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性和权威谈起:心理咨询是一门科学吗?| 中年危机#2「杭州心理咨询」
时间:2021年05月27日|167次浏览

从äoo性和权威谈èμ·ï¼šå¿ƒç†å’¨èˉ¢æ˜ˉ一门科å-|吗?| ä¸-å1′危æœo#2「æ-州心理咨èˉ¢」对于很多从事心理咨询,以及想要或者正在接受心理咨询的人来说,或许都有过这样的疑问——心理咨询这样一门学科,到底是一门玄学,还是一门科学。

因为如果是一门玄学,那你信就有效,不信就无效,这跟烧香拜佛的效果相差不了多少。

但如果是科学,那就应该是能明确说清楚有效的程度,以及适用的范围,就像医生开药一样,会跟你说每天服用多少量,多少天会改善,如果没改善需要及时复诊做调整。

那么,心理咨询到底是不是一门科学呢?


01什么是科学?

我们先从心理咨询的开山流派——精神分析说起。作为精神分析的创始人,弗洛伊德一直致力于将自己创立的精神分析打造成一门科学。

因为弗洛伊德作为受过严格科学训练的医生,在没有从事精神病理学研究之前,他也是从事了很多医学研究。我们都知道,现代医学作为严格的科学学科,一直以来都是我们普通人最常接触的科学代言人。

那么,什么是科学呢?

科学的意义在于,它有着清晰的信息传递,当我教给你一加一等于二这个事情之后,你也可以完完整整的学会,并且可以清清楚楚教给他人。整个过程是把一种客观事物清晰无误的做着传递和交流,个人的主观因素并不需要被考虑进来,而且无论你说什么样的语言,有什么样想法,都不影响我们在这个客观事物上的交谈。

这样的过程让所有的观点都可以放在阳光下被检验,并且经得起检验。当然,即使你错了也没有关系,因为对于科学来说,可以被证明有问题,就是科学的特色。

要说某一门学说是科学,意味着它有着完整的理论,并且这个理论每一步都环环相扣,你不但可以学习这个理论,也可以完善和修改这个理论。

澄清什么是科学,我们才能回到精神分析是不是一门科学,以及心理咨询是不是一门科学学科。


02精神分析

精神分析是一门科学学科吗?

首先,精神分析是以咨询师的观察和主观干预为主;其次,古典精神分析是以潜意识的意识化作为解决病症的处理,而这种带有象征意味的潜意识内容,在意识化的过程掺入了大量的主观意见,无论是来访者还是咨询师。

观察者的主观经验影响着对客观事物的判断,这种带有主观性质的学科,与严格的按照客观事物规律作为科学依据的学科相比,就不能算是科学学科。

而实验心理学,是在于把人当成一个客观事物,他们观察的是对人的刺激,这个客观事物会做出怎样的反应,这就保留了科学研究的可能性,所以说心理学学科是一门科学学科。

那为何精神分析不能这样做呢?

当初,弗洛伊德把来访者的病症当成一个客观事物,并提出所有这类癔症的症状都是由特定的原因导致,只要解决这个原因,那么就解决了癔症症状。

如果真如弗洛伊德这样设想,并且完成这个环环相扣的证据链,那么你可以理解为癔症症状就像感冒发烧,你只要服用特定的药物就可以缓解和改善,那么精神分析作为一门科学学科就是成立的了。

可是,症状的成立不是一个孤立的事物,它跟一个人的整体息息相关。

可以说每一个人都有着复杂的因素造成了相关症状。即使某些特定症状可以用特定方法得到解除,但绝大部分心理困扰的人群并没有特定的症状,所以你无法使用这种具体的环环相扣方法去一步一步解决来访者的问题。


03心理咨询

现如今,心理咨询技术有上百种,在国内听到最多的是心理动力学派、认知行为学派、格式塔学派和家庭治疗学派,这四种也是国际使用主流的学派。

心理动力学学派从弗洛伊德创立的古典精神分析学派演变而来,其学习内容架构早已不止当年弗洛伊德创立时候那些理论。

但心理动力学是不是科学,这个领域仍然是有争议的。

在我看来,争议之一在于它的可重复检验性。可能同样是忧郁症来访者,你用对其中一人的处理方式是有效的,可能在另一个人那里就不一定有效。但这能说明心理动力学流派不属于科学么?

与其说心理动力学不是科学,不如说人在什么程度上是可以作为科学检验的,在什么程度上又是不能被科学检验的。

我们常说的原生家庭对每一个人都有着很深的影响,这个理论是有科学观察作为支撑的。但这种影响有多深,是会造成工作上的困扰,还是引起了亲密关系的困扰,或者其他方面,这个就没有办法能够一一对应的说明。

如果一个孩子三岁时被父母抛弃,那么他将来一定会有社交回避的问题。结果到了成年,我们发现这个人不但能够正常社交,还能够处理得很好。那这不就把这个理论完全推翻了。

但是后来发现,这个人虽然有着很好的社交,但是无法跟恋人维持好亲密关系,每一段恋情都只有几个月。慢慢探讨发现,三岁时候被父母抛弃,对他确实产生了影响。这就是原生家庭带来的影响,但无法说清具体到什么程度和哪些方面影响。

再比如,对于两个都患有忧郁症的来访者,我可能都清楚他们会有潜在自我伤害的风险,同时也知道他们有着对于外界感受到的压力和无法释放的攻击性。

但是对于他们如何理解这个压力,以及为何不能释放,并不是有着相同的原因。因为每个个体独特的成长环境,赋予了他们有着不一样的感受自己和周围的方式。我需要去处理对方的某些方面,但并不是要用同样的方式处理每一个人。

我们每个人不是由某一个特定的原因引起特定结果,人的复杂性我想这是一个共识。因此,当今主流的心理咨询是有着科学的架构,但处理的过程却无法重复。

大部分的来访者并不是因为某种心理病症前去咨询,当他们来到咨询室,有着各式各样的诉求。如果要归纳这个诉求,我的理解是他们想过一个舒畅的生活而又不能。

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对心理咨询都有着两个典型的态度,一个是觉得它是对人的帮助,一个是觉得它是一个骗局。心理咨询所受到的这种矛盾性评价,很大部分原因是它不像一加一等于二那样清晰透明。

我们之所以要把一门学科建立为科学的学科,就是尽量减少人为的因素,让你和我能够在一种公平信任感下去工作。

当我教你一加一等于二的时候,你不需要关心我为何教你,也不需要揣测我对你有什么企图。因为这个法则并不关心任何人的动机,你只要学会了它,就可用它来推导和解决一加一再加一等于三的事情了。

但是当我要考虑你的动机时,我所关心的就不是一加一的事了。就像医生虽然可以按照科学程序去给你做手术,但是由于操作手术的是人,你担心他不好好给你开刀,于是要偷偷塞个红包,求得给你做手术的人可以按照科学程序来处理你的问题。

正是因为人的介入,才可能让我们对科学本身有所误解,不是怀疑科学的真实性,而是对科学的执行人难以轻易信任。

心理咨询最难的地方在于来访者要信任眼前的陌生人。这并不是来访者的问题,而是这就是心理咨询本身困难的地方。因此,我们希望把心理咨询建立成一门科学学科,也是想从客观性上来保证这种信任感。

如果你有过看病的经验,你可能会有过一种想法,你不单单希望眼前的医生了解你的病症,你还希望对方能对你这个人本身有着某种关心,你可能说不出想让对方关心你什么,但你可能会不太舒服于对方只把你当成一个症状的代言人,然后医生作为解决症状的代言人,两个人之间似乎没有一点人情味,而只有某种纯粹的医学态度。

当我们喜欢一个医生的时候,绝对不是单单因为对方医术高超,我们常常会听到的评价是这个医生对病患是热心的。

这就是人的矛盾性,我们既想解决自己的烦恼,又不想自己被当成冰冷的物体被他人解决处理。

因此,心理咨询作为一门与人的内心世界打交道的工作,从业者们既需要有着科学的精神,又要有着人性的温暖。

最后,我相信我们所从事的心理咨询是有着科学态度的学科,这是一门努力去完善自己学科科学性的专业。

也因为它是科学,所以它不单单是心理咨询师独家使用的秘笈,每一个来访者也可以根据咨询中的情况向咨询师提出自己的疑问,因为这种质疑是开放性的,是建立公平信任的基础。

如果一味的相信权威,则丧失了作为科学性最基本的要求,那就是坦诚和求真。

标签: 心理咨询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