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与迷信:正统宗教与邪教的分水岭(归根心理学第九讲)
时间:2018年11月06日|1072次浏览|2次赞

正信与迷信:正统宗教与邪教的分水岭

(归根心理学第九讲)

孙泽先

 

信心是一种力量。这力量源于归根意识的“聚焦作用”,就像阳光经过凸透镜的聚焦而能引起灼烧一样。人类归根意识的聚焦能产生巨大的力量。但这种聚焦有两种情况:聚焦于无相无名的根,所产生的力量是建设性的;聚焦于有形有质的人或物,所产生的力量是破坏性的。两种不同的聚焦基于两种根本不同的信,前者是正信,后者是迷信。

正信与迷信,是必须明辨的大问题。

在学练气功的人群之中,有很多人是为了治疗自身的疾病。他们往往认为,只要能治病,正信也好、迷信也好,都无所谓。这种看法是错误的。

 

一个发人深省的例子

为了避免繁冗的论证,我讲一个真实的病例,从中不难看出正信与迷信的天壤之别。出于对当事人的尊重,请原谅我不讲出他们的真实名字。

患者是Zhu女士,她得了白血病,就是人们常说的血癌。他的丈夫Zhang先生是D市某医院的医务工作者。Zhang先生有一个朋友姓Wu,是我的学生,毕业后在我的气功教研室里任助教。Wu先生上大学以前是在D市长大的,与Zhang先生两家是同楼而居的世交。

Zhu女士发病时病情很重,周围血中98%都是幼稚细胞,骨髓中则高达95%,持续高热,全身呈衰竭状态。经治医生认为,这种类型的白血病对化疗不敏感,预后极为不佳,生存期限在半年左右。Wu先生曾去D市看望病人,并教她归根心理学的功法。谁也没有想到,三个月后,血液化验结果已近正常,体力也逐渐恢复。半年之后,Zhu女士就能重新正常生活了。

三年过去了。Wu先生出国进修,后来定居国外。这对Zhu女士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当Zhu女士得知Wu先生出国的消息不久,旧病突然复发,并很快住进医院进行抢救。她的丈夫Zhang先生风尘仆仆来到沈阳找我。因为Wu先生临行前曾告诉Zhang先生,Zhu女士所练的功法是孙教授创编的,将来必要的时候,可直接请教。

当时,由于教学任务繁重,我只能周五乘夜间火车,周六上午到D市,对患者进行指导,帮助她进行调整,然后当晚乘夜间火车回来,因为周一上午就有我的课。尽管时间有限,指导还是很有成效,患者重新振作起来,表示要认真坚持练功。一个多月后,她的病情奇迹般地缓解了,血液化验接近正常。不久,她又能正常生活了。

后来,我被学院派往国外工作,一去就是三年。就在我工作期满行将回国的前夕,收到Zhang先生从D市发来的一封信。信中说她的妻子Zhu女士得知我出国的消息,病情骤发,住院抢救无效而去世了。临终前,Zhu女士要Zhang先生向我转达谢意,说是孙教授的“大恩大德”使她多活了七年。这封信令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心情沉重。

 

建立正信最重要

在医学上,判定癌症治疗效果时常常使用一个词,叫“五年存活率”five year survival rate。就是说,衡量某种疗法治疗癌症是否有效,就看这种疗法是否能使该种癌症患者生存五年以上,如果能够做到这一点,该疗法即被视为有效。

Zhu女士这样的重症白血病,能用练功的方法突破五年存活率,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尤其是她在练功一个月时间里就能转危为安,取得显著的效果,这更是难能可贵的。这说明,第一,Zhu女士练功得法,掌握了练功的技术和技巧;第二,Zhu女士练功治病的信心较大。Zhu女士学功练功能在短期内达到这两点是相当不容易的,可以说她已经掌握了制服病魔的武器,她原本可以继续运用它去战胜病魔,取得更长的生存时间,但是由于她在功理上出了一点偏差,遂功败垂成,令人每有功亏一篑之叹。

问题出在信心。

在信心的构建之中,有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那就是超越,即挑战极限的胆识。

就目前医学水平而言,癌症仍然缺乏有效的疗法,死亡率远较一般疾病为高。于是,人们就把癌症视为“不治之症”。这“不治”二字就形成了一个极限,成为很多癌症患者心中的一道难以跨越的“坎儿”。正是这样观念,封闭了不少癌症患者体内战胜癌症的潜能。

其实,癌症并非不治之症。

癌细胞是正常细胞转变的。正常细胞“腐败”了,不断增长、不断消耗,却不干正事,就变成了癌细胞。人体中有专门整治癌细胞的系统,叫做免疫系统immune system。免疫系统的功能主要由巨噬细胞、白细胞、T淋巴细胞、B淋巴细胞等免疫细胞去执行。这些免疫细胞都是由骨髓所生成。免疫系统的主要功能就是不断地净化机体,不断清除体内衰老的、死亡的和蜕化变质的细胞,以及外部入侵的细菌、病毒等等。这有点像人类社会中的警察系统,专门与坏人坏事作斗争。

从理论上讲,人体每日每时都有个别的正常细胞蜕化变质,转变成为癌细胞。但是,它们刚一出现,就会被强大的免疫系统及时发现、及时消灭。只有由于某种原因,造成免疫系统功能下降,“警力”严重不足时,癌细胞才能逃脱整治而发展成为癌症。

目前很多治疗癌症的方法是直接针对癌细胞的,如化疗(化学药物治疗)、放疗(放射线治疗)等等。这些疗法虽然能够抑制癌细胞的生长,但同时也能够抑制骨髓生成免疫细胞的功能。这就等于在削弱社会恶势力的同时,也对警力造成很大的伤害。

练功治疗不是直接针对癌细胞,而是着眼于机体的整体、着眼于免疫系统。练功治疗是运用心理技术,加强机体的整体调节和整合作用,增强免疫系统的功能,加大“警力”,加大“执法力度”,从而消灭癌细胞。从这个角度上说,练功治疗乃是一种免疫心理学技术。

在练功治疗所运用的心理技术之中,信心起着主导的作用。有了信心,癌症患者才能超越“不治之症”这一极限,跨过这道横在抗癌路上的“坎儿”。

Zhu女士已经超越了这个极限,跨过了这道“坎儿”。所以她能够通过练功调动体内战胜癌症的潜能,迅速取得疗效。也就是说,她取得了足够的信心。

然而,Zhu女士的信心不是建立在“自力”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他力”的基础上。换言之,她的信心不是基于无相无名的根,而是基于有形有质的人,即教她练功的人。这种信,严格地说,不属于正信,而属于迷信。必须注意,不能把练功的信心建立在任何个人的身上。因为作为个人,会存在很多难以估测的变量,建立于个人身上的信心常常具有不稳定性。Zhu女士的信心,两次随着教功人的变动而发生重大动摇,这足以说明分辨正信与迷信是多么重要。练功这门心理学技术要求对功理和功法两方面都要有精确的认识,否则就会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当然,正信的建立,很难一蹴而就,需要一定的时间和一定的条件。一般说来,练功者起步之时总是要把信心建立在教功人身上。教功人必须在日常辅导中因人而宜地进行引导,使其信心完成由“他力”到“自力”、由“迷信”到“正信”的转变。

Zhu女士临终前念念不忘教功人的“大恩大德”,这从人际交往的角度上看,是很正常的;但从学功练功的角度上说,就存在问题了。因为这说明,Zhu女士还没有完全认识到,她练功所产生的力量,不是天上降下的恩典,也不是师父发出的慈悲,而是她自己掌握了归根的要领,在刻苦的练功中,通过自身的努力从根这个巨大的信息库、能量库里面发掘出来的。实际上,朱女士已显示了驾驭功法的能力,她本该建立起这样的信心:“我能如是行,必结如是果”。假如她能够以这种信心坚持下去,就会源源不断地获得所需要的能量。遗憾的是,由于种种客观和主观的因素,Zhu女士的信心未能完成由“他力”到“自力”、由“迷信”到“正信”的转变。而这种情况在练功的人群之中相当普遍,这便是我内心深感沉重的原因。

 

正统宗教是怎样反对迷信的

有些人总是把宗教和迷信联系在一起,这实在是一个不小的误会。

迷信,在宗教里被称为“偶像崇拜”idolatry。正统宗教从来就坚决反对偶像崇拜。大搞偶像崇拜则是邪教extreme church的特征。

在伊斯兰教的教义中,反对偶像崇拜是重要的一条。“清真言”所说的“万物非主,唯有真主”,已经准确阐明,除了无相无名、创造万物的真主以外,任何有形有质的人或物都不可加以崇拜。

《古兰经》是伊斯兰教的经典,其中明确指出:“故你们应当避开污秽即偶像,应当远离妄语;同时为真主而信奉正教,不以物配他。谁以物配真主,谁如从天空坠落,而被群鸟夺走,或被大风扫荡到远方”2230-31节)。以物配主,就是用有形有质的人或物代替无相无名的真主,这在伊斯兰教之中属于重罪。

基督教同样反对偶像崇拜。“摩西十诫”是基督教所奉行的十条诫命,其中第二条就规定:“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么形像,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侍奉它,因为我耶和华你的神是忌邪的神”(《圣经》出埃及记204节)。

据《圣经》记载,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时,有一次他上了西奈山Mount Sinai,百姓见他久久未归,就聚在一起收集妇女的金耳环,铸成了一只金牛犊,以供众人祭祀膜拜。摩西下山后,见状大怒,将众人所铸的金牛犊当即销毁。为了惩罚如此大罪,两千人当日死于非命(见《出埃及记》321-28节)。由此可见基督教对于偶像崇拜之深恶痛绝。

在佛教中也流传着许多反对偶像崇拜的故事。

丹霞天然(739 - 824)是唐代著名禅师,有一次,他借宿慧林寺,“遇天大寒,取木佛烧火向暖,院主诃曰:‘何得烧我木佛?’师(丹霞天然)以杖子拨灰曰:‘吾烧取舍利。’主曰:‘木佛何有舍利?’师曰:‘既无舍利,更取两尊烧’”(《五灯会元》卷五)。

德山宣鉴禅师在讲学时,曾骂祖呵佛。他说:“我先祖见处即不然,这里无祖无佛,达磨是老臊胡,释迦老子是干屎橛,文殊普贤是担屎汉,等觉妙觉是破执凡夫,菩提涅槃是系驴橛,十二分教是鬼神簿、拭疮疣纸,四果三贤、初心十地是守古冢鬼,自救不了”(《五灯会元》卷七)。

临济义玄禅师曾告诫弟子说:“佛是幻化身,祖是老比丘。你还是娘生己否?你若求佛,即被佛魔摄;你若求祖,即被祖魔摄。你若有求,皆苦,不如无事。有一般秃比丘向学人道:‘佛是究竟,于三大阿僧祗劫,修行果满方始成道。’道流,你若道佛是究竟,缘什么八十年后向拘尸罗城双林树间侧卧而死去?佛今何在?明知与我生死不别”(《古尊宿语录》卷第四临济语录)。

众所周知,释迦牟尼是佛教的创始人,若论对于佛教的贡献,恐怕无人可与比肩。那么,唐代这几位高僧何以对祖师出口如此不逊呢?

从归根心理学的角度来看,释迦牟尼毕生说教,无非教人两个字:归根。然而,根是特殊的存在,它无相无名,无形无质,不可言说,不可思议。释迦牟尼为了启发众生,不得不取类比象、多方设喻。他这样做的本意,如同于夜航之中,一路为弟子们设置灯塔,指引航向,令其早登彼岸。然而,随着佛教的兴盛,释迦牟尼的声望如日中天,他的话被认为句句是真理,篇篇为经典。本来他讲的话,是想起到灯塔的作用,指引弟子们直达彼岸。可是他的弟子们常常认指为月,把灯塔本身当作彼岸,以至于彼此争论不休、泊舟不前。这种偶像崇拜的肇端大大地违背了释迦牟尼的初衷,于是才有灵山法会“拈花微笑”那段公案,传出一个“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的禅宗来。

禅宗在破除偶像崇拜方面显示了非凡的胆识。虽然迄今为止事情已经过去一千多年了,我们仍能从中得到很多的教益。

 

偶像崇拜害人不浅

历史告诉我们,偶像崇拜是能够同时毁坏崇拜者和被崇拜者的恶行。哪里存在着偶像崇拜,哪里就孕育着灾害。

偶像崇拜是人们归根意识的错误聚焦-—用有形有质的人或物,替代了无相无名的根。崇拜偶像的人们,由于迷心甚重,不可能意识到,正是他们这种错误的崇拜心态,在扼杀着真正信仰的灵魂与生命。这种现象太过普遍,积重难返,若非过正,断难矫枉,于是才引来丹霞的“烧”,以及德山、临济的“骂”。这一烧一骂,恰似惊雷闪电,振聋发聩,表现出一种超越的胆识,革命的精神和护法的真诚。他们的言行,无疑是惊世骇俗之举,与那些跪在佛像之下焚香叩拜的信众形成了鲜明的对照。事实上,正是在这种貌似离经叛道、欺师灭祖的言行之中,却渗透着对佛祖和佛法的真敬和真爱。

当然,对于偶像崇拜现象,我们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尽管偶像崇拜素为正统宗教严格禁止,杀也杀过、烧也烧过、骂也骂过,但它根基仍在,杀而不死、烧而不光、骂而不倒,一旦机缘成熟,便可卷土重来。

丹霞、德山和临济大概都未曾料到,他们奋力抨击的偶像崇拜,会在千余年后科学空前昌明的今天,借着“气功”这样一种形式,风行于华夏大地。

想想前些时候人们学练气功的情景吧,多少人渴望“大师”、景仰“大师”,争着坐“大师”坐过的椅子,争着喝“大师”喝过的茶水,争着举起一双双虔诚的手去接“大师”发的“气”和“功”,争着掏出笔和本子记录“大师”讲出的“经文”和“真言”。一时间,偶像崇拜风起云涌,遍布大江南北、长城内外。

“大师”们则站在风口浪头之上,不断设法强化偶像崇拜的风势。因为此风越盛,就越能营造一个需求旺盛的大市场。在这个大市场中,勿言名而名至,不说利而利来,而且无需学历、无需职称、甚至无需多少知识就能迅速成才。

这种偶像崇拜的热潮越演越烈,引起国内外的普遍关注,有些人不无忧虑地把这种热潮称之为“宗教回归热”。

毫无疑问,偶像崇拜是一种极其有害的思潮,但它不是宗教的特征,而是邪教的特征。这一点必须分辨清楚。古今中外所有的邪教,都是以偶像崇拜为基本特征的。认识这一点十分重要,因为宗教(正信)不产生灾害,而邪教(迷信)则必然产生灾害。

实际上,气功界的“大师”们是在利用传统,误导人们的归根意识。在中华民族归根意识的传统表达途径方面,佛教占有很大的比重,民间曾有“家家观世音,户户阿弥陀”的俗谚,就足以说明这种情势。于是,“大师”们纷纷向佛靠拢,竞相足登莲座、身披袈裟、顶罩光环,声称法身无数、法力无边,甚至干脆自诩“弥勒重生”、“如来转世”,使偶像崇拜不断升温,把虔诚的人群一步步引向邪路。那些卷入这等偶像崇拜的人们,为什么不看看唐代的丹霞、德山和临济,再想想自己,身处科学如此昌明的时代,而与千余年前的古人相比,在意识境界上竟有如此之大的反差,这难道不值得深自省察吗?

在中国佛教史上,确实存在真正的大师,他们数十年如一日,远离名利、虚怀若谷、潜心修行。即便是这样的大师,其作用也只能是一个灯塔而已。一切修持之人,永远要记住,舵要你自己来掌,桨要你自己来划,灯塔再亮,也不等于彼岸,如果你不超越它,就永远不能达到目的地。因为说到底,“人的根本就是人本身”(马克思:《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

气功界的这种偶像崇拜现象,值得我们深思。如果我们不能对其探本求源,找到症结所在,类似的情景还可能重演。

 

“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

归根心理学认为,我们中华民族的根最为深厚,沉积着五千年的文明,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信息库、能量库;我们中华民族的归根意识最为浓烈,归根所能调动的力量可移山填海。这正是我们这个民族可持续发展的后劲所在。然而,凡事都具有两重性。这移山填海之力,可以是建设性的,也可以是破坏性的。就像江河之水,水位越高、流量越大,其能量也就越大。关键在于疏导。疏导得利,就能发出更多的电能、灌溉更多的良田;疏导不利,就可能泛滥成灾,冲毁更多的沃土和家园。

我们的思想需要一种力量,一种超越的力量。什么是超越?超越就是“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马克思、恩格斯∶《共产党宣言》)。我们中华民族一旦获得这种超越,就能焕发巨大的腾飞力量,因为我们有五千年文化的根。然而,我们中华民族获得这种超越显得尤为不易,同样也因为我们有五千年文化的根。

在我们五千年文化的根中,有珍宝也有灰尘,有智慧也有愚昧,有神奇也有腐朽。归根的意义,不是回归过去,而是理顺过去。理顺过去,是为了现在和将来。


【圣心塾关联信息】
电话:13604903264 
邮箱:shengxinshu@foxmail.com
微信二维码:扫码进入免费公开课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