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母亲,请信赖你的本能 | 温尼科特
时间:2020年05月15日|414次浏览|1次赞

文是温尼科特为自己的著作《給媽媽的貼心書︰孩子、家庭和外面的世界》(繁体版译名)所写的自序,译者:朱恩伶





信赖你的本能



我想我需要写一篇序文。这本书写母亲与宝宝、写父母与子女,到最后则跟孩子进入学校以及大千世界有关。我的写法跟着成长中的孩子一起转变,从育儿阶段的亲密关系,变成长大后比较独立超然的关系。我希望写法上的转变,可以符合这些关系的亲疏远近变化。


最初几章,我虽然直接跟母亲说些体己话,但我绝不是要年轻的母亲一定得从书本中学习如何照顾小孩,她对自己的状况已经很有自觉了。她需要保护,也需要信息,还需要医学所能提供的最好的身体照护。她需要熟识且信得过的医师和护士,还需要丈夫的挚爱以及满足的性经验。不过,她并不需要别人在事前就告诉她,当母亲是什么滋味。


我认为,做母亲最好是浑然天成,完全仰赖自己。这是我的主要见解。浑然天成与后天的学习是有差别的,我努力区分这些差别,以免糟蹋自然发生的好事。


但是我想,直接告诉父母还是可以的,因为人人都想知道,襁褓初期究竟是怎么回事,而且这种写法总比用抽象概念写母亲与宝宝来得生动有趣。


人人都想知道也应该知道,生命之初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是天经地义的。我们可以说,假如儿童长大以后也为人父母,却不晓得也不感激自己的母亲一开始为他们付出了多少,那么这个社会一定有问题。


我之所以这么说,并不是认为孩子应该感激父母孕育他们,甚至感谢父母合作建立家庭、管理家事。我关心的是,生产前以及生产后最初几周,甚至几个月内,母亲跟小宝宝之间的关系。我想请大家注意的是,平凡的好母亲在丈夫的协助下,只是为她的小婴儿全然付出,就对个人和社会产生了伟大的贡献。



母的贡献不正是因为太伟大了,反而受到低估吗?如果我们承认这项贡献,那么我们就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只要你觉得自己还是个人,也看重这个世界,那么每个神智健全的人、快乐的人,都亏欠一个女人一份天大的恩情,因为在襁褓之初,我们甚至对依赖都还毫无概念的时候,就已经绝对的依赖母亲了。


我得再次强调,我们对母亲角色会如此肯定,既不是因为感激,也不是赞美,而是想要减少内心的恐惧。如果社会不能及时充分认可,每个人发育之初依赖母亲的这项历史事实,内心的恐惧就会产生阻碍,彻底妨碍我们的健康。如果我们对母亲的角色没有真正的认知,就会对依赖产生模糊的恐惧。这项恐惧有时会变成对所有女人的恐惧,或是对一个特定女人的恐惧,有时则会化为一种比较不容易辨认的形式,但总是涵盖了对支配的恐惧。


可惜,对支配的恐惧并不会带领众人避开被支配;相反的,这份恐惧将他们带往某个特定的或选择性的支配。没错,假如我们研究独裁者的心理,就会发现,除了其他因素之外,在他个人的奋斗里,他努力想控制潜意识里那个令他恐惧的女人的支配,想要藉由接管她、代理她来控制她,并反过来要求她完全的臣服与「爱」。


许多研究社会史的学者都认为,对女人的恐惧,正是造成人类群体看似不合逻辑行为的一个强大因素,但人们却很少对此追根究柢。然而,当我们真的对每个人的过往追根究柢,我们才晓得,对女人的这项恐惧,原来是不敢承认依赖的事实,也就是不敢承认襁褓之初对母亲的最初依赖。因此,我们有极好的社会理由,可以去研究婴儿与母亲的最初关系。


目前,母亲在新生儿最初的生活中所具有的举足轻重地位,常常遭到否定;不仅如此,他们还说,最初几个月,小婴儿需要的只是身体的照护技巧,一个优秀的护士就可以做得跟母亲一样好。我们甚至发现,有人告诉母亲,她们必须为孩子克尽母职,这其实是对母亲最极端的否定,否定母亲天生就会「善尽母职」(希望我国不会如此)。


大力鼓吹整齐清洁、提供卫生指示、提倡身体健康,这一类的事情总是一再介入母亲与宝宝之间,母亲们是不太可能一起站出来,对这些干扰提出抗议的。总要有人替刚刚生下第一个或第二个小孩、而且必然还处在依赖状态的年轻母亲代言,这也是我写下这本书的原因,我希望支持她们信赖自己天生的本能,同时也向那些在父母与代理父母需要帮助时及时伸出援手的人致敬。


本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击图片

了解李鸣教授精分项目2020年度课程安排

--- 专业深耕 大众普及 ---

与更多的孩子和父母分享心理学的馈赠

www.deepsprings.cn

010-80149303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