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堂—梁冬对话李子勋第五讲
时间:2011年10月07日|2153次浏览

本期主题:天才成长手册

文字整理:小木头  修身齐家  半弯月  Amy  lym210  鑫情  点儿  蝴蝶  青莲  猪光宝器

本期提示:

画外音:天才与常人有哪些差异?

李子勋:天才实际上就保留了儿童的知觉方式。

画外音:如何获得内心的自由?

梁冬:要获得自由,就要足够小或者足够大,你能够把所有的东西让你随便穿越。

画外音:信息的本质是什么?

李子勋:而信息的方式就是能量聚合的方式,但是它可以消失。

画外音:黑洞的本质又是什么?

李子勋:黑洞,是把一些陈旧的老衰的这个星球吸进去,变成能量流。黑洞就是一颗新太阳。

画外音:《国学堂》闪耀流火盛夏,探索中国人的心灵世界,发现内心深处的国学宝藏。心理学家李子勋老师,带您一起探秘中国式心灵秘境。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国学堂》。我是梁冬,梁某人。我们今天请来的仍然是李子勋老师。

画外音: 李子勋,华西医科大学毕业,中日友好医院心理医生,中国心理学会注册督导师。

梁冬:话说呢,我们这两天在讲,这一两期节目都在讲一个话题,就是张载所讲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可不是简单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几句鼓励的话。更重要的是,如果从宇宙学和心理学的角度,你就会理解它有很深的玄机。所以呢,我们请来李子勋老师呢,跟我们讲到“为往圣继绝学”。为什么有一些人,诶,你会发现呢,他似乎延续了一些很多年前,甚至更早以前的一些人的知识,中间好像是隔开的。有了,于是呢,我们上个礼拜呢,就讲到了天才和一些人的关系。李老师,到底天才都保留了一些什么东西呢?

李子勋:从我看来的话,天才实际上就保留了儿童的知觉方式,因为儿童去看这个世界和感知这个世界和我们成年人有巨大的不同。

梁冬:有什么不同呢?

李子勋:这个不同就在于,儿童生下来的时候不知道语言,他不知道归纳,不知道分类学,不知道逻辑,不知道运算,对吧?他是按照生命系统的直觉去感知存在的,也就是说,他是由一种朴实的,一种以个别为中心的方式去感觉这个世界,而不是以组织的方式或者叫分类的方式。

梁冬:你举个例子来说。

李子勋:也就是说,他看任何东西都是个别。他看任何东西,妈妈是妈妈,另外一个哪怕是妈妈的妹妹也跟妈妈有巨大的不同,他会注意到差异。但由于人类开始分类以后呢,我们就会归纳。比如说两个杯子,像梁冬喝的和我喝的杯子,那么我们成年人会不关心它的差异。但实际上,两个杯子之间,哪怕是机器制造的,也有很多的差别,儿童就是关注这个差别的,他就知道这个差别在哪儿,但是成年人早就忘了,我们不关心。

梁冬:所以呢?

李子勋:所以呢,这两个杯子,如果妈妈说这个是杯子,那么孩子就会认定这是个杯子,但是他不会把它(另一个不同的杯子)当成杯子。所以妈妈说:“去拿杯子”,哪怕叔叔在喝,他就会跑到叔叔哪儿说:“妈妈说要你的杯子”。妈妈说:“不,不不,儿子,我要那个杯子。”他就说:“妈妈,这是杯子,那(另一个不同的杯子)不是杯子。”这就是儿童的认知方式,他是以个别的方式来的。如果妈妈跟他讲,那也是杯子,他就很困惑,他说,这怎么会是杯子呢?这才是杯子呀,那个跟这个不是一样的东西呀!但我们说它们是一样的。因为我们现在作为成年人的思维方式呢,是在慢慢学习语言。语言呢,它是一个概念,它是抽象的一种概念,对吧?比如说我们说大海,我们并不关心这个大海是北部湾的,还是北戴河的。所以呢,成年人在学习的过程中,尤其是对言语的学习过程中和对理性,比如说逻辑,一加一等于二,运算过程中,实际上我们有巨大的退化。就是我们对世界的感知的方式和能力就发生了变化,这个变化就是慢慢变到了一个所谓知识领域的这样的一个通过抽象与分类方式的学习方法。这个时候呢,我们再去看世界的时候呢,我们是通过这种方式去感知世界了,就不再用儿童的方式感知世界了。那么所有的天才,恰好就是他的儿童知觉一直没有消失,他一直保留在他内心的一个地方,虽然这方面他的学习理性科学、信息分类学,但是他另一方面觉得这是不同的东西,他是保持了两种感知,既有儿童知觉的方式又有成年人的这种经过学习形成的认知方式。

梁冬:所以,今天你讲过一个话题,你讲的就是说,比如说成年人都是记一些概念和文字,而小孩子呢,都是记照片。照片都是图形,都是video(视频),都是影像,是吧?所以呢,他这个储存的空间是不一样的。

李子勋:就不一样啊。比如说孩子是apple(苹果),因为西方做了一个研究啊!

梁冬:apple(苹果)。

李子勋:apple,A-P-P-L-E。如果只是说发声的时候,孩子实际上没有替代物,没有言语替代物的时候呢,他就想到是那个苹果。这个时候,他的内心想的是苹果,它不知道有文字,不知道概念,他就往往会好奇说“你说的是哪个苹果”?所以呢,他只记住盘子里有五个苹果,他要拿起来问:“妈妈,你说的是这个吗?”所以,这个时候儿童的思维是一个图形的,是一个实体的。而且在这个时候,他的心理感受会产生苹果的那个香脆的感觉,会齐头并进的出来。但到了我们成年人呢,说到苹果的时候,我们不关心你说的是哪种苹果,所以我们不回忆,也没有感受,这个时候就成了概念。好,在神经心理学里面有一种测查叫图形测查。那么过去我们就发现,我们给他看五十个图片,然后再把这个五十幅图片中的二十幅混到其他图片里面,然后给他看的时候,他就记住了,就说这个我看过,这个我看过,哈。

梁冬:跟小孩子?

李子勋:跟大人,成年人。因为成年人呢,看起来测的是图形记忆,但实际上是言语记忆,是这个图形代表的语言的记忆。而所有可以命名的,我们成年人很自然地记住是概念,不是图形,所以测出来的不是图形记忆,而是文字记忆。

梁冬:所以对于大人,对于小朋友来说,他们大脑要储存的东西远比大人要多哦。

李子勋:要多得多啊,因为小孩儿没有言语指代啊,他必须靠图形。

梁冬:对啊,你看那个……

李子勋:所以,他记住的就是图形。为什么孩子的认知,我们需要他更长地保留住这种儿童的认知呢?就希望他的整个大脑都在工作。尤其是他初生的生命的话,很多需要信息刺激。所以,越是减少他的语言的方式或者逻辑思维方式,减慢、减缓,不要那么快的学习。其实儿童的智力发展是快速的,因为他是饱满的智力。但是,如果我们在过早的告诉孩子文字啊、逻辑啊、分类啊那些,那么由于生物学都是按照节能的方式的,他就会用最简洁的方式来记忆。这个时候,大量的神经、大量的脑细胞就不工作了。

梁冬:就反而可以说是浪费!

李子勋:诶,就浪费了。所以我们经常在讲,就是说,天才是什么呢?往往都是说话比较迟。说话比较迟,运算比较差,然后在小学、中学去适应书本教育很困难,甚至像霍金到了大学都是一个很差的学生。为什么呢?因为他一直处在这个儿童的知觉,叫真实知觉里面。他很难被一个简单的分类替代的时候,他会产生一个复杂、混乱(的状态),所以他在回答老师的题得时候就容易出错。为什么呢?因为他的感觉、知觉感觉一直很强烈地支配着他。你比如说在音乐,我就讲个音乐的故事。就是说,如果一个孩子在娘胎里就听音乐,而且如果妈妈希望让她的孩子具有音乐细胞,就生下来不停地让他听音乐,结果会相反!这个孩子会失去音乐感受力! 

梁冬:为什么呢? 

李子勋:因为我们的听觉也是有很多神经细胞的,那么这个儿童如果生下来的时候,他是采集了全部大自然的音响、声响,什么虫啊、鸟啊……据说儿童的听觉(是)可以听到很小的动物在爬(的),比如说蚂蚁、蟑螂那些,他都是听得见的。但是他的衰退是意味着这些听觉没有用,拿来没用,所以他就会放弃。但是呢,成年人呢就是说,我们说人类的音乐有一个七律节奏,有一个声高声低和旋律感。比如说,我们说切分音符啊,说二分之一、三分之一、四分之一啊,有节奏。那么,你想想这个音乐的这个简单,就是说,我们人类是喜欢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产生美感。那么,如果这个孩子从小他的听觉就受到这个重复刺激,我们叫赘述,就是重复重复刺激,他的听觉实际上是不需要发展更多。当他能够分辨这些音素的时候,他的听觉已经饱满了。而且,如果你反复地刺激他,所以他的听觉就被全部占有了,他再也听不到自然的声音了。这个时候,儿童的听力是衰退的,就是对音乐的听力是衰退的。这个时候他去感知大自然的声音,他就会觉得是噪音。一旦他三岁以后,如果他没有在原生态的声响里面受到刺激,比如说鸟啊、虫啊什么的,比如说我们听到蝉鸣很恼火,城市人听到蝉鸣就恨不得想发疯,但是农村人听起来照睡不误。所以从小他就受到这个刺激。因为一个孩子,他的听觉如果能够被风声、雨声,各种各样的声音刺激的话,他会形成自然的音素的规律。 

梁冬:天籁! 

李子勋:天籁之音啊!你看过有一个电影叫《海上钢琴师》你就明白。海上钢琴师这个人没有学过音乐,没人教他,他就在海上听风声,那个海涛声,最多还有船的嘎嘎声和人的嘈杂声,对吧?所以在他的音乐里面,大自然的声响是很复杂的。比如说风声,你是很难形容的。你拿一百台钢琴跑到黄河壶口瀑布那边去弹,当那个瀑布澎湃的时候,钢琴是苍白无力的。你的小提琴拉得再好,你模仿鸟,模仿鸟的声音,或者模仿蜜蜂的声音,你只是像,但不是。为什么?因为你到红树林听到鸟叫的声音,你觉得生命好像随之在舞蹈,悦耳。但是你用人类的音乐模仿出来的声音和这些真实的天籁产生的声音(相比)是苍白无力的。好,那我们就好,你被人类音乐培养出来的音乐家,和一个被自然音素从小铺垫沉积起来的音乐家来讲,哪样的孩子更能够成为音乐家呢?显然是在大自然浸染里面出来的音乐家,因为他是创造型的。

梁冬:对,所以为往圣继绝学的人呢,理论上来说,不能太早地学习这种知识,而是要透过另外的一种方式,去获取真正的往圣。在宇宙当中,虽然他们已经表面上死了,但是他们的思想留在宇宙当中的这种声音,他能够接触到,听得到,这种声音才能够叫为往圣继绝学。到底什么才能够联通这个事情呢,稍事休息,马上继续回来,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之《国学堂》。

画外音:儿童基于图形感觉的思维方式,正是天才们的思维模型。而言语思维的培养,则抑制了大脑潜力的开发。在自然万物的激活下,才能释放出大脑的无限潜能。那么,我们应该如何对话自然?超弦理论又是怎样认识世界的呢?《国学堂》探秘中国式心灵秘境,探索正在继续……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国学堂》。大家好,欢迎继续回来!刚才跟李子勋老师讲了一个话题。李老师就说呢,小孩子的这种开发,他不能够以人工的,人伪的——我们叫伪,伪军的“伪”——人伪的东西去刺激的时候,令到他在最开始的时候,对大自然的东西就不能很好地去理解、感受,而这些东西,如果我们说是大自然是一个全息的录音机的话,那么一定在一千年两千年之前,有一些伟大的心灵,他们的某些想法是被记录在这一个全息的里面的,我是这样假设和推测的。

李子勋:你比如说,巴赫的音乐辞典,他创造了很多的音乐类型。巴赫十四岁接受管风琴,十四岁以前,他完全是在乡村里听到的就是风声、雨声,他没有听到管风琴。因为在那个时候,还并没有那么多的音乐,只有宫廷音乐,只有管风琴,但十四岁以前他没有接触过。但是他是一个创作型的音乐家,他就有很多大自然形成的转成音乐要素的音乐,但是很多后代人听不懂,但是我们又发现很多音乐家都是去读巴赫的这些音乐辞典的时候产生了灵感,这个灵感好像仿佛哪儿是个通道,仿佛他虽然小时候没有听到过蝉鸣,没有听到过鸟叫,但是他在听,聆听巴赫创造的音乐类型的时候,他听到了,这是一个就像通道式的,唤起了他内在的知觉。因为我们说了,人是自然生产的,他就蕴含着就像你说的全息,自然信息就在内心。但是,某种声响,某种符号会唤起好像从遥远的空间拿到了自己要的东西,你看贝多芬、莫扎特都是读巴赫的东西产生的创作型音乐家。

梁冬:所以呢,前段时间,傅京亮老师曾经在我们《国学堂》做过节目。傅老师他就说,他用了一些魏晋的时候人们组合的一些香方,就是说,比如说若干种草药混在一起,就做成了一款香。魏晋的时候有那样的配香的方法,宋朝的时候有宋朝的方法,明朝的时候有明朝的方法。有一天晚上他就给我们闻,他给我们说,魏晋的时候香方配的。

李子勋:魏晋时代。

梁冬:这个是宋朝的时候配的味道,这个是明朝的味道,也不知道是心理暗示什么,反正你听到闻到不同味道的时候,你好像往回追溯吧,你能够隐约地感觉到,哦,明朝人是这样的一种时空下的情绪。

李子勋:你说得太对了,这就叫负载信息。就是说,按照信息理论来讲,就是说,信息是可以负载的。我们看到很多自然的天象,它不是现在的,但是你可以在某种特定的天气、气候的情况下,你看到它再现。那么负载信息是什么呢?就是说,比如说我们说一个老房子,或者一块石头,如果说这个石头它有四亿七千万年的生命历史的话,那从自然的眼光来看,它就负载了这些年轮产生的事件的这个过程。但是人去接触这块石头,握在手里,怎么从他那里获得这些信息呢?这是人需要来调整自己的通道的。如果你完全是理性的方式,而完全是导向的方式,而不是一个开放性的渠道,开放性的通道,或者是一种感觉的直觉的方式去和一块雨花石交谈的话,你没法从那儿获得信息,而这些信息负载,实际上我们也看得到。就是说,如果我们从信息论和这个超弦理论来理解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全然是另外一种世界。

梁冬:是怎么回事呢?

画外音:超弦理论是理论物理学的一门学说。它的基本观点是:自然界的基本单位不是电子、光子、中微子和夸克之类的粒子。这些看起来像粒子的东西实际上都是很小很小的弦的闭合圈,它们的不同振动和运动就产生出各种不同的基本粒子。弦论是现在最有希望将自然界的基本粒子和四种相互作用力统一起来的理论。

李子勋:那么,超弦呢,他是认为……

梁冬:霍金的超弦理论吗?

李子勋:不,超弦是一个……不仅是霍金,是霍金……就是后霍金时代的一个……现在变成M理论了,就是谈到这个空间构型,宇宙构型的一个真相。就是世界都是被一个细小的蠕动的能量单位来构成的,所有的物质,都是能量的一个聚合方式,包括人,包括生命。那么也就是说,假设我们认为所有的东西都是一个细小单位的能量来聚合……

梁冬:而不是小的物质聚合。

李子勋:不是物质,没有物体,就是说,重量也是来自于能量的聚合。就是说,世界上没有物质是什么东西,这些物质都是能量的聚集,你看星球里面都是……我们说,地心里面都是热,但是它又造成了外部的硬,那么到底它是能量聚合的一个结果,还是物质的一个结果呢?现在科学家就相信它是一个弦,那么我们又发现到超弦理论。现在我们就说,作为人来讲,也是一个能量的聚合。那么好,这就符合信息论。信息论,信息都是以最小单位来存在的。那么一个图形来讲,它可以以信息的方式来存在,而信息的方式就是能量聚合的方式,但是它可以消逝,它消逝了以后,在特定的时候,它又会再现。

梁冬:只要它比我们小。

李子勋:对,他就自由。

梁冬:他就自由,所以说我突然想明白了。

李子勋:所以欲望要小。

梁冬:我突然想明白了,庖丁解牛。庖丁解牛什么呢?他说,当你足够细的那个刀锋在牛的缝隙里面走得时候……

李子勋:游刃有余。

梁冬:游刃有余了,你这个刀十年二十年都跟新的一样,因为你足够小。所以呢,要获得自由就要足够小,或者足够大,你能把所有东西让你随便穿越。

李子勋:穿越你。

梁冬:对,穿越我,什么东西在你这儿……

李子勋:要么就是你穿越。

梁冬:对,就是说,比如说有个东西挡着你,但是你是一个挺大的筛子,过去了,根本挡不住你,他就过去了,是吧?所以呢,足够大,足够小,足够空,或者是足够不重要,你就穿越别人。

李子勋:你就穿越别人。

梁冬:你就获得逍遥了。

李子勋:欲望越小,你就越自在,一样的。

梁冬: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们为什么讲这个事情,就是有一些人用某种方法,比如说心理学家,他们也意识到用某种方法是可以在空间当中去获得某些信息或者是能量,这些信息和能量,也许是几千年前的另外一些人,他们放在那里的,特的方式是分散……

李子勋:信息它只要发生过,它就是永恒的,用超弦理论解释是太自然不过了。

梁冬:太自然不过了,所以广告时间也是很自然的。稍事休息,马上继续回来,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

画外音: 李子勋老师认为,超弦理论的产生,打破了原有的宇宙观,万物皆以能量的形式存在。信息业也是以能量的形式聚合。那么能量化的信息该如何传播?黑洞与平行宇宙的本质又是什么?人体的磁场究竟意味着什么?健康与磁场又有着哪些关联?《国学堂》探秘中国式心灵秘境,探索正在继续……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大家好,欢迎继续回来到《国学堂》。刚才,李老师给我们讲了一个用超弦理论,你就可以理解世界总是被我们的很多事情是被很多信息是被记录着的。

李子勋:只要产生就会查出来,包括你的短信,你的邮件,就是……

梁冬:信息不灭。

李子勋:不灭,它在网络里活着,但是它并没有看到它,但是它就是存在。我曾经跟你一样地被惊讶了一下,七年前,我七年前发的短信,在我买那个新电脑的时候,我敲进密码一串全回来了。那短信被我删了N多次,它还是又回来了,就是E-mail,就在网上,没有彻底地删除,还在里面游荡着。但是你觉得你删除了,七年前的……

梁冬:你删除实际上只是切断了跟它的连接。

李子勋:对,说的太对。

梁冬:它并没有把它打消。

李子勋:那个信息一旦生成,可以说,它可以转换,但是它不灭。

梁冬:就是万般带不走,唯有业随身。

李子勋:对呀,这就是你说的连接。有时候我们会把过来的信息,突然就学到了,好像在一个特定的地方,特定的场,好像你的通道跟这个大自然打开的时候,好像很多知识源源不断地进来了,你都不用学习。现在,美国在发明一个叫芯片,就是说叫学习芯片,你知道吗?有一个写计算机爆炸的那个人,他写了一个关于2042年是人类的拐点,从那个时候人类就不需要纯粹的人了,每个人需要跟机器相结合,成为半人半机器,这样才长寿,就是人的很多器官都可以在商店里买到,然后可以装进去,你比如学习,一个孩子你让他聪明就买一个芯片,然后插在他的大脑里,然后这个孩子什么知识都有了。这很可怕,这个实际上……

梁冬:有可能吗?

李子勋:有可能,就是我们不用这一套,我们只要和某种状态下的人排除了理性,排除了逻辑,排除了这些抽象的东西,回到一个原生态的直觉导向的世界的感知里面,我们打开身体,我们放开,我们一切都不担忧,处在某种就就像临休,或者是一种高峰体验里面的时候,你发现你跟世界是连接的。你跟nature(自然)是连接的,这个时候,你会感觉有一些思想源源不断从大脑里冒出来,但这思想是前人或者是某些人曾有过的。

梁冬:对。

李子勋:但是它又不认识你,但是它似乎又被你的专注——你在专注研究科学,专注研究自然的时候,它仿佛就涌泉而出,它就不停地出来。这个时候,你就可以相信,超弦理论说的,就是说信息它以再生的方式,在你大脑里重组了,你并没有和几千年连接,但是你可以获得几千年的东西。

梁冬:其实世界上没有新的发明。

李子勋:对。

梁冬:或者是起码说,在概念上来说,一切都有了。

李子勋:这句话是很有哲理的,实际上我们发明的只是重组,信息早就有了的。

梁冬:对。

李子勋:只是我们把它重拼图一样,重新拼了一下而已。

梁冬:对。

李子勋:但是那些要素并不是你的,你只是把它重新组织了而已。

梁冬:无论是身、心、灵的状态能够达到什么样的状况呢?你发现,你跟往圣可以连接上了,你可以真正意义上为往圣继绝学。

李子勋:我想,第一,你要成为自然的一部分,你要臣服大自然,就是你必须要敬畏和臣服它,就是在nature(自然)里面,你要感觉到你是它的一部分,而不要超越它。人虽然是一个高能状态,我一直认为人是一个高能状态。就是说,大自然的确把很大的能量放在人的身体里,对吧?包括我们在出生的时候,我们有一个信息,有一个能量负载的过程,包括出生的时候,你处的磁场,对你都是有影响的。那么,但是对人类来讲,就是说我们的狂妄是在于我们太相信科学,不,是太相信理性,不是科学,相信理性。而理性,它是以简明的,简约的,化繁为简的方式来进行的,只有这样才会有理性,对吧?但是理性又让我们和这个真实的这个世界、nature(自然)距离越来越远。因为我们总是用静态和抽象的方式去审视它,而不是去感觉它,因为我们理性是(排斥感性)对感性是不喜欢的。但是呢,往往科学家,伟大的人都很感性,他总是不想按照理性所制定的方式走,是因为他感觉不到理性存在,或者是到底怎么样,但是他内心的那些感受,就支配着他不得不那样走。我后来也谈到过,就是人类所有的行为都不是理性的,都是感性的。但是,人类由于我们对理性的崇拜和敬仰,所以每当我们的冲动行为发生以后,我们就试图用理性去解释它,当这个行为可以用理性合理化时候,我们就说,我们是理性的。但是实际上,我们人类的行为从来都不是理性的结果,都是感性的结果,都是冲动啊,突然的一个灵感。

梁冬:对,你爱上一个人是算出来的吗?不会的,对吧?

李子勋:不会。但是,由于我们人类害怕自己是感性的,是因为文明给我们带来的压力,所以我们就要用理性去解释,就是这样。炒股也一样。就是说,你为什么买了这个股,你说我判断它要涨,其实你判断以前你并不知道,但是你会解释说为什么它要涨,因为它怎么样,这个解释是理性的。但是这个解释是为了你的冲动而来合理化的。 所以呢,一个科学家来讲,真正的科学家他不是那么理性的人,而是感受性非常敏锐的人。

梁冬:例如,爱因斯坦。

李子勋:例如爱因斯坦,当然爱因斯坦是一个。你看爱因斯坦老了还像个小孩儿,就是跟人的人际关系很简单。

梁冬:所以他爱上很多除了他老婆以外的女人,对吧?

李子勋:他适应不了人类社会所标定的那些规则,他是一味生活在他的感觉跟自在的方式里面,所以他跟人类是有距离的。

梁冬:观自在菩萨。

李子勋:同样,他对每一个理论都不满,每个理性的科学跟他讲,他都说不完美,他要发展新的,他要发展更接近他知觉的。像霍金说过一句话,就是说我为什么要对黑洞产生(兴趣),说黑洞是有生命的,我并不知道物理学敢去跟爱因斯坦较量。但他的妈妈是基督教徒。

梁冬:霍金的妈妈是基督教徒。

李子勋:她说一切都是有生命的,所以我就相信黑洞也是有生命的。所以他就提出一个概念,他认为黑洞不见得是一个死的塌陷,而可能是一个交换。现在证明了,黑洞是一个宇宙的太阳,是一个……比如银河系呢,仿佛就是围绕着黑洞在缓慢旋转,那么谁让银河系旋转?原来是黑洞的宇宙能,就是黑洞把一些残旧的老衰的这个星球吸进去变成能量流。网上可以看到它的模仿,就是用计算机模仿出来,巨大的能量流,使整个太阳系缓慢旋转。实际上黑洞就是银河系的太阳。现在发现黑洞根本不是死的,它是在交换,而且它是一个能量中心,而且现在M理论也认为,黑洞的那边有另外一个平行宇宙,有一个跟太阳系、银河系完全一样的一个银河系,叫平行宇宙。

画外音:国学小课堂:平行宇宙又叫多重宇宙论,是一种物理学里尚未被证实的理论。这种理论认为,在我们的宇宙之外,很可能还存在着其他的宇宙。它们是众多状态中的可能存在的一种反映。各个平行宇宙之间或而相同,抑或不同。

李子勋:磁场,对吧?我们都知道磁场。那么,人类,比如说你出生的那一天,比如说你在北京出生,北京的太阳那时在宇宙的位置,地球在宇宙的位置,就决定了我们在宇宙磁场中的那个磁性。那个磁线,就像有经线有纬线的话,那么你出生的那一刻,原来你的血液是有磁性的,是妈妈的,当脐带一截断的时候,你的血液停止了,靠你的心脏推动的时候,妈妈屏蔽给你的磁场就消失了,所以这个时候,你的生命是一个裸的,就是一个原初生命。那么,你处在哪个磁场上被生下来,你的身上就带有这个磁性。虽然你人没有走,但是宇宙的磁场在流动,在穿越,等于你在穿越这个磁场。所以,当某种磁力线的时候,你是好,某种磁力线的时候,你是不好,是为什么呢?它跟你切割,它让你产生,每个,你的生命里面的血液、细胞都产生紊乱,紊乱的时候你就容易得病。那么,又根据金木水火土的判断,就是说,哪个部位容易得病。所以这个用科学的理论来讲,是可以解释的。解释不等于它是真,我说的是解释系统,因为心理学家使用的是解释系统。如果这样来想的话,我们身上被附有刻板的磁性,是必然的。因为我们出生在磁场里,而且这个磁场一年四季都在改变,那么你原有的磁性和你的磁场产生的关系,就是金木水火土的关系,其实最关键的还是脐带。

梁冬:还是出生的时候。

李子勋:因为你想想,人的生命是什么,如果生命是电磁的话,你就知道血流是唯一产生电磁能量效应的那个东西。你想想,我们的整个身体充满着毛细血管,我们都知道流体力学。所有的流体都会产生电,所有流体都会产生磁场,只要的这个网状。你看我们的细胞大脑,都在这个丰满的血流里面,为什么是心脏才是身体的灵魂和大脑?

梁冬:为什么心脏才是身体的灵魂呢?稍事休息,马上回来,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

画外音: 李子勋老师认为,能量化的信息是不灭的。随着能量的流动而传播,信息也可以穿越时空。那么,能量与磁场有什么关系?人体的磁场真的来自母亲吗?人体如何进入喜乐的状态?情感的连接将会带来哪些效果?《国学堂》探秘中国式心灵秘境,探索正在继续……

梁冬:重新发现,中国文化太美。大家好,欢迎继续回来《国学堂》。我都迫不及待了,都不想有广告时间了。李老师,你刚才说为什么心脏才是人类的中心?

李子勋:世界一切都是电磁的。

梁冬:对。

李子勋:任何物质都是电磁的一个凝集反应,对吧?那么我们看生命,生命,谁是在让生命产生电磁效应的,是血液。因为过去我们老觉得这个大脑很聪明,大脑控制着我们的身体,但是我们把脑袋切了,身体照样活着。心脏它也是一个感觉器官,它对外部的刺激反应比大脑快。那么它怎么去支配我们的身体呢?是通过血液。血液,就是说你想想,这个心脏安排血液,是人控制不了的。

梁冬:对。

李子勋:你到一个没吃没喝的时候,它会约束皮肤的血液,它会供在重要的器官,你是管不着的。所以心脏,心脏把血液,它对血液的调控,就是说所有是血液身体流淌的时候,就是电磁现象,因为流体就会产生电磁,所以,维持生命的电磁能的生命能量和电量的就是血,就是血液。

梁冬:血流。

李子勋:血液,就是说,过去我认为血液就是带着营养、神经递质。现在发现,血液它本来就是一个功能、操作功能。比如说,我要让大脑分泌什么地方,我只要在那个毛细血管的血流发生改变,我们神经电荷就发生改变,所以我们大脑分泌的递质就发生改变。所以现在我们,西方创造是一个词叫heartbrain(心脑),就是心脑,心脏实际是个脑,是和大脑之间,心脏也是大脑。而且是和我们额叶前回情绪脑,和我们的智慧脑,形成一个反馈。心脏可以通过血管的血流的方式,局部的压力,就是说,因为毛细血管会给组织带来压力,它的血流增强和变软,变少,都会给局部带来电磁反应。而这个电磁反应,是超乎我们大脑和身体所有地方的一个缘由。尽管现在这个理论没有写在医学书里面,但是我坚信,如果用超弦来理解,用弦的科学来理解,所以一定是脐带截断那一瞬间来决定了他的电磁,而不是呼吸。

梁冬:所以就是说我们有一天……

李子勋:当然呼吸是引起心跳嘛,当然也是可以,但是,关键就是当妈妈的脐带切断的时候,这个血液带着磁性已经没了,为什么呢?跟妈妈切断了。因为这个磁性是妈妈的心脏发生的,切断了,所以有孩子自己的心脏发生之后,孩子的心脏还没有磁性,因为它过去是屏蔽在妈妈的肚子里的。这个时候,它出生的那个时刻,是脐带截断而不是呼吸,因为很多孩子两个小时之后才有呼吸,对吧?放到暖箱里。

梁冬:对。

李子勋:所以说,还是脐带截断。这个时候,由于自由血要流淌的时候,大自然的这个磁性就标贴了他。就像一个生产,工厂生产的一个磁铁一样的,我们把磁铁放在高压下面,对吧?它就产生了磁性。

梁冬:那好了,我们回到一个更重要的事情上,就是说,有什么样的办法,从一个心理学家,现代心理学家的角度,我们可以透过什么样的方式,令到我们的身心达到一种状态,而这种状态是所谓的开慧的状态。不是学知识,是你突然发现什么都明白了。你一切都很喜乐,你不会为……你发现你以前都担忧痛苦的事情,突然间你变的不担忧不痛苦了。其实怎样做到?

李子勋:其实,实际上就是回到自然的一种生命体系里面。比如说,你看一块石头,你跟雨花石交谈,你就想想它过了四亿七千万年,它是怎么过来的,你就思考它。其实你在神入它的时候,它就在神入你。我们说,在禅学里有个故事,有个和尚他念经念了七年,他就是进不去,他就是深化不了。但是,它路边的牵牛花它不停的开,每年开两季,它不停的开,每年开两季,开得很热烈。但是牵牛花他从来没有看到过。但七年以后他实在是进不了,他很苦恼,他就走路,走在禅房到敲木鱼的庙子里,就有一条小路,每年的那个花都在开,但是他从没注意到。那天,他突然停下来看到那个开得非常鲜艳的牵牛花,最朴实的花,他突然产生了一个神入,就是一个宁静,一个精神灌注,他似乎看透了这个花,穿越了这个花,这个花也穿越了他,他和这个花同时成了佛。这是一个禅的故事。其实就是大自然的生命现象,只要你能够宁静地去感知这个生命的过程,并且和它形成共情,比如说一棵草,你去琢磨这个草的细致的差别,这棵草和其它旁边长的一模一样的草有巨大的不同,如果你能看出两棵草,你不注意看它们是一样的,你注意看它们是天然的有个性的。

梁冬:回到你刚才讲的那个东西,就是说所有的这种开慧的状况……

李子勋:其实是关注生命的现象。

梁冬:感受到生命的现象。

李子勋:对,而且是不加批判的,只是感觉。感觉它,像欣赏它、喜悦它,而且注意它的个别性,它是独一无二的,它是唯一的,这个时候你就会穿越了你。你也是唯一的,你是独一无二的,而你也是精彩的,一个非常奇妙的抉择。当你能够欣赏自然生命同时在欣赏自己,这个时候,你的内在就打开了,你不再担心什么,你不再去区别什么样的东西好或者不好。当这些东西来到你内心以后,就会重组,就会组织成为你可以享受的。就像我们吃饭的时候,说读《道德经》、《心经》、《金刚经》不要去理解,要去感觉它隐藏的信息。这个信息是nature,是自然的。但是言语的信息都是不自然的。但是古人,伟大的人,这些精英分子无法表达,他们是用语言来做一个桥梁。语言只是一个工具,一个桥梁,其实他们表达不是语言的本意,而是语言下面的东西,他们无法表达。所以你读的时候,还是不能理解这些语言,要通过这个语言的桥梁,回到这些先贤的,这些伟大的人的内心世界时那个感觉,是那个对世界的知觉。

梁冬:当你真的能感觉到它的时候,你会发现你随手写的都是《道德经》。

李子勋:你说得太对了。所以,这就是你说的那个状态,就是打开的状态,而不是理解的状态。

梁冬:太高兴了,太高兴了。这种节奏感,这种我看我们家儿子一岁的时候,一岁多的时候,我有一天会发现他观察那个植物,他在楼下……

李子勋:儿童做得到。

梁冬:他找到了一棵植物,那个滴水观音,他把它拿回家去种。他就一天早上在看,在看,天天在看。我说,看什么呢?我发现这个植物,原来植物,它会动的,就是没有风的时候……

李子勋:它会和你交换。

梁冬:对,这个风,没有风的时候……我们以前以为有风的时候植物才会动,其实不是的。

李子勋:不是的,对。

梁冬:我真的看到没有风的时候,它这个植物,自己就像一个人一样,它有点摇摆,它在自己享受它的那个在阳光下的那个节奏。

李子勋:它在和你共振。

梁冬:我那天第一次认真观察那个植物自己的摇摆,我觉得特别地有意思。

李子勋:所以你的内在就灵性多了。

梁冬:对。

李子勋:因为你开始敬畏,开始充满着喜悦了。

梁冬:是吗?

李子勋:你开始不把它当成一个物,而当成一个命,当成生命了,那是很有意思的。

梁冬:所以那个谁,以前我曾经采访过,那个麦兜的作者——麦家碧。她就说他们家有些时候这个电脑就坏了,就写不出东西了,突然就怎么敲它都不行了。于是她就跟那个电脑说话:对不起,今天我这个稿子马上要交,麻烦你了。说了它半个小时之后,这个电脑好了。只有这种人,才能做出麦兜这样的东西出来。

李子勋:对,你说她可以跟万灵,跟任何事物都交谈,都有灵性的碰撞的话。当然电脑是人工产品,因为它的灵性不是那么多,当然不敢这样说。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仿佛她们之间是有同时性效应的,是有关联的。但是,如果我们不这样看,我们看不到关联,如果我们用特定的视觉这样地去看,看一件行为的发生以后,有什么行为发生的时候才发现,它们其实是关联着的。一旦想到关联着,你就产生了敬畏之心,你就突然感到害怕,就觉得不行,我千万不要狂妄了,这个世界太过复杂。它是一个复杂性科学,它不能重复,因为简单科学是要重复的,就是说你这样行,我也行,但是复杂科学因为它是多因素的,就是说你行,我可能不行,对吧?你为什么行,有很多的原因你行。我为什么不行,可能有很多的原因我不行,而不是说得清楚的,这就叫复杂性科学。

梁冬:嗯,非常感谢李老师,感谢大家,今天这个谈话实在太过愉快了,节目结束之后,我们继续往下面聊,再见。

画外音:一场漫谈式的心灵体验,一场中国式的心理探索,性格与文化,梦境与现实,李子勋老师带您走进中国式的心灵秘境,一同找寻内心深处的国学宝藏。敬请关注《国学堂》,探秘中国式心灵秘境大结局——中国文化的人性选择。

标签: 李子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