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希的故事
作者: 李維榕 / 14140次阅读 时间: 2013年8月01日
标签: 家庭教育 李維榕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家庭議會家庭教育系列 家庭治療篇 希希的故事(對白稿)

主持、旁白:李維榕博士

前言:兒童精神健康是個令人關注的項目,世界衛生組織估計,每十個孩子便有兩個涉及精神健康問題。處理孩子的心理困擾,往往只集中在個人行為和情緒,但是孩子是家庭的一面鏡子,從家庭關係去看孩子的心態,會對問題有很不一樣了解。

主持:希希的故事,不只是一個家庭的故事。任何有孩子的家庭,都可能面對同樣的挑戰。

旁白:第一次見希希的時候,他只有八歲,是個名符其實的反斗星,家人拿他沒辦法。那一次見面,他大部份時間都趴在沙發上不肯起來。

媽媽:起來吧,媽媽試試,起來吧。

爸爸:不要害羞,你做了弟弟嗎?希希,乖,快點,只有弟弟才會躲起來,你當作是平日談話便可,我們不是說你有問題,我們現在全家人一起解決問題,是整個家。

媽媽:是整個家,一起去做這件事。

爸爸:快點,先起來,勇敢些,快點,我們先不說這些,你起來吧。

主持:孩子的問題,已經請教過很多專家,始終找不出答案。但是從媽媽的陳述中,我們開始找到一點線索。

媽媽:他曾經有一次在學校無故罵我,在一個親子關係的講座上,原因是主持人說,媽媽也可以回答這些健康常識的問題,他便轉身對我說:回答吧!這樣叫我,但我沒有搶答,因為有些家長會搶答,但我沒有,我已經告訴他我不答,但他很生氣,很生氣,忍不住,之後,他站起來指著我,說:你叫我主動些,你自己又不主動,又不舉手回答問題,你很壞的,他一直罵我。

主持:媽媽的這段說話,令我們覺得,希希可能是一個十分關注母親的孩子。我們叫這些孩子做 parent watcher,他們常常留意父母的一舉一動,父母之間有任何風吹草動,他們會首先察覺,因此很容易捲入父母的情緒。

旁白:於是,我們邀請這家人參加一項測試,讓父母在孩子面前談論一些他們尚未達成一致的分歧,而我們同時用電腦儀器測量希希的生理反應,包括心跳速度,及手汗分泌,這些都是反映孩子內心焦急的指標。

媽媽:沒有想過是這樣,這樣無助。還有,我不是不教他們,我已經很盡了力,但還是不被欣賞,無論是兒子也好,你也好,都不欣賞,其實很辛苦。任何討論總是沒有答案,「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很沒趣,所以其實不想跟你討論。 2

爸爸:我的接受能力跟你不同,你根本不接受我的做法,認為我很多事都不對,你很矛盾吧。

媽媽:我不是認為你不對,我舉例,你下班回家,我說我們每人照顧一個兒子,你卻坐下看報紙,這樣是每人照顧一個兒子嗎?我看一個兒子的時候,另一個兒子又走來走去,你始終沒做到本份,但你說已經在照顧一個兒子,我認為你不對,是天經地義。至少你要讓他知道應該做甚麼,你不應坐著看報紙,做自己的事,你要幫他,是嗎?

爸爸:你常常執著於一件事來說,如果像你以前,要坐在他旁邊,他才肯做,有何意義?你一定有你的道理,你是對的,別人是錯的。

媽媽:我是說溫習呀。

主持:當父母對談的時候,希希坐在一旁,看似沒什麼反應,但儀器測量出他在情緒上有多處起伏,尤其是當父母有爭執的時候,他的情緒便更高漲。最有趣的是,當做完這實驗,希希要回應父母時,他的話令人完全意想不到。

希希:好像水溝油,水溝油,合不來,經常各走極端。

爸爸:誰極端?

希希:你們倆一樣極端,差別很遠,兩個差別很遠,要合得來,一定要嘗試像對方一樣,用別人的方法。例如爸爸,要試試用其他方法。

爸爸:要嘗試用別人的方法。

希希:有甚麼好處。

媽媽:我呢?

希希:你也很難說,不要那麼快就完全說出自己的想法,要先聽聽別人的觀點。

爸爸:那你有甚麼提議?

希希:多些討論。

爸爸:多些討論。

希希:不過盡量不要在晚上的時候,應在早上的時候,或是星期六、日多些討論

爸爸:為什麼不要在晚上談?

希希:因為在晚上的時候,媽媽也說過,專家說,在早上的記憶會較好,所以會記得好些,可以做出來,永記於心。

主持:理論上,我們都知道父母之間的矛盾,對孩子有很大的影響,但是由孩子自己直接說出來,對父母是一種當頭棒喝,令他們不得不面對彼此之間的問題。

媽媽:他的情緒好像一面鏡,如果我們開心,他便開心,希希很喜歡放學的時候,不看路,只是看著我的臉,問我:「你今天怎樣呀?」我說:「為何你這樣喜歡看別人的臉色?」他要看看我今天是否開心,或者說,你今天好像不開心,他好像看醫生一樣,說你好像有點不妥,如果我們能融洽相處,那他便能毫無顧慮地學習。 3

爸爸:希希實在太疼愛你了,所以...應該怎麼說?你小小的情緒波動,也變成他很大的情緒波動,所以這樣下去,我們要更加小心,反而你自己的要求也很重要,你對你自己要求,滿意程度,直接反映在他的身上。

主持:其實作為父親的,很多時候都觀察到母親與孩子之間那種難分難解。但他們覺得自己的意見不會被妻子接納,很多時候為了避免爭執,便不再作聲。

旁白:如何令一個向來逃避的父親,不再逃避,重新負起積極的責任,是十分重要的一步。

爸爸:希希,你要做八歲的你,其實爸爸媽媽疼愛你,便是想你返回你應該去的空間,例如八歲的小朋友喜歡玩甚麼,你便回去做八歲的小朋友,不要常常想大人的事,為他們想這樣那樣,是嗎?不過希希可能怕爸爸取代他的位置。是你欺負我,你取代了我的位置,我現在想跟你競爭,公平競爭。

希希:我認為不是,是你做不到,我幫你做。

爸爸:我現在便取回這個責任,由我去做。你要有心理準備,是嗎?你記住,如果爸爸嬴了,也是正常的,是嗎?

希希:一定要,如果你做不到……

爸爸:但你不要讓著我,我會努力做的。

主持:但是爸爸要取回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除了與孩子溝通,最重要的是夫婦之間的協調,他需要了解,究竟他和太太之間出現了什麼問題。

媽媽:他今日請了半天假,因為怕來這裡時交通有問題,反正他有假期。他上午上班,我很開心,我整個早上做完所有家務,煮了一頓好像晚餐一樣的午餐,希望晚餐即使倉猝,也算吃過一頓飯,吃完午飯他便坐在沙發上睡覺,睡到四時多。

主持:你就很失望。

媽媽:有點失望,一方面他花了半天假期來睡覺,而他倆的情況是……即使你不睡覺,你回來,看看我們戰場是如何也好,我又要裝作像賢妻良母地說:「很睏嗎?睡一會好了」,但心裡已經很生氣!放假回來睡覺?

主持:而你當時可能最渴望的是一個午睡。

媽媽:他反而邀請我,吃完飯,全家四個人一起睡午覺,便最好了,他們也有聽到,也有邀請他們,但我感到都不是這麼現實,因為……

主持:我也問你,為何不是?

媽媽:一起睡午覺?

主持:是呀,起碼睡完大家精神都好些,不用心裡又儲起另一股失望。

爸爸:其實,我哪能真的睡覺,一直聽到很多聲音,不停有投訴的語氣。

主持:你指你太太?

爸爸:是,又是講汝希,汝希回來,做完功課了嗎?最後發現原來沒做完,還有很多功課。我想至少有四十五分鐘,不停說這個問題。我可以理解,她只4 是在發泄,說她也沒用,又搞到氣氛不好。

主持:所以你就更加想去睡覺。

爸爸:他便拉牛上樹,越寫越慢,我也知道,他寫一個字,便擦三次,或寫得不好,又擦又寫,所以,每做這些,我便不想看,我知道沒有結果,又週而復始地發生。

主持:你有沒有發覺你丈夫,今天改變了很多呀?

媽媽:因為他睡醒了。

主持:所以我告訴你,睡覺有好處的。

主持:安排家庭活動和教孩子做功課,往往都會做成夫婦矛盾的導火線。父母必須尋求共識,而不是各持己見。這道理很簡單,但很多父母都不願意接受對方的意見,才會各自為政。

爸爸:每計劃一些事,總是沒結果,我的感受是這樣。她不肯跟我合作,或者她覺得,她有她的計劃,要做她認為有用的事,不聽我說,她會說浪費時間,諸如此類。

媽媽:我很想有人替我計劃,當我否定他的計劃的時候,我會告訴他原因的,我有原因給他的。

主持:他是否接受你的原因?

媽媽:我認為我的原因都很充分,例如……

主持:但他是否接受?

媽媽:我不知道他是否接受。

主持:你要問他。

媽媽:例如我說,天氣冷,入長洲很危險的,冷病回來就不好了,還有問題迫近我,考試近,只有很短的時間,聖誕節又有很多節目,我很想爸爸做個龍頭,去訓話,我很想,因為我的聲音實在是……

主持:我知道,我想你也很知道你太太想甚麼,我想她不知道,因為你沒向她說清楚,雖然她很想你做龍頭,但當你想做龍頭時,我聽到的是她很快又把你推回龍尾,是否這樣?

爸爸:其實也沒有很強烈這種感覺,但我認為你……我不覺得你是喜歡聽別人計劃的人,你始終有你的想法,我想這是重點,無論計劃好與壞,你都是喜歡跟自己的計劃行事的人,問題是大家的如何討論,才是問題。

媽媽:這視乎你有沒有很精彩的提議。

爸爸:我認為你很多時,都是想的和做的不能配合。

主持:夫婦的思維和處事形式不同,往往是因為他們來自不同的家庭背景。

媽媽:爸爸在我小時候,教我們做功課讀書,都是很有問題的,很沒耐性,所以我奇怪,我不知為何,我好像學了他一樣。5

主持:學了誰?

媽媽:學了我爸爸一樣,教他讀書時,我的脾氣,耐性,很像爸爸,還有,我不喜歡我媽媽那種大女人,對老公不應該這樣,但我結婚後,我便這樣對他,你為何不讓我作主?在外我給你面子,但在家當然是我作主,這特點不自覺便出來。

爸爸:年紀很小我們已經是自己照顧自己,沒甚麼人理會。

主持:你這年少時候的經驗,如何影響你做爸爸的心態?

爸爸:我很想他快點有自己的個性,有自己獨立的思想,自己處理事情,所以自己沒有細心想,影響會是如何,是否這樣最好。

媽媽:我跟他很不同,所以當孩子出生,我感到他很奇怪,經常問他,他這麼小,你為何整天問他,你想怎樣呀?你覺得怎樣?所以當時大家感到不知如何是好,因為教法不同,或者我提議多點帶他去圖書館,他便說:「每個孩子都不同,怎可以聽別人說便照做?」很多衝突都是這樣產生的。

主持:有人說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其實無論他們來自怎樣不同的星球,都要在地球學習相處,學習互相包容和互補。當父母可以站在同一陣線,孩子不用擔心他們,自然便會做回孩子的角色。

希希:爸爸回到家,又不理我們,立刻衝進房間,脫鞋,放下錢包,看報紙,看完報紙,便吃飯,吃完飯,便叫媽媽洗澡。弟弟:有時候吃飯也在看報紙。

主持:吃飯還在看報紙?

希希:繼續看,看幾則

主持:所以爸爸看報紙,你便看著爸爸?

希希:是。

主持:兩個都是這樣?

媽媽:但不是事實。

主持:讓他們說。弟弟:有時候,喝完湯還立刻看報紙。

希希:看完報紙便責罵我們,「洗澡吧,還不洗澡?」弟弟:又要溫習。

希希:是,還要叫我們,「溫習啦,明天默寫呀!」

主持:孩子投訴父親看報紙,以前母親便一定會責怪丈夫,現在他們立場一致,就開始知道孩子這種行為,以他們的年齡來說,其實是很正常的,無需要過份緊張,這樣孩子便真的變回孩子了。

媽媽:有一天他們說肚子餓,那是星期二,我便說:「好吧!買個熱哄哄的麵包給你們吃。」我便留他們在家,自己出去,在附近,在灣仔,買麵包。到下午四時,我接到爸爸電話:「你在哪?」我說:「我出去買麵包給他們6 吃」他說:「你在麵包店等,我下班了,現在過來,想跟你談談。」我想:已下班?四時多?跟我談?我自己的經驗告訴我一定有事發生,公司一定有問題。但很奇怪,當時我心情十分平靜,我想是沒問題的,一切都可以解決。他來到時,跟我說,那時他木無表情,爸爸說:「公司要搬去新加坡。」我說:「不要緊!」他說:「他們叫我也一起去。」我說:「不用了,大前提是,如果你想去的話,我們便一起去,如果你想吃肥雞餐,便慢慢打算。」但爸爸說:「禽流感呀!不吃肥雞餐。」已經決定了,是把事實說出來。於是我們回去和小朋友一起商量,一起祈禱。

主持:一起決定去新加坡?

媽媽:是,我們便決定去新加坡。

主持:這對你的家庭有很大轉變。

主持:由於父親工作改變,希希一家人移居新加坡,期間他們來探我們,事隔幾個月,希希己經成熟了,是一個青少年

主持:你覺得爸爸媽媽要做甚麼才幫到他們的孩子?或是孩子需要甚麼才會成長得開心些?

希希:其實說實話,全個家庭的主要是個爸爸,他好像一個引擎,如果他不啟動,全部都不運作,他啟動,甚麼都順利。

主持:現在你如何評價他們?

希希:水和糖。

媽媽:水和糖?!

主持:那便變了糖水?粘在一起?甚麼意思?很甜的嗎?

希希:是,可以這樣說,粘在一起。

主持:你喜歡看到他們變了糖水嗎?

希希:好似湯圓。

爸爸:糖水,還有湯圓。

希希:蕃薯。

媽媽:你才是蕃薯。

主持:後來爸爸中風,一家人又搬回來香港,但是他們充滿信心,更明白要一齊面對病魔的挑戰。

主持:你怎樣看你自己這四年裏的轉變?

希希:基本上動作一樣,但對象不同了,和方式不一樣了。該怎麼說?動機一樣,做法不一樣,對象不一樣。

主持:很好,動機是怎樣不一樣?

希希:關心家庭,關心家人。7

主持:是一樣的,對象怎樣不同?

希希:以前對象只是關心媽媽,但也要關心爸爸,不是百分百對著媽媽,是有不同的人和對象的,方法便是對不同人有不同的方式。

主持:很好,你真是長大了。我想爸爸媽媽聽到也很開心,是否這樣?你們如何回應他剛才的說話?

媽媽:他真是改變了,經過家庭治療,他剛才有個字眼「轉捩點」,其實是他醒了,他知道這樣做不對,不應該管太多家事,不應該只望媽媽,自從爸爸中風之後,他整個人因環境迫使他長大,而長大得很正面,正如他剛才說,不是負面的,他把他在家庭治療學回來的,即時用出來,所以如果沒有來做家庭治療,又發生家庭這件事,可能不知如何,所以好像做了預習一樣。我們不需要再記掛他何時測驗,催促他讀書,己經放手了,所以便可以專注做多些康復治療的工作。

主持:這個故事教訓我們,親子並不等如只是看著孩子。父母關係不好,孩子也不會開心。因為很多人不知道,父母當然會保護孩子,但孩子其實一樣在保護父母,要孩子成長,家人必須要陪著一起成長。

旁白:希希現在已經十四歲,他的弟弟也已經十二歲,隨著兩個孩子進入青少年階段,這個家庭又要面對新挑戰。這個過五關斬六將的過程,其實是每個家庭的故事。

www.psychspace.com心理学空间网

.0.0

TAG: 家庭教育 李維榕
«与你共餐(一例厌食症案例) by 李維榕 李维榕
《李维榕》
协调中的亚洲夫妻关于亚洲五个地区之间文化差异的观察性混合方法研究»