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狄浦斯王 简版

俄狄浦斯王   
罗念生 译  
  
  人 物(以上场先后为序)
  祭司——宙斯的祭司。
  一群乞援人——忒拜人。
  俄狄浦斯——拉伊奥斯的儿子,伊奥卡斯特的儿子与丈夫, 忒拜城的王,科任托斯城国王波吕波斯的养子。
  侍从数人——俄狄捕斯的侍从。
  克瑞昂——伊奥卡斯特的兄弟。
  歌队——由忒拜长老十五人组成。
  特瑞西阿斯——忒拜城的先知。
  童子——特瑞西阿斯的领路人。
  伊奥卡斯特——俄狄浦斯的母亲与妻子。
  侍女——伊奥卡斯特的侍女。
  报信人——波吕波斯的牧人。
  牧人——拉伊奥斯的牧人。
  仆人数人——俄狄浦斯的仆人。
  传报人——忒拜人。
  
  布景   
  忒拜王宫前院。   

  时 代   
  英雄时代。

  
  

  一 开场

  
  [祭司携一群乞援人自观众右方上,
  
  俄狄浦斯偕众侍从自宫中上。
  
  俄:孩儿们,老卡德摩斯的现代儿孙,城里正弥漫着香烟,到处是求生的歌声和苦痛的呻吟,你们为什么坐在我面前,捧着这些缠羊毛的树枝?孩儿们,我不该听旁人传报,我,人人知道的俄狄浦斯,亲自出来了。
  (向祭司)老人家,你说吧,你年高德劭,正应当替他们说话。你们有什么心事,为什么坐在这里?你们有什么忧虑,有什么心愿?我愿意尽力帮助你们,我要是不怜悯你们这样的乞援人,未免太狠心了。
  
  祭:啊,俄狄浦斯,我邦的君主,请看这些坐在你祭坛前的人都是怎样的年纪:有的还不会高飞;有的是祭司,像身为宙斯祭司的我,已经老态龙钟;还有的是青壮年。其余的人也捧着缠羊毛的树枝坐在市场里,帕拉斯的神庙前,伊斯墨诺斯庙上的神托所的火灰旁边。因为这城邦,像你亲眼看见的,正在血红的波浪里颠簸着,抬不起头来;田间的麦穗枯萎了,牧场上的牛瘟死了,妇人流产了;最可恨的带火的瘟神降临到这城邦,使卡德摩斯的家园变为一片荒凉,幽暗的冥土里倒充满了悲叹和哭声。
  我和这些孩子并不是把你看作天神,才坐在这祭坛前求你,我们是把你当作天灾和人生祸患的救星;你曾经来到卡德摩斯的城邦,豁免了我们献给那残忍的歌女的捐税;这件事你事先并没有听我们解释过,也没有向人请教过;人人都说,并且相信,你靠天神的帮助救了我们。
  现在,俄狄浦斯,全能的主上,我们全体乞援人求你,或是靠天神的指点,或是靠凡人的力量,为我们找出一条生路。在我看来,凡是富有经验的人,他们的主见一定是很有用处的。
  啊,最高贵的人,快拯救我们的城邦!保住你的名声!为了你先前的一片好心,这地方把你叫做救星;将来我们想起你的统治,别让我们留下这样的记忆:你先前把我们救了,后来又让我们跌倒。快拯救这城邦,使它稳定下来。
  你曾经凭你的好运为我们造福,如今也照样做吧。假如你还想像现在这样治理这国土,那么治理人民总比治理荒郊好;一个城堡或是一只船,要是空着没有人和你同住,就毫无用处。
  
  俄:可怜的孩儿们,我不是不知道你们的来意;我了解你们大家的疾苦:可是你们虽然痛苦,我的痛苦却远远超过你们大家。你们每人只为自己悲哀,不为旁人;我的悲痛却同时是为城邦,为自己,也为你们。
  我睡不着,并不是被你们吵醒,须知我是流过多少眼泪,想了又想。我细细思量,终于想到了一个唯一的挽救办法,这办法我已经实行。我已经派克瑞翁,墨诺叩斯的儿子,我的内兄,到福玻斯的皮托庙上去求问:要用怎样的言行才能拯救这城邦。我计算日程,很是焦心,因为他耽搁得太久,早超过适当的日期了,也不知他在做什么。等他回来,我若不是完全按照天神的启示行事,我就算失德。
  
  祭:你说的真巧,他们的手势告诉我,克瑞翁回来了。
  
  俄:阿波罗王啊,但愿他的神采表示有了得救的好消息。
  
  祭:我猜想他一定有了好消息;要不然,他不会戴着一顶上面满是果实的桂冠。
  
  俄:我们立刻可以知道;他听得见我们说话了。
  (克瑞翁自观众左方上。)
  亲王,墨诺叩斯的儿子,我的亲戚,你从神那里给我们带回了什么消息?
  
  克:好消息!告诉你吧:一切难堪的事,只要向着正确的方向进行,都会成为好事。
  
  俄:神示怎么样?你的话既没有叫我放心,也没有使我惊慌。
  
  克:你愿意趁他们在旁边的时候听,我现在就说;不然就到宫里去。
  
  俄:说给大家听吧!我是为大家担忧,不单为我自己。
  
  克:那么我就把我听到的神示讲出来:福玻斯王分明是叫我们把藏在这里的污染清除出去,别让它留下来,害得我们无从得救。
  
  俄:怎样清除?那是什么污染?
  
  克:你得下驱逐令,或者杀一个人抵偿先前的流血;就是那次的流血,使城邦遭了这番风险。
  
  俄:阿波罗指的是谁的事?
  
  克:主上啊,在你治理这城邦以前,拉伊俄斯原是这里的王。
  
  俄:我全知道,听人说起过;我没有亲眼见过他。
  
  克:他被人杀害了,神分明是叫我们严惩那伙凶手,不论他们是谁。
  
  俄:可是他们在哪里?这旧罪的难寻的线索哪里去寻找?
  
  克:神说就在这地方;去寻找就擒得住,不留心就会跑掉。
  
  俄:拉伊俄斯是死在宫中,乡下,还是外邦?
  
  克:他说出国去求神示,去了就没有回家。
  
  俄:有没有报信人?有没有同伴见过这件事?如果有,我们可以问问他,利用他的话。
  
  克:都死了,只有一个吓坏的人逃回来,也只能肯定亲眼看见的一件事。
  
  俄:什么事呢?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总可以从一件事里找出许多线索来。
  
  克:他说他们是碰上强盗被杀害的,那是一伙强盗,不是一个人。
  
  俄:要不是有人从这里出钱收买,强盗哪有这样大胆?
  
  克:我也这样猜想过;但自从拉伊俄斯遇害之后,还没有人从灾难中起来报仇。
  
  俄:国王遇害之后,什么灾难阻止你们追究?
  
  克:那说谜语的妖怪使我们放下了那没头的案子,先考虑眼前的事。
  
  俄:我要重新把这案子弄明白。福玻斯和你都尽了本分,关心过死者;你会看见,我也要正当的和你们一起来为城邦,为天神报复这冤仇。这不仅是为一个并不疏远的朋友,也是为我自己清除污染;因为,不论杀他的凶手是谁,也会用同样的毒手来对付我的。所以我帮助朋友,对自己也有利。
  孩儿们,快从台阶上起来,把这些求援的树枝拿走;叫人把卡德摩斯的人民召集到这里来,我要彻底追究;凭了天神帮助,我们一定成功——但也许会失败。
  
  [俄狄浦斯偕众侍从进宫,克瑞翁自观众右方下。
  
  祭:孩儿们,起来吧!我们是为这件事来的,国王已经答应了我们的请求。福玻斯发出神示,愿他来做我们的救星,为我们消除这场瘟疫。
  
  [众乞援人举起树枝随着祭司自观众右方下。

www.psychspace.com
TAG: 俄狄浦斯 罗念生
«亚里士多德的俄狄浦斯情结 Aristotle's Oedipus Complex 俄狄浦斯情结
《俄狄浦斯情结》
俄狄浦斯在科罗诺斯OEDIPUS AT COLONUS»
延伸阅读· · · · · ·
作者:罗念生 译 / 17942次阅读
时间:2010年3月19日
来源: 南京审计学院外国语学院
标签: 俄狄浦斯 罗念生
路径 > 心理咨询 > 经典精神分析 > 俄狄浦斯情结
俄狄浦斯情结文章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