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滋味第三篇:可怕的海鸭蛋(原创微小说)
时间:2018年04月24日|1384次浏览|2次赞

     晓月有一个不能告诉别人的奇怪的恐惧,其实呢,说出来可能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晓月也不太愿意去说,毕竟,谁会害怕一只海鸭蛋呢?晓月自己都不能说服自己有必要去害怕,但是还是真的,真的,需要屏住呼吸,特别是如果这只蛋特别肥大的话。

   肥大?这是形容蛋的么?

   没错,晓月就是这么去形容一只硕大的青皮海鸭蛋的。据说,那是一只在南方,北部湾海边红树林中海鸭所产的蛋,因为每次潮落时,海滩上总会滞留有很多的小鱼、小虾、小蟹、小螺什么的,鸭妈妈吃了这些,就会长得胖胖的,还会下很多的蛋,蛋的尺寸最大要如同碗口,蛋黄还是晶红的。正如那只被千里迢迢送来的蛋,当它就那么静静地躺在桌子上的时候,下班回到家的晓月毫无准备地惊吓到了,“什么倒吸一口凉气”,那是小说里写的,晓月只知道自己倒退了一大步,警惕地看着那只蛋,如果一定要形容地话,那一刻晓月的身体里应该住了一只弓起了背,喉头发出呜呜声,耳朵向后翻起,全身的毛瞬间竖立,爪尖也若隐若现的猫吧。

    不过,旋即,晓月笑了下,不着痕迹地绕远一点桌子边,走进卧室里去休息了,不过那只蛋还是很清晰地呆在了桌子的一角、留在了晓月的视野的一角。

    蛋里会有什么呢,是腌制过的一打开就会淌下满手油,沙沙的么?还是干呼呼的鲜蛋黄,又或者因为千里而来,可能已经有点略微变质,带有腐败气的豆腐渣般松弛了呢?再会不会如同毛鸡蛋那样打开来就有一只湿漉漉的小鸭子刚好跳出来?晓月揉了揉自己明显疼痛的太阳穴,轻轻地自言自语说:“即便如此,今晚也不会蛋打鸭飞,没得晚饭吃的,还是赶紧做晚饭,不要莫名其妙了。”

    晚餐的时候,那只蛋就那么静静地躺着,一家人好像很有默契地谁也没有去碰和提到那只蛋,悠闲安静地吃着晚餐,晚餐倒没有一定的规矩,除了谁也不能提前离席之外,先吃完了的女儿说:“我来给你们讲一个鬼故事吧。”

    “从前啊,有一座山,山里有一幢庙,庙里一个小和尚,小和尚说:

     有一天晚上,月黑风高,夜半三更,突然传来敲门声,小和尚去开门,门外是一个挂单僧,小和尚问他来自何方,挂单僧却从自己的脸上揭下了一层人皮,然后消失了,只剩下衣物行囊在地上,小和尚几乎要吓得魂飞魄散,赶快跑去告诉师傅老和尚,老和尚说:“你千万要小心,不要拿下自己的脸皮,要不然你就会消失的,就好像这样”,说着老和尚拿下了自己的脸皮,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也只剩下一身袈裟,静静地躺在烛火飘摇的僧房地上。”

    晓月问:“这都哪里听来的,真是怪吓人的哩!”

   女儿却有点不高兴地说:“在别人讲鬼故事的时候,最不道德的事就是打断人家,会把人吓到的好不好。”

   晓月忍俊不禁地:“好好好,你赶紧继续”但心里也未曾认为女儿会编出什么更吓人的东东来。


   女儿继续说:“这个故事后来就一直一直流传、流传,“从前啊,有一座山,山里有一幢庙,庙里一个小和尚,小和尚说......",一直传到一个小村庄里,有一个行脚僧对孩子们讲了这个故事,孩子们都嬉笑着打闹着散了。有一个小姑娘却上了心,非常担心自己的脸皮会掉下来。于是她每天都很担心,从早上一直担心到晚上,但也不会和别人说,特别是摔跤的时候,她听见自己的脸在嘎啦嘎啦响,摸摸,好像不会掉;和同学嬉闹不小心划到了脸,也听见脸皮在悉悉索索地摩擦,再摸摸,好像也不会掉。但是她就是很担心,直到有一天,她遇见了另一个行脚僧,真的看见他拿掉了自己的脸皮后消失了。于是她飞快地跑回家,把这件事告诉了爸爸妈妈。爸爸妈妈安慰了她整个晚上,香喷喷的蛋炒饭,热腾腾的罗宋汤,还有餐后的巧克力焦糖浆,总算好一点,到了该上床睡觉的时间了,妈妈正在给小姑娘读睡前故事,只听见了门外有人敲门。爸爸开了门,引进来一位高僧,高僧上前伸手拿下了小姑娘的脸皮,脸皮下,小姑娘是一个机器人,机械元件在“嘎啦嘎啦”地运动中微微作响,妈妈惊恐地看着爸爸,高僧又拿下了爸爸的脸皮,底下也是一个机器人,然后,高僧拿下了自己的脸皮就消失了,妈妈不知所措地站着,电台里正在广播,今天PM2.5严重超标,妈妈拿起了防毒面具戴上,并把爸爸和小姑娘的脸皮也帮他们重新戴上了。

    晓月打了一个寒战,觉得脸好痒,不觉伸手去挠,女儿说:“妈妈,你害怕了吧?”晓月说:真的,好痒哎,我会不会脸皮要掉了。”女儿扑哧地笑了:“别挠,你那是青春痘啦,不是要掉人皮”。晓月伸手佯装要去撕女儿的脸,女儿躲在了爸爸的后面,做着鬼脸说:“机器人的脸才要撕的。”


    一家人都笑了。

    晓月偷偷瞥了一眼那硕大的海鸭蛋,虽然也不想去烹调来吃它,但多少没那么害怕了。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 关令尹 2018-04-24 21:36
    自我并不在“内心深处”,而是附着于人格之上。人际关系一旦丧失,自我意识也将瓦解,剩下的仅仅是一部自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