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的約會
作者: 李維榕 / 2276次阅读 时间: 2013年11月16日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少女的約會

2013 年 11 月 16 日

李維榕博士

故事從家開始

我因為家中有事,有大半年沒有到上海授課了。翻開一些舊筆記,才記得與一個十七歲的少女有個約會,差點忘記了。這少女是當地精神病院的病人,被診斷為狂躁症,終日與父母吵鬧,連課也上不了。下面是我們會談的記錄片段,在場的除了她自己本人,還有她的父母親及主診醫生。

少女: 我覺得我現在非常的不服氣,生病的不是我,而是我爸!

我: 哪為什麼會住到這裏?

少女: 有可能是因為我脾氣暴躁。像我爸一樣。我爸是這種倔脾氣的人,生的女兒當然也是!

我: 他有多暴躁?

少女: 他打人可打得半死,訓人訓到自尊心挫傷。

我: 所以你把大部分的問題都歸咎到你爸爸身上?

少女: 我和我爸一個脾氣,他倔,我也倔。

我: 那麼大部分時間,都是你和你爸爸在對抗?

少女:Yes!

少女的父母在上海做生意,一直把她留在鄉下由外婆帶,到八九歲時才把她帶到上海。

少女: 以前成績很好,都考 100 分,最差一次考 98 分,但到上海去都考60 分。 母親: 天天上學,還考那麼差!

少女: 然後我爸爸就打我。 2

我: 因為你功課不行?

少女: 因為他從來就不明白健康是第一位的! 母親: 在這裏她被爸爸打嘛,她就沒有安全感,我也幫不了她,他脾氣倔,拉也拉不住。

少女: 她很無奈,拉不住我爸,爸一個耳光就打她。 父親: 是這樣的,因為我是當兵的人,兵是帶的不少。所以我想把小孩子培養成男兵一樣優秀。 女兒: 他把我當兒子養! 父親: 因為她小時候性格很活潑,很聽話,哎!各方面都很優秀,我想把她培養得更加優秀。

我: 你是用心良苦,當時?

少女:當時,他是怎麼打我的!兩個耳光一摑,推到書桌底,再用脚踩,這樣的教育方式很好? 父親:這是我火氣上來,想着先把她搞到聽話為止。

我: (問少女)所以他愈强,你就愈强了,對不對?

少女: 對! 母親:兩個人對着幹,我就在中間沒輒! 父親:我和女兒發生矛盾,百分之八十到八十五是她母女倆鬥嘴,我聽不下去,就衝上去了。

我: 所以你其實是幫你的老婆?

母親:不,他是打我,他寶貝女兒。他心中女兒最重。

父親:我老婆是沒機心的人,不會總結,說一個比方,孩子愛看小說,她就硬把它藏起來……

母親:她現在改掉了,現在就算讓她看她也不看了。

父親:你聽我說完,你怎麼插嘴,你說我就不說……

母親:你激動什麼?

父親:我說你就不要說,閉上你的臭嘴!

母親:就是激動,(向我們)你看見嗎?激動得不得了。

父親:每次都是她插嘴,這你說我就不說。

 母親:我總得幫你補充一點。

父親:我不會補充啊?我補充不如你啊?

母親:你就是這樣強勢,所以小孩見你怕,我也怕。

我: (問少女)他們吵架,你整個人僵了,怎會這樣?

少女:我在害怕,他們兩個要不要互揪。

母親:醫生說爭吵不要當着小孩的面,但叫他跑開, 他即找麻煩。我可以忍,小孩不能!

少女:有時候我想,媽,十幾年來你是怎麼忍下來的?

母親: 我就是為這個家嘛,不管怎樣,他是你爸爸。

少女: 你怎麼不跟他離婚呢? 母親: 嘴裏爭過了就拉倒了呀,畢竟是一個家庭,對不對。你爸爸壞心是沒有壞心的,就是嘴巴講過了就拉倒了,所以才一次次的原諒他。

我: (問少女)你很為你媽媽抱不平嗎?

少女: 媽媽是女人,需要被呵護,不是蹂躪,我希望我爸不要對她那麼兇,(問父親)你能做到嗎?

父親:我什麼都可不管,但有個事,就是我最恨別人插嘴,我說了什麼,在做完之後再對我說,你開會你為主,我開會,等我講完你再講。還有晚上睡覺,我跟你講,早晨四點多就起床……

女兒: 拜託,是你三更半夜才睡,睡到十點鐘。(父親想抗議)我說話,你別打斷我。媽媽九點睡,五六點起床有什麼錯?成人的睡眠時間是六個鐘,青年人是八個鐘,我們倆有什麼錯?

母親: 五點鐘起床,燒飯弄好了,送孩子上學……

女兒: (質問父親)你在幹嘛?你在睡覺,天天喝酒抽煙,你應反省自己的錯誤,不要說我們不好,是你自己不好,你有病,你不是心理有病,你是腦子有病!

少女的話完全集中在父母,我決定改變話題。

我: 我聽老師說,畫畫唱歌,你都很有興趣,是嗎?

少女:是啊,我還喜歡彈古箏,跳芭蕾。老師非常寵溺我,我本來是副班長,她說,你只要病好了, 你想當什麼就給你當什麼。

我: 在學校那麼成功,哪為什麼你不去好好上學?

少女:因為,爸爸在那邊吵,媽媽在那邊哭,你到底安慰哪個?誰受得了?我還不如直接住校呢。

我: 那你為什麼放棄寄宿,退學回家與父母糾纏?

少女: 因為在學校不能隨意向同學宣洩心裏壓力,這麼多同學,你罵哪一個?

我: 原來你要找人罵,回家就有人給你罵了?

少女:Yes!我可以找媽媽談心,也可和我爸頂兩句。

我: 可是現在我看,有點上癮了,不去吵吵罵罵, 你也過不了日子。

少女: 你應該去說說我爸,是他帶出來的,他是師父。

我: 那你就是很好的徒弟?

少女: 所以呢,我就可以揪着他的小辮子不放!

我: 你幾歲了? 5

少女: 十七歲。

我: 你怎看十七歲的孩子?

少女:應該很快樂。

我: 應該很快樂,她的眼睛應看着窗外,看到外面的世界,她的芭蕾舞,她的畫,她的音樂……

少女:對!I like my hobby.I like my friends.

我: 可是你的興趣都沒發展起來,只有一個興趣。

少女:就是找我爸爸吵架!

我: 找你爸爸吵架是你現在最大的 hobby!

少女: No, I don’t like it. 但是我爸愛我超過愛媽媽, 所以我要保護她,我要擋在她前面,讓他不論用機關槍掃,大炮轟,我要擋在媽前面。 我們正慶幸少女領悟力強,沒想她突然打住。

少女:請允許我,媽,你過來一下。

我: 你為什麼要你媽媽過來?

少女:我想上 WC,讓我考慮一下。

我: 你為何自己不能去? 這才發覺,母女長久同床,女兒發病,更形影不離。這是典型鐵三角局面,表面吵鬧不休,其實難分難解,必須經探索才見端倪。即使明白了,不等於能解脫。但我不甘心,約定六個月後再去上海時繼續與她努力。沒想我失約了。 李維榕博士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沒有你的日子 李维榕
《李维榕》
不能上學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