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书籍 » 持续的幸福
持续的幸福

《持续的幸福》作者马丁•塞利格曼是“积极心理学之父”。塞利格曼不再关注传统心理学注重的“如何减轻人们的痛苦”,专注于如何建立人们的幸福感,并让幸福感持续下去。《持续的幸福》书中的幸福理念是在《真实的幸福》一书的基础上扩充而来的,在书中,塞利格曼具体阐释了构建幸福的具体方法。他提出,实现幸福人生应具有5个元素(PERMA), 即,要有积极的情绪(positive emotion)、要投入(engagement)、要有良好的人际关系(relationships)、做的事要有意义和目的(meaning and purpose)、要有成就感(accomplishment)。PERMA不仅能帮助人们笑得更多,感到更满意、满足,还能带来更好的生产力、更多的健康,以及一个和平的世界。

持续的幸福

作者: 马丁•塞利格曼 (Martin E.P.Seligman)

译者: 赵昱鲲

出版: 浙江人民出版社; 第1版 (2012年11月10日)

外文书名: Flourish: A Visonary New Understanding of Happiness and Well-Being

丛书: 湛庐文化•心视界

平装: 16开280页

ISBN: 9787213051272

编辑推荐

《持续的幸福》编辑推荐:“积极心理学之父”最新力作之作。《持续的幸福》作者马丁•塞利格曼,是美国著名心理学家,被誉为“积极心理学之父”。广泛、强大的影响力。包括任志强、杨澜、林正刚、彭凯平、苏德中、任俊、张妙清、阿伦•贝克、乔纳森•海特、谢家华在内的众多知名人士,以及包括《自然》(Nature)、《科克斯书评》(Kirkus)、《旁观者》(Spectator)、《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在内的众多媒体,倾情推荐。

再造积极心理学领域的经典。“塞利格曼幸福课”(《真实的幸福》《活出最乐观的自己》《认识自己,接纳自己》《教出乐观的孩子》)又增一课,再造积极心理学领域的经典。

塞利格曼学生献译。《持续的幸福》的译者赵昱鲲,师承塞利格曼,著有《消极时代的积极人生》,更深入、更完美地阐释恩师思想。狂热粉丝卡梅伦。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是塞利格曼思想的狂热追随者。

名人推荐

世界上也许没有另一个词像“幸福”这样被诸多谈论,又有着如此多不同的含义。在英语里,它是happiness,也是well-being。前者强调快乐的情绪,后者则是身心和谐的状态。而我,更喜欢马丁•塞利格曼先生提出的flourish一词。它充满动感,是心灵之花的美丽绽放;它充满质感,是能看到、听到、嗅到、触到的生命体验。它让幸福这个抽象的词生动具体起来。“持续的幸福”,谁不想要呢?读读这本书吧。

——杨澜,知名媒体人,阳光媒体集团主席

我一直都认为,财富与幸福不是对等关系,我个人一直都是追求快乐的,财富从来都不是我追求的目标。在《持续的幸福》里面,我这个个人的意见已被心理学家通过科学方法证明了,但更有意思的是,塞利格曼提出了如何使财富与幸福同步的具体方法,想知道如何追求持续幸福的朋友,应该好好看看这本书。

——林正刚,前思科中国总裁、刚逸领导力公司CEO、企业教练和管理专家

在一味追求GDP的今天,我很希望人们能停下脚步,反思一下,到底什么能给自己带来真正的幸福感,并让这种幸福感持续下去。塞利格曼在《持续的幸福》中告诉你,只有具备足够的PERMA,才能拥有蓬勃的人生,即,要有积极的情绪、要投入、要有良好的人际关系、做的事要有意义和目的、要有成就感。

——彭凯平,清华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心理学系终身教授

《持续的幸福》的英文书名是Flourish,寓意人生蓬勃绽放,令我想起每次我进入停车场时见到女管理员向我和每位司机挥手时的灿烂笑容。在日常生活中,有人累积怨愤和痛苦,也有人选择和学习积极面对人生,感染周围的人。本书结合积极心理学的科研成果,提供了可信和有效的方法,让个人、社群、国家和人类拥有谋求幸福和丰盈生活的能量。

——张妙清,香港中文大学心理学系主任、香港亚太研究所所长

我最佩服的是在理论之外,塞利格曼正面迎战人生不圆满的本质,那无时无刻侵袭我们的负面思考。他甚且发展出确切的实行方针,千锤百炼的问卷,以及简单容易的治疗步骤。不只是理论,也不只是实验室里的实证,而是确实经过大量而普遍的施行之后,得到正面的,可以量化,可以被验证的科学方法。看他举例如何长期应用在美国军队与学校,提升学员在受创之后的复原力,而得到可以被测量的进步成果,的确令人振奋而充满了希望。

——陈怡蓁,趋势科技共同创办人兼资深执行副总裁、华人心理治疗研究发展基金会董事长

这不是一本寻求快速解决人生问题的“成功宝鉴”之类的书,也不是一本在心智上容易消化的书。它所提的各项“策略”都来自实际的例子,证据的检视和理论的分析都需要经过深思,才能欣赏“活力”的泉源和步步为营的自我建设。每个实例都值得仔细阅读,因为从一个又一个的案例中,你会发现为什么生命是那么值得活下去,而这些值得活下去的元素,就在我们的态度和意志力里。要生命圆满,不但要正向,要积极,要乐观,更要广结良善的社群网络,有了永续的活力,才能达阵!

——曾志朗,台湾中央研究院语言学研究所特聘研究员

我们的确随时随地可以使自己快乐,因为生命的力量来自被爱,人际关系就是幸福的基石。当正向心理学的发起人之一克里斯托弗•彼得森(Christopher Peterson)被问到“请用两个字来告诉我,正向心理学是什么”时,他回答:“他人。”他人就是人际关系,快乐没有与人分享,就如锦衣夜行,快乐会少一半。……研究也发现做善事助人是所有测试过的各种可能性中,最有效、最能增加幸福感的方法。

这世界不缺少美,只缺少看到美的眼睛。这本书会打开你的眼界,让你看到你周边的美,让你感恩原来自己一直生活在幸福中。

——洪兰,台湾中央大学任职神经科学研究所所长、《真实的幸福》译者

马丁•塞利格曼,这位世界上最顶尖的心理学家,运用他的智慧与经验,不仅致力于增强每个人的健康、复原力与幸福,还为国家的政策制定者提供了一个蓝图,以提升学校、军队的心理健康,并为医学实务指明了方向。这本《持续的幸福》清晰易懂,堪称积极心理学的里程碑。

——阿伦•贝克(Aaron T. Beck),认知疗法创始人

《持续的幸福》提出了一个引人注目的观点,它着眼人类的未来,与个人、企业和国家息息相关。

——谢家华(Tony Hsieh),美捷步公司CEO,《三双鞋》(Delivering Happiness)作者

有史以来,没有一位心理学家像马丁•塞利格曼那样,发现并传播了如此多的有关蓬勃人生的要领。在这本书中,你会发现许多能用来改变自己、改变人际关系及组织的具体方法。更重要的是,塞利格曼教会我们如何看待生活,看到可能性,不受生活所限。无论在工作中,还是在生活中,《持续的幸福》对每个人都会有所帮助。

——乔纳森•海特(Jonathan Haidt),坦普尔顿积极心理学得主,《象与骑象人》(The Happiness Hypothesis)作者

也许你觉得自己了解幸福和积极心理学,但这本书会让你有很多新的收获。它融合了塞利格曼非凡的智慧、严谨的研究和引人入胜的故事,将他学术生涯中的所有精华凝聚在其中。如果你喜欢《真实的幸福》,你会更加喜欢《持续的幸福》。它不仅是知识的来源,也是激励与启发的源泉。

——索尼娅•柳博米尔斯基(Sonja Lyubomirsky),积极心理学家,《幸福的神话》(The Myth of Happiness)作者

这是一本才华横溢、美好而实用的著作。只要遵从书中睿智的、具有突破性的建议,你就会拥有蓬勃的人生。事实上,你可以据此规划获得快乐圆满人生的路径。

——爱德华•哈洛韦尔(Edward Hallowell),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分心研究者,《分心不是我的错》(Driven To Distraction)作者

积极心理学的传播是世界文化发展的关键一步。书中讲述了很多不同寻常的故事,还谈及了积极心理学在美国军队中的应用。

——理查德•莱亚德(Richard Layard),伦敦经济学院教授,《幸福经济学》(Happiness)作者

《持续的幸福》是达到真正的蓬勃状态、发挥最大潜能、收获甜美生命的向导。它使读者能够投入地关心他人、关心自己,获得最丰盈的生活。它是每个人的必读书。

——约翰•瑞迪(John Ratey),哈佛医学院精神科临床教授,《5公里的快活与智慧》(Spark)作者

这本书太棒了!它是积极心理学的经典!

——雅科夫•斯米诺夫(Yakov Smirnoff),乌克兰喜剧演员

媒体推荐

这本《持续的幸福》,是到目前为止塞利格曼最个人化的、最大胆的著作。这是应用科学的一曲赞歌,亦是如何将实验室观察所得的证据转换成真实世界体验的指导书……塞利格曼与其他作者不同的是,他为我们提供了详细且经过检验的解答,还有大量令人信服的论据。他向政策的指导者倡议:应将目光更多地聚焦于提高人们的积极情绪、意义、良好的人际关系及成就……每个人都可以从中获益。

——《自然》(Nature)

塞利格曼为“真实的幸福”重新铺就了一条道路,在发掘并获得幸福这方面,这是本锲而不舍的积极指南。

——《科克斯书评》(Kirkus)

为什么西方决策者会对塞利格曼提出的方法趋之若鹜?是因为,他找到了一个方向,将旧有的人生课题扭转成有据可证的科学。

——《旁观者》(Spectator)

塞利格曼这本改变了我们对幸福观念的书,不再那么学术或偏重疗效,而是变成了一场足以改变游戏规则的圣战。

——《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

塞利格曼倡导积极心理学运动十余年,他的方法吸引了全球的跟随者,包括英国前首相卡梅伦。积极心理学的崛起风起云涌,过去人们追随塞利格曼那本《真实的幸福》……现在则是信奉《持续的幸福》──幸福1.0理论已经过时,幸福2.0时代驾到!

——《心理学》(Psychologies)

塞利格曼这本有关积极心理学的书超越其以往的著作,书中阐释如何以掌控PERMA的5个元素来赢得幸福──积极的情绪、全心的投入、良好的人际关系、意义与目的,以及成就。塞利格曼详述其对个人的幸福所开的处方,并说明如何教导在军队中及职场中的年轻人拥有复原力,帮助他们在创伤后成长。那些想知道如何学习积极心理学,以及在不同立场上创造双赢的人,在读罢这本书后,都会受益匪浅。

——《图书馆杂志》(Library Journal)

绝对好书!

——《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

塞利格曼的观点令人钦佩且振奋人心。他充满了使命感,将心理学从传统上减轻痛苦的角色拓展至积极心理学──借助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方法,教导我们如何更睿智、更强壮、对别人更宽容、更能律己、更有能力应付危难和逆境……关于积极的态度为什么能带给人们帮助,这本书满是智慧箴言。

——《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

塞利格曼对积极心理学的关注,为世界做出了重大贡献,让人们远离消极的情绪,增进积极的心态……蓬勃,是令人愉快的人生状态。

——《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

塞里格曼可谓绝对的大家……他的某些洞见足以让我们的社会赢得更多的幸福。

——《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马丁•塞利格曼(Martin E.P.Seligman) 译者:赵昱鲲

马丁•塞利格曼(Martin E.P. Seligman),美国心理学家,“积极心理学之父”,认知疗法的主要倡导者之一。1998年,以最高票数当选美国心理协会(APA)主席。曾获美国心理协会的两个大奖——威廉姆斯奖和詹姆斯卡特尔奖。从“习得性无助”的研究中走出来,不再只关注人性黑暗、脆弱与痛苦的一面。发出了“积极心理学”的召唤——帮助普通人增加幸福感。对人格与动机的研究成果,包括20余本书以及200余篇文章,被译成多种语言,畅销全球。其中,最著名的有《真实的幸福》《活出最乐观的自己》《认识自己,接纳自己》《教出乐观的孩子》等。《纽约时报》《时代周刊》《新闻周刊》等众多流行杂志曾对其多次报道。

目录

第一部分 如何让幸福长久

第1章

重新思考幸福

幸福2.0

我以前一直认为积极心理学的主题就是幸福,它的测量标准就是生活满意度,而今幸福的含义变得更加丰富,它的目标是增进生命的充盈与蓬勃。

幸福1.0vs幸福2.0

幸福的5个元素

被人爱的能力

测量23个国家的幸福度

如何让幸福长久

第2章

不反弹的幸福

有效的积极心理学练习

我们总是在想生活中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却很少花时间去想生活中有多少福赐。为了克服大脑的负面偏好,我们必须练习去想美好的事情。

感恩练习

三件好事练习

突出优势练习

第3章

幸福可以持续改善

打破65%的极限

到目前为止,所有药物和绝大部分心理治疗法都只是治标,是像化妆术一样的障眼法,做到最好也不过是65%而已。积极的介入有可能打破65%的极限,超越治标的症状消除,朝向治愈前进。

如何庆祝比如何斗争更能揭示婚姻的幸福度

消极主动式回应VS.积极主动式回应

第4章

接受幸福的感召:

从盖勒普主管到《幸存者》的获胜者

学习有关抑郁症和自杀的课程会使人心情不好,光是上课就会使你情绪低落。相反,学习积极心理学除了有挑战性,可应用,很有趣,最主要的是,你会感到被积极心理学所感召。

职场洛萨达比例3:1

家庭洛萨达比例5:1

课间活力运动对抗BRAC低谷期

第二部分 用积极铸就幸福的社会

第5章

幸福是教育的本质

积极的学习力

父母最希望孩子得到的,往往是“自信”、“善良”、“健康”等,简言之,就是幸福;学校最希望孩子学会的,则往往是“成就”、“工作”、“考试”等,简言之,就是成功的方法。

减少抑郁的复原力项目

让学生爱上学校

最佳实践——澳大利亚最好的私立学校

帮助他人比什么游戏都爽

facebook,积极教育的一支奇兵

第6章

幸福离不开成就

成就公式

成就的定义不仅是动作,它还必须是朝固定、特殊的目标前进,所以它不只要计算距离。通常有好几条路能够通向目标,有些比较近,有些比较远,有些是死路,决定走哪一条路是一个缓慢的历程,叫做计划。此外,当然可以发明新的路,这就是所谓的创意。

造成犯罪的不是坏品格而是坏环境吗

学习不是越快越好

自律与智商谁更能预测学习成绩

天才分布曲线与毅力测试

第7章

幸福是一种战斗力

积极铸就力量

聚焦在病态的抑郁症、焦虑症、自杀和创伤后应激障碍是摇尾求怜,现在陆军要做的是把应对负面事件的力量转到复原和成长,它不仅能帮助防止创伤后应激障碍,而且可以增加遭遇不幸事件时复原的士兵数,最重要的是,它会让士兵从严酷的战场中获得心理成长。

打造一支心理与身体一样健康的军队

110万士兵参加的GAT测试

发现自杀与杀人意念之前的关键事件

上司下达罪恶命令时,是否执行的抉择

第8章

幸福是怎样炼成的

将创伤转变为成长

有许多人在经历重大打击后,显现出沮丧、抑郁、焦虑的行为,通常达到创伤后应激障碍的程度,但是他们不但没有被打倒,反而成长了。就长期来说,他们甚至拥有了比以前更强的心理功能。尼采说:“那些杀不死我的,必使我更强大。”

人生中可能发生的15件最糟糕的事情

创伤往往带来成长

促进创伤后成长的5要素

营造寻求帮助的文化

拯救复原力

第9章

幸福由内而外

健康决定幸福,还是幸福决定健康

我们研究了心血管疾病、肾衰竭以及所有原因的死亡率,发现所有研究都指向一个结论:乐观保护人们,而悲观伤害人们。健康的人有着良好的幸福感,他们死于各种原因的概率比较低。幸福感是原因吗?它怎么可能提供保护?

不同于弗洛伊德,幸福不是幻觉

为什么乐观的人不容易生病

运动带来健康也带来快乐

第10章

为幸福而服务

积极的政治与经济

为什么要汇集财富?财富应该为幸福而服务。经济学的教条用GDP告诉我们这个国家发展得非常好,但生活满意度50年没有任何提升,虽然GDP提高了三倍;不幸福的感受并没有因为GDP上升而下降,甚至比以前更糟。

修补GDP的遗憾

伊斯特林悖论

培育积极商业

创造佛罗伦萨时刻

附录

了解你的突出优势

序言

PERMA与中国

当我写这篇序言时,我的家人正忙着为我们在2012年11月第一次访问中国做准备。我最小的两个女儿,12岁的卡莉和9岁的珍妮,正在上中文课,而我的妻子曼蒂,正在筹划我们应该参观哪些旅游景点和历史遗迹。

不过,我关于中国的思绪,远远超出了旅游。现在,我更在乎的是2051年的中国。

我在这本书中提出,全世界的成人中,有51%的人可以在2051年实现蓬勃人生(Flourish)。这是积极心理学的“登月计划”。我把这个目标称为“51”。

一个人想要达到蓬勃人生,就必须有足够的PERMA。这5个字母分别代表幸福人生的一个元素:

P=积极情绪(positive emotion)

E=投入(engagement)

R=人际关系(relationships)

M=意义和目的(meaning and purpose)

A=成就(accomplishment)

正如本书所示,这里的每个元素都有准确定义,并且可以精确测量。更重要的是,每个元素都可以通过学习来加强。你可以在生活中有更多的积极情绪;你可以在工作中、与你爱的人在一起时更投入;你可以有更好的人际关系;你可以有更多的人生意义;你可以取得更多成就。

到2051年,全世界将近20%的成年人是中国人,因此,要实现“51”的目标,不能没有中国的参与。除非有多得多的中国人能大幅提高PERMA,否则这个目标将无法实现。苏德中博士的研究表明,在欧洲,实现蓬勃人生比例最高

的是丹麦,大约有33%;而最低的则是东欧国家,只有大约7%的成年人实现了蓬勃人生。苏德中研究团队在中国的初步实证研究发现,中国成年人实现蓬勃人生的比例不超过15%。因此,我们应该大力推行构建PERMA的项目,并把

PERMA列入中国的政治议程。比如,创办从娃娃抓起PERMA的学校,引导父母更加积极,建立促进PERMA的工作场所,甚至是开发积极的电子游戏,都能起到一定的作用。

然而,目前在中国,经济发展无论在个人还是政治的层面上,都有着更高的优先权,挣钱比提升幸福更重要,这是构建PERMA的一大障碍。有一种看法认为,钱是提升个人和国家PERMA的最好途径,这种看法多半是陷阱和幻觉。

有确凿的证据表明,一旦达到一定的生活安全水准,财富对幸福的提升作用就会大幅减少。世上最富有的人,只比普通人幸福一点点,并且也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当一个国家变富时,抑郁症和其他精神疾病的比例也随之飙升。

《持续的幸福》这本书认为,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对世界更好的办法,对中国而言更是好上加好的方法,可以在积累财富的同时提升PERMA。你将读到一个大胆的宣言:增加PERMA不仅是帮助人们笑得更多,感到更满意、满足,还能带来更高的生产力、更多的健康,以及一个和平的世界。

马丁•塞利格曼

Wynnewood,宾夕法尼亚

2012年7月6日

愿你的人生蓬勃绽放

本书将帮助你的人生蓬勃绽放。好了,我终于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一直都在避免说这种漫无边际的大话。我是个科学家,而且是个保守的科学家。我的著作都是立足于严密的科学,比如统计实验、经过检验的问卷调查、经过透彻研究的练习、有代表性的大样本研究。与大部分流行心理学和自助励志之类书籍不同,我的著述有科学依据,是坚实可信的。

自从《真实的幸福》(Authentic Happiness)一书出版以来,我对心理学的目标已经有了不同的想法。更可喜的是,心理学自身也在发展。我将一生大部分时间用于减少人类的苦难和祛除人生的困境之上,这也是心理学的光荣目标。不过说实话,这可不轻松。当你研究抑郁症、酗酒、精神分裂、创伤和痛苦等传统心理学的主要对象时,你的心灵必须承受苦难的心理,会成为你的精神负担。当我们努力帮助人们,使他们变得更幸福时,传统心理学却帮不了我们。如果要说心理专家自身的心理有什么变化,那就是性格更抑郁了。

我参与了心理学的一个创建性的运动——积极心理学。1998年,我作为美国心理协会(APA)的主席,呼吁心理学在它的光荣目标之外,应当再补充一个新目标:探讨人生的美好之处和使人生美好的有利条件。理解幸福和人生的有利条件,这个目标绝不等同于理解苦难和祛除人生不利条件的目标。现在,全世界已有数以千计的人在这个领域内努力推动实现这些目标。这本书讲述的就是他们的故事,至少是其中公开的一面。

不过,故事的另一面也应该为人所知。积极心理学让人们更幸福。教授积极心理学、研究积极心理学、作为一名教练或治疗师实践积极心理学、给学生布置积极心理学练习、用积极心理学抚育儿童、指导军队里的士官如何教导创伤后成长、与其他积极心理学家探讨,乃至只是阅读积极心理学读物,都可以使人更幸福。积极心理学人是我所知道的最幸福的人。

本书的内容本身——幸福、心流、意义、爱、感恩、成就、成长、更好的人际关系,也会使人生蓬勃绽放。认识到你能增加它们,就是一种人生的改变。

看到蓬勃发展的人类愿景,便可以改变你的人生。

所以,这本书会增加你的幸福,帮助你的人生蓬勃绽放。

文摘

幸福2.0的诞生

为了解释积极心理学的现状,我先是彻底重新思考了积极是什么,蓬勃是什么。不过最重要的是,我必须告诉你我对幸福的新想法。

泰勒斯认为,万物都是水。

亚里士多德认为,所有的人类活动都是为了获得幸福。

尼采认为,所有的人类活动都是为了获得权力。

弗洛伊德认为,所有的人类活动都是为了避免焦虑。

这些伟人都犯了一元论的大错,即把人类所有动机都归结为一个元素。一元论能用最少的变量做出最多的推导,由于符合“简约”的哲学观念,即最简单的答案就是正确答案,因此它们广为流行。然而,简约也有一个下限:如果用过少的变量来解释有关现象的微妙差别,那么最后往往什么也解释不出来。一元论是上述这4位伟人的理论的致命弱点。

在这些一元论解释中,我原来的观点最接近亚里士多德,即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幸福。其实我讨厌“幸福”这个词,因为它已经被滥用到几乎毫无意义。它无法作为一个科学术语付诸研究,也不能用做教育、医疗、公共政策,或是你个人生活等的实际目标。积极心理学的第一步就是,把“幸福”这个一元论概念分解成若干可以研究的术语。这远非文字游戏,幸福需要一个理论来解释,这一章就是我的新理论。

“你2002年的理论肯定不对,马丁。”塞尼亚•麦敏(Senia Maymin)在2005年第一届应用积极心理学硕士班的“积极心理学入门”课的讨论中这样说道。32岁的塞尼亚是哈佛大学数学系的荣誉毕业生,能说流利的俄语和日语,经营着自己的对冲基金,堪称积极心理学领域的典范。她的笑容甚至能使亨茨曼大楼(Huntsman Hall)巨洞般的教室里充满温暖——这可是被沃顿商学院的学生们称为“死星”的大楼。这个硕士班的学生很特别:35名来自世界各地事业有成的成年人,每个月飞到费城一次,来赴一场学习积极心理学最前沿研究和实践的盛宴。

“《真实的幸福》里的理论,照理说应该是一个关于人类追求的理论,但它有一个巨大的漏洞——它忽略了成功与掌控。人会为了赢而追求赢。”塞尼亚继续说。

就在这一刻,我开始重新思考幸福。

10年前,在我写《真实的幸福》时,我想叫它《积极心理学》,但出版商认为,题目里有“幸福”这个词能卖得更好。我曾在与编辑的多场小战斗中胜利,但从来没有在题目方面获胜,于是这个词就硬塞给了我(我也不喜欢“真实”这个词,因为它与“自我”的关系太近,而“自我”在这个过于自我的世界里早就被用滥了)。这个题目以及“幸福”这个词的主要问题,不仅在于它无法充分解释我们追求什么,还在于现代人会由“幸福”立即联想到高涨的情绪、欢乐、喜悦、微笑。每当积极心理学上新闻时,那个可怕的笑脸就会被硬塞给我,着实恼人。

以前,“幸福”的含义并没有与愉悦这么近。当托马斯•杰斐逊在《独立宣言》中宣称人们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时,它与快乐或者高兴相去甚远,而当我发起积极心理学运动时,我的初衷就与此相去更远了。

从幸福1.0说起

我的初衷是,积极心理学应该研究人类的终极追求。最近在明尼阿波利斯机场候机时,我做了一次背部按摩,因为这让我感觉舒服,而不是因为它让我的人生更有意义,或是其他什么原因。我们常常会做出让自己感觉良好的选择,但也必须认识到,我们的决定经常不是为了感觉良好。昨天晚上,我选择听6岁女儿糟透了的钢琴练习,不是因为它让我感觉良好,而是因为那是我作为父亲的责任,而且那还是我人生意义的一部分。

在《真实的幸福》中,我将幸福分为三个不同的元素——积极情绪、投入和意义。这三个元素都比幸福更容易明确定义和测量。

第一个元素是积极情绪,也就是我们的感受:愉悦、狂喜、入迷、温暖、舒适等。我把在此元素上成功的人生称为“愉悦的人生”(pleasant life)。

第二个元素是投入,它与心流(flow)有关,指的是完全沉浸在一项吸引人的活动中,时间好像停止,自我意识消失。我把以此为目标的人生称为“投入的人生”(engaged life)。投入与积极情绪是不同的,甚至是相反的,因为如果你问一个正在体验心流的人“你在想什么,你感觉怎么样”,那么他们通常会说:“什么也没想,什么感觉也没有。”处于心流中,我们人、物合一。我认为,由于心流需要集中全部的注意力,因此它动用了我们全部的认知和情感资源,让我们无暇思考和感觉。

体验心流没有捷径。要达到心流,你需要投入你最强的优势和才能。获得积极情绪则是有捷径的,比如手淫、逛街、吸毒、看电视。这也是积极情绪和心流之间的另一项差异。因此,你需要找出你的品格优势,学习如何更多地使用它们以达到心流(可参见www.authentichappiness.org)。

幸福还有第三个元素,那就是意义。我在打桥牌时会达到心流,但在每次漫长的比赛后,当我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时,我会担心自己是在虚度人生。对投入的追求往往是孤独的、自我中心的,而人类不可避免地要追寻人生的意义和目的。“有意义的人生”(meaningful life)意味着归属于某些超越你自身的东西,并为之奋斗。为此,人类创立了许多积极组织:宗教、政党、环保运动、童子军及家庭。

“真实的幸福”理论可以总结为:积极心理学探讨的是幸福的三个方面——积极情绪、投入和意义,这就是幸福1.0。

塞尼亚的提问结束了我这10年来对此理论的教学、思考和检验,迫使我进一步发展它。从那个10月份在亨茨曼大楼的课开始,我对“积极心理学是什么”的想法改变了。我对积极心理学的要素是什么以及积极心理学的目标应该是什么的想法也改变了。

从满意的生活到蓬勃的生活

我曾经认为,积极心理学的主题是幸福1.0,衡量它的黄金标准是生活满意度,而积极心理学的目标是提高生活满意度。我现在认为,积极心理学的主题是幸福2.0,衡量的黄金标准是人生的蓬勃程度,积极心理学的目标是使人生更加丰盈蓬勃。这个理论,我称之为幸福2.0理论,与真实的幸福理论非常不同(参见表 1—1)。下面就是我的解释。

表1—1 幸福1.0与幸福2.0的比较

幸福1.0理论有三个不足之处。首先,人们已经牢牢地把“幸福”的含义与快乐的情绪联系在一起。积极情绪是“幸福”的基本含义。有人中肯地批评说,真实的幸福理论武断地重新定义了“幸福”,把投入和意义拖进来补充积极情感。投入和意义都和我们的感觉无关,而且,虽然我们可能希望拥有投入和意义,但它们不是,也永远不会是“幸福”的含义的一部分。

幸福1.0理论的第二个不足之处是,对幸福的测量太偏重于生活满意度。真实的幸福理论中的幸福,由生活满意度来表示,具体测量方法是一个被广泛测试过的自我报告问卷,让你把你对生活的满意程度,从1(非常糟糕)到10(理想)

打分。于是,积极心理学的目标也就顺势成为提高全球的生活满意度。不过,人们报告的生活满意度其实取决于回答问题时的感觉良好程度(超过70%),以及我们对未来生活的判断(少于30%)。

因此,积极心理学原有的黄金标准过多地与情绪联系在了一起,而这种幸福观被古人嗤之以鼻,被认为是粗鄙的,但我要把情绪拉下神坛的原因却不是出于鄙视,而是为了解放。如果幸福要靠情绪,那么全世界“低积极情绪”的那一半人就都只好堕入不幸福的地狱了。尽管这些低积极情绪的人缺少快乐,他们却可能比那些快乐的人有更多的投入和人生意义。内向的人远没有外向的人活泼,但如果公共政策(我们会在最后一章详细讨论)是以最大限度地提升情绪层面的幸福为目的,那么外向的人就会比内向的人获得更多好处。如果只考虑这种幸福,政策就会更倾向于那些快乐的人,从而决定建马戏场而不是建图书馆。一个不仅考虑积极情绪,还要考虑投入和人生意义的理论,对公共政策来说,会像民主那样带来道德意义上的解放。事实证明,生活满意度并没有计入我们的人生有多少意义、我们在工作中有多投入、我们有多喜欢与挚爱的人在一起。生活满意度基本上只测量快乐情绪,所以不应该在任何理论中占据中心位置,除非这个理论只是想建立一门快乐学。

幸福1.0理论的第三个不足之处是,积极情绪、投入、人生意义不能包括人们所有的终极追求。“终极追求”在这里是指一个理论中的基本元素,你不是为了其他元素而追求它。

这就是塞尼亚的质疑,她认为,很多人是为了成就而追求成就。一个好理论应该可以更完整地定义人们追求的元素。下面的新理论,可以解决以上三个问题。

对幸福的重新思考

幸福2.0是一个构建出来的概念,而幸福1.0是一种真实的东西,是一种可以直接测量的实体。这种实体可以被“操作”——这意味着一个可以定义它的非常具体的测量方法。例如,在气象学中,“风寒效应”由水结冰(和霜害发生)时的温度和风速共同定义。幸福1.0理论试图解释真实的幸福,因为它可以用从1到10的生活满意度来定义。拥有最积极的情绪、最多的投入和最大的人生意义的人们最幸福,而且对生活的满意度最高。幸福2.0理论认为,积极心理学的主题不应该是一种真实的东西,而应该是一个构建的概念,由若干可测量的元素组成,每个元素都是一种真实的东西,每个元素都能促进幸福,但没有一种可以单独定义幸福。

在气象学中,“天气”就是这样一个概念。天气本身不是一种真正的东西,而是由若干元素组成,比如温度、湿度、风速、气压等,每个元素都可被操作,因此都是真实的东西。试想一下,如果我们不是在讨论积极心理学的研究,而是在研究“自由”,那我们该如何科学地研究自由呢?自由是一个概念,而不是一种真实的东西。它由若干元素组成:公民感觉有多自由、新闻审查的程度、选举的频率、代表与人口的比例、官员腐败程度等。这些元素不像自由那样虚无缥缈,是可以测量的,而且也只有通过测量这些元素,我们才能知道一个地方有多少自由。

幸福2.0在结构上就像“天气”和“自由”一样——没有单独哪一样标准可以完全定义它(“完全定义”的术语就是“操作”),但有若干东西可以组成它。对于幸福2.0来说,就是那些可测量的元素。相比之下,幸福1.0理论中的幸福

用生活满意度来操作,就像用温度和风速来定义“风寒效应”一样。重要的是,幸福2.0的元素们本身是不同的东西,它们不像幸福1.0理论里的积极情绪、投入和意义那样,都是关于想法和情绪的自我报告。因此,积极心理学的焦点主题不是生活满意度,而是构建幸福2.0这个概念。下面我们就来看看幸福2.0的各个元素。


评论0

最新评论

定价 ¥49.90

 

科普读物 » 积极幸福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