僵局中诠释——说来容易做来难
时间:2017年04月21日|1424次浏览|1次赞

僵局中诠释——说来容易做来难
 最近越来越发现“以分析师为中心”的诠释远比“以来访者为中心”的诠释要困难的多。

因为前者更需要咨询师具有“涵容”的能力。通常在访谈陷入僵局的时候,咨询师需要在基于理解来访者内心挣扎、困境的前提下,调整自己的对话方式。

所谓僵局,意味这来访者出现了对分析的阻抗,TA呈现出各种拒绝理解自己,甚至拒绝进入咨询关系的状态,比如在访谈中不断否认咨询师对自己分析性的理解,请假中断咨询,更为明显的是表现出各种对咨询师的不满,失望,愤怒的攻击性。

而此时咨询师依然固着在分析访谈者的位置上,让对方审视自己行为的意义,那无异于火上浇油,因为此刻的访谈者并不愿意承担责任,TA需要有人来为其承担,或者,可以理解为TA已经超负荷承受了一切。

此刻,TA仅仅需要一种简单的帮助——抱持。

而这种看似简单的方式,却是对咨询师极大的考验,因为这不仅仅是在要求你理解访谈者此刻的情绪来源,或许你可以很快的了解到这些是TA的投射、否认、是转移关系的结果,同时,你还得忍受随之而来的因为阻抗给工作带来的挫败感,以及无力感,你需要承接下这些也许是所有人都需要回避的情感体验,并保证在此时此刻不再扔回去。

就好似一个孩子因无法言说的痛苦在不停地折腾哭闹,你不能去抱怨是他的错,不能让他去思考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唯一你能做的是,不停地告诉他:哦,我知道了,你很痛苦,你很委屈,也许你在想这可能是我的错,也许你很希望这些痛苦可以转移到我身上来,也许只有这样,你才能好过一些。 

这里面除了咨询师需要理解访谈者,同时还需要容纳这些可能引发自身痛苦愤怒的情绪体验,并在内部转换为他此时此刻所需要的情感表达方式返还给他。

由此看起来,咨询师需要有整合、内化、情感体验转换性的能力,这比简单地说一个咨询师需要具备同理心或洞察力、内省觉察似乎要难的多。

涵容、抱持远比对访谈者进行内省式分析性的诠释要困难,我会认为还有一个原因是,一个人去动用投射的机制比以上谈到的几种心理机制要容易,因为这是每个人最初的心理防御机制,也是时至今日可能每天都在使用的保护自己不受攻击损伤的方式,而我们让访谈者去内省的同时,很大程度上也使用了部分投射性的机制来保持自己处于分析师的位置中。尽管这样的说法并不全面或带有偏执性的味道,但我想说的是,我们不得不承认,当你处于关系的困境中被迫地体验那些无力无助感时,你很可能产生的条件反射般的反应。

关于这部分的修通过程恐怕需要终其一生,这好比是你每天都需要靠粮食来维持生命,同时又要时刻警惕自己适可而止。也许这个比喻并不恰当,我只是想说明,这对于始终要去相遇另一个生命的职业咨询师来说,确实是件很难的,而又必要的事情。

标签: 僵局  诠释  精神分析  抱持  涵容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