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体精神分析初体验--渔歌轻飏朱宏博心理动力团体治疗工作坊
时间:2014年10月14日|1227次浏览

团体精神分析初体验渔歌轻飏朱宏博心理动力团体治疗工作坊20140914

 

精神分析会谈分为个人和团体,其实家庭会谈也属于团体范围,但这里特指团体里的成员彼此都不熟悉的情况。个人会谈对我来说还比较好理解和想象,团体会谈是如何进行并起作用的呢?基本是一头雾水。也看过朱宏博老师和周湘老师合写的文章《分析性团体心理治疗师的任务和作用》,但是由于没有任何经验帮助理解和内化,如今早已雁过无痕了。这次朱老师要来亲自讲课和带组体验,虽然只有半天的时间,也能填补空白,聊解好奇。

 

2014914在渔歌轻飏心理工作室,我第一次体验团体精神分析,第一次见到朱老师,感觉要比照片上的年轻,气色很好,谁能说这么健康的心理咨询师是垃圾桶嗫?开始讲课前的自我介绍,朱老师也有一点小紧张,这反而去掉了我一点理想化的幻想。

 

精神分析的团体会谈是什么样子呢?貌似很简单:6-10个人围坐一圈,完全没有事先计划好的主题,这叫非结构式,这样势必会带来小组成员面面相觑的焦虑感,大家就那样静待着潜意识的自然浮现和话题的出现。我非常喜欢非结构、无计划,看似散漫的背后却有暗流涌动,有很多故事等待慢慢上演,它们才是团体成员的,而不是被强加的。我在后来的小组体验中感受到了那种紧张感,脑袋里搜寻着话题,不知会有什么回应的抛出去,再被反馈过来。体验开始徐徐展开。

 

就这样你来我往的谈话能达到治疗的目的吗?精神分析会谈的核心是不因形式而改变的,那就是移情会在团体中发生、强迫性重复模式会在团体中出现,潜意识里的愿望、冲突甚至创伤会在团体中重演,在团体的网络中,随着安全感的建立,彼此交流的深入,这些都会慢慢呈现、解释和修通。朱老师说潜意识有个特点是没有时间、空间的分别,过去的体验在此时此地一旦被激活,就有机会重新建构,发展出适应性更强的应对模式,这有赖于成员间的模仿和镜映、领导者的抱持和解释以及成员自己的觉察和反思。我在短暂的团体体验中就有好几个收获:我发现有时你对别人的真诚赞美不一定是被欢迎的,因为你觉得是优点,对方可能正为此烦恼;我还发现笑可能是在防御内心的紧张、试图以此化解冲突和尴尬,在某些场合是适应良好的,而某些时候会让人反感,这需要自己更多的觉察;还有攻击性的表达在小组里也有正面意义,它以直接的方式表现了一种真诚,推进了关系的进展。

 

说到攻击性,在我们的小组里我深刻体会到了朱老师作为带领者的承载能力,我想正因为在她营造的抱持和包容的治疗环境里,小组成员才能够对她表达生气、不满和失望的情绪。作为小组一员,她的表现让我感到很安全和放心。

 

朱老师结合自己多年的经验分享到:团体像家庭,每个人内心都有想回家的愿望!在团体里领导者常常被移情为父亲般的权威,团体本身被视为母亲,成员之间像兄弟姐妹,这里面会有爱也会有竞争、嫉妒等等复杂的情感,在团体里,我们仿佛回到了原生家庭,并且有机会纠正曾经在家庭里被歪曲的情感体验,通过再次体验来澄清来重构我们的内心世界。

 

在亲身感受了团体精神分析的魅力之后,我由衷地相信了,这是一个“神奇的圆圈”,一切皆有可能。在这里,作为团体领导者的咨询师一次能够治疗更多人,对TA能力的要求也更高;作为团体成员可以花更少的钱实现探索自我、完善成长的愿望。

 

最后要说的是,我们同样遵守着保密原则、不发展双重关系等设置。朱老师也给我们详细讲解了团体精神分析的设置,貌似这点和个体精神分析咨询是一样的:永远是先有设置,再谈其他。

 

渔歌轻飏第四期心理动力团体成长小组准备招募(2015年),有兴趣参加的朋友请咨询QQ1090150590周湘。


标签: 心理动力团体拟治疗  渔歌轻飏  动力小组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