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心理咨询:外气是怎么回事
时间:2020年01月19日|1099次浏览

中医心理咨询:外气是怎么回事

孙泽先


    和氏璧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著名典故。相传春秋时期,楚人卞和偶得玉璞,献与厉王,厉王不识,斩其左足。后又献与武王,武王不识,斩其右足。卞和抱璞而泣,哀世人之无知。直到文王继位,卞和怀中之璞才得以琢成美玉,成为传世之宝,为纪念卞和求真的执着,史称和氏璧。
    气功就是中国本土心理学的和氏璧,以其周围被顽石包裹,不能尽显本来面目。所谓顽石,就是气功界曾经流传的歪理邪说。由于当时我深信能够将气功琢璞成玉的工具是深层心理学(depth psychology)和描述心理学(descriptive psychology)亦称意动心理学(act psychology),所以投入大量的精力研读弗洛伊德、荣格以及布伦塔诺等心理学家的著作和论文,无暇参与对歪理邪说的批判。
    唐代学者韩愈曾说:不破不立,不塞不流,不止不行。不批透气功界的歪理邪说,气功的宝贵价值就难以拨云见日。在这方面做出重大贡献的是中国中医科学院气功专家张洪林教授。张教授撰写了大量论文对当年那些气功“大师”的错误言行进行尖锐的批判,其文旁征博引,其论有理有据,笔锋犀利,入骨三分,值得广大气功爱好者认真学习。对于他的这些学术观点,除了特异功能话题之外,我都深深赞同。
    “外气”是当时歪理邪说中比较普遍的一个错误观念。所谓外气,说的是气功师(当时对练功有成之人的称谓)把练功过程中所产生的气向外发放给他人,从而起到治疗作用。这种外气疗法在当时十分流行。能不能发放外气甚至成为衡量练功水平的标志之一。这种错误观念的影响甚为深广,是气功神经症的诱发因素之一。
    有一个来访者深信外气之说,每天清晨到公园去采松树之气。后来听说采松树之气不如采他人之气,于是就选定一个练功者,每天趁其练功之时偷偷地在背后进行采气。一开始感觉良好,认为起到了补益作用,觉得他人之气远胜松树之气。半年之后,问题出来了,当他得知那个练功者曾是一个肝硬化患者时,便开始出现右胁疼痛,恶心,呕吐,厌油食等等症状。而且停止采气也不能缓解。
    还有一个来访者,跟一个气功师学了一项技术,叫做“排病气”,就是练功时马步站桩,两臂平举,掌心向前,想象全身“病气”经由劳宫穴排出体外。一开始进行得很顺利,症状有所缓解,周身感到很轻松。有一次,他听另一个气功师说,人体穴道不可轻易开放,以免邪气趁虚而入。他再练功排“病气”时,刚被排出的“病气”旋即原路返回。从那以后,练功排“病气”之时,“病气”出出进进,不能自已。原来的病症又都回来了,还添加了一些新的症状,弄得他苦不堪言。
    这两个案例的共同之处,在于临床检验证明,他们的原发疾病基本稳定,并无明显变化。新添的种种症状都是“外气”这个错误观念所形成的暗示效应造成的。这两个案例都采用针灸加暗示疗法进行治疗。消除躯体症状不难,难在纠正这种错误观念,在向他们说明“外气”是一种暗示效应时,可谓费尽周折。
    1983年4月,我到昆明参加一次学术会议。会前在楼外看到几个人围着一位老者。那人道家打扮,颇有仙风道骨的样貌。他要一个年轻人在十米开外向他奔跑冲刺,说自己可以用外气进行阻挡,使之不能近身。有两个人试过,真的都被挡住了。那位老者很敏感,他觉察到我不信,就要我也试一试。我说不想试,怕碰倒老人家有失敬意。他再三邀请,我只好从命。我走开五步,用我的左肩轻轻地碰到了他的左肩。他要求再来一次,结果是同样的。老者说我的功力十分高强,那两个年轻人也来追问是用何种法术破解的。其实这与“功力”“法术”毫无关系,我就是对于外气之说坚决不信。当然,在那种场合我若实话实说,会对老者形成很大的伤害,只好谎称使用了咒语。那两个年轻人追问到底是什么咒语,我未作回答。其实我在与那位老者较量时的潜台词就是两个字——扯淡。由此可知,信念就是力量。信产生信的力量,不信产生不信的力量。


【圣心塾按语】

    有一次,我为一个日本中医研修团办了一个归根疗法学习班。教学过程顺利,学员反应也很好。课程行将结束之时,他们提出一个要求,要我发外气让他们体验一下。我解释说,外气是一个错误观念,它的本质是暗示效应,是人际之间的一种心理感应。他们坚持要体验一下这种感应。
    当时我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那时流行的外气发放实验,成功率在七成以上。第二个选择是心有灵犀实验,成功率在三成以下。
    那时流行的外气发放实验要求学员双手掌心向前,五指张开,用劳宫穴对准教师。这样一来,学员的掌间肌腱就会形成张力,由此产生一定的感觉。当教师开始作发气的动作时,学员就会把掌间张力所形成的感觉与教师的发气动作联想起来,从而认为接受到了发来的外气。
    很显然,这是一种变相的催眠术。给日本人表演这种发放外气实验是不智之举。日本从西方引入催眠术要比我们早很多,在日本的文学作品和影视作品中常能看到对于这种心理技术的描述。我在研究催眠术时,从市图书馆借到的六本催眠术著作,都是民国时期从日文作品中翻译过来的书籍。所以即便表演成功,日本人也会联想到催眠术,难免日后留下笑柄。所以我决定采用第二个选择,表演心有灵犀实验。这个实验成功率很低,但我宁要一个基于真实的失败,也不要一个基于虚假的成功。
    确定这个选项的先决条件是找到了比较合适的实验对象,此人是日本研修团中的一位中年女性,是该团唯一能用英语与我直接沟通的人。她的感应性非常灵敏,她曾告诉我,在我巡视学员练功时,每次走到她的旁边,她都能感到很强的热流从头顶沿着后背一直流到足跟,用她的话说像是hot shower(热淋浴)。
    实验是这样进行的,让这个学员面壁而坐,周身放松,按我要求的节律呼吸,吸气和呼气各念一种口诀,进入练功状态。接下来,我在距离她大约十米的地方同向而坐,按照同样的方式进入练功状态。
    实验开始之前,我秘密画了一张人体背部躯干模式图,并在右肩胛下角处划了一个圆圈,折叠后交给日本团的领队保管。并告知受试学员,实验时间为20分钟,在这期间如果躯干某处出现明显的异样感觉,就可以举手示意,表示实验可以结束。
    实验开始后,我按照约定的呼吸节律调整练功状态,并把注意力凝聚在自己右侧肩胛下角处,使意念的流动形成一个超速旋转的漩涡。8分钟左右,受试学员举起手来,并告诉大家,自己的右侧肩胛下角出现明显的热感。我让领队展开那张预先画好的背部躯干模式图给大家看,位置刚好是对应的。日本学员都很兴奋,他们说不虚此行,终于看到了想要看到的东西。
    位置选在肩胛下角,是考虑到此处不是练功意念巡行的常规部位。如果选在前正中线或后正中线的某一点,就会缺乏说服力,因为练功中意念常常运行于任督二脉,难以排出偶合的因素。
    这个实验与特异功能无关。此前国内气功学习班学员在课间游戏时,他们之间也曾完成过类似的实验。这种现象其实是被忽略了的常人常态。实际上几乎每个人都能在一定的情境中和一定的程度上实现某种心有灵犀的沟通。这就是意向流的人际感应。

标签: 中医  心理咨询  意向流  气功  外气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