很忙碌,其實很少管兒子的事。

我想她一定是忙着為女兒看管孩子,才惹得媳婦如此氣憤。她卻說:「不是的,只是自己實在很忙。」

忙什麼?婆婆說她周一去學佛,周二去上課,周三做運動,周四上市場,周五學跳舞。每天都有不同的節目安排,讓她生活得十分充實。

原來這是個最時尚的老人家,怎麼兒子把她拖下水,老是把自己的問題與母親掛鈎?那個真正古老不變的可能是他自己!

我見過很多家庭,有時真的是上一代比下一代更為開明,上一代比下一代更能夠適應時代的改變。

我問這對年輕的夫婦:「婆婆原來並不傳統,怎麼你們把問題都推給她?」

他們十分愕然地望着我,不知如何回應。

丈夫有意 妻子躊躇

我最後問妻子一次:「真的已經沒有轉機嗎?完全沒有希望嗎?」

她用手指做個表示,說:「只有一點點的希望。」

我說:「那就先找一點動力再說吧!」

我在前一晚看了一場很有活力的舞蹈,因此我提議他們不如站起來跳跳舞,暫時不談洩氣話。

他們真的站起來,兩人面對面跳起舞來,初時有點靦覥,拉着手晃來晃去。

婆婆看着,對我說:「那不是舞蹈,他們要跳Four Step才對!」

婆婆讓我十分驚訝,兒子卻真的聽話,把妻子拉近,兩人擁抱着慢步起來。

我想這婆婆的提議真好,正為他們慶幸,沒想到妻子突然把丈夫推開,說:「我需要多一點時間去考慮!」

那感覺好像是看着一個正焗得成形的蛋糕,一下子就倒塌下去!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是妻子在擁抱時發覺自己實在對丈夫沒有愛意,是她不喜歡婆婆的介入,不願去跳婆婆的舞,還是我推動得太快,太違反了她的本意?我們一時間都沒有答案。

這是我這次在台灣教學見到的最後一個家庭,每個不同地區都有它自己的家庭文化,我只是一個外來的偷窺者,有些疑問也許永遠都是一個疑問。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另類家庭 李维榕
《李维榕》
想做兒子soul mate的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