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令尹的日志
  • 人类对于瘟疫的恐惧固然可以笼统地归为一种“死亡恐惧”,但所谓的“死亡恐惧”,大多并非对于生理学意义上的死亡的恐惧,对瘟疫的恐惧亦不例外。 一开始,瘟疫的病原体本身并不是恐惧的对象,因其微小不可见,我们对其并无本能的恐惧。通过被感染者及其身上出现的症状,我们首次认识到了传染病。然而,我们
    25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11 月 30 日晚九点,卡尔登大戏院的拳台上,一场中量级比赛激战正酣。 红角是意大利拳手“鬣狗”萨帝尼,蓝角是德意志拳手“白虎”施罗德。 从鸣锣开始,萨帝尼就一直占据着主动,棕色长发如鬣毛般满场飞扬,利用穿花蛱蝶般的步法,这位神行太保不时向对手施以眼花缭乱的组
    309 次阅读|没有评论
  • 9 月 26 日,唐志安自杀后的第 13 天。 当天一早,钟少德就去密采里酒店开了房间,他点名要那间凶宅—— 314 号房。尽管巡捕房一周前就撤除了警戒,但这间客房始终无人敢问津,所以得来全不费工夫。房间里的一切早已恢复了凶案前的模样,静谧、整洁而又奢华。一番小
    34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姓名:柯葆中 性别:男 籍贯: S 省 M 府 出生年月: 1899 年 12 月(前清光绪廿五年十一月) 学历:民国十年毕业于振华大学国文系,获学士学位 职位:国文系讲师 婚否:已婚 住址:法租界霞飞路尚贤坊
    295 次阅读|没有评论
  • 9 月 24 日上午,唐志安死后第十天,他的追悼会在振华大学大礼堂隆重开张。与会者多达两千余人,门口尽是花圈,墙上挂满了挽联。唯一遗憾的是,在这场“烈士追悼大会”上,未见到半个唐烈士的家属。对此,大会的主办方自然不太满意。为了向烈士家属展现最大的诚意,表达最深切的慰问,追悼会
    391 次阅读|没有评论
  • 22 日上午九点,一位女性读者的来电被《浦江日报》社转到了巡捕房侦探部的专机上。 “ 陈少卿先生吗?我是振华大学的袁慕清。早上好,打搅了,”听筒里佳人的声音依然温婉悦耳,但也透出了一丝不安,“贵报今天的专栏我拜读过了,貌似少了一篇投稿,请问是出什么问题了吗?” “ 哦,
    27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 停下!你是什么人!?” 钟少德被两个小巡捕拦在了总捕房大门口。无奈何,他亮出了派司。 “ 啊!是钟探长!”两个新人模子大吃一惊,“你的样子怎么变掉了?” 在侦探部门外,他撞见了探员小赵。 “ 探长!?”盯着他光溜溜的下巴,手下好像大白天见到了鬼,“你这是
    193 次阅读|没有评论
  • 9 月 16 日,秋高气爽、风和日丽的一天,也是唐志安死后的第三天。 他就读的振华大学位于徐家汇越界筑路区,坐落在天主教区和一大片田野之间。校区不大不小,建筑不中不西,学生不多不少。尽管时而被误会为教会学校,振华大学其实是几位南洋富商在十几年前合股创办的,因此也不能说
    392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回薛华立路总捕房,送笔记本到法医间,字迹比对,确认无误,轻松结案,拍屁股走人,去群玉坊报道。 这是钟少德本来的计划,但计划总赶不上变化。 他刚刚把唐志安的七本笔记交到朱法医手中,尚未来得及与后者一同推敲,就被两个守株待兔的内勤“请”进了政治部。 在督察长办公室
    244 次阅读|没有评论
  • 唐公馆的确不同凡响,超过一千平米的大花园,以一丈高的铁栏杆作墙,墙内还植了一圈密密麻麻的冬青树,既无碍通风,又使外人难以窥园。在唐府管家的引领下,钟少德第一次进到这所深宅大院中。 公馆别墅是典型的法式风格,大理石外墙,三层楼高。钟少德早做过预习,这座豪宅中总共住了唐家六口人:
    182 次阅读|没有评论
 22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