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越来越不喜欢概念化了
时间:2021年04月23日|360次浏览|1次赞

想起刚做咨询工作之初,我总是对着洋洋洒洒的逐字稿,努力寻找可以被概念揽收的内容。就像一旦概念落下,我就赋予了工作专业性,也赋予了深刻。这样笨拙的举止就像不是在对我的工作说明,而是在替自己证明。


随着经验的增多,随着一个个性情各异的来访者,在无数次或长久或短暂,或迷茫或了然的关系旅程中浮现出各自的轮廓,我感觉到概念不够用了。不是概念还不够多,而是每一个概念都无法充分描述那些被我越来越敏感的心灵,所能觉察到的那些虽然纤细,却无法被忽视的个性特征


我可以让那些鲜明的主体屈从于那个带着权威属性的符号,但又总觉得不妥。就像削足适履般,我要削去那些溢出概念的部分,让一切看的起来都能被描述,被解释。


后来我知道,我在用看似复杂的方式寻求简单性,我无法忍受那些不能被我个人内省经验所覆盖的心灵领域,我试着寻找一个强大的帮手,我试着让自己的主体让位于一个客观的证明,我用已知来掩盖自己的无知,对那个真实的人的无知。


了解到这一点后,我试着开始解放自己,我开始高度肯定那些经验贴近的发现,那些松散,混沌,却又包含着一种自然秩序的体验过程。我不再只定焦于某个被概念快速识别的内容,我试着不断捕捞那些滑落在我意识边缘,在靠近时依然对我言说着什么的声音。


我相信任何一个来访者都无法被提前说明,无论概念与其多么相像。每一个来访者都需要一套新的理论,它是咨询师和来访者共同发现和创造的:它不是经典理论的,不是客体关系的,不是自体心理学的,但又可以在某个位置,被它们各自体系所代表的内涵所亲近。


然而对于新手咨询师,我认为不可能逾越这个过程。就像孩子成为自己前,总是想要去模仿和认同,我们需要用那些我们愿意亲近的别人的东西,最终变成我们自己意识神经的一丛又一丛,但它始终生长于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一土壤之上。


对于大多数咨询师而言,我依然期望他们去学习和了解那些概念,去了解那些创造概念的人,去和他们在跨越时空的文本中对话,去模仿和认同,去认同那些更能说明我们自己是谁的他者的声音,最终屹立起一个真正的自己。


任何成长都离不开那跌跌撞撞的跟随过程,我们需要轨迹,需要导航,需要那些我们信以为真的,有力量的声音。也许它会让我们在某一时间变得刻板,但我们最终会在某个可以打败这一切的人面前变得谦卑,开始臣服,臣服于那个真实生命对自身最有力的说明和申辩。

标签: 概念化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