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心理咨询:降服黑虎星
时间:2019年12月08日|857次浏览

中医心理咨询:降服黑虎星

孙泽先


在讲这个案例之前,需要交代一下事情的背景。

我研究气功有一个路线图:(一)确认气功在现代科学中所属的范畴,(二)熟悉这个范畴的通用语言,(三)用这种通用语言去解读气功传统理论和实践中的种种神秘描述,找出其中的科学(自然科学或人文科学)的道理。

气功是作为一种疗法出现的。现代疗法一共有四种:物理学疗法,化学疗法,生物学疗法,心理学疗法。毫无疑问,气功属于心理学疗法。当初我找到的心理学通用语言是行为心理学语言,但它只能解读练功初级层次的现象,解释不了更深层次的现象,也解释不了关键概念识神与元神的关系。后来能够找到更深层次的心理学语言,是来自一个偶然的幸运。

1976年我到辽宁中医药大学读西学中专业。我有逛古旧书店的嗜好。有一天我在古旧书店买到一套旧书,一共六册。是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1856~1939)的名著《精神分析引论》,由高觉敷先生翻译,商务印书馆1930年出版。读后脑洞大开,感到元神不再是虚玄的概念,它与无意识(unconsciousness )密切相关,是极为丰富的存在,包含个人有生以来的所有信息。结合《道德经》第十六章归根复命的论点,我对气功提出了新的理解:树有根,人亦有根;树的根扎在泥土里,人的根扎在信息中,这些信息是由无数根结所构成,每个根结都存储着个人的一段经历。所有这些信息根结构成了元神的内容。气功是一种深入元神(无意识)的方法,练功就是立信归根、理顺根结、完善人格、开发潜能的过程。这就是我的《归根心理学》的宗旨。

之所以说是幸运,因为弗洛伊德的学说正式进入中国大陆是1984年以后的事。这就意味着,我提前八年接受了弗洛伊德的学说,并深化了我对气功的认知,这不是一种幸运吗?

在那段气功热时期,“大师”林立,“外气”横行,把气功引向邪路,练功出现走火入魔现象比较多见,我称之为“气功神经症”。我接待过很多这样的来访者,而《归根心理学》是我的有力工具。

我要说到的来访者是LN大学物理系的学生,时年22岁,他有一个武术师傅教他练功。

一天晚上,他练功时,眼前出现一个幻象,据他的描述,是一个很大的虎头,毛色黑亮,眼露凶光,十分吓人,不得不停止练功。

第二天,他练功时又出现了同样的幻象,吓得他不敢再练功了。可是后来就是不练功,有时一闭眼也会看到那个黑乎乎的虎头。

他找到武术师傅,师傅处理不了,就偷偷领他去了太清宫。太清宫的道士说他冲撞了黑虎星,于是画符念咒,驱魔赶鬼,忙了一个时辰,收了一百元钱。以当时的物价衡量,堪称天价。

回来以后,症状毫无改善,接着又两次去太清宫接受道士作法。最后,道士说,这个黑虎星非同一般,至少有五百年道行,他们力所不逮,需要另请高明。

那学生的母亲是LN大学的教师,觉得太清宫道士说的不靠谱,就托人找到我。

LN大学生物系曾多次请我去办气功班。那时的气功大部分江湖气十分浓厚,而我的与众不同,讲的是新鲜而又能被常识认可的科学道理,他们感到是一股清流。那学生的母亲听过我的课,认为我或可解决这个问题。

我和他们母子二人见面之后,首先说明,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妖魔鬼怪,认为有妖魔鬼怪的人是《西游记》和《聊斋》看多了。练功时出现的视觉或听觉方面的某些景象,叫做内景。万般内景,皆由心生,只不过这种内景因何而起,可知者少之又少、不可知者多之又多。

接着给他们讲归根心理学原理:练功是通过入静的手段深入元神(无意识),对里面的根结进行理顺。有时被理顺的根结中的部分信息会牵动识神(进入意识层面),这时就有可能被感知,形成某种内景。正确的处理方法是见如不见,不理睬它,任其自然,于是这个理顺过程就顺利完成了,根中的有序度就因此而增加,这意味着获得一份生命能量。如果缺乏这种定力,没有很好理解《金刚经》所说的“凡有所相,皆是虚妄”,对出现的内景过度关注,或好奇,或欢喜,或恨恶,或恐惧等等,就等于中断根结理顺过程,同时造成这种景象的留滞,甚至进一步的幻变。同时说明,这种正在被理顺的根结常常与早年的经历有关。

学生本人想不起过去有什么经历与黑虎星有关联,他的母亲忽然想起一件往事。大约二十年前,她下班回家在厨房准备晚餐,孩子没人看管,就用一条带子拴在孩子的背带上,另一端系在客厅的暖气管上。客厅有一个花架,上面放着一盆兰花。那时家里养了一只黑猫,是女主人的心爱之物,皮毛黑亮、体态健硕。突然,她在厨房里听到一阵很大的噪声,包括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猫叫的声音和孩子哭的声音。她赶忙跑过去一看,原来是那只黑猫把花架上的花盆蹬下来,重重地摔在地上,孩子被摔下来的黑猫和花盆吓哭了。

讲到这里,学生和他的母亲都深深认同黑虎星与这件事的关联。那学生说有一种通透的感觉,如同拨云见日。从那以后,具有五百年道行的黑虎星就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

这个案例没有使用中药和针灸,也没有使用点穴和布气等,是单纯的谈话疗法(talking cure )。套用《孙子兵法》的一句话:不药而治人之病,善之善者也。


【圣心塾按语】

《意向流管理学》是我的《归根心理学》的升级版。在心理学通用语言中,归根心理学使用的是弗洛伊德的深层心理学语言,意向流管理学使用的是布伦塔诺(Franz Brentano,1838~1917)的描述心理学(descriptive psychology)语言。

在心理学史料中,布伦塔诺的心理学曾被称为“意动心理学(act psychology )”,这个称谓是铁钦纳(Edward Titchener,1867~1927)提出来的,而布伦塔诺本人从未使用这个名称。布伦塔诺把自己的心理学称为“描述心理学”。

意向流管理学的核心概念是意向流(the intentional stream)。意向流是意向性内存在(intentional inexistence)的流动。意向性内存在是广泛而深刻的存在,包含个人无意识(personal unconsciousness )、集体无意识(collective unconsciousness )以及更深层次的信息。人的心理活动就是意向流运行的种种表现。意向流就是心理本体。这个心理本体,在布伦塔诺的描述心理学看来是外知觉(external perception )与内知觉(inner perception )的统一体,而在中国本土心理学看来是识神和元神的统一体。

意向流运行的基本程序是“表象——判断——情欲”,在这个过程中,判断环节不停地运作,使机体的熵值增加,有序度降低。

气功修炼的基本原理就是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把“表象——判断——情欲”中的“判断”转换成“无判断(non-judging )”,这样一来,机体的熵值就会减少,有序度就会升高。所以无判断(non-judging )就是练功最重要原则之一。

练功走火入魔是由两种心灵病毒(psycho-virus)引起的,这两种心灵病毒的共性是违背了无判断(non-judging )原则。

第一种心灵病毒是科学主义(scientism)。科学主义执著于用物理学和数学的语言解读精神生活(mentel life)。感染这种病毒的人把气功之气物化,追求练功中的物理现象,如热感、胀感、流动感等,并把这些感觉当作真气的标志加以期待和关注。这种期待和关注违背了无判断(non-juding)的原则,不但降低了练功的效果,还容易引起一些躯体症状,如阻塞感,疼痛感,无序流动感等等。

第二种心灵病毒是神秘主义(mysticism)。神秘主义是用巫术和宗教语言解读精神生活(mentel life)。感染这种病毒的人过度关注练功中出现的内景(即内部景象,通常指视觉或听觉方面的某些现象),并将其与神话传说联系起来,不懂“凡有所相,皆是虚妄”的道理。这种关注违背了无判断(non-judging)的原则,不但降低了练功的效果,还容易引起一些精神症状,如幻视、幻听、幻嗅等等。

明白了上述道理,走火入魔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完全可防可治。

当然,意向流管理学是意向流的综合管理,不只是判断管理,还有情欲管理,智慧管理和信念管理。

意向流管理学不只为气功提供人文科学心理学语言的解读,同时也为中国传统文化中儒释道的修炼学问提供同样的解读,因为儒家的修炼、佛家的修炼和道家的修炼都是在做同一件事——意向流管理:管理判断,管理情欲,管理智慧,管理信念。


标签: 中医  心理咨询  意向流  心灵病毒  科学主义  神秘主义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