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及其后继者》经典摘录(3)
时间:2012年08月21日|1597次浏览

41、安娜。佛洛依德在1923年思考了佛洛依德提出的心理结构模型,发现了一个策略性的技术问题:如果心理问题的主要战场不是在无意识的冲动与意识的防御之间,而是在三种心理成分之间,每一种心理成分都无意识地执行着自身的重要功能,病人精神生活的这些无意识方面可以通过治疗过程揭示,那么我们就要重新考虑治疗过程。地形学模型解释说,在治疗过程中,本我冲动将为获得满足而寻求表达。但在分析情境中为何要让自我和超我---冲突的另外两个参与者---的无意识部分进入意识呢?这也是为了他们的利益么?

42、佛洛依德放弃催眠术,因为他已经了解到,暂时性地麻痹防御进入休止状态是不足够的;防御需要直接地、有意识地参与并解译。但安娜。佛洛依德对自我探索是跟随其防御活动,从特定的、限制的、清晰可辩的症状到他浇铸的整个人格;某个人格功能基本类型可能根植于防御过程。

43、在防御方面,分析师不是要一直等到病人的自由联想受阻后,再去解译假定的潜在本我内容,而是需要更主动地辨别联想内容中、与之妥协并使之歪曲的精巧防御操作。从这一点考虑,分析性治疗的焦点需要从追寻本我冲动转移到意识以外的自我工作。

44、在情感隔离的防御中,冲突的想法被允许以理智化的形式进入意识;与其相关的混乱感受就被阻隔。自我可能容许想法涌现,看上去好像是“自由”联想,但这些想法与相应的感受分离。

45、安娜。佛洛依德把正确的分析态度定义为“中立”,从而将分析的关注点从对本我衍生物的追逐,重新定位于在神经症性结构的所有三个部分---本我、自我和超我---之间进行公平摆动。

46、佛洛依德本人在对防御所保护的秘密感兴趣的同时,对防御也愈加感兴趣。安娜。佛洛依德以临床为焦点极大地拓展了这种转换,既为这些防御定位,也注意到他们外在和内部复杂操作方面的运作形式。

47、通常的说法是,内部产生的冲突和由此引起的超我罪恶感激发了自我防御活动,而安娜。佛洛依德阐明,源于外部世界的不快也会在行动中导致向否认这样的防御机制。这样的防御机制让人联想到严重的心理病理现象(例如,精神病性妄想),但她与儿童的工作证明,这种类型的防御操作是正常的早起发展性表现。

48、安娜。佛洛依德的工作表明,否认的使用像投射和内射一样,对于成人是错乱的信号,但其实根植于童年的早期发展阶段。

49、通过指出自我过程贯穿于人格功能的所有领域,安娜。佛洛依德将自我本身确立为一个值得研究的分析对象。同时,她将精神分析思想的应用范围从症状拓展到性格类型,从心理病理拓展到正常的人格功能。

50、从结构模型的观点来看,神经症是本我、自我和超我三个心理结构达成的长期妥协。分析过程是假想成把这三方元首邀请到谈判桌前,通过保持各方当事者的利益平衡(安娜提出的“中立”),分析师能帮助病人在竞争性要求中达成一种更为可用的解决方案。

51、成功的谈判高度依赖于谈判的参与者,这需要自我心理学家评估心理结构(本我、自我、超我)执行功能的质量,这种评估能力至关重要。

52、在病人的内疚感中,很容易泄露出其超我对俄狄浦斯密谋的反对;超我要确保在道德上不能接受的愿望受到有效监制,而对这种愿望的惩罚以职业上无能的整合入病人的个人经验中。

53、在自我心理学发展以前,精神分析的临床目标是释放被囚禁的无意识能量。佛洛依德强调的是非指导、非暗示性的方法,期任务是清除阻塞河流的杂物,而不是加固河堤。

54、哈特曼的贡献拓宽了精神分析的视野,从心理病理到人类的普遍发展,从一种孤立的、自成一体的治疗方法,变成通行于多学科间的一种思维方法。

55、佛洛依德认为幼儿最初从根本上是自我关注的,全神贯注于内部的张力和感觉,而并不指向外部现实。

56、不满足(例如,不回答病人的提问)以及解译性对峙的目的是,迫使病人公开本我为寻找为满足而产生的幻想,使之暴露于意识的检查之下,得到分析性解译,由此转变成更现实、成熟的思考方式,以增强自我功能。

57、哈特曼强调的概念是,通过适者生存的过程,动物被打造成高度适应自身的环境,所以“有机体和环境之间”应该存在一种持续的“交互关系”。

58、哈特曼设想中的幼儿,并不是在梦幻中漂浮,然后突然就被要求适应,而是在出生时就带有自我的潜力,像种子等待春雨一样,等待适宜的“平均可预期”环境条件出现,来发动他们的成长。

59、某种“无冲突的自我能力”不是由冲突和挫败造成的,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潜能,是人类特权和功能的一部分,将在适宜的环境中自然浮现,让人类适应环境。这些功能包括语言、感知、客体理解和思维。

标签: 经典  弗洛伊德  style 

发表评论 评论 (0 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