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心理咨询:一个洋人的佛缘
时间:2019年11月30日|365次浏览|1次赞

中医心理咨询:一个洋人的佛缘 

孙泽先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辽宁中医药大学在新西兰首都惠灵顿开了一家诊所,派我到那里工作。 派我的原因有两条:其一,我具有中西双重医学背景,我在中国医科大学医疗系学了五年西医,又在辽宁中医药大学读了两年西学中和三年硕士研究生;其二,我的英语水平可以应对日常医疗业务。新西兰是英语国家,那里华人很少,患者的主体是洋人。 

 有一次,患者中的一位老朋友玛莎向我说到她的朋友安妮,希望我能施以援手。安妮与男友斯蒂夫热恋三年,斯蒂夫移情别恋,突然提出分手,她在心理上毫无准备,重创之下一心想要自杀。医院去过了,心理诊所也去过了,都没有效果,家里只好让她的弟弟整天看着她。 

 这个病例我真的不想接,却又不得不接。 

 之所以不想接,是因为我对洋人的文化背景不很熟悉,而且我那时的英语只是能够应对中医诊疗工作,还谈不上语言技巧,再加上她已经在当地医院和心理诊所就诊过了,这样的病例不在我的把握之内。 

 之所以不得不接,是因为玛莎。她曾对我做出重大贡献。那时我到新西兰已经一年半了,很想让我的爱人到新西兰住一段时间,办了几次都被拒签,说是要有当地人担保才行。我在那里人生地不熟,到哪里去找担保人呢? 一天,玛莎来就诊,她问到我爱人为什么没来,我便以实相告。她说了句“我试试看”,起身走了。不到一个小时,玛莎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告诉我担保已经做好了。这让我非常感激。要知道,担保意味着,被担保人在新西兰居住期间发生一切意外情况,担保人都要担负经济和法律的责任。据我所知,玛莎是一家报社的编辑,并非大富人家,肯做这个担保实属不易,如此豪爽之举在洋人中亦属仅见。这样的人让我给她的朋友看看病,哪有不应的道理! 

 第二天,安妮和她的弟弟一起来了。我把安妮领进诊室,让她的弟弟在候诊室休息。

 中医看病始于脉诊,又称切脉。坊间常把脉诊说得神乎其神,其实在《黄帝内经》的四诊(望闻问切)排序中,脉诊居于末位。望为视觉,闻为听觉和嗅觉,问是语言交谈,切是触觉。这样的排序是有科学道理的。人类直接获取外界信息的通道,视觉占百分之七十,听觉占百分之二十五,嗅觉、味觉、触觉之和占百分之五。有经验的医生都知道,望诊才是最重要的。

 在观察的时候,我看到她的弟弟坐在候诊室的沙发上闭目养神,大耳垂肩的面容,再加上圆鼓鼓的啤酒肚,活脱脱一个弥勒佛的样貌,就顺口说了一句:“你的弟弟有一副佛相。” 没想到这句话引起安妮极大的惊奇,她说:“医生,您太厉害了,您怎么知道的呢?我们全家人都信佛教。”

 听了安妮这句话,我的心有了底,真是天助我也,终于找到沟通的文化背景了。我从事气功教学多年,在私人书架上,宗教修炼和心理学的书远多于医学的书。 

 洋人信佛教其实不算稀奇的事。文化的交汇融合是历史的必然。惠灵顿有个报告厅,叫做Events Centre ,里面设有四千个座位。教皇若望保禄二世在那里布道,听讲者有两千余人。而Da la lama在那里以inner peace 为题讲说佛法,报告厅内竟是座无虚席。

 我在纸上写了两行汉字,是佛家的谚语:“夫妻是缘,或善缘、或恶缘,因缘相见;子女是债,或要债、或还债,无债不来。”这是佛陀所说“缘起性空”的道理在亲情之中的体现。然后,我用英语给她逐字逐句地解释,让她懂得“缘在情在,缘尽情绝”的道理。 

 安妮似懂非懂,脸上还是挂着缕缕疑惑。于是我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对安妮说:“你看,这是我的银行卡,昨天我到柜员机取钱,密码都按对了,就是没有钱出来。为什么?”

 安妮很聪明,一下子就说到点子上了:“那一定是你的账户上没有钱了。” 

 “你说对了,”我接着说:“同样的道理,三年前,你和斯蒂夫的账号上存着满满的缘,所以你们就有满满的情,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那个账号上的缘没有了,所以情也就没有了。无论你怎么想、怎么说、怎么做,那份情永远也回不来了。寻求本不存在的东西,不就是佛陀所说的追虚逐妄吗?”

 安妮听明白了,脸上的紧张有所缓解,但还是嘟嘟囔囔地说:“那我可怎么办呢?我再也找不到像斯蒂夫那么好的人了!” 

 “你错了!”我的一声断喝让安妮周身一抖。真让人来气,洋人也这么死心眼儿,没有忠诚,何来爱情!我脱口而出地说:“安妮,你听着,你肯定能找到比斯蒂夫更好的,而且就在三个月之内。”

 “真的么?”看样子安妮只相信一半儿。 

 “毫无疑问。”也许是这种斩钉截铁的态度增加了安妮的信度,她看上去比来时轻松了许多。

接下来是中医传统治疗,针灸,点穴,还开了中药。安妮舌尖鲜红,舌苔黄厚而干,已经数日不曾排便,这是心火炽盛的症候,用清心泻火之剂有助于解决她的焦虑状态。 

 安妮问我还需不需要再来,我告诉她问题已经解决,不用再治疗了。只是记住,找到男友时打电话告诉我一声。她家距离惠灵顿太过遥远,来一次相当不容易。

 转眼两个多月过去的了。一天清晨,还没到开诊的时间,门外站着一个洋人女子,我出来和她打招呼,问她有什么事。她兴冲冲地对我说:“医生,我来不是看病,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找到了,他比斯蒂夫好一百倍。” 

 原来是安妮。人变了,发型变了,穿着变了,精神面貌也变了。本来,打个电话就行,可她却跑了那么远的路当面道谢,其中的尊重之意令我感动。 安妮问我,当时是怎么知道在三个月内就能找到男友的。我实活实说,那是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一句话,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样说。 

 我在学中医时跟过十几位老中医,他们都嘱咐过,永远不要向患者打包票。很显然,这次我违反了行规。 

 安妮笑了,她说一定是佛陀借我的口告诉她未来的事。我笑而未答。毕竟每个人都是按照自己的心意去领会这个世界的。 

 求生是人最大的本能。人想死的时候也是最想活的时候,关键是要找到活下去的理由。安妮是幸运的,她找到了这个理由。 

【附】七律一首(新韵)

登维多利亚山 1994年12月

惯见青山不是山,半泓春水捧云烟。 
红楼昨夜擎玉盏,碧海今晨续蓝天。 
觅觅寻寻几万里,坷坷坎坎数十年。 
惊雷不起人间梦,入睡时难醒亦难。

标签: 中医  心理咨询  新西兰  佛缘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