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设心理学metapsychology;经济论的economic
时间:2019年10月28日|138次浏览

后设心理学metapsychology

 

佛洛伊德所创的词汇,指称他所建立的心理学-——就其最理论性的向度来考量。后设心理学建构一整组与经验多少有所距离的概念模型例如区分为不同审级的精神装置之虚构、欲力理论、抑制过程等等。

后设心理学考量三种观点动力论、拓扑论以及经济论观点。

 

“后设心理学”一词有时出现在佛洛伊德与弗利斯(Fliess)的通信中。佛洛伊德以该词定义其企图——建构一种“导向意识后方的心理学——之原创性,相对于古典意识心理学。我们将会察觉“后设心理学”(métapsychologie)“形上学”(métaphysique)二词间可能是佛洛伊德有意建立的模拟性,因为从他本人的表述中可以知道其哲学志业有多强烈我希望你能暂时倾听有关后设心理学的若干问题。……当我年轻时,我唯一企望的是哲学知识,而现在从医学转到心理学,我正达成这个愿望

 

但佛洛伊德有关形上学与后设心理学关系之思索,并未止于此简单模拟在一段重要文字中,他将后设心理学定义为重整“形上学”建构的科学性尝试这些形上学建构——正如迷信或某些妄想症妄想——将事实上专属无意识之特质投射于外在力量上:“……大部分互长绵延到近代宗教的神话式世界观,只不过是投射到外在世界的心理学。对于精神因素与无意识之情状的隐晦体认(亦即精神内部的知觉)反映……在超感现实的建构中,后者必须经由科学回转至无意识的心理学。我们可以放胆地……将形上学转化成后设心理学

 

一段时间之后,佛洛伊德再次论及该词,并给予准确定义我提议,当我们成功地描述精神过程之动力论、拓扑论与经济论面向时,应称之为后设心理学呈现(Darstellung)” (α)。应否将引用这三个范畴内存的观念及假设之所有理论性研究,均视为后设心理学论述?那些研究或阐释精神分析心理学基层假设——原则”(Prinzipien)基本概念”(Grundbegriffe)、理论“模型“(Darstellungen, Fiktionen, Vorbilder)——之更为基础的著述,难道不更适合此一称谓?在这个意义上,若干较专属后设心理学的文章陆续出现于佛洛伊德的作品中——特别是,《科学心理学大纲》《梦的解析》第七章《精神事件二原则论纲》《超越快感原则》《自我与“它《精神分析纲要》。最后应注意,在1915年佛洛伊德曾构思并部分完成《后设心理学初论》的写作计划,其用意在于……澄清并深化其理论假设,俾于其上建立精神分析系统”(β)

 

 (α)哈特曼(Hartmann) 、克里斯(Kris)以及勒文斯坦(Loewenstein)曾建议在佛洛伊德所区分之拓扑论、动力论与经济论观点之外,加上发生学观点(阶段)。大卫·拉普波(David Rapaport)则再加入适应观点。

 

(ß)计划中的文章已发表五篇,其他七篇可能写就但已毁弃。

 

 

经济论的economic

 

用以描述与下列假设有关的所有事物精神过程是一种可被量化——可增加、减少及等同——的能量(欲力能量)之流通与分配。

 

1)精神分析经常论及“经济论观点”。如佛洛伊德便以拓扑论、动力论及经济论三观点的综合,定义后设心理学。他所谓的经济论观点在于“力图追溯刺激量的命运,并至少得出对其大小之相对评估”经济论观点在于将投资的活动性、其强度的变动、其间产生的对立(逆投资的概念)等纳入考虑。这些经济论考虑,始终存在佛洛伊德的作品中对他而言,若未能评估投资经济,则无法对精神过程有完整的描述。

 

此一佛洛伊德思想的坚持要求,其动机一方面源自科学精神以及一套充满能量观念的概念装备,另一方面则来自临床经验,后者一开始便使佛洛伊德面临许多对他而言似乎唯有经济语言足以解释的与件。例如,神经症症状不可压抑的特质(经常以下列说法转译于病患语言中:“这比我还强”);性卸载受干扰而产生各种具神经症样态的障碍(现实型神经症);反之,主体在治疗中能够摆脱(净化方法)滞塞的情感(弭除反应)时,这些障碍的减轻及去除在症状与治疗过程中均可实际观察到表象与原先连结于其上情感的分离(转换、抑制等等);某个引起微弱甚或毫无情感反应的表象,与另一明显无关紧要却能引发该反应的表象之间联想链的发现上述最后一项事实,使人假设一种在元素间沿着传导路线移动之真正的情感负载。

 

以上与件是布洛伊尔(Breuer)在《理论》部分(《歇斯底里研究》以及佛洛伊德在《科学心理学大纲》)——该文完全构筑在一种可沿着神经元链移置之刺激量的想法上——与《梦的解析》第七章中所建构之最初模型的出发点。

 

之后,一系列其他临床与治疗的观察,均更强化经济论假设。例如

a)对哀悼或自恋型神经症等状态的研究,使得主体不同的投资间达到真正的能量平衡此一观念成为必要对外在世界的疏离与对精神内部形成物投资的增加有相互关系(自恋自我力比多/对象力比多哀悼的工作)

 

b)对战争神经症与广泛而言创伤型神经症的关切。在这些病例中,障碍似乎是由过于强烈之震惊——对主体的容忍度而言为一股过量的刺激汇流——所引发。

 

c)在某些冥顽的病例中,诠释效力与广泛而言治疗作用的局限,令人联想到其中各个审级分别的力量,特别是欲力——体质或现实的——力量。

 

2)经济论假设始终存在佛洛伊德的理论中,并透过一整套概念转译出来。最初的想法似乎是一个装置的观念(先被称为神经元装置,继而确定为精神装置),其功能在于将当中流通的能量尽可能维持在最低程度(恒常原则快感原则)。此装置执行某些佛洛伊德以不同方式描述的工作自由能量转化成连结能量,卸除之延迟,刺激之精神工作等等。这种工作的前提是表象与情感定量或刺激和的区分,后者可循联想链流通,投资某个表象或表象综等。移置与凝缩概念一开始即其有的经济论面向,便是由此产生。

 

精神装置接收来自外部或内部的刺激内部刺激或欲力施加一股构成“工作坚持要求的持续推力。一般而言,装置的全部运作,均可以经济论词汇描述为投资、撤回投资、逆投资与多重投资的相互作用。

 

经济论假设与其他两个后设心理学观点——拓扑论与动力论——密切相关。实际上,佛洛伊德以能量流通的特定形态来定义装置的各个审级例如,第一精神装置架构中,Ics(无意识)系统的自由能量、Pcs(前意识)系统的连结能量,以及意识具有多重投资的可动能量。

 

同样地,根据佛洛伊德,精神冲突的动力论概念,意味将其中出现的力的关系(欲力、自我与超我等力)纳入考量。《有尽与无尽之分析》一文特别清楚地强调出“量的因素在疾病病因以及治疗结果中的重要性。

 

*:经济论观点常被视为佛洛伊德后设心理学中最具假设性质的面向。这种精神分析师不断提及的能量,究竟为何?对此,我们提出以下几点评注

 

1)研究量的差异、变化及对等的物理科学,本身并未对所谓量的最终性质表示意见。它们自满于以其效应将之定义(例如,力乃产生某种功之物)并予以相互比较(一力由另一力所衡量,或应说,其效应被相互比较)。就此而言,佛洛伊德的立场也是如此他将欲力的推力定义为“强诸心灵之工作坚持要求的量度”,且乐于承认“……我们对精神系统元素中的刺激过程(Erregungsvorganges)一无所知,亦不觉得有何根据能对此提出任何假设。因此,我们均以一个大写的X 来操作,并将它用于每一个新的公式”。

 

2)再者,佛洛伊德只论及一种作为转变之基质的能量,这些转变似乎可由许多实验事实证实。力比多或性欲力能量之所以引发他的兴趣,是因为它能够说明性欲望在对象、目的与刺激来源等方面的改变。因此,当一个症状动员某些能量时,结果是其他活动的贫化自恋或自我力比多投资的加强,必牺牲对象的投资等等。

佛洛伊德甚至认为,这种量的大小程度原则上可被度量,并且或许在未来将确实如此。

 

3)若尝试厘清经济论观点所欲解释的事实,我们可以认为,佛洛伊德以物理论语言所诠释的是——就较贴近经验的角度而言——可称为“价值”世界的事物。丹尼尔•拉嘉许(Daniel Lagache)强调下列主要启发自现象学的观念生命体根据其生命旨趣来结构其周遭与对客体的知觉,并在环境中偏重某对象、某场域、某知觉差异(环境[Umwelt]的观念)。所有生命体皆具有价值学向度,但前提是不将价值观念局限于道德、美学、逻辑领域——其中价值的定义,在于它们不可被化约为事实次序、在于其律则的普遍性、其要求被实现的绝对命令等等。如此,被口唇欲力所投资的对象被视为“必须被吸收,被当成一种“食物价值。恐惧的对象不仅被躲避,它也是一种“必须被避免”,某种时空结构围绕着它而组织。

 

然而应注意,这样一种角度将无法容纳经济论假设的所有内容,除非所涉及的价值,被设想为在一系统内——其中主体可处置的“价值量”有限——可彼此交换、移置、对等。我们将会察觉,佛洛伊德经济论考量并非在于自我保存欲力领域——然而旨趣、嗜欲、价值-对象在其中却很明显——而是在于性欲力领域,这些性欲力能够从与自然对象回异的对象上取得满足。佛洛伊德所理解的力比多经济,正是运作于精神装置内部的价值流通,后者最常被一种误识所蒙蔽,禁止了主体从症状的苦痛中知觉到性满足。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