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学书籍 » 必要的丧失
点击在线试读 必要的丧失

这本书讲述为了成长我们必须要放弃的东西,不仅包括与所爱之人的分离,还包括我们有意无意的浪漫、梦想的破灭和期望的落空,追求自由、权力和安全感的幻想成为泡影,以及那个一度被认为是无坚不摧、青春永驻、永生不死的年轻自我丧失

必要的丧失

作者:[美国] 朱迪思·维奥斯特

译者:吴春玲,江滨

出版:江苏人民出版社 2012年06月

装帧:平装

ISBN:9787214080370

定价:30.00元

供货:江苏人民出版社 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分类:心理自助

出版社推荐语

没有丧失,就没有未来。25周年纪念版,连续28周雄踞美国亚马逊图书畅销榜TOP10!

人的一生都在丧失:

母体、安全感、智齿、童年、敏锐、初夜、青春、信任、梦想、好奇心、单纯、伴侣、话语、权力、自由、健康、勇气、容颜、亲人、信仰、记忆、生命……

甚至连“丧失”这个词本身,我们也无法把握

放下心事,际会未来

心理分析大师朱迪思?维奥斯特笔下的“个人心理编年史”

☆ 适合全家共飨的家庭心理读物,值得一生阅读的心灵成长之书

☆ 融合30多位心理分析专家观点,200多起经典案例

☆ 连续28周雄踞亚马逊图书畅销榜TOP10,蝉联《今日美国》《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

☆ 美国再版10余次,译成32种文字,全球销量1000万册

☆ 带我们走出依赖、偏执、欲念、纠结的心理沼泽

作家朱迪思?维奥斯特在这本包罗万象、看似闲聊似的图书中融合了个人经验、经典文献以及精神分析理论,证明了青春的逝去、爱人的离去、亲人的离世等一连串有意识和无意识的丧失,都是人生必然要经历的。坦然并积极地接受它,对我们的身心成长有重大意义。

——【美】《出版家周刊》

这本书的作者维奥斯特女士对缺失心理的研究十分透彻,30多位心理分析专家的观点,200多个经典案例,帮助读者突破心理障碍,实现自我疗愈。是一本经典之作。

——【美】《纽约时报》

作者维奥斯特女士在这本书为我们揭示了这一智慧:我们终将失去我们爱的每一个人,可能是他们先去世,也可能是我们。承认这一事实并不病态。相反,它可以成为感恩和欣赏的起点。随着我们面对丧失的能力进一步提升,我们的心灵可以变得更强大。

  ——【美】亚马逊网站

内容简介

这些丧失是生活的一部分,它们必不可少,因为失去、离别、放弃会使我们成熟,没有丧失便没有未来。美国最负盛名的心理治疗专家,“缺失心理学之母”朱迪思·维奥斯特在这本书中告诉我们,不完美是我们人生各阶段不得不面对的。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心想事成,世界不会围绕我们转动,但也不必对人生沮丧,我们要做的是翻开这本书,它会帮你真正地静下心来,让你拥有健康的心态。

作者简介

朱迪思·维奥斯特(Judith Viorst)美国最负盛名的心理治疗专家,杰出的心灵导师,著名作家,《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出版的心理学经典著作有:《成年人的婚姻》《不完美控制》《必要的丧失》《人们和其他令人恼火的事情》。2011年,获得由“美国女性及家庭研究中心”颁发的“终生成就鼻祖奖”,被誉为“缺失心理学之母”,是美国当下最受追捧的女性心理学大师。

目录

Part 1 最初的分离:脱离母体

Chapter 1 分离焦虑:“我要妈妈”

Chapter 2 一体幻想:神秘的结合

Chapter 3 独立意识:大无畏的冒险家

Chapter 4 人格分歧:孤独的大写字母“I”

Chapter 5 爱的限制:“我要吞了你,因为我是这么爱你”

Part 2 成长的代价:内心冲突

Chapter 6 爱的分割:妈妈又生了一个小宝宝

Chapter 7 危险欲望:从出生起就已然存在

Chapter 8 性别局限:当女孩成为女人

Chapter 9 内疚过度:我的植物死了,我就感到内疚

Chapter 10 责任领域:我们终于长大成人

Part 3 情感的挣扎:爱与哀伤

Chapter 11 理想褪色:生活是受约束的梦

Chapter 12 友情谅解:爱与嫉妒共存

Chapter 13 婚姻幻象:不要让期待变成失态

Chapter 14 放手孩子:“妈妈,现在去上学的不是...

Chapter 15 角色分配:你会按照父母的意愿生活吗? 

 Part 4 中年的疑惑:韶华已逝 

 Chapter 16 迎接哀伤:我无法接受,看着你的墓地…… 

 Chapter 17 人到中年:成熟年代,别样情怀 

 Chapter 18 生命衰落:我变老了……变老了…… 

 Chapter 19 走向死亡:这个世界会永远继续下去 

 Chapter 20 重建联系:我们接受了所有不完美却甜美的 

试读章节

Chapter 1 分离焦虑:“我要妈妈”
我们的人生以丧失开始。我们被抛出母体,孑然一身来到世上。
我们吸吮着、呜咽着,无助地抓住每一个可以依赖的人。母亲将自己置身于我们与外界之间,守护着我们,不让我们感到焦虑不安。我们最大的需求就是需要母亲。
婴儿需要母亲。有时律师、家庭主妇、飞行员、作家和电工,这样的成年人也需要母亲。其实在生命之初,我们就已经踏上了放弃之路,为了成为独立的人,我们不得不放弃很多东西。然而在我们学会忍受身体及心理上的分离之前,我们绝对需要母亲的存在,不论这种存在是名义上的还是事实上的。
对于我们来说,成为一个分离的自我,在名义上和情感上分离,能够外在独立而且内心也接受分离,绝非易事。当我们脱离母体并依赖母亲的时候,我们必须接受一些丧失,尽管我们的所得可以抚平我们的丧失之痛。如果在我们年纪尚小、毫无准备,对周围的环境还很恐惧而身感无助的时候,母亲离开了,那么这种离别、丧失或分离的代价将会十分高昂。
总有一天,我们是要和母亲分离的。
但是只有在我们做好准备时候才可以与母亲分离——无论是我们主动离开她还是被她抛弃——否则分离就是最糟糕的一件事。

一个小男孩儿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恐惧而又痛苦。他那幼小的身躯有百分之四十都被烧伤覆盖着。有人向他身上泼洒酒精而后把他投入火中,这太难以理解了。
他哭喊着,想要妈妈。
是他的妈妈把他投入火中的。
不管自己的母亲是什么样的,也不管和母亲在一起是多么危险的事,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看似都不重要。不管母亲是伤害他还是拥抱他,都不重要。与母亲分离是最大的痛苦,即使母亲是一枚即将爆炸的炸弹,孩子也愿意扑进她的臂弯。
母亲的存在代表安全。害怕母亲离开是我们最早的恐惧。“只有婴儿才会如此。”儿科精神分析学家D. W. 温尼科特写道。他通过研究发现,婴儿没有母亲实际上无法生存。从表面看,分离的焦虑来自这样一个事实:没有人照顾我们就会死去。
当然,父亲也能担当照看小孩的身份。我们将在第五章研究父亲在我们生活中的地位。然而此处我要谈的是母亲,因为通常情况下都是母亲担当照看小孩的角色。无论母亲做什么我们都可以忍受,唯独不可以抛弃我们。
但是,我们都被母亲抛弃了。在我们还不知道她是否还回来之前,母亲就离开了。她离开我们去工作、去购物、去度假、去再生一个宝宝,或者在我们需要她的时候,她却不在我们身边。她抛弃了我们去过她自己的生活,一种我们以后不得不面对的生活。然而,当我们需要母亲而她又不在我们身边时,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需要母亲!
毫无疑问,我们要活下去。短暂的分离我们经受得起,但是由此引起的恐惧,会给我们的今后的生活打下烙印。在生命的最初阶段,尤其是六岁以前,如果我们太长时间离开我们需要并渴望的母亲,我们就会在情感上受到伤害,那种痛就像我们被淋上油而后投入火中那样。确实有人把这种幼年时期的离别比作大面积的烧伤或者创伤所引发的疼痛。这是一种无法想象的痛,而且伤口的愈合却是艰难而又缓慢。这种伤害虽然不致命,但很有可能是永久的。

平日里,每天早晨儿子去上学,丈夫离家去工作。当房门最后关上的那一刻,塞莱娜总是很心痛:“我感到孤独,我感觉自己被抛弃了,整个人都僵化了。我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平复自己的心情。如果他们不回来了,将会发生什么事呢?”
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晚期,塞莱娜身在德国。当她只有六个月大的时候,她的母亲就开始为了孩子们的温饱而东奔西跑。母亲每天离开家去排队领食物,还要与那些使犹太人的生活越发艰难的当局统治者谈判。因此,塞莱娜总是孤单地一个人,被圈在婴儿床里,饿了就喝瓶子里的奶。她若是哭了,几个小时后妈妈回来时,眼泪也已经干了。
认识塞莱娜的人都认为她是个好孩子——一个文静懂事、温柔可爱的女孩。如果你现在遇到她,你可能认为她是一个阳光快乐、无忧无虑、从未经历过丧失之痛的人。
但她体味过。
塞莱娜易于消沉。对于未知的事物她感到恐惧。“我不喜欢冒险,也不喜欢任何新事物。”她说她最早记得的事就是自己焦虑地等待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我对所有不熟悉的事物都很恐惧。”她说道。
她还害怕过多的责任——“我总是希望有人照顾我。”她既是一位贤妻良母,同时也希望从强壮稳健的丈夫和年岁比自己大一些的朋友身上得到母性的关怀。
女人们常常羡慕塞莱娜。她热情风趣,很有魅力。她会烘烤食物、缝制衣服;她喜欢音乐,喜欢开怀大笑。她是美国大学优等生荣誉学会——P.B.K.联谊会的会员,她获得了两个硕士学位,有一份兼职的教书工作。她身材苗条,面庞清秀,有一双棕色的大眼睛。她与年轻时的奥黛丽?赫本十分相像。
不仅如此,她在年近五十时,依然拥有赫本年轻时的容貌,根本不像一个半老徐娘而更像是一个姑娘。然而最终,她却说道:“每天早晨我醒来的时候,都感到口中酸涩,腹部疼痛。”
“那是愤怒,巨大的愤怒,”她说,“我感觉自己被骗了。”
塞莱娜无法接受这种想法。她为什么不为自己还活着而感到庆幸呢?她看到六百万犹太人惨遭屠杀,而她所遭受的痛苦也无非就是缺少母亲的陪伴而已。她说,这种痛苦所带来的损害是永远的,但不致命。

Chapter 13 婚姻幻象:不要让期待变成失态
我们的朋友并非完美,我们接受了这种不完美,并为自己的现实感而自豪。但是,当牵扯到“爱”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会固执地抓紧自己的幻想——有意识或者无意识地想事情该怎样。牵涉到爱的时候——浪漫的爱、性爱、结婚后的爱——我们必须再度艰难地学习如何让各式各样的期待离开我们的心头。
当柔情和性欲的冲动结合在一起,当我们爱上(有爱的盲目性有一点关联)那个让我们完美地实现了所有人类欲望的人,这些期望之花便在烟雨葱茏的青春期气候中绽放开来。精神分析学家奥托?科恩伯格认为,青春期浪漫的爱情是成人的爱的“正常而关键的开始”。但很多人的青春期在青春期爱情结束前就已经结束了。
很多人都能回忆起那种感受:“你是我的全部,没了你我便我法存活”;很多人都能回忆起漫步于星光下、向着月亮奔驰的情景。无论我们能不能将这种爱长久留存,它都会对我们后来的生活产生影响:

昨天晚上,啊,就是那个夜晚,在她和我的双唇间
投下了你的身影。啊,西娜拉!在亲吻之时,在美酒之间,
你的气息,拨动了我的心弦。
我是这么地孤独冷清,无法走出昔日的恋情,
是的,我孤独,我冷清,深深地埋下我的头:
西娜拉!我一直忠于你,用我的方式。

弗罗伊德在讨论爱的时候,区分了基于身体愉悦的肉体之爱和温情的爱。浪漫的性爱中包含这两种爱。弗罗伊德还提到,我们会高估所爱之爱,将他们理想化,这也是浪漫的性爱的一部分。弗罗伊德还进一步提醒我们,即便是最深切的爱恋关系也含有矛盾情感,即便是最美满的婚姻中也会蕴含着一些有敌意的情感。
这就是恨意。
威廉?迪安?豪威尔斯写道:“丝织的婚姻纽带,忍受着日常的错误和侮辱施加的压力。如果换成了其他人际关系,难免会在这一过程中受损。”对此,另外一位当代社会学家补充道:“一个人,即便不带有任何敌意、侵犯和伤害的意图,仅仅因为表现出了他的存在,也会给另外一个人带来伤害。”
好的一面是,有时夫妻间的纽带是任何伤害不能扯断的。
不好的一面是,成人对彼此的伤害不如夫妻深。
我对丈夫了解得很清楚,我知道触及哪个按钮他会暴跳如雷。我也知道怎样缓和两人的关系,使这种关系变得更好。你可能会觉得有了这么些了解我就不会触碰那个按钮了,如此我就能建造婚姻的天堂了,但我以及大多数人的婚姻都不是这样运转的。
心理学家伊斯瑞尔?查尼在其一个有争议的婚姻研究中,质疑了上述说法:“婚姻的困难源自于大量的“不健康”的人,或没有真正成熟的人。”他认为:“从经验的角度讲,不可否认大多数婚姻都或隐或显地充斥着深度的、毁灭性的紧张感。”他提议,重新定义常规的日常婚姻,把它界定为一种内在紧张的、包含争端的关系,其成功需要明智地平衡爱与恨的关系。


婚姻的紧张与冲突始于对浪漫不再有期待。这种期待在《仙女们》一诗中有十分完美的描述。在这首诗中,两个情人梦想着鲜花、汩汩的小河、光滑的绸缎和旋转的树木,并步入了婚姻。

于是他们结婚了——为了更多地在一起——
接着发现他们不再像往常那样亲密:
早茶、晚餐、孩子、商人的账本
都会让他们分离。

午夜梦回,她发现了保证,
在他那均匀的呼吸声里。
然而她不知,现在这样是否值得:
小河要流向何方?
哪里有白色的花朵开放?

另外一个浪漫爱情的受挫者是一个医生的妻子爱玛。她喜欢读伤感的小说,这些小说使她渴望一个“世所罕有的地方,那里只有激情、狂欢和铭心之喜”。她对自己的婚姻十分不满,幸福也因此弃她而去,她为自己那“太过崇高的梦想和太过狭小的屋子”而悲叹。她把自己那善良却又极度呆板、俗不可耐的丈夫当做“由她的挫折而来的复杂恨意的唯一对象”。
爱玛是福楼拜小说中与人通奸的女主人公包法利夫人。她的内心狂野而又浪漫,希望从婚姻中获得“奇妙的情感。直到婚后,这种情感还想一只长着玫瑰色翅膀的大鸟,翱翔在霞光万道的充满诗意的天空里”。爱玛没有在婚姻中找到这种情感,可她并没有放弃这种追求,她也没有试图调和浪漫和现实。相反的,她从日常生活中退了出来,学会了恨自己的丈夫,并与别处寻找浪漫经历。
但是,不一定成了通奸者才可以对福楼拜说:“包法利夫人就是我。”我们也同样衡量过与现实相反的梦想,我们也曾努力使自己化作那长着玫瑰色翅膀的大鸟,翱翔在霞光万道充满诗意的天空里,并发现自己最终蜷缩在银泉郊区的家中,与一只关在笼中的长尾鹦鹉呆在一起。
人类学家布朗尼斯洛?马林诺夫斯基写道:“婚姻将人生中最困难的个人问题之一摆在了人们面前,它是最脆弱的也是最浪漫的人类梦想,必须把它固化成一种按常规方式运转的关系……”虽说我们不是命途多舛的爱玛,我们调整、适应、妥协并设法应对,但有时我们也会对自己的婚姻状态心生怨恨,因为它使我们那浪漫的爱情梦想变得庸俗。

标签主题:

成长 精神分析 丧失

评论0

最新评论

定价 ¥30.00

 

心理健康自助 » 心理自助调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