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询中的重新赋意 | 义乌飞米粒心理咨询室
时间:2021年04月02日|363次浏览|1次赞

全文4625字

一般来说,要影响一个人的心理状态,一般可以从潜意识、身体、情绪、认知、行为、沟通、人际及环境这几个方面去考虑。

在实际咨询中可能用到最多的就是从认知上去改善来访者,这里的认知是广泛意义的认知,即人的理性思维。一个人时时刻刻都处于思维中(也可以理解为意识),如果没有了思维,人就无法倾听、说话、思考、做事。

无论什么咨询流派,最终都肯定要改变人的认知,因为人是思维的动物,如果思维不改变就相当于没改变,各个流派的区别仅仅在于从不同的角度开始切入,但最终都殊途同归,去改变人的思维,也就是俗语说的“条条大路通罗马”吧,这个罗马就是人的思维,条条道路就是动力学、CBT、人本、存在、叙事、系统、短焦、格式塔、人际等。

所以,如果能直接从认知改变认知,那肯定是见效最快的一种方式,事实也是如此,比如我们很喜欢在日常生活中去讲道理就是这种情况的反应。我们总是希望能通过讲道理直接让对方快速的改变,在大多数时候,这种方式还是可行的,比如很多孩子都是听道理的,夫妻之间经常也是以理服人,工作中也是以理服人。

但是偏偏有一部分人,是直接通过讲道理改变不了的,就是我们的说的“油盐不进”,这种人就是心理咨询的对象,需要专业的技术去干预。

专业技术里干预,又可以有不同的切入点,如果能直接从认知上给予干预,那肯定是最快见效的方式。今天就给大家分享认知干预里特别重要的技术:重新赋意。我这里的重新赋意不同于CBT里的狭义的含义,这里的重新赋意是指让来访者领悟某些事情对他还有其他的重大价值,哪怕这件事情表明看来是痛苦或者悲惨的。

人是意义的动物,人不怕痛苦,不怕烦恼,甚至不怕死亡,比如刘胡兰可以舍生取义,有些探险家可以冒着生命危险攀登珠峰或者从事极限运动等,但就怕自己的痛苦没有意义,自己的痛苦不值得,自己的痛苦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

只要来访者认为他的痛苦是有价值的,是有意义的,是有回报的,即使痛苦,也就变成不痛苦,变成具有神圣使命了,至少减少了心中的悲痛、内疚或者自责等。

在很多流派都讲到了重新赋意。

存在主义咨询里特别讲究意义,凡事都要去讨论意义,各种负面事件对来访者有什么影响,包括人生的意义等等。比如存在主义大师维克多·弗兰克尔的意义疗法,基本上都要用到重新赋意,他举了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

有位老人来找弗兰克尔咨询,他很痛苦,觉得自己无法承受妻子死亡的伤痛。弗兰克尔问他:如果你比妻子先死,你的妻子会怎样?老人说:那她一定会痛苦万分。“所以”,弗兰克尔说“你现在的痛苦是有意义的,因为它使你的妻子免于承受同样的痛苦。”老人思考良久,以后再也没有寻求心理治疗了,他明白了丧妻的价值。

叙事疗法也非常关注重新赋意,通过表面的负面行为,去发现人背后的勇气、精神及价值等,把这些行为重新定义为“为了积极生活而做出的努力"。

在实际咨询中,要重新赋意却非常不容易,必须要求咨询师能跳出普通日常思维框架,需要放空自己,站到对立面,或者站到全局的高度去看到问题。

就我自己的经验,以下的一些情况,用重新赋意会非常有效果。

第一,面对一些无法改变的事实。有些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但是来访者可能有自责,内疚,愤怒,伤心等情绪。比如弗兰克尔举的就是这种例子。这些事情本身已经无法改变,如果从其它角度做工作,非常不容易做通,或者做通也要很长时间,常规的讲道理也不行(如果讲道理可以,那么来访者的亲戚朋友或者他自己早就说服自己了),这个时候,如果能准确的重新赋意,会有奇效。当然,要看准时间,水到渠成才可以,重新赋予的那个意义不是强加上去的,而是从来访者的交谈中发现了某些线索,然后一步步的引导,最后总结提炼而成。

比如我曾咨询到一位老人,他本人是全科医生,太太和他说过几次,说自己大便出血,但是自己没有在意,最后是很严重了去医院检查,结果是结肠癌,并且已经晚期,虽然动了手术,但是说只有几年的寿命了。如果早发现,可能有十几年的寿命。他和太太的感情又非常好,又很依赖太太,这一下就陷入了极度的内疚和自责,家里人无论怎么劝,每天总是情绪低落,难过,胸闷,甚至有轻生的念头,总觉得对不起太太。他说我也知道,人总有犯错,医生也不是万能,但是我就是不能原谅我自己,我恨我自己为什么就那么大意,没有早提醒早去医院看。

请问大家,这种事情如果在自己身上发生,你会不会感到内疚、自责、难过,我相信一定会。

我告诉他,这种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也会很自责,因为我是对自己有要求的人,如果犯了错还不自责内疚,那还算一个好人吗?这里讨论了接纳情绪。

而后我问道,你是怎么弥补的呢?他说我现在每天对她很好,不让她干活,她就打麻将,让她开开心心,对她好,让着她,过年后还带她到处去玩,反正让她最幸福的度过这几年。

大家看到这里有什么想法没有?应该是非常正常的吧。周围人也这么安慰他,反正就这样了,人都要犯错,既然犯了就弥补,也不要自责内疚了,大家也不怪他。(我特别的澄清,亲戚,儿子,太太娘家的人是不是责怪他,他说都没有,就是自己责怪自己,从这里看出,来访者是对自我要求比较高的人,“超我”相对比较严格,因为他是老医生,有很好的职业道德)

其实到现在为止,他心里也勉强过去了,但总是无法完全释怀,时不时的就郁闷。

我当时就想到了弗兰克尔的重新赋意,可是,要怎么重新赋意呢?大家看到这里有想到吗?我脑子飞快的转动,把来访者这次沟通的内容飞快的链接起来,差不多在咨询的最后10分钟左右,才有了重新赋意的方向,但是还不知道来访者是否能够接受。

我说:“听你的表述,我很感动,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你太太在最后的几年里,享受到她以前完全无法享受到的幸福,能够得到她无法得到的爱,是这样吗?”。

来访者说:”是的,是这样,我以前虽然对她好,但是肯定没有现在这么好。”

我说:“也就是说,因为这件事,让你太太得到了她永远无法得到的东西:那就是你最真挚的爱,这种爱是钱买不到的,是要求不来的,这是另外一个人真心诚意、全心全意的、心甘情愿的付出,是吧?”

来访者想了想说:“是的”

我说:“那么,就是因为这个失误,你让她得到了她永生无法得到的幸福,她也快60了,寿命可能真的会短几年,但是这几年可能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如果没有这件事情,她是没有机会得到这种稀有的爱,这种爱,在世界上是非常非常宝贵的,很多人毕其一生都在追求而不得,而她却可以从你这里轻易得到,你觉得她最后几年活得值不?”。

来访者思考了一会说:“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她虽然可能会少活几年,但是这几年她活得更幸福,而且这种幸福是可遇不可求的,虽然寿命短了几年,但是幸福度高了,也不亏,反正也60多岁了。”

……

然后我们又讨论了一些细节。到咨询结束的时候,来访者说,谢谢你让我看到了这件事情的意义,我虽然还是无法完全克服内疚,但是我会告诉自己,好好对她。

其实,我相信来访者还是会内疚自责,但是至少让他明白,这件事情本身还是有一些意义的。

类似的还有比如说童年父母的打骂、早期遭遇的挫折等等。要注意重新赋意绝不是强行让来访者想开一点,而是从沟通中看到积极意义所在,前后串联起来,让来访者明白其中的意义,这些意义不是咨询师提出的,而是从来访者的语句中去发现的,咨询师只是总结提炼来访者的意思,再系统的反馈给来访者,一起讨论修正。

我在很多很多个案中都用到重新赋意,效果非常快,但是这个也很难,有时赋予的意义并不一定能被来访者接受,但是没关系,可以再慢慢寻找线索。

第二、对负面行为看到背后的积极意义。

最典型的就是孩子的负面行为,比如有些孩子在学校会打架,学校一般把这种行为认为是品德不好,不守校规,但深入了解会发现,这些行为都是有非常积极正面的含义,只是孩子不会用正确的方式去处理,或者一贯被老师误会等等,那么这种情况就要看到行为背后的意义,并加以提炼。

还有就是夫妻咨询中也是这种情况,有些行为的背后其实都是正面积极的,比如丈夫一直加班工作,照顾不到家庭,在妻子看来丈夫这种行为是不爱自己,是不负责任的做法,但是实际可能是丈夫正是因为太爱妻子,太负责导致的,这时就需要重新赋意。

这种案例就更多了,就不举例了。

第三、对认为无意义的事情重新赋意

有些来访者会认为自己做的事情是没有意义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自己的工作也是没有意义的等等,比如有些孩子说我每天这么辛苦的努力学习,有什么意义呢,还不是以后上个班,拿几千块一个月的工资。还有人咨询说,我感觉我半辈子的工作都白做了,做着机械的事情,每天重复着生活,一点意义都没有。

面对这些无意义的咨询也是比较困难的,因为从本质来说,认识事情确实没有一个固定的意义,意义都是来访者赋予的,如果认为这些事情都不值得做,那肯定就感到失望和懊恼。

例如我咨询到一个来访者,他在一个外贸公司工作了15年,每天都重复的工作,觉得毫无意义,可是想跳槽出去嘛,又不知道应该做什么,感觉自己什么都不会,所以就一直很消沉,工作也是应付一下,经常上班请假,老板最近也找他谈话了,说他状态不对劲。

所以我们探讨了这份工作有什么意义。

我说:“你不做这份工作会怎么样?”

来访者说:“那没钱啊,就没办法养家啊,出去也不知道干什么好”

我说:“那你靠这份工作养活了整个家庭,这个算不算这份工作的意义呢?”

来访者说:“难道赚钱也是意义啊?”

我说:“你觉得呢,人都不能生存,还谈什么意义,所以这份工作有最伟大的意义,那就是养活了你们一家,如果这个还不算意义,我真的不知道你的意义是指什么?”

然后我们谈到了人生的意义,目标等,讨论的结果是意义需要分开来实现,不能想着用一件事情实现所有的人生意义,人生目标和意义可以通过不同的事情来实现,也许对他来说,工作的唯一意义就是养活全家,这不是最大意义嘛。还有什么比活着重要?

这种重新赋意,一般是通过反面提问来实现,比如说,如果没有……会怎么样。比如有些父亲认为带孩子是没有意义的,又耽搁自己工作又不自由,非常烦躁。那么我会问:“如果你不带孩子,会什么样呢?”,那就是他的意义所在。

第四、对一些固有的负面标签重新赋意

这个是认知行为里用的比较多的。比如我们说到内向,习惯性会认为不好,说到得了抑郁症,好像就特别不好,说一个人固执就特别好等等,但其实一件事情好不好关键在于看问题的角度及使用环境,比如内向,内向其实并非不好,有很多科学研究表明内向是一种非常棒的特质,就是需要尽量的利用好这种特质。

再比如,好像得了抑郁症就是特别不好,其实也不是的,抑郁症是人改善的很重要的契机,特别是孩子的抑郁症,只要一得病,他们的环境就得到改善,压力减轻,亲人对他们关爱有加,让他们重新感受到了爱和温暖等等。

最后说说,要怎么样才能尽快的找到新的意义所在呢?

首先需要错维度思考。

我们人思考问题,都有一个习惯的思考维度,比如说到做饭,首先就想到耽搁时间、繁琐、复杂,这是从工作效率的维度在考虑问题。如果开动脑筋从另外的角度考虑,比如从健康的角度,做饭可以有很多的活动,对身体健康有帮助,从家庭关系的维度考虑,做饭可以维系家庭的和谐氛围等等。

还可以从事情的对立面来思考,这个对立面包括对立的对象(例如我举例的那个例子,就是从来访者角度转换到他妻子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对立的环境等。

总之呢,重新赋意是非常有用的一个技术,也是非常难的技术,一定要多思考,多学习,多练习,多看各个学科的书籍,知识面越广,越容易重新赋意,如果仅仅只知道心理学的理论,是很难重新赋意的、

以上说法不一定对,但是自己的经验总结,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


标签: 飞米粒心理咨询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