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在呼唤“大圣归来”
时间:2015年07月26日|1691次浏览|2次赞

    作者:邓康

   每个人心中都有个孙悟空,每个人都曾经是大圣,每个人都在呼唤心中的大圣归来。

    《西游记》之所以成为经久不衰的经典,在于它的包罗万象而又内蕴丰富。社会革命家从看到了造反和革命,文学家看到了作品的神韵之美,宗教家看到了儒释道的交融。而如果从心理学的视角,利用精神分析的角度来解读,《西游记》实乃一部讲述孙悟空从魔到人,再由人往圣的内在心理发展历程。

   孙悟空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心能大能小,能飞驰万里,唯我独尊而全能不败,这是我们人诞生之初,关于自我的全能幻想的心理印记。

   婴儿瓜瓜落地,从子宫里与母亲融为一体的混沌状态中离开,诞生作为一种创伤,永远铭刻在了人的心理,导致我们人永远在寻找原初为一的状态。

   孙悟空是灵石孕育而生,是吸收天真地秀、日精月华所韵化而来,这种原初的神秘体验,其实就像胎儿在母亲腹中的感觉,体验到自己就是整个宇宙,自己与母亲不分彼此相融相生,自己就是整个世界的唯一,幻想即是现实。孙悟空出生之后目运两道金光,射冲斗府(北斗星或斗宿),惊动天宫,实乃婴儿原初诞生的内心全能感之隐喻。

   悟空出生之后跟随菩提老祖学习本领,学的一身腾云驾雾、千变万化的本事,斗妖魔、抢神针,闯天庭、战天神,自封“齐天大圣”与天同在,这种汹涌膨胀的全能感皆是出生之初的心理动力,人正是在这种全能感之下确定主体之所在。

    根据法国精神分析大师雅克-拉康的理论,婴儿就是以一种全能感的幻想来寻求母亲的确认,婴儿欲望着母亲的欲望,成为母亲的欲望对象,欲望着他者的欲望。婴儿通过母亲的目光、眼神、抚摸来认同自我的完整性,就像婴儿第一次照见镜子,看到镜中一个完整的形象之后的狂喜,因此在此阶段的婴儿的躯体感觉是局部性、破碎性的,他无法以整体的感觉来确认自己,他的存在感就像手、脚、内脏感觉等各种局部感觉交杂的混乱状态。婴儿在母亲的目光中、在镜子前第一次看见了自我的完整形象,从而抓捕这个形象认同为自我。在镜子前,婴儿体验到一种充斥全能感的狂喜状态。
   悟空是吸收天地精华的灵石所生,天地就是他的“母亲”和“子宫”,自封“齐天大圣”其实就是想要获得“母亲”的认同,闯天庭、战天神就像一个婴儿在母亲的目光中不断获得完整性的狂喜,这些都是确定主体存在和身份的全能感阶段。

   然而,这些全能感都是幻想。当悟空想要捅破天庭的规则,想坐玉帝的位置,最终被如来佛祖收服之后,终于能够让他放下幻想,认识到“天外有天”,认识到自己的有限性,经历了象征的“阉割”和压抑,从幻想性的大圣跌落为人。

   玉帝、佛祖,在象征层面都是一个法则,是悟空的全能之上的禁令,也是象征父亲对母子欲望游戏的禁令。婴儿想要成为母亲的欲望对象,时刻期待获得原初融合为一的共生关系里,但是婴儿会慢慢发现,母亲的欲望总是在他处,总不完全是朝向他,就像天地间总有法则,天庭总有规则和高低,天地间总有一个最高的首领“玉帝”,这是幻想层面处于全能感和确立身份、位置阶段的悟空所不能容忍的,他要反抗,要打破这些规则和禁止,“大闹天宫”的悟空要的不是玉帝的位置,要的是成为与天同在、与母亲同在的幻想,逼要“齐天大圣”的名号道出了悟空的欲望之谜。

   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看,处于全能幻想阶段的婴儿,还不能称之为人类的婴儿,也即是还没有获得人性。因为处于这个阶段的婴儿还没有经历过阉割,没有阉割就没有失落的东西,失落之后人才能不断追寻失落之物,只有追寻欲望才是人性的。

   全能的悟空,在幻想层面与天同在,直到遇到如来佛祖之前,都是一种自恋的狂迷,一如婴儿在镜子前的狂喜。这种自恋狂喜是一种封闭性的迷恋,沉溺于无所不能的幻想当中,没有发展出同情心、内疚感、抑郁等复杂情感,同时具有攻击和毁灭性的暴戾。为什么呢?因为在这种封闭性幻想当中,获得他者母亲、宇宙的全能认同,虽然有助于自我的确立和凝定,但自我内部也植入了一个异己的因素,产生既想认同他者,也要攻击他者的矛盾心态,产生对他者的侵凌性。

   佛祖的五指山,相当于象征的阉割与压抑,击碎了悟空的全能幻想,五指山下的五百年,对于悟空来说是第一次面对抑郁和丧失的五百年,只有这种创伤和失落让他面对自我的有限性,面对全能幻想下的真实破灭,才能成为拥有人性的神猴。电影中悟空的封印,让他只能成为普通的猴子,其实也即是如来的阉割让他成为了人。

   那么,悟空又是如何从凡人成为大圣?其中最关键的是他发展出了悲天悯人的大爱,以及发展出了自我的理想,这些都是超凡入圣的必经心理历程。江流儿(唐僧幼年)对傻丫头的舍生取义,让他消泯了自我的执狂。当看到江流儿对佛法的信仰,也让他逐渐产生对佛法和佛祖的认同并希望取经成就的自我理想。按照拉康的视角,消除自我全能感的幻想迷狂,走入对象征秩序的认同,才能发展出自我理想,主体也才能在象征秩序里获得位置,不断追寻主体超越的成就。

   经过五指山之苦,经过压抑、失落、破灭之后,经过人性的洗礼和理想的认同,孙悟空才能真正大圣归来,这个时候归来的大圣已不是迷恋自我全能的神猴,而是能同体大悲和为信仰而战的圣者,大圣归来完成了超凡入圣的精神升华。

   我们心中都有一个“大圣”,每个人都在呼唤“大圣归来”。只有超越人性之执迷,心中的“大圣”不再是一种全能的欲望,而是复活为自他无别的神性圣者。

标签: 精神分析  拉康  西游记  齐天大圣  孙悟空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