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孟潮新书:在电影院遇到弗洛伊德
时间:2012年10月08日|1891次浏览

转载武志红的一篇博文:
 
    昨天收到磨铁出的一本书,李孟潮的《在电影院遇见弗洛伊德》,以前看过被称为精神分析头号才子的李孟潮的很多文章,也很喜欢,但这一次看到书,集中读他的文章,更喜欢。
    向大家强烈推荐。
    已经读了一百多页,感触最深的是这篇关于《霸王别姬》的影评。
序:
    每次,看了好电影,总会期望知道李孟潮怎么看。可惜,从《心理月刊》创刊就给我们写电影专栏的他,到后面就不太写了。
    每月,接到李孟潮交来的稿子,阅读、编辑、发稿,很像我和他的一种约会。我们很少见面,电话也不多,但6年下来,就是在这一篇篇的专栏里,能窥探到他内心的变化、状态的变化,也大概知道他在思考、关心什么。
    每次,他总是习惯性地发来两个版本,一个是未删节版,一个是《心理月刊》发表版,那份认真的书生气,经常让我觉得既忍俊不禁,又相当佩服。也正是他这份认真,他的文章非常有营养。他真是在以严肃、严谨的做学问态度,对日常生活发言。
    这让他的电影评论独一无二。不仅是文字的节奏和质感,更是由一个有情怀、有理想的心理专业工作者的视角决定的。这次被邀写推荐序,又重读他的文章,我再次确认,他对人竟有如此深情的期望。
    看他的稿子,总觉得他笔下藏着个古龙,狷狂得不行,幽默得不行。也许他骨子里就是古龙,不然一个搞精神分析的,问起将来的志向,怎么会总是说:写小说。偏偏他外表却不是如此,是一个书读了太多的文静样貌。
    偏偏他电影看得也多,什么都看(俗的、艳的、恶俗的)。借着电影,他写了那么多关于成长的母题,讲人是如何受限和超越的,语言常常是不狠不罢休,常常有种看到绝望的绝望,但笔锋转处,都是深情。我也想,一个能够对世界,对跟自己的事情没那么相关的现象着急、动怒的人,一定是深情的人——对世间生命抱持着巨大的深情。
    阅读收在这本集子里的文字,我经常会觉得,看李孟潮分析电影,那电影实在已经成了他自己的电影。拍片者恐怕都没有那么深的意识。不过,没关系。电影就是时代意识的投影。这又恰恰是学精神分析的人的特点。而这里,充分体现了一个优秀的精神分析师的眼光。所以,有些文章相隔几年,再次重读,我仍然体会到“过瘾”两字,那是深藏其中、尖锐的眼光所不会被时光褪色的部分。
    关于人生的真相,他说了很多狠话。承受不住的,且建议不看吧。
    看他的文字,也要受得住他的攻击。那攻击并非指向你、我,而是指向我们共有的人性,我们共同面临的时代困局。
    王珲    《心理月刊》执行主编

标签: 电影院  弗洛伊德  霸王别姬  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