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的治疗师应该追求更有效地助人
时间:2019年04月15日|647次浏览|1次赞

动力学取向是所有心理治疗中治疗师最关注自身的疗法
某种程度上,动力学取向是对治疗师自身最有益的治疗
因为最强调反移情管理,导致治疗师总是在注意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一旦感受到有问题,如果不是自己的问题,那必然是来访者的问题
然后又开始去分辨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问题,借用对方的材料,厘清自己的形状,整合自己的分裂
在这个过程中耗费了很多时间
换句话说
治疗师在利用来访者的移情和自己的反移情修通自己的问题 
理想情况下 对来访者有帮助 皆大欢喜
不理想的状况下 来访者觉得没有帮助而离开

我个人认为来访者值得更好的治疗

时不时在觉察自己的反移情的方式,是入行的基本素质,但并不是胜任力的表现
华德福有句话“真正的教育始于孩子让自己为难的那一刻”
一开始我很被这句话打动,过几年再看
觉得这句话有不对的地方
太高估“为难”,也太低估教育了
“为难”意味着有觉察,开始上道了。类比于咨询师的工作,是学会和来访的故事情节保持距离,开始去了解后面的原因和动力了。
但从有觉察,到练出自然的反应,到有质量的输出,是有距离的
有质量的输出是“持续输出从容而稳定的高质量操作,针对对方给出的信号都能觉察到,并且随时调整个案概念化和治疗目标,有适当的反馈。就算做不到完美,也要以此为目标练习和要求自己。在此基础上不断调整进化”
把“有觉察”和“有质量的输出”混为一谈,实在是有点偷懒,中间差着数年练习。
比如有的人在“孩子吃饭吃太慢,我该不该惩罚ta”这种事情上为难。在这个程度上为难几百次,自己有进步,但对于孩子是远远不够的。
比如有的治疗师在“该不该答应对方的不合理要求,该不该收对方钱,该不该涨价,该不该优惠”这种事情上为难几百次,然后反复探讨自己的自我价值啊对方的人格水平啊自己的自卑啊自恋啊对方的操纵啊信任啊,纠结了半天,对于治疗几乎没啥推动作用,但自己还觉得自己干了件大事,难怪疗程长...我的第一位来访就是长程的,做了三年,现在的再回头看就觉得真的不需要那么长的。再看到业界还依然有这种“以长为荣”的认知,觉得真心不是这样也不该这样。
反应速度要练快一点啊,不然对得起那个咨询费吗?不要用来访的材料孵化自己啊,不要混日子啊,不要凑次数啊。
优秀的咨询师需要相关的知识,生命的经验,专门的技术
学习聚焦于对方诉求的技术
做一个能关注对方多于关注自己的治疗师
以来访者为中心,在框架允许的范围内,尽量为对方多做点事。
如何看到对方的需要?需要哪些相关的知识?
在理性层面学习发展心理学、依附理论、学习神经生物学,了解大脑的功能和意识的构成,学习荣格心理学,理解意象/自性/集体潜意识。
然后是具体技术 前额叶功能OK的,学CBT ,MI,  SFBT,边缘系统不OK的,学EFT,有创伤的,学EMDR和SE。穿插学一些舞动,艺术,音乐,瑜伽,游戏治疗。和团体治疗师配合,做人际团体,正念团体,艺术团体等等。

治疗师应该去找自己的心理医生解决自己不自在之处
治疗相关的问题拿去请教督导
如果督导只告诉你ta的理解,但是无法示范怎么做的话
可能要换个督导甚至换个流派
督导路上少花点冤枉钱,有的大咖不做临床只做知识搬运,还有很多大咖的来访都是老师移情一心等着大咖夸自己的学员,以体验的时间久为荣的那种。
和实际临床遇到的来访完全是两码事。
正的专家,不是知道什么的人,而是会做什么的人。
不要相信用嘴来示范游泳的大咖。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