抉擇
作者: 李維榕 / 2003次阅读 时间: 2013年6月15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抉擇

2013 年 6 月 15 日

李維榕博士

故事從家開始

這一天與珮珮婚後二十年來的每一天完全無異,鬧鐘準時在早晨六時響起,她也準時起床,兩個孩子已經上大學,但是她仍準時為他們準備早餐,然後準時出門上班。珮珮是職業婦女,處理公司業務,井井有條,是老闆的愛將,即是說,她很為公司賣命!

每天的時間就是這樣安排:在公司忙個不亦樂乎,帶着做不完的工作,及滿腦子需要解決的問題,回到家來趕得上吃晚飯,已經很不錯;還要吩咐菲傭工作,問孩子上課狀況,追電視劇,每一分鐘都塞得滿滿的。事實上,她的動作和節奏比誰都快一倍,她的一分鐘,也比別人的一分鐘有雙倍效果。這是一個 high achiever、highly functional、典型的 super woman!

值得注意的是,在珮珮那高效率時間分配中,好像完全沒有她老公一份。其實她身邊一直有這麼一個男人,在屋子裏一起活動,共睡一床,共同撫養一對子女,供奉父母。這麼重要的一個人,卻不知怎的變成隱形,毫不顯眼地在她意識中消失了。

但是,這一天,這個她已經習以為常的另一半,由完全不佔據空間,突然搖身一變,不但霸佔了她的全部心思,而且不停膨脹,好像要破胸而出,讓她快要爆炸了。

一切其實十分偶然,珮珮本來已經出門上班,突然想起漏了一份舊檔案,轉回家中去找,沒想她的電腦卡住了,一急之下,便動用丈夫的私人電腦,上下搜索,結果沒有找到想要的檔案,卻發現一段奇怪的對話記錄: 意外的發現

「我的寶貝,想死你了,你的紅唇,你急速的氣息,你柔軟的胸脯,想死我了……」

「寶貝,我也想你囉,想你那頑皮的手,在我身體走動時,我滿身發癢,我禁不住了……」

「心肝,這幾天不能來看你,我急死了!你有想我嗎?我在夢中找尋你的身軀……」 「小乖乖,我會穿上粉紅色的輕紗,在夢中等你……」 珮珮還沒有看得明白,卻好像被一個大鐵鎚突然襲擊,只感到全身血液都凝固了,一股寒流從頸骨衝向尾龍骨,她從來沒有試過如此驚惶。這般肉麻的話,怎麼可能出自那個木訥寡言的男人?一字一驚心,她不敢看下去,眼睛想避開,意念卻迫着她非看不可。每個字都在咬着她的心,咬得血肉模糊!

珮珮那本來踏實的世界瓦解了,她進入一個完全失控心態,全部情緒都盤據着丈夫的所思所想,一舉一動。心潮澎湃,翻來覆去,那女人是誰?丈夫怎會與她相識?一定不是良家婦女,不然怎會說話下流低劣?丈夫一定是上當了!但一想起男人也是滿口髒話,她又氣得直駡!如此三級片對答,她無法相信原來二十年來的婚姻生活,只是活在一個謊言中!這種背叛,這種煎熬,讓珮珮痛得魂飛魄散,六神無主。一萬個疑惑,一萬個不甘心,一萬種情緒交集。

生命轉捩點

都說處理婚外情要明智,聰明的珮珮也本能地知道要尋求對策。只是她現在最想做的,就是把負心人揪出來對質,打他、罵他、用最惡毒的話去傷害他。當然,也要揪出狐狸精的廬山真面目,畫花她的面孔,割掉她的乳房,讓她全無尊嚴,跪地求饒,看你還敢不敢搶奪別人的老公! 珮珮大部分時間都是想着如何報仇雪恨,那一股恨,像洪水一般要把她淹死,而且沒有天空,像濃霧一般牢牢地把她罩往,淹她不死,也要把她焗死!

那關鍵的一天,是珮珮生命中的一個大轉捩點!

 情緒如此高漲,她知道如果這時候見到丈夫,一定要把他揑死,讓事情弄得更是不可收拾。動物在受了傷時,都會找個角落為自己舔傷,她決定躲起來,先給自己一個喘氣的空間。

那天,珮珮破例地向公司請了十天事假,她誰也不通知,只向兩個孩子發短訊,告訴他們母親要出門一趟,讓他們安心。她沒有給丈夫留言,但是由得電郵上的秘密暴露,讓他自己去揣測。

拿着簡單的行裝,珮珮關上家門,她不知道要往哪跑,這是她這一輩子第一次沒有預先計劃而行事,任得腳步把她帶走。最後,她在一個離島找到一家小旅館落腳,對着那布滿漁船的海港,一切都那麼陌生,她此時最需要這一份陌生感,因為可以讓她與現實隔離。在那小房間內,她不眠不睡,盡情哭,盡情恨,讓自己完全虛脫。 百感交集,當然也怨自己,多年來對那木訥覥靦的丈夫過於放心,漸漸就當他透明,總覺得他不夠精明,沒有自己來得利落,呼來喚去,很少平等看待。在家中,兩個孩子居重位,丈夫包尾,現在看到他與別的女人卿卿我我,氣憤之餘,實在有點後悔自己不夠體貼,但是錯的分明是他,怎麼反而怪自己? 珮珮又覺得理直氣壯。

痛極思痛,她開始考慮自己抉擇:把他攆走嘛?那倒乾淨利落,但她不甘心,這豈不是成全了姦夫淫婦?在兒女面前揭穿他的醜事嘛?又怕男人老羞成怒,只落得兒女難堪,沒法下台;設法補救吧?但是要壓制自己的忿怒而重修破鏡,難度實在太大了。

再說,珮珮也無法去預料男人的反應,他會回心轉意來求自己寬恕嗎?還是去意已決?她開始明白到,夫婦之間的事,並非一個人可以控制的。置諸死地而後生,珮珮就是這樣,在小漁村度過她一生最掙扎的時光。 處理要明智

療不了心傷,起碼要善待身體,回家前,她從頭到腳徹底地做了一次水療,還有全身按摩和 facial。又買了平時捨不得買的衣服,煥然一新地回去。她不想像「癲婆子尋仔」似的追趕丈夫,好勝的她決定必須先把丈夫爭取回來,然後再讓他受罪不遲。要打勝這場三角之爭,她必須好好備戰。

珮珮就是這樣以出乎家人意料的姿態,走入家門。沒有一哭二鬧三上吊,沒有大興問罪之師,她是那樣不動聲色,讓那自知理虧的男人更是無地自容。

珮珮的故事,是很多發現丈夫出軌的女人的故事;珮珮的處理,卻比一般妻子的處理來得明智。我不知道她最後有沒有成功地把丈夫搶回來,又或者搶回來後能否和平共度以後的日子。但是,她勇敢地面對婚變的傷痛,拒絕扮演受害人的角色。我們不能制止丈夫不忠,卻可以制止自己因而被毀滅掉。學會處理自己,是珮珮的最大武器!

李維榕博士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癡男怨女 李维榕
《李维榕》
經營親密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