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浦斯和前俄狄浦斯的移情转变
时间:2018年09月21日|375次浏览

俄狄浦斯和前俄狄浦斯的移情转变(二)

作者:Rhoda S. Frenkel, M.D.

翻译:周四翻译小组(陈婉迪、王蕴瑾、黄思思、丁梦蕾、张自强)

初 始 阶 段


    Cal最初想要来到访谈中的渴求,对于分析性工作的理解力(也就是说,他能够意识到自己内心的焦虑,也能够很轻松地对于自己内心冲突有象征化的能力),似乎都预示着他能很轻易地去建立治疗同盟。但是,正如他母亲所说的和他自己所展示的,他内心被恐惧所吓坏了。他需要确定分析中的条件(是否安全),我的可信任度,忍受力、理解能力以及他父母的亲密度和他们是否能够允许他用这样的一个分析性治疗来解决他的问题。下面的场景描述了他的游戏和行为是如何展示出他从俄狄浦斯期的幻想到口欲和肛欲期的愿望和恐惧的防御性退行。

    在评估后的第一次会谈当中,他立刻发起了一场战争。当他安静地在计划这场战役时,我告诉他这个分析性治疗的安排:他将每周来见我四次,同时他不能伤害自己、我或者这个咨询室里的设施,以及我们的谈话是私密的,他能够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感受,无论这些情感是开心的,难过的,友好的还是愤怒的。当他听到愤怒这个词的时候,他突然收起了这些玩具,对我呢喃道:“我从不生气”,他拒不承认愤怒的情绪和他的停止是(停止玩这些玩具)有关系。

    随后,他开始画了一系列的图画。第一张是一个大大的,简单的脸孔,他称这个脸孔为“南瓜”。第二幅画是一张更复杂的画,这幅画描述的是一个中世纪的城堡的塔楼,这些塔楼被穿着盔甲,拿着长矛的护卫,没日没夜地地守护着。在这幅画的中心,他画了一个相对来说更高的塔楼(就好像是一个阴茎),他楼上有一个大大的三角屋顶,屋顶上装饰着一些椭圆形的绿色小点点(有点像精液),他害羞地对着我说:“你知道这些是什么吧!”我回复说我只能靠猜才可以知道,并且说他们看上去好像可以移动。他嘲笑地说:“他们是一些瓦片,然后被一些黑色的泥浆所固定下来。”当我问到关于这个城堡的时候,他说这个城堡是在一座岛屿上,有一个胃口很大的王住在这里。这个王有一个非常漂亮的皇后,但是她的胃口也很大,也一直都是饥肠辘辘的,因此在这个城堡里从来就没有足够多的食物。这个王权势很大,通过恐吓来震慑他的敌人,这也就是他的城堡守卫森严的原因。

    然后,Cal又画了一个好玩的却又饥饿的恐龙,这个恐龙张大嘴巴,这些都指出Cal现在不相信恐龙的存在,但是却非常肯定他们在过去出现过。最后,他画了一幅有人登陆火星的图画,我很难以用语言去确认或者诠释对于这幅画的感受。我认为第一幅画传达了他在刚开始分析当中的喜悦感受,但是他把自己画成一个滑稽的南瓜脑袋。在这戏谑背后传递出了第二幅画作的悲剧色彩,这幅画充斥着俄狄浦斯和前俄狄浦斯的愿望和恐惧。他的第三幅画,一个温和却又饥渴的恐龙。在他的早年他就意识到自己藏在一个饥饿的怪兽背后。从宇宙飞船上出现的这个人似乎对于Cal来说好像是意味着探索着分析中未知的领域。

 尽管(我跟cal的分析)有着一个良好的开始,但是探索新的领域却是异常艰难,而这可能会导致退行。Cal犹豫自己要不要进入这个分析室,很难开始,经常想要提早离开,并且总是抱怨这太无聊了。他在那场“内战”里用黏土来代表子弹,他总是把(分析室)弄得乱七八糟的。在糖果游戏当中他公然作弊。最后,他因为太害怕了而难以进入这个分析室,甚至有超过一个月的时间他拒绝离开这个等待室,于是他瘫软着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拒绝移动或者说话。在其他时候,他又显得过于激惹,死死地抓住椅子。有的时候,他会这样写道:“我讨厌这个地方,我简直烦透了!”过了几周,他拒绝所有帮助他克服自己抑郁和退缩回避的尝试。他对于很多的玩具和活动,显得无动于衷,当然这还包括对于提问、澄清、评论以及诠释(的无动于衷)。通常,我只需要静静地坐在他身边。

    某一天,当他静静地坐在这个等待室,Cal显得没有那么害怕,也更活跃了。我会怀疑此刻他在这些会谈当中防御性地认同父亲的被动性,从而可以去惹恼自己的母亲,我会用一个木偶游戏来诠释这部分的移情反应。在这个木偶游戏当中,他被这样的一个情节所吸引住了:在一个聪明的公主被动地惹恼一个残忍的皇后之后,她继续去钓鱼。Cal继续玩着这个残忍的木偶鳄鱼,这个鳄鱼还在继续同其他的木偶战争和撕咬--他又变得有些厌烦了。在之后的会谈里,他开始变得抑郁,拒绝说话,想要逃出这个分析室,甚至某天的整场分析里,他都躲在这个楼梯间。重要地是,当他现在能在这个分析室里更自由的时候,他的父母会把他在家里,在学校,在邻居当中的行为改善联系起来。这是第一次,他的父母觉得Cal既活泼又可爱。

     虽然Cal会抱怨,他们还是有规律得带他前来治疗。有一天,他在我办公室外面的大厅里呕吐了,他的父亲把他带到办公室,把他放在沙发上,说Cal的行为和他第一次去幼儿园时的行为是一模一样。 在他父亲离开后,Cal保持冷静但也沉默了,我说道:“也许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是在试图告诉我,他刚去幼儿园时的感受是多么糟糕。”当他离开时,他说他感觉好多了。在等候室自由玩耍几次后,他很轻松地进入办公室里玩纸飞机。在此之后,他制造了一系列纸质导弹,但对发射它们的恐惧无法克服,他退到游戏室寻找残忍的鳄鱼。当我问鳄鱼是否因饥饿而愤怒时,他点头答应了。在Cal意识到如何为鳄鱼提供充足的食物后,Cal开始抱怨说会谈的时间太短了。这开始了一个关于鳄鱼的漫长主题。从此,我的可靠性、非侵入性、理解、以及偶尔的幽默,加上他父母对分析的支持,使得Cal能够与我形成一个治疗联盟,在这里他感到足够安全,可以让他最害怕的冲动得以浮现,从而开始去修复他内在的核心冲突。

中 间 阶 段

    鳄鱼主题的分析成为了Cal的核心问题。他每天都渴望来诊,冲进游戏室去玩木偶。他迫不及待地开始他的会谈,如果我迟到一分钟他就会感到烦恼,当会谈结束时他会感到失望,周末会有轻微的抑郁,他会嫉妒一个先于他几次会谈的小女孩,并且对我的休假充满愤怒,这证明了在移情中所发生的质变和量变。这部分的出现向我表明我们已进入治疗中期。

      Cal用那个残忍的鳄鱼,撕咬或者毁掉所有我带来的对这个鳄鱼友善的动物木偶。他遵从了我的建议,我告诉他鳄鱼是因为饥饿而愤怒,所以我们花了数周的时间喂养鳄鱼。起初所有的食物都必须由我的木偶提供。后来,Cal加入了这项计划。Cal明白,他像鳄鱼一样贪得无厌的恐惧,而这些都很像他之前所画的恐龙以及恐怖的南瓜脑袋。当鳄鱼有足够的食物时,Cal把他留在富庶的沼泽地,并且说到有了充足的食物,鳄鱼不再危险了。

    接下来他介绍了作为丛林之王的狮子木偶。我注意到狮子更像是一只幼狮,他反驳说这只狮子不怕任何东西。我回应说,这只狮子非常勇敢。首先,这只狮子忙于击败猎人--这些猎人

试图为动物园或马戏团捕捉丛林动物。当狮子看起来疲惫不堪时,我称赞了狮子的本事,但问他是否需要一些帮助,因为它总是看起来总是独当一面。接着Cal增加了一个王子和公主,以便为这个王国提供保护,为所有的动物供应食物,和一个让它们可以学习互相照顾的地方。此外,狮子是对付始终存在的猎人的主要防御方式,但得到了教会他说话的公主的奖励。

      他用了一种非常棒的方式来获得公主的认可,但还是被群体拒绝了。我询问他是否有一些关于群体的东西让狮子害怕。卡尔在游戏中加入了一个能够掌控全局的国王,因为他把所有金子都用来购买粮食。在那之后一会儿,卡尔将王国的人分散以避免洪水灾害,并允许猎人射杀了狮子。当卡尔拒绝解释这一系列的事件时,我说道,这些事情好像都是在狮子进攻国王之后发生的。卡尔没有回应,于是我问他,为什么狮子会救国王,好像在此之前狮子曾试图伤害国王。卡尔给狮子建造了一个坟墓和墓碑,在这个过程里他显得很沉默。我说道看上去狮子好像对国王又害怕又需要,但杀了狮子并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解决方式,一定还有更好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这之后开始了一系列戏剧性的变化,Cal将(游戏中的)动物都换成了人和玩具来呈现他的冲突。这些富有想象力的计划和行动以一种复杂的方式增长,同时,他俄狄浦斯期的愿望和恐惧表达的多重形态的变化变得更少伪装了。尽管如此,他游戏中的故事情节不可避免地因他摧毁环境并杀死代表他的人而结束。在此之后,他可能会回到候诊室或恢复他与狮子的游戏。之后,一些列的事件增加了他的焦虑。有两次沙具被偷了(在经过一个暑假和十二月的休息之后)。也有一些沙具因为太旧了而被替换,新的沙具又与原来的有很明显的不同,比如那只狮子。Cal确信,这是因为他在我离开时很生气,所以我把沙具带走来惩罚他。

    也是大约在这个时候,我做了一次手术,这个手术使得我短时间内脚上缠着绷带,走路一瘸一拐。我康复后,Cal发动了一场弗兰肯斯坦怪物袭击的沙游,怪物袭击了一个被束缚的,眼睛、耳朵和鼻子被蒙住的医生,在我的建议下,他同意他是一位“主治医生”。当我说孩子们经常害怕他们的感受会让坏事情发生时,他通过弗兰肯斯坦把医生绑起来,并让医生的眼睛瞎了,让他感到更安全,而这(眼睛蒙起来)也很必要,可以防止医生了解弗兰肯斯坦而后攻击他。我问他是否担心他伤了我的脚,然后我会伤害他。当他大喊:“你烦死我了”时,我说他的恐惧情绪常常使他感到厌烦。在下一次来咨询时,他在候诊室里一动不动,显得很沉默。

   一年半之后,我们的分析工作到了一个转折点。Cal低下头,闷闷不乐地回到咨询室,但拒绝看我。在好几周当中他都在找一些新玩具,他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狮子,与此同时,他在低着头把这只狮子递给我。当我问那只猫是否与他害怕看我有关时,他点头表示同意。之后他从我手中拿回那只猫,把它绑起来,无意识地打它,然后把它埋了起来,并解释说那只猫既刻薄又危险,必须死掉。我说如果他对猫和我有类似的感觉,那我就明白了他为什么不想看我了。然后,他抬起眼睛说:“不是你,是她;瞧,她又回来了;所有的猫都有九条命,你杀不了它们。”于是故事就出现了:如何杀死猫。虽然这是一个新的沙具,但其实之前就有只是一直被他忽略。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狮子用一系列多种多样的令人印象深刻的邪恶,虐待和无情的攻击,不断地折磨并最终杀死了猫。因为我对于他的情感没做评价,任何内容没做澄清和诠释,所以当他看到这只猫产生的愤怒和恐惧极大地缓解和改善了。由于狮子不能做任何事儿来让猫喜欢他,这就证明了狮子指责猫讨厌他这一点是合理的。猫攻击起来没有提前警告也没有理由,而且她希望狮子死了。Cal坚持说,狮子必须想办法杀死她。有一次我说狮子像猫对待他那样对待猫。

     另外一些时间,注意到这只狮子强烈的恨意,我询问是否这只狮子很恐惧变成猫。当Cal继续保持沉默,我注意到这只狮子实际上就是一只大猫。Cal稍后让这只猫射杀了这只狮子。但是这只狮子很快又复活,又杀死了这只猫。我说这只狮子不能和这只猫一起生存,但是Cal离开了这只猫就不能生存了。尽管Cal的游戏富有想象力,但是游戏的强迫性,解决和行动的缺乏都清晰地表明了一个强迫性防御方式。相反,在分析之外,B太太说到Cal正在结交新朋友,他的成绩大多是A,虽然他加入了一个足球队,但是玩起来依旧有些胆怯。尽管如此,Cal已经可以从他爸爸那里索要一些拥抱,这个行为让她感觉开心但是有些嫉妒(他对于我却没有这么做)。

    在发现这些玩具再次消失后,Cal有好几次的会谈都呈现出退缩回避的状态,抱怨这里没有事情可以做。在一次会谈快结束的时候,他开始用相当大的力气和精准度投掷飞镖。Cal很明显地被自己的精准度给吓到了,他有三次会谈都拒绝离开这个等待室。他用“闭嘴,你让我反感”这样一句话,把我想要接近他的努力给阻挡在外。在一次被取消的会谈之后,B先生报告说Cal在家里失去了控制,他自己要求身体上的限制,(如果他继续失控,父母就可以)用手打他。B先生虽然对于这个打的感觉糟糕,但是却满意这样的结果,因为Cal又再一次的放松下来和感觉开心。回到游戏室,他赢得了两场Sorry的游戏。当我发现他之所以选择这个游戏,他说是因为自己对于改变规则赢得这场游戏而感到很歉意,但是他也自己喜欢撞击这个选手以及有时会为自己的刻薄而不好意思。那个时候,他有些犹豫要不要暴露自己的幻想:是他的错才导致了玩具消失,以及是因为我对于这只狮子杀死猫的部分感觉到很生气和害怕,所以才移走那些玩具。我解释道我并没有感觉生气或者害怕,但是我关心的是我们还是不能明白这只狮子为什么不能不去杀死这只猫。不管怎样,我说正是因为Cal让这只狮子一遍又一遍地杀死这只猫,所以这可能对于他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式去避免其他更多让人害怕的感觉,比如说当这些玩具消失时,这些感觉又再一次的出现。因此,尽管是在丢飞镖,但是出于我不能帮助他或者他可能会伤害我的害怕,他就变得对自己的力量和精准度深感害怕,以及拒绝回到会谈里来。当B先生打了Cal以后,他知道父亲并不害怕他,如果需要也会愿意控制他的行为。

    Cal花了数次会谈在玩纸飞机,投掷飞镖以及扮演侦探的游戏上。随着对分析情景的稳固以及对于自己和父亲的关系重拾信心,有天他能够让自己去发现新玩具,再次回到狮子--猫的冲突上,但是这对于他来说是有着一些重要的变化。他也能够更灵活,更有效地去进行他的游戏主题,以及他的情感也变得更自由。他主要是在丢飞镖和玩飞机上来回转换,但是他没有能力去回避用一种更明确的方式去修通他(狮子)与这只猫的冲突。这个新的狮子殴打,虐待以及饿这只猫,从而让这只猫卑躬屈膝和变得无助,但是却没有杀死这只猫。在一次会谈里,这只猫一边被这只狮子虐待,一边虚弱无力地想要用爪子赶走这只狮子。Cal突然绝望地哭喊道:“她咬我,她恨我,她一点都不喜欢我,她疯了!”后来几次的会谈里他回到等待室,拒绝说话。我提醒到Cal,当这些玩具消失的时候,他认为自己对于这件事负有责任,我问他是否他希望他那只猫的问题是他的错,这是因为当他无法控制的倒霉事情发生时,他就不会感到自己如此的无助。

    回到游戏室,卡尔埋怨说怎么没有新游戏。当问他想玩什么游戏时,他回答说西洋陆军棋( Stratego)。我回答说,他可能想要一个新策略(strategy),一个解决老问题的新方法。于是卡尔重新玩起玩偶,那被他当作是侦探的狮子和狗,并且宣称它们在一条驶向百慕大三角的轮船上。但是三角关系仍然是危险的,因为他们到达了大三角后便消失在了十分安全的新大陆。然而,在几次会谈后,怪物出现了,卡尔组成了一个有猫在的调查组,寻找失踪的轮船,除掉怪物们。当返回陆地时,狮子又一次袭击了猫,拿绳子勒她,并把她吊死在墙上。这次,我让他回想起曾经那只当他试图绑起来却又挣脱、最终意外地将自己吊起来的猫。他说,她死掉是他的错,因为他先拿绳子绑她的。

    然而,我指出,他拿绳子绑她是阻止她从自己身边跑掉,是为了控制她,而不是要杀掉她;也许他想过要杀掉她,他的行为掺杂着感情,之后,当意外发生时他又感到无助。故意要假装杀掉猫也许是卡尔证明他并非无助的方式。在会谈将近结束事,卡尔拿下了猫并熟练地扔了玩偶们。当他离开时,他说,“正中靶心,真是个大满贯。”的确如此。

    尽管这个解释是正确的,并且有阐释的必要,但是它也给了卡尔那幻想的全能感重重一击。我处理他对我的愤怒、他对母亲的悲伤与恐惧、猫的死亡以及他现在已经减弱了的对“超强”控制力的需求,用了数个星期的时间。他与父亲的关系也改善了,因为卡尔能够回应B先生的鼓励,在体育运动中更活跃,变成了获胜足球队中的明星球员。卡尔不那么焦虑了,也更自信了,他在他的游戏中也更自由了,也不那么胆大妄为了,所以,我们的会谈轻松了许多。他用自己折叠的一沓纸飞机,骄傲地向我展示了他不仅能让他们在办公室里直直地穿梭,也能够让它们在绕上一辆圈后安全地着陆。当我称赞他的本领时,他洋洋自得,而非惊慌失措。

   他用了几个星期解决肿胀的问题。现在,他先做了一串导弹,允许自己发射他们,远程控制他们的飞行和安全着陆。随后,他花了一些时间做了防故障装置降落伞,它们会及时打开并且永远不会出意外。最后,他做了一些直升飞机,那是一些纸飞机,如果将它们直直地向上抛就会加速旋转,然后伴着优雅而动人的舞蹈缓慢降落。这是他最为兴奋,他用鲜亮的颜色与图案装饰着它们。我们的谈话从他对安全着陆的关心开始,从孩子们关于身体的问题谈到男孩子对掌控他们所有的胳膊和腿的害怕,最终谈到卡尔对他的阴茎的特别的担心。虽然他对它的尺寸稍微有些烦恼,但是他更烦恼的是,消肿意味着失去他的阴茎。当被问到他是否其他时间也有同样的恐惧时,他沉默了。当我问他是否飞直升飞机给了他兴奋的感觉时,这个想法也吓到了他:他否认他的兴奋与直升飞机有关。他答道:“ 我烦诶!”他心不在焉地玩了一会儿;接着又开始下象棋。         暑假前的一天,我谈到,他似乎要杀死我的王后。他纠正了我,说他在俘获皇后,还有国王的所有男人,这样所有的国土都是他的了。他给我看他有多么谨慎地保护着他的囚犯们,并顽皮地咧嘴一笑,补充道:囚犯可跑不了。随后我们得以谈论他对我的想念和他的会谈。他想要我呆在办公室,或者如果我要离开,也要跟他一起离开。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