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浦斯王 简版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d'{n*V1XcA!g&v*O|)J0俄狄浦斯王   
&KXry3Y[0罗念生 译  
aIZ#{ ` w!k8`0  心理学空间K Va,Pa#Br2H
  人 物(以上场先后为序)
'Mq7~9XW7a,`u0  祭司——宙斯的祭司。心理学空间,q]c p&ab}Y
  一群乞援人——忒拜人。心理学空间vl$U,Ow-_,Q]8`
  俄狄浦斯——拉伊奥斯的儿子,伊奥卡斯特的儿子与丈夫, 忒拜城的王,科任托斯城国王波吕波斯的养子。心理学空间"kr;c%Tfb8L3]
  侍从数人——俄狄捕斯的侍从。心理学空间$T8slgL:`7D'q
  克瑞昂——伊奥卡斯特的兄弟。
T]yuj0  歌队——由忒拜长老十五人组成。
A6Gc9d4O1L)c@0  特瑞西阿斯——忒拜城的先知。
#^#_k,P r/LA0  童子——特瑞西阿斯的领路人。心理学空间GO#v!ng*q
  伊奥卡斯特——俄狄浦斯的母亲与妻子。心理学空间#](?d0] \N4_?
  侍女——伊奥卡斯特的侍女。心理学空间?z8Q6LPv7i HR
  报信人——波吕波斯的牧人。心理学空间Kt/n%Y3^Yh;{8c
  牧人——拉伊奥斯的牧人。
OM/hlO `8j0  仆人数人——俄狄浦斯的仆人。心理学空间!Y4RMR+d'hw&Qo
  传报人——忒拜人。
q*G M~;A!pL#Z(u1N0  心理学空间H,RL;U*b9s"KK5X
  布景   
:Bk6a3l.h[#w0  忒拜王宫前院。   
f u&QUSO$e0心理学空间6n J/g]T9~z
  时 代   
m5C+l,lCq0  英雄时代。心理学空间aw%P/fCb.x
心理学空间(D*r6_E\;l$w

  心理学空间#zE)}y`0Ouyr n*a
  
8t!I1H5J}eVN5e;t'So0

-U zB/A$C-up+w0心理学空间4?S:z+T%a.~ t

  一 开场
n`'DF_Hhb0

V7e#RS x r0  
f Gd|-~;~7e xl1U0  [祭司携一群乞援人自观众右方上,心理学空间{L;no,L_/I
  
6]8Q@t1| x.jd0  俄狄浦斯偕众侍从自宫中上。
%sM3pk%dkI0  心理学空间O5q q/HX)m2O b\
  俄:孩儿们,老卡德摩斯的现代儿孙,城里正弥漫着香烟,到处是求生的歌声和苦痛的呻吟,你们为什么坐在我面前,捧着这些缠羊毛的树枝?孩儿们,我不该听旁人传报,我,人人知道的俄狄浦斯,亲自出来了。
GiQs[3\9Q0  (向祭司)老人家,你说吧,你年高德劭,正应当替他们说话。你们有什么心事,为什么坐在这里?你们有什么忧虑,有什么心愿?我愿意尽力帮助你们,我要是不怜悯你们这样的乞援人,未免太狠心了。
*a,rI2Yb K5t0  
hTO~-Z9TWg0  祭:啊,俄狄浦斯,我邦的君主,请看这些坐在你祭坛前的人都是怎样的年纪:有的还不会高飞;有的是祭司,像身为宙斯祭司的我,已经老态龙钟;还有的是青壮年。其余的人也捧着缠羊毛的树枝坐在市场里,帕拉斯的神庙前,伊斯墨诺斯庙上的神托所的火灰旁边。因为这城邦,像你亲眼看见的,正在血红的波浪里颠簸着,抬不起头来;田间的麦穗枯萎了,牧场上的牛瘟死了,妇人流产了;最可恨的带火的瘟神降临到这城邦,使卡德摩斯的家园变为一片荒凉,幽暗的冥土里倒充满了悲叹和哭声。心理学空间|X|"YH
  我和这些孩子并不是把你看作天神,才坐在这祭坛前求你,我们是把你当作天灾和人生祸患的救星;你曾经来到卡德摩斯的城邦,豁免了我们献给那残忍的歌女的捐税;这件事你事先并没有听我们解释过,也没有向人请教过;人人都说,并且相信,你靠天神的帮助救了我们。
1e(R4P1_e0  现在,俄狄浦斯,全能的主上,我们全体乞援人求你,或是靠天神的指点,或是靠凡人的力量,为我们找出一条生路。在我看来,凡是富有经验的人,他们的主见一定是很有用处的。心理学空间0s^;z;\^r
  啊,最高贵的人,快拯救我们的城邦!保住你的名声!为了你先前的一片好心,这地方把你叫做救星;将来我们想起你的统治,别让我们留下这样的记忆:你先前把我们救了,后来又让我们跌倒。快拯救这城邦,使它稳定下来。
atF8T.l9Z1m0  你曾经凭你的好运为我们造福,如今也照样做吧。假如你还想像现在这样治理这国土,那么治理人民总比治理荒郊好;一个城堡或是一只船,要是空着没有人和你同住,就毫无用处。心理学空间)L \E2i1Wk?i#@
  
v bKu#C&u0  俄:可怜的孩儿们,我不是不知道你们的来意;我了解你们大家的疾苦:可是你们虽然痛苦,我的痛苦却远远超过你们大家。你们每人只为自己悲哀,不为旁人;我的悲痛却同时是为城邦,为自己,也为你们。
({mYR)P#O7m9E%P [ b0  我睡不着,并不是被你们吵醒,须知我是流过多少眼泪,想了又想。我细细思量,终于想到了一个唯一的挽救办法,这办法我已经实行。我已经派克瑞翁,墨诺叩斯的儿子,我的内兄,到福玻斯的皮托庙上去求问:要用怎样的言行才能拯救这城邦。我计算日程,很是焦心,因为他耽搁得太久,早超过适当的日期了,也不知他在做什么。等他回来,我若不是完全按照天神的启示行事,我就算失德。心理学空间]I|;Q$V,R[!H%^I
  
Kg^T9[ z^4`?0  祭:你说的真巧,他们的手势告诉我,克瑞翁回来了。心理学空间|*B[Qu)fm A\
  
v S"Ue Dre}x&d0  俄:阿波罗王啊,但愿他的神采表示有了得救的好消息。心理学空间#m9{'k@i"_cf'^
  心理学空间C%w3O)\@_za
  祭:我猜想他一定有了好消息;要不然,他不会戴着一顶上面满是果实的桂冠。
2Rs*a%j1S;i},k0  心理学空间)m0v+eTI1a
  俄:我们立刻可以知道;他听得见我们说话了。心理学空间L E&lr7S*}6["@
  (克瑞翁自观众左方上。)
v%z2aQ&f(n9h$]0  亲王,墨诺叩斯的儿子,我的亲戚,你从神那里给我们带回了什么消息?心理学空间8D(XT+B P1M|2vb
  心理学空间Q J,hsM
  克:好消息!告诉你吧:一切难堪的事,只要向着正确的方向进行,都会成为好事。心理学空间k7D!ud/nO9pl
  心理学空间 A fy)qY#w h
  俄:神示怎么样?你的话既没有叫我放心,也没有使我惊慌。心理学空间_us%ppK7L/U
  心理学空间f T1aN7c$j!|(b4p
  克:你愿意趁他们在旁边的时候听,我现在就说;不然就到宫里去。
X A|*}~m7N&A0  心理学空间KCV.t#Rd
  俄:说给大家听吧!我是为大家担忧,不单为我自己。
"Kx.E c{ ZdB.B0  心理学空间4z tDi0]$Ol?A
  克:那么我就把我听到的神示讲出来:福玻斯王分明是叫我们把藏在这里的污染清除出去,别让它留下来,害得我们无从得救。
[(ML6ZL}0  心理学空间snSrgn*b U!P
  俄:怎样清除?那是什么污染?
-akP h LH0Yb_^E0  心理学空间%EBYgPQI
  克:你得下驱逐令,或者杀一个人抵偿先前的流血;就是那次的流血,使城邦遭了这番风险。心理学空间Q%QZ:Vp
  
&K8zFXY ~A:]0  俄:阿波罗指的是谁的事?
A5`%w}W^p DQ0PQ0  心理学空间;o7E xJEz m$|/u"M
  克:主上啊,在你治理这城邦以前,拉伊俄斯原是这里的王。
Jy{ a;e2@0  心理学空间1\$]6B/|_#y}$|Oxf
  俄:我全知道,听人说起过;我没有亲眼见过他。
(tP5i5^rA0  心理学空间1r6G0GPN.?[0TC
  克:他被人杀害了,神分明是叫我们严惩那伙凶手,不论他们是谁。心理学空间*H'hmbB&BBt w
  
R2n'd|^4|nS@*o0  俄:可是他们在哪里?这旧罪的难寻的线索哪里去寻找?
Mp{f/xg[H.G0  
&E{_K,gF"LR0  克:神说就在这地方;去寻找就擒得住,不留心就会跑掉。心理学空间;Mw D3A4Q)NMD"a6\
  心理学空间_:K*Y?o G
  俄:拉伊俄斯是死在宫中,乡下,还是外邦?
EPEBfe0  心理学空间EP,?&hzF#_q
  克:他说出国去求神示,去了就没有回家。心理学空间 hMcBI W&~TDKR
  
S8Xz[^a&Tk2C0  俄:有没有报信人?有没有同伴见过这件事?如果有,我们可以问问他,利用他的话。心理学空间V!e1a|3cS!R'U
  心理学空间 e$t@ [\-G zJ#Q
  克:都死了,只有一个吓坏的人逃回来,也只能肯定亲眼看见的一件事。
&Q!o*] @6f&|0  心理学空间f'}4n-`m;H,jA;l ]
  俄:什么事呢?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总可以从一件事里找出许多线索来。
9Qp!S6bF-g+_7|0  
&f H} bepS P \B0  克:他说他们是碰上强盗被杀害的,那是一伙强盗,不是一个人。
4t6Sz Rq1fn0  
{U/tqzd0  俄:要不是有人从这里出钱收买,强盗哪有这样大胆?心理学空间T UJ a%_.t'M-T:C
  心理学空间4Zt V'MGj+{5} lM|5R
  克:我也这样猜想过;但自从拉伊俄斯遇害之后,还没有人从灾难中起来报仇。心理学空间B2bC7H9em^
  
#x F'U_4p-@+O|0  俄:国王遇害之后,什么灾难阻止你们追究?
'w e)V{+x$KQ[~0  
,l.H7RI+\a-g0  克:那说谜语的妖怪使我们放下了那没头的案子,先考虑眼前的事。心理学空间"H,W:g(IDpUx Mj
  心理学空间5K&F/T:E9I!P1k
  俄:我要重新把这案子弄明白。福玻斯和你都尽了本分,关心过死者;你会看见,我也要正当的和你们一起来为城邦,为天神报复这冤仇。这不仅是为一个并不疏远的朋友,也是为我自己清除污染;因为,不论杀他的凶手是谁,也会用同样的毒手来对付我的。所以我帮助朋友,对自己也有利。
v)oND$d6QN.a aD0  孩儿们,快从台阶上起来,把这些求援的树枝拿走;叫人把卡德摩斯的人民召集到这里来,我要彻底追究;凭了天神帮助,我们一定成功——但也许会失败。
0k$F:w{ s5D0  心理学空间m3y"QZ.k*C
  [俄狄浦斯偕众侍从进宫,克瑞翁自观众右方下。心理学空间?7^3r}j3xLI#M
  心理学空间&XkD-Qm;])R(G q
  祭:孩儿们,起来吧!我们是为这件事来的,国王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请求。福玻斯发出神示,愿他来做我们的救星,为我们消除这场瘟疫。
gA+o:m6C*W"zg*x[0  心理学空间5Jk&BP)gY(^yY
  [众乞援人举起树枝随着祭司自观众右方下。心理学空间%o} g6o6rA
心理学空间 n.x;Nu-y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TAG: 俄狄浦斯 罗念生
«亚里士多德的俄狄浦斯情结 Aristotle's Oedipus Complex 俄狄浦斯情结
《俄狄浦斯情结》
俄狄浦斯在科罗诺斯OEDIPUS AT COLONUS»
延伸阅读· · · · · ·
作者:罗念生 译 / 18546次阅读
时间:2010年3月19日
来源: 南京审计学院外国语学院
标签: 俄狄浦斯 罗念生
路径 > 心理咨询 > 经典精神分析 > 俄狄浦斯情结
俄狄浦斯情结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